《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慢慢地习惯了那强力的冲击,波多野结衣逐渐尝到了甜头,拱出纤腰的角度些微调整之下,已逐渐找出了最好享受的位置,这几下的重击在波多野结衣处,那种前所未有的重击,次次都直达深处,将快乐一波一波地冲进了她的体内,一遍又一遍地将她洗礼,登时将波多野结衣的欲推升到了最高处,爽得她痛快无比的娇啼起来,没几下已是大泄,酥麻地任人宰割。

    但林俊逸可还没满足,只见他上提下击的动作愈来愈快、愈来愈重,野马一般地奔腾跳跃着,插得波多野结衣不住外翻,汁液更是痛快地倾泄出来,那种畅快到了极点的欢愉,让波多野结衣完全失去了矜持,她快乐地呼叫着,只知痛快迎合,享受林俊逸所带来的、快乐欢悦至极点的快感,全然不知人间何处。

    这动作深深地击入她芳心深处,一次次地疯狂占据着她的身心,每一次的满足都被下一次的更加痛快所整个打碎,那滋味之强烈狂野,令人不尝则已,一试之下便迷醉难返,只怕就算是真正的仙女下凡,给这样玩几下之后,也要承受不住的忘情迎送。

    开始挨轰的当儿,波多野结衣原还有几分畏惧着,虽说雍容高贵武功高强,但她终究是个养尊处优丰腴圆润的成熟美妇,**是那般的娇软柔嫩,彷彿重插一下都会坏掉,怎承受得如此狂烈勇猛、万马奔腾般的冲刺?

    尤其是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如此粗长,即便是平常,也能轻易地占有她极娇弱的,如今这般狂攻猛打之下,她的岂不一触便溃,要被林俊逸这般强烈的冲动,给击成破碎片片了?

    但也不知是波多野结衣天生异禀、构造特殊呢?还是女子的,只是敏感无比而已,并不如想像中那般脆弱呢?猛地挨了几下,虽说其中难免些许疼痛,但处的快乐,却比方才狂暴万倍地袭上身来,那滋味真令人难舍难离,就算是会被玩坏掉也不管了,何况处的感觉那般强烈,虽承受着这般狂烈的攻势,感觉却是愈来愈狂野美妙,几乎完全没有一点点受伤的可能。

    波多野结衣什么都忘记了,一切一切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的身心已全然被林俊逸的力量所征服,只知软绵绵地被他痛宰着,宰得她魂飞天外、飘飘欲仙、花蜜狂喷、尽漏,将完全献上,任林俊逸痛快无比地奸享乐,波多野结衣爽的连眼都呆了,呻吟都无法出口,只能张口结舌,全心全意地去感受从传来那强烈无匹到难以承受的快感,如海啸般一波又一波冲刷她的身心。

    “啊主人啊喔喔”

    波多野结衣全身僵直,她的臀部向上挺起来,主动的迎接林俊逸的,由于波多野结衣的主动配合,林俊逸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抽的越来越长,插的越来越深,似乎要把整个全部塞进波多野结衣的甬道里,那种难以忍受的快感使他越来越疯狂。

    身下那是未来的女神,而现今他却在她的**上发泄着他疯狂的,这是多么的刺激啊。

    光看身下那平日也算耐战的波多野结衣竟没两下便爽到毫巅,美的甚至无法反应、无力呻吟喘叫,只能呆然地承受他的冲击,好像整个人都被那快感舂得紧紧实实,娇躯里头再没剩下其他的空间,看得林俊逸征服的快感油然而升,让他上腾下击的力道更加强悍了。

    波多野结衣的甬道内象熔炉似的越来越热,而林俊逸又粗又长的庞然大物就像一根火椎一般,在波多野结衣的甬道里穿插,每一次都捣进了波多野结衣的阴心里,波多野结衣那甬道壁上的急剧的收缩,把他的庞然大物吮吸的更紧,随着他的,波多野结衣的花瓣就不停的翻进翻出。

