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晨晨姑娘放心这样很自然的”

    感觉到身下女子的羞窘,林俊逸不由凑近了她泛着发香的颈边,贪婪而温柔地吸着她的香气,顺便在她耳下颈边口舌逗弄一番。

    “只要这样很快就舒服了”

    “嗯”

    听他这么说,娇羞的林依晨微闭美目,也不管事情是否真如他所言,还是仅只于安慰自己,现在都已经搞上了,想后悔也来不及。她无力地呜咽出声,纤手无力地在他身上缠绵滑动,**娇柔地在他身上摩挲,无言地请求他的强猛。

    放松下来的林依晨只觉那似又更深入了一点,探得她幽谷微疼,间中却涌起了更多的快感,那美妙难言的滋味,令她身子无力地轻扭着,好让那敏感的部位,更多些迎上温柔熟练的刺激,呼吸愈来愈热、呻吟愈来愈软。

    感觉到身下美少女的异动,林俊逸也渐渐放松了自己,让在林依晨初启的幽谷里头不住深入浅出,即便再火热、再令他难以自控,总还能控着进出的幅度,不会一口气整个进去,否则以他的天赋异禀,就算林依晨真有荡的本能,终是花苞初开,再能承受怕也经不住他的尽情需索。

    被他一阵又一阵的推送,林依晨只觉自己像是化成了一滩水,虽被他紧紧压住,灵魂却随着他的刺激荡漾而难以靠岸,难以想像的甘美滋味直透每寸肌肤,将她一点不剩地占据,即便是动作间幽谷里的刺疼,也显得不再明显,反是愈渐弱化,逐渐化入甜蜜之中。

    林俊逸的彷佛正拨弄着她的心弦,让她的感觉随着他的动作时高时低,完全被他所控制占有,高昂的时候彷佛整个人都被推入仙境,美妙到不能呼吸,低潮的时候像是整个人都瘫痪了,再感觉不到旁的事物。

    彷佛在心中有个声音在说,这美妙的感觉就快到了终点,神智昏茫在那飘飘欲仙之中,不知不觉间林依晨弓起了娇躯,忍着疼让敏感柔嫩的处被他紧紧抵住,在那**蚀骨的钻转研磨之间,终于触到了那难以形容的终点,好像有些什么从身子里前呼后拥的窜出,再也保留不住。

    “晨晨,你既然是练过舞蹈,我们来个高难度动作吧!”

    林俊逸坏笑着抽出湿漉漉的。

    “不要啊!”

    林依晨翘起一只腿,想让前面潺潺流水的溪谷直接去面对那救命的塞子,可是却被他一把抓住,右腿就这么笔直的直至天空,只见他迅速的转身,坐下,在她反应过来,就已经再次架炮布阵,兵临城下了。

    干爹把那条笔直竖着的**当成按下核导弹发的纵杆,一手抓着它,一手搂着林依晨的纤腰,在湿漉漉的地板上轻轻一按她的腰,就把她往自己方向推进了两三厘米。那坚硬如铁的大炮也抵住了花瓣,眼看着就要再度破关而入。

    林依晨双手搂着他的肩膀,给他一个温柔又带着坚定的眼神,彷佛是得到了最後的许可令,神剑终於刺入秘道,突破开始的周边防线之後道路一下子变得宽敞了起来,根据刚才的感受,晨晨的甬道应该是属於那种前庭後院的类型,果不其然,下面就遇上了第一个障碍,一层肉环如关隘一样将前路挡住。

    干爹将林依晨的身体继续往自己身边按,同时还在往她身上倒去,两方一合力,终於突破这第一层天险,越过关隘。而那肉环恰好卡在下面,彷佛给他的宝贝上了一个刚环一样。

    肉环被突破的时候,林依晨再次感到一阵撕裂搬的疼痛。悄悄的低头看了一眼下面的战况,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只见至少还有二十多厘米露在森林之外,而且,彷佛比方才时又大了一圈。

    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了跳了两跳,彷佛是跟主人打招呼一般,这一回是林依晨自己来行动了,总是让他推着走,让她感觉自己是被的一样,她咬住嘴唇,紧紧的搂住干爹的脖子,一只腿勾住他的背,努力的移动着小开始往前迎凑。

    度过一节略微宽敞的空间——说是宽敞,也依旧能感受到了四周蜜肉无微不至的爱抚,只是没有肉环那里卡的那么紧而已——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关隘。这一回不待关前校正,林依晨主动出击迎战,结果被长驱直入,再下一城。

    “呵!”

    晨晨挪了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林俊逸怜惜的看着她已经是满脸香汗,便放下她已经树了很久的那条腿,将她搂在怀里,不经意间,又往里挺进了一节,似乎又来到了一个关卡前。

    “不愧是从小练舞蹈,晨晨,你这里面真的是过五关斩六将啊。”

    林俊逸的被一个又一个圈套住,感觉美妙异常。

    “干爹你的,好大,还在涨大受不了了。”

    林依晨趴在他身上两人就这样相对搂着,直到他把大半截都送进这秘道之中。此时,她已经受不了他在上不断的挑拨,喷出了一股蜜液,全身都变得软绵绵了的。

    林俊逸将她推到在地上,将两条**架在自己肩上,双手撑着地,开始了缓缓地。

    她的甬道狭窄,又有重岚叠翠,单单是这缓缓地就给他一阵阵快感,但是那几层圈儿紧紧锁着,叫他一时半会儿都没有可能。

    林依晨的体质虽然算不上是极其敏感,但也是坚持不了多久,即便是这样温柔的和风细雨,也因为那的超级规模而败下阵来,又一次泄的娇喘连连。

    时候的女孩最为美丽,既有青春期少女的青涩可爱,还有成人的妖媚诱惑,只见她闭上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让整个身子都随着体内快感的惊涛骇浪跌宕起伏,嘴角洋溢着神秘莫测的微笑,双手搓揉着自己似乎又涨大了几分的双峰,让身上那个男人看的如痴如醉,也不免加快了速度。

