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为小服务,是我一向最大的乐趣。”

    林俊逸一面念叨着一面开始向上攀登,渐渐的越过膝盖,开始往她的大腿上去。

    “我还是坐下来吧。”

    林依晨看他动作有些不方便,索性自己坐下来,翘起一只脚搭在隔板上,“你的动作很熟练啊,经常这样帮女孩子吧?”

    林俊逸忽然愣了一下,看着她坏笑的纯洁脸蛋儿:“并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可以享受到我的服务哦!”

    林俊逸语气严肃的把浴棉从林依晨的花溪上掠过,大概是还在想他的不要不要不要,竟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个完美主义者。”

    林俊逸继续滔滔不绝的发表着高论,却神不知鬼不觉的坐到了与她只差0.1cm的距离上,左手坚定有力的握住她的脚踝,轻轻地从毛玻璃隔板上挪开一点,让那峡谷间神秘的谷底更坦荡的展露在他的面前。

    “对我自己要求完美,又怎么可以要求我身边的女人马马虎虎。不过你就不一样了啊。”

    林俊逸说到这话的时候,浴棉正轻柔、非常轻柔的在花溪间进行耐心的清洁工作,花瓣被温柔的分开,乳白的泡沫从浴棉与花瓣接触的地方浮上来。

    “唔哦。那个地方”

    林依晨猛然醒悟过来,正要阻止他,却被林俊逸一套科学理论给吓住了:“科学证明,这里是微生物最容易生长的地方,也是多种病菌容易繁殖的地方,简而言之就是洗澡的时候最有必要清洗的地方!”

    “唔我是说不要这样。”

    林依晨非常鲜明的感受到林俊逸的手指正借着浴棉做屏障,一点点的突破自己的防线,往深处探秘。

    林俊逸一面享受着白羊一样的美少女的妙处,一面继续吸引她的注意力:“干女儿,我一个人说了这么半天,好口渴啊。”

    “口渴?”

    林依晨试图抗拒下边传来的感觉,不过很明显,由於失去了警惕性而导致防线失守,眼下就只有城下决战一条路了。但是现在还浑浑噩噩的总司令部还没有办法指挥战斗。“我也没有办法啊生水,不能喝啊。”

    “这里有可以喝的水啊。”

    林俊逸从她抽出手指头来,浴棉上粘着些晶莹的液体,不是水滴,也不是沐浴露,只会是林依晨的身子蜷缩了起来:“你不是说要自愿的吗”

    “你现在难道不是自愿的吗?”

    林俊逸邪邪一笑:“从爬过来的时候,就该有这样的觉悟了吧!晨晨,你难道不喜欢干爹吗?”

    “我不知道”

    林依晨娇羞无比地呢喃道。

    “我来让你知道。”

    林俊逸知道她说不出那样羞人的话,在说着的时候已经忍受不了她这种无辜的样子,和茫然话语让人心疼的感觉,双手又将她的小白兔摸在手里肆意地把玩,低头一下就亲上了她的小嘴。

    “呜”

    林依晨全身顿时绷得紧紧的,只是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再拒绝。林俊逸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她弹性十足的小白免,一边耐心地亲着柔软香甜的唇,慢慢地撬开她紧闭的贝齿,手指轻轻地拨弄着她硬起来的小,给她未曾享受过的感官刺激。当林依晨受不了刺激,将小嘴微微张开的时候,林俊逸马上就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口腔里边,肆意地游荡了起来。

    耐心地挑拨着林依晨娇羞底下的快感,渐渐地林俊逸感觉到美少女的小舌头似乎已经本能地知道回应自己了,她原本有些僵硬的身子也慢慢软了下来,连那原本压抑的喘息都变得有些急促。趁着这着迷的功夫,一边舔着她的口腔。

    “晨晨,舒服吗?”

    林俊逸吻得她都喘不过来气了,这才慢慢地往下抑,含住一颗小樱桃在嘴里细细地品尝,色色地问道。

    林依晨羞着脸不敢说话,不过心里却是有点喜欢上了这种舒服的感觉,双手也只是象征性地推了林俊逸一下后就软了下去!当胸前被林俊逸温柔地爱抚时,她微喘着娇气,似乎已经是无力反抗,也不想反抗了。

    林俊逸心里一乐,见她的身子软乎乎的就知道小现在肯定也是情动不已了。一手慢慢地往下摸到了那最鲜嫩娇艳的三角地带,迅速地摸了上去,上边还不忘一直爱抚着那饱满柔软的白兔,嘴也含着她香甜的小,一阵有力地吸吮。

    的确,从应徐熙媛来见林俊逸的时候,林依晨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了,可是却在无边的闲谈中将这件事情忘却了,谁知道他竟然,她望了一眼他的雄武大炮,眼神迷离,说不清是期待还是胆怯。

    水已经开了,小羊肉可以下锅开涮!林俊逸大展猿臂,将小小从角落里抱出来搂在怀中,一低头,含住樱桃,就吻住不妨,舌头轻轻的在贝齿上敲击两下,就门户大开,一条美女蛇出来迎战,怎敌来敌这条身强力壮,一下便被卷住,反攻入门户之内。