    波多野结衣的甬道里滚烫粘滑的就越涌越多,溢满了整个甬道,润滑着林俊逸粗硬的庞然大物,烫得他的龙头热腾腾滑溜溜愈加涨大,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股热粘的,每一次都挤得波多野结衣的四,唧唧的向外漫溢,波多野结衣的浸湿了林俊逸的和波多野结衣的,顺着两人的芳草流在波多野结衣的上,波多野结衣身子底下的床单都浸湿透了一片。

    波多野结衣忍耐不住的呻吟起来:“喔喔恩恩主人啊”

    “宝贝,想叫就大声叫出来吧”

    为了让波多野结衣尽量的荡疯狂,林俊逸悄声的劝她,他的庞然大物更加深入的拨弄波多野结衣的,使她尽量的放浪形骸。

    “宝贝,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在波多野结衣嫩的中,,旋转不停,逗得波多野结衣甬道壁的不住收缩痉挛。

    “啊喔主人好嗯”

    波多野结衣果然开始大声呻吟起来,双眉紧蹙,二目微闭,嘴唇一阵哆嗦。

    随着林俊逸的,他庞然大物的捋到了根子上,与波多野结衣的花瓣粘连再一起,林俊逸的杂草也与波多野结衣的芳草粘连着,波多野结衣的花瓣也因为强烈的冲动和剧烈的磨弄更加充血肿胀,一股粘滑浓热的液体喷涌而出。

    “喔好爽我爽爽死了”

    波多野结衣因林俊逸龙头强劲的撞击,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受不了,而臀部却拚命地抬高向上猛挺,渴望着林俊逸的龙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她浑身颤抖,林俊逸的庞然大物给了她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她的理性淹没了,波多野结衣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春水蜜汁。

    此时波多野结衣陶醉在亢奋的快感激情中,无论林俊逸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因为在这美妙兴奋的浪潮中,波多野结衣几乎快要发狂了。

    “喔不行了奴受不了了啊”

    林俊逸的庞然大物不停的在甬道打转,龙头一次次的撞击着波多野结衣的阴芯,那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这使波多野结衣的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她闭上眼睛扭曲着身子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

    看着波多野结衣如癡如醉的样子,林俊逸的欲火更加高涨,他一手搂着波多野结衣的肩背,一手抓紧了床头的横梁,借助床头的力量向波多野结衣的体内施加压力,波多野结衣反的夹紧了大腿,轻轻的颤抖着,波多野结衣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林俊逸的动作。

    “啊喔俊逸”

    波多野结衣再次发出呻吟,她微微的伸直大腿,波多野结衣摆动的腰肢已然颤抖不已,波多野结衣的春水蜜汁早已溢满了甬道,滋润得林俊逸的庞然大物更加硬邦邦滑溜溜,每一次都达到甬道的深处。

    “啊插到底了啊”

    波多野结衣的春水蜜汁又再度的涌起,顺着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再度溢出,浸湿了他的,流湿了波多野结衣的和波多野结衣身下的床单,随着林俊逸的抽动,从波多野结衣身体内不断的涌出更多更热的春水蜜汁。

    林俊逸更加用力的着波多野结衣的甬道,磨弄着波多野结衣的珍珠花蒂,、抽出来,再、再抽出来,,循环往复,愈来愈快,愈来愈深,愈来愈猛,愈来愈加有力。

    “啊俊逸淑兰不行了啊”

    随着波多野结衣的呻吟声,她的甬道深处又涌出了一股滚烫的春水蜜汁,这会波多野结衣不仅是花瓣在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她全身都在嗦嗦的哆嗦。

    波多野结衣的再次起了一阵痉挛,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迎接着林俊逸的,他的庞然大物不断地刺激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他的早已沾满了波多野结衣的春水蜜汁,波多野结衣已经完全的坠入了贪婪的深渊,他的庞然大物每一次向下,波多野结衣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

    每一次向上抽出,波多野结衣就缩紧双腿期望吸住他的庞然大物,波多野结衣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林俊逸的头发,两脚用力蹬住床板,一头乱发左右摆动,整个身躯像一条垂死的蛇一样扭曲缠绕着。

    “啊我不行了好人快我要爽死了”

    波多野结衣的呻吟声刺激着林俊逸疯狂的,林俊逸完全沈浸在与波多野结衣的快感中,他已经顾不得理会波多野结衣的哀求,他一刻也不想停下来,林俊逸弯下腰象公驴一样趴在波多野结衣的身上,他松开波多野结衣的用手抱住波多野结衣的腰,调整了一下角度,紧接着他猛的向上一纵,便开始了更加疯狂、更加有力的冲刺。

    顿时随着林俊逸的动作,更加强烈的刺激象波浪似的自下腹部一**翻涌而来,林俊逸每一次的都使波多野结衣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而丰满雪白的**也随着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每一次的迎送都是那珠联壁合,恰到好处速度的越快,波多野结衣的身子前仰后合的幅度就越大,快感就愈加强烈,波多野结衣只能被动的接纳林俊逸的庞然大物,随着他的快慢强弱扭动着身子。

    “啊”

    每当林俊逸深深时,波多野结衣就皱起美丽的眉头,发出荡的哼声,波多野结衣荡的反应更激发了林俊逸的,林俊逸伸出双手扒着波多野结衣的,随着林俊逸的节奏,忽前忽后的推拉着波多野结衣的身子,以增加他的力度,林俊逸后抽的时候,就用力推她,使他的庞然大物最大限度的抽出。

    林俊逸前插的时候,就猛的拉她,使他的庞然大物更加深入的插进,他的速度虽然缓慢,可是只要是来回一趟,在波多野结衣体内深处的肉与肉相吸相压的刺激,都令波多野结衣无法控制的发出呻吟声。

    “”

    波多野结衣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呻吟,如同一个危重病人发出的哀号,颤巍巍的抖擞着拖着长音,令林俊逸听了兴奋不已,庞然大物有力的和龙头粗野的撞击让波多野结衣难以忍受,庞然大物进出时的灼热和疼痛,让波多野结衣获得了如冰雪要融化般的快感。

    而且随着林俊逸庞然大物的,快感更加剧烈深刻,波多野结衣全身香汗淋漓,双手抓住林俊逸的胳膊,两个饱涨的就像两个圆圆的一样,不停的抖动着;疯狂的快感波浪袭击着波多野结衣的全身,她四肢如同麻痺般战栗不已,她淹没在愉快感的之中,随着呻吟波多野结衣浑身上下象散架了似的瘫软。

    “啊我的天啊好人我我不行了啊”

    波多野结衣荡的呻吟声,更加使林俊逸疯狂,他轻声说:“宝贝来把翘高一点”

    这时候波多野结衣像一个听话的小女孩,乖乖的用两手按着床边,弯着腰身,翘起,把两腿左右分开。林俊逸一只手紧握住波多野结衣丰满的,一只手扶着波多野结衣的臀部,又一次开始了更加疯狂的,随着速度的加快,波多野结衣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欢愉叫声。

    林俊逸清楚的感觉到在他巨大的庞然大物的贯穿之下,波多野结衣的快感又跟着迅速膨胀,加上全是汗水的被他不时的揉搓,波多野结衣全身僵硬的向后挺起,他从庞然大物感受到波多野结衣已达到了。

    波多野结衣的连续的痉挛着,春水蜜汁一股又一股喷烫着他的龙头,润滑着他的庞然大物,溢出波多野结衣的花瓣,浸湿了两人的芳草,顺着他的和波多野结衣的珍珠花蒂滴落在床上。

    波多野结衣被林俊逸上下一起进攻着揉弄着,那快感贯穿了她的全身。波多野结衣的呻吟逐渐升高,他的庞然大物早已与波多野结衣的甬道溶为一体,波多野结衣的花瓣紧紧的咬着他庞然大物的根子,他的龙头深深的波多野结衣的宫颈,每一次抽出都揪心扯肺;每一次都连根带梢直插波多野结衣的宫颈,波多野结衣的花瓣也随着他的庞然大物的进进出出而一张一合,一松一紧的翻进翻出。