    一双狼爪也未闲着,兵分两路,一路只取羊脂白,另一路兵出斜谷,食指先锋与中指将军挥师直捣重岚叠翠。

    上中下三路同时失守,一时无边快感从四面八方涌来,将林依晨那本来就被热气腾腾的浴室熏的不甚清楚的大脑更冲晕了几分,所能感觉到的,就只有那条丈八蛇矛正在自己说不清是自愿还是被迫分开的臀缝间卡着,本能的,一只手搂着那个有着岩石一样坚强身躯的男人,一只手就探下去,越过他正在花瓣间肆虐妄为的魔爪,却摸着了那鸭蛋大的枪头。

    “好烫。”

    口齿不清的,她吐出这两个字,旋即又被胸口一阵强烈的刺激给压了回去:“啊,不要,用指甲”

    两颗蓓蕾在迅速的成长,变大,挺翘起来,似乎在召唤着什么东西对它们来施虐,那只狼爪就让它如愿了,轻轻地用指甲在顶端敏感的乳孔上挑动两下就引得她胸口上下波动如潮,林俊逸吐出丁香小舌,又吻住她晶莹若泪的耳垂:“真是可爱啊,你的身体好像很渴望的样子呢。”

    “都是,都是你”

    林依晨已经没有了反抗的意志了,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没有过这个打算。反而更加努力的挺高胸脯,让那一只狼爪能更好的感受她的丰满。她喜欢他粗糙的手掌轻柔的磨蹭着她的的感觉,而他也惊异於她那一团的坚挺。

    虽然知道她经常锻链,又正值青春期,乳型十分完美,却没有想到,内里竟然是如此的坚挺,一把抓上去,居然有些捏不动的感觉,只在表层留下了几个浅浅的凹痕。心中诧异之余,也不免手上多用了几分力气。

    “哎呀,疼!”

    林依晨秀眉蹙成了一团,他连忙松开了手,果然那一团玉白之上,留下了五个鲜明的红印。

    “是我不好,”

    林俊逸轻轻地吻上樱唇,留在上的手也改捏拿为轻轻的抚摸,细细的感受着少女乳中正在成长的乳胚。

    底下的那只手也悄悄的离开了溪谷,开始扩大了巡视范围,将一整条**都纳入战略进攻范围。

    被他的魔手恣意抚弄,林依晨只觉自己娇嫩的**似若火焚,原本就因着满腔怜意,她还得压下抗拒的本能,专心于被他逗弄的火热感觉上头,现在可是就想倒过来也来不及了。

    别的部位不说,光是他的吻雨点般滋润着脖颈之间,火热的掌心托揉柔肌,那温柔而带着怜爱的滋味,便令初嚐此味的林依晨难以抗拒,只觉被他指间轻夹慢捻的峰顶蓓蕾,慢慢地胀疼硬挺起来,愈发敏感地接收着他的百般挑逗,那火热的刺激,使得林依晨遍体酥麻,再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尤其可怕的是,随着林依晨放弃了抗拒,那的刺激,更是如潮如浪地直冲林依晨而来,娇小柔弱的身子很快就被欲火充满,恰可一握的被那热火烘得愈发胀大,被魔手掌握的感觉也愈形热烈,舒服之处让林依晨不自觉地扭着纤腰,似想逃离他的魔手,更似迎合着他的玩弄。虽是羞得整个人都烧透了,可这没用的身子,却渐渐喜欢上了被他玩弄摆布时的种种曼妙感觉:“嗯林干爹求求你别别太急了晨晨哎晨晨还是处子经不得狂暴啊”

    话才出口,林依晨已羞得连声音都不敢再发出,这般羞耻的话语脱口而出,不只是通告着她的降服,更是无言地告诉他,自己已准备好承受风浪雨的洗礼了!

    林依晨原本还想连动都别动,就这么任他祸害也就罢了,却没想到从林俊逸手上身上传来的浓烈的男人阳刚气息,是那么令人难以忍耐、难以抗拒,在在都告诉她,接下来的事儿,是多么的令人**,多么的让人渴望,一次又一次。

    即便明知这些手段,只是林俊逸还在勉强控制自己的状况下所施的法子,待欲到了高峰,他只怕便控不住自己如野马脱缰的冲动,到时候也不知自己是否会被弄到坏掉:即便晓得这般手法,看似情侣夫妻般的款款蜜爱,可对林俊逸而言,多半也只是挑情用的手段,让女人获得无上的满足快乐,让女人被他的技巧给吸引,但此时此刻,林依晨已陷入的陷阱里面,泥足深陷到不可自拔,一心一意只享受着男人的磨擦和气息侵袭,让体内的火和他一起亢奋地燃烧。

    更重要的是他那英俊犀利的目光,配上俊雅清秀,如今更被事业发达和美女如云烘托得愈发自信狂傲的容颜,令她不由自主地只想抱住他的大腿,浑然忘却接下来自己所要承受、那难以想像的欲侵犯。

    也不知是泪水还是身体里的欲念,林依晨双目雾蒙蒙的,贪婪而慈爱地被林俊逸的目光吸得紧紧的,再也分不开来。

    她无力地轻扭娇躯,发觉身体在他的触摸爱抚之下愈来愈软、愈来愈热,唔嗯呻吟之间,只觉那的酥痒,既陌生又火热地在体内延烧,尤其幽谷深处更是酥痒湿润,令她不由自主将滑润的**轻轻磨动起来,摩挲着他火烫的,觉得体内的就要爆发。

    虽说自小练习舞蹈,对人体的构造与感官之熟悉,甚至连队医也难以匹敌,但欲之事对于年方十三岁的美少女林依晨终究是头一回尝试,哪里想像得到林俊逸的魔手竟有如斯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