    粗野疯狂持久的渐渐推向颠峰,林俊逸的庞然大物愈加坚硬,愈加涨大,愈加粗壮,抽动更加有力,更加勇猛,越抽越长,越插越深;幅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波多野结衣的腰肢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波多野结衣的翘得越来越突出。

    波多野结衣的甬道也随之急速收缩,把林俊逸的庞然大物越吸越紧,花瓣也被摩擦得愈加红肿,愈加敏感;波多野结衣的春水蜜汁也越流越多,波多野结衣的再次起了一阵痉挛,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迎接着林俊逸的,林俊逸的庞然大物不断地刺激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他的早已沾满了波多野结衣的春水蜜汁,波多野结衣已经完全的坠入贪婪的深渊。

    林俊逸的庞然大物每一次向下,波多野结衣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每一次向上抽出,波多野结衣就缩紧双腿期望吸住他的庞然大物,波多野结衣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林俊逸的头发,两脚用力蹬住床板,一头乱发左右摆动着,整个身躯像一条垂死的蛇一样扭曲着、缠绕着。

    “啊我不行了老公快不行了啊”

    林俊逸旺盛的达到了绝顶的,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一下比一下重抽啊,插啊,林俊逸的喘息越来越沉重,波多野结衣的呻吟越来越急促,喘息声、呻吟声、伴着他的撞击波多野结衣的声和庞然大物进出甬道的粘连声,交汇成一曲的荡乐章。

    苍井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爬到了林俊逸和波多野结衣的身边,脱下了波多野结衣的旗袍,然后,用手支着头,开始观察起两人的大战来,苍井空在看到了波多野结衣那正因为身体受到剧烈的冲撞而不停的晃动着的后,再也忍不住的伸出手来,将波多野结衣的抓在了手里,不停的玩弄了起来。林俊逸看到苍井空爬到了自己的身边,看到苍井空的脸上冲动的表情,不由的心中一喜,伸出手来,在苍井空那正翘得高高的丰满的上拍了一记,然后,抓住了苍井空的一边雪白的,狠狠的揉捏了起来。

    波多野结衣感觉到自己的不知被谁抓在了手里,不由的睁开眼来,却看到苍井空正眼中露着痴迷的神色正在玩弄着自己的,波多野结衣不由的兴起,一边咬着牙迎合着林俊逸对自己的身体的,一边也不由的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了苍井空的一边,也狠狠的揉捏了起来。

    看到两人如此风的样子,林俊逸不由的觉得一阵热力从下腹升了起来,让原本就已经非常粗大的大,又在波多野结衣的小中涨大了少许,这一下,波多野结衣不由的了起来,一个身体也开始在林俊逸的身下扭动了起来,一个更是猛烈的向上抬着,脸上也出现了咬牙切齿的表情,显然,是林俊逸那涨大的大,让波多野结衣感觉到了更大的快乐。

    波多野结衣只觉得,自己的小中,林俊逸的大每在里面进出一次,小的快感就多了一分,这种快感在体内越积越多,终于,波多野结衣嘴里大叫了一声,一双手又紧紧的搂住了林俊逸,而一个抬得高高的眼中也出现了迷乱的神色,林俊逸知道,这是波多野结衣即将达到的前兆。

    林俊逸不由的牙关一咬,开始了对波多野结衣身体的疯狂的最后的冲刺,终于,在波多野结衣小中的一阵阵的收缩后,一大股从波多野结衣的里喷了出来,浇在了林俊逸的的顶端,林俊逸不由的也全身一颤抖,但是林俊逸还是在这紧要的关头,连忙将心思转到了床边的一副画上,一个大也连忙停止在波多野结衣的两腿之间的那条迷死人不偿命的中的,才算是把自己内心强烈的想发泄的给压了下去。

    林俊逸看到,波多野结衣在达到了后,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连自己的苍井空在自己的上不停的揉捏着的手也懒得去理会了,林俊逸又将头转向了苍井空,看到苍井空此刻,也已经是意乱情迷,不能自己了,一个雪白的,正在自己的面前不停的晃动着。

    林俊逸看得兴起,不由的一把将苍井空抱了起来,苍井空不由的惊叫了一声,但是看到林俊逸那坚挺的,湿漉漉的大时,苍井空不由的眼前一亮,眼中也不由的露出了渴望的光芒,林俊逸看到苍井空的样子,心中不由的微微一笑,和身躺了下去,微微的闭上了双眼,竟不看苍井空一眼,苍井空看到林俊逸的样子,不由的眼中露出了哀怨的神色,可是,当苍井空看到林俊逸那正在跨间昂首挺胸的大时,不由的看着林俊逸的那里,再也收不回眼光来,眼中露出了痴迷的神色。

    林俊逸虽然微闭着双眼,但是却一直在观察着苍井空的行动,在看到了苍井空的神色后,不由的心中暗暗觉得好笑,为了挑逗苍井空,林俊逸不由的轻轻的抬动了一下,让自己那高耸的大开始晃动了起来,苍井空看到这里,不由的觉得自己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在这种强烈的渴望的趋使之下,苍井空身不由已的爬到了林俊逸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来,在林俊逸的大上弹了一下。

    林俊逸忍住内心强烈的冲动,硬是一动不动,苍井空看到林俊逸没有反应,不由的胆子大了起来,伸出手来,抓住了林俊逸的大,又将头凑到了林俊逸的跨下,伸出舌头,开始在林俊逸的大上舔了起来,一阵一阵的快感从林俊逸的传入到林俊逸的心中,让林俊逸再也忍不住的就想爬起来将苍井空压在身下,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但是没有想到,苍井空却比林俊逸抢先了一步,一个翻身,就骑到了林俊逸的跨间。

    苍井空在骑到了林俊逸的跨间后,将自己的微微的抬起了一些,然后,苍井空将手伸到了背后,抓住了林俊逸的大,在了几下,感觉到林俊逸的硬度完全可以自己的身体后,就将林俊逸的大对准了自己的小,然后,苍井空的微微的向下一沉,就将林俊逸的大套入了自己的小中,苍井空不由的啊了一声,开始慢慢的抬动着,让林俊逸的在自己的小中了起来。

    林俊逸感觉到,苍井空的是那么的温热而湿滑,让自己的在里面觉得无比的舒服,而且,苍井空的小虽然没有波多野结衣的那么紧窄,但是苍井空的小的深处,就好像是有一股吸力一样,在一阵一阵的吮吸着林俊逸的大,让林俊逸感觉到一阵一阵的酥痒,但是看到苍井空动起来了后,林俊逸也乐得坐享其成,但是内心的冲动和渴望却使得林俊逸不由的伸出双手,抓住了苍井空的胸前的那一对硕大的,轻轻的揉捏了起来。

    波多野结衣本来正闭着眼睛在那里休息,可是苍井空的呻吟声和两人的在一起的撞击的声音落入到波多野结衣的耳里,让波多野结衣不由的又心痒难耐了起来,波多野结衣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不由的爬了起来,来到了林俊逸的身体,看到林俊逸正在那里享受着苍井空的小,不由的恶作剧心起,爬到了林俊逸的头上,一坐在了林俊逸的脸上。

    然后,波多野结衣开始晃动着身体,让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最柔软最神密的地方,在林俊逸的脸上摩擦了起来,林俊逸下巴上那硬硬的胡子,扎在波多野结衣的两腿之间的皮肤上,让波多野结衣觉得全身都酥痒无比,不由的又开始呻吟了起来,林俊逸感觉到波多野结衣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不由的心中一乐,伸出舌头,就向波多野结衣那正在自己的脸上不停的摩擦着的两腿之间伸了过去。

    三人就这样玩了起来,两人的呻吟声,林俊逸的喘息声,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响了起来,组成了一篇荡的乐章,过了一会儿,林俊逸实在是受不了了,不由的将波多野结衣和苍井空推了开来,将两人并排的平躺着放在了一起,林俊逸伏在她们二人中间,两腿分别插在她们的双腿之间,大腿处压着她们的大包,双手各搂一人,一掌抚弄一人的,林俊逸欣赏着怀里的大小两个美人,波多野结衣娇羞无限,让人无比爱忴,她比上身长出许多,双峰挺拨未满,如黄豆般。

    而苍井空又是另一番景色,奶大臀凸腰细,如一粒花生般硬挺,苍井空面庞媚中带妖,艳光四,让人一碰不禁心跳加速,热血沸腾。林俊逸同时抚摸着亲吻着二人,抚摸她们的、、直到时,波多野结衣浑身颤抖,苍井空享受似的娇吟阵阵。林俊逸放开苍井空抱住波多野结衣的腰,在她上吻着,慢慢地林俊逸往下,直到她的,直吻得她浑身战粟。

    然后,林俊逸移到了波多野结衣的身后,两手扶着她的臀部,身体微微往上一挪,大正好对准了她的口,把在她小上磨了几下,忽然将她的臀往后一拉,大就“滋”的一声干进了她的小,深深插了几下。只听得波多野结衣叫道:“主人你的大干进了奴的心了喔喔嗯嗯奴被大干得好舒服唷啊主人奴的大好主人快快干奴的吧用用力的干把把奴吧喔喔”

    林俊逸开始用力地插干着波多野结衣,而她的也随着林俊逸的速度越流越多,苍井空看着波多野结衣如此浪的情状,主动的依偎到了林俊逸的身边,林俊逸一把搂过苍井空边吻着苍井空边去搓揉她的子,而下面却不停地在波多野结衣的小中着,波多野结衣时而转头看着林俊逸插的小时而看林俊逸搓弄苍井空的手,感到万分刺激。

    林俊逸左抽右插,越干越起劲,大像一只热棍子似地不停捣弄,已被她紧凑的夹得坚硬如铁,“啪!啪!啪!”

    这是林俊逸的撞击波多野结衣臀部,“噗滋!噗滋!噗滋!”

    这是林俊逸的大在她的小里干进抽出。一旁的苍井空看着他们也浪得她忍不住直流,一手伸到自己去扣揉着发浪的,只见她雪白的大腿中间,露出了一条鼓澎澎的,一颗鲜艳红润的,不停地随着她挖扣的动作颤跃着,两片光洁白嫩肥美的大也不停地闭合着,泄出来的弄得蜜湿亮亮地,流满了她和底下的床单。

    突然下面的波多野结衣尖叫着,并剧烈挣扎,上身直立起来,两手紧搂着林俊逸的腰,她又一次来临了等波多野结衣过后,林俊逸便抽出了插在她里的大,扑向苍井空的诱人的玉躯,将那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的**压倒在床上,林俊逸望着这具美妇丰满的,肌肤雪里透红,大的随着她的呼吸颤抖着,丰肥的像小馒头似地高凸饱涨,比波多野结衣还要动人心弦。

    林俊逸对她说道:“好宝贝!快我要你”

    苍井空缓缓地张开了那两条粉腿,林俊逸伏上她软绵绵的娇躯,大已顶住她发热的,林俊逸在她的子揉弄了一番,直弄得苍井空浪吟连连,又流出了不少。林俊逸的大在她的大上揉着,苍井空的全身上下有如千万只蚂蚁搔爬着一般,直浪扭着娇躯,欲火燃烧着她的四肢百骸,又痒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娇喘着呻吟道:“哎哎哟我我难受死了人人家很痒了哎呀呀你你还不快来哟哟”

    林俊逸把大对准了她的的中间,一沉,大就顶进了里三寸多长。苍井空娇躯猛地一阵抽搐,只听得一声叫:“啊”

    林俊逸的大被苍井空滑溜溜的夹得酸麻爽快,大在她磨揉着的,林俊逸轻挑慢插地弄着,苍井空被林俊逸的技巧磨得浪吟道:“呀呀,对,对哎哟喔好好爽好舒服唷呀我我的大呀呀奴的,趐趐麻死死了啦哎哟喔”

    苍井空舒服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颤抖着,加上她躺在林俊逸身下呢喃的呻吟声,激得林俊逸更迈力地旋转着林俊逸的,苍井空的里地就像洪水般流个不停,一阵流完又接着流了一阵,把她下的床单都流湿了好大一片。苍井空顾不得有波多野结衣在,大声起来:“呀嗯嗯好好舒服好主人你干得姐姐好爽喔哎哎哟舒服透了奴受不了哎唷快大力干我嗯主人快用大大力干我嘛嗯嗯”

    苍井空越来越浪,插干起来也越是让林俊逸感到爽快,于是林俊逸越干越有劲,越干越用力,波多野结衣在一旁看着,林俊逸又一把抱过她,下面用力干着她姨,上边抱着波多野结衣不住亲吻,不住抚摸她的稣胸。苍井空嘴里娇哼不断,肥美的大更是摇得像波浪一般,娇首舒服地摇来摇去,发浪翻飞中透出一股巴黎香水的幽香,此时林俊逸的大整根插进苍井空的里,顶着她的辗磨着。

    美得苍井空银牙暗咬、娇躯浪扭、媚眼翻白地抖着声音道:“哎呀喔唷好主人奴真是舒服透了嗯嗯,美哎唷奴真要被好主人的大,奸奸死了好主人你碰到奴的了,喔喔好主人,奴要要丢丢了好美呀”

    只见苍井空的娇躯一阵大颤,长长地舒了一口满足的大气,整个人就瘫在了床上,浸出密密香汗的娇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林俊逸从苍井空身上下来将波多野结衣的双腿架到肩上,手抱着她肥美的**,大瞄准了洞口,藉着她流得满满的帮助,一下子就整根插干到底。潺潺外流,滋润着林俊逸的大,再加上还残留着她林俊逸姨泄出来的和,插起她的小更觉奇美无比,同的乐趣,真是世上几人能够拥有的呐!

    波多野结衣浪哼着:“啊喔喔主人奴爱死你了哼美插奴吧受不了喔喔喔喔要主人喔喔主人,奴家爱死你了!啊喔你是奴家的好主人”

    十多分钟后,波多野结衣又一次来临

    当波多野结衣得了三次以后,林俊逸知道她已经受不了了,放过她,专门来对付苍井空,这时苍井空也恢复了神智,见林俊逸无比神勇地插干着波多野结衣,她的春焰又被点燃了起来,她越来越发,林俊逸让她跪在床上,大不管一切地用力往前一顶,冲进了一只温水袋似的里。

    “喔喔好爽”

    这是苍井空迷人的浪哼声,林俊逸伸出手搓弄苍井空的子,捏揉着她的头,搓着她们的,一面**的肥。“哎哎哟主人,你插得奴好爽趐麻死了哟哟啊浪死奴了啊”

    “啊喔喔捣捣烂了好主人的大,要捣烂奴的了奴”

    “呀嗯哼主人呀奴的大主人,嗯嗯你要插得奴死了主人你快奴了喔喔大顶到奴的里了,啊喔真真爽哟哟”

    苍井空与波多野结衣的不一样,波多野结衣是一种温柔纯洁的声音,在哼,在吟,在享受,间或有几句情不自禁的话语,让人爱忴不已。而苍井空刚是从呻吟到忘情地,声浪语一齐出来,让林俊逸被刺激得更兴奋,使暴涨的大一个劲地在她戳去

    兴奋中,林俊逸也叫起来:“宝贝我好爱你你以后是我一个是的好宝贝,哦,我的好苍井空”

    林俊逸疯狂地插着苍井空的,直插得浪水横流,浆四溅,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也不知苍井空几度,突然林俊逸感到无限的舒爽,背脊麻痒,一大股狂苍井空里

    这一夜的缠绵,让林俊逸也感觉到了一丝的疲惫,波多野结衣在和林俊逸欢愉以后,在去浴室时,是分开着腿走路的,知道是自己刚刚将这个体态撩人而风热情的少女给干得太历害了,才会出现这个样子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的歉意,而在今天晚上,林俊逸连续的将苍井空送上了几次的,苍井空也顾不得洗一体,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林俊逸自然也是这样的,极度的欢愉,极度的刺激,再加上梅开二度,林俊逸也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在匆匆的洗了一下以后,也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