    虽然还是闭着眼睛曲意逢迎,不过干爹对她呻吟倒是十分满意,自然也如她所愿,更加用力,更加凶猛的鞭笞她那娇嫩的,每一次拔出必定带的四溅,每一次必然直达最深处,将整根都深深迈入无底洞中放才罢休,连花瓣都给翻入了土壤之中。

    “啊”

    杨丞琳听见里面浴室里传来一阵阵的声细细一听,正是林依晨的声音。尖尖的细细的,到了的时候就会无意识的喊出如同别针在玻璃上划过的呻吟声。

    杨丞琳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回头又望见皮椅上的那一摊水迹,便从林依晨的柜子里拿出一卷纸巾把它给擦乾净。

    等她在外面把一切罪证都毁灭的乾乾净净了,才走进浴室里面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连林依晨的人影都没有。她正疑惑,忽然又听见那一串声浪语,这回挺清楚了,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她悄悄地走近,软底的便鞋在地面砖上没有发出一点儿动静。隐隐约约的,倒从毛玻璃後面看见了两具**着的。

    林依晨立在玻璃隔墙前,双手抓着几乎没什么阻力的玻璃,林俊逸从她后面狠狠的,一双鼓涨涨的被他的大手好不留情的揉捏,仿佛要从她身上拽掉一样。

    已经真的是浪到不行了,林俊逸在此之前绝对没有想到这个有着一张纯真可爱脸蛋的美少女叫起春来居然如此的放荡,而她的身体,在的鼓动下,开始散发出迷人的气息,与先前纯洁中还带着几分害羞的感觉完全是判若两人。

    干,干,今天非要你这个小浪女不可。方才他已经在杨丞琳**中过一次了,根据多年的实战经验,这第二轮会持续很久。非干到这个小娃求饶不可。一面想着,一面更加猛烈的向身下娇娃发起进攻。

    林依晨泄了一次又一次,张开的双腿已经几乎无力支撑下去了。胸前的两颗早已充血发硬,过度的膨胀让她感到上的皮肤有一种要爆裂开来的疼痛,而这痛感的中心,就在那两颗正在他手下被掐被捏被蹂躏被惩罚的上。

    花径中的还是那么坚挺火热,将那条泥泞不堪的小路挤出了无穷多的水出来,林俊逸每一次深入,都要抵住她的,狠狠的撞击在那团软肉上,随即檀口里便释放出一声媚到腻人的春叫,这一上一下两个小口,真是魅惑万千的罪魁祸首啊!

    林俊逸想把拔出去,却被她的小手按住:“别,”

    林依晨仰起依旧纯洁无暇的天使面孔看着他:“我喜欢你的棒棒,让我再多感受一会儿。”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却让他听得清清楚楚。又停了一会儿,林俊逸搂着她的腰:“我们去洗一洗吧。”

    “好的。”

    她在他怀里撒娇似的道,“我要你这样抱我去。”

    “这样疼吗?晨晨?”

    这很容易嘛,他身强体壮,她娇小玲珑,很轻易的便把她抱了起来,只是那留在中的,给他,也给她同样深的刺激。

    被快感浸得再没有其他感觉,张大了嘴连呼吸都快没办法了的林依晨只觉体内阵阵酥麻,幽谷深处被一股火辣辣的刺激,透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一来看他愈发硬挺,雄壮黝黑地似欲择人而噬,可见那蛊的强悍,怕是极难转移或压制,要忍怕是真忍不住了:二来林俊逸话中的真诚,直透林依晨心中,感觉上再无一丝虚假,她芳心不由一甜,他真是以为自己很美的那还残存心中的抗拒之意,不由被这甜丝丝的心意打开了一个缺口。

    “没没关系啊干爹你哎”

    好不容易将“没关系”三个字说出口来,别的话却是再出不了口了,一来幽谷正被深入浅出的钻研探索,不住攻略她的敏感地带,刚开的花苞虽难承勇猛,却也渐渐习惯起来,痛中有快的滋味,让林依晨既想忍耐又想放松承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加上林俊逸在她身上努力疼惜,虽说被蛊所迫,动作间难免有点儿施力过猛,但心感其诚,林依晨减轻了抗拒,降临身上的滋味也渐渐令她**起来,痛快之间不由有些痴迷、有些昏沉。

    幽谷被他插的渐渐火热、渐渐湿润,与幽谷的亲密厮磨,也渐渐让林依晨嚐到了妙处,不知不觉间她已不只是瘫在床上任他为所欲为,纤腰轻扭、裸躯微颤,却非抗拒或悲哀,而是渐渐将他的攻势,带到了让自己快活的方向:尤其他虽抑着没有尽根而入,却仍将她撑得满满饱饱,那种被彻底攻陷的感觉,让林依晨不知不觉情怀荡漾,娇喘声中逐渐享受到其中的无边乐趣。

    感受到那乐的刺激,渐渐在体内蔓延,破瓜时种种既苦且乐的滋味,又似回到了身上,而且比先前那一次更加强烈、更加彻底地占有了她,**之间林依晨也不由吃惊。再怎么说破身都不是那般轻松之事,何况自己总归是被他强行占有了之身。

    对身体里的状况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林依晨虽是担心,却也无法可想,毕竟现在自己正与他大行人伦之事,缠绵得火热,根本无暇理会旁事:何况若自己也难耐欲刺激,或许接下来便被他搞得再也下不了床,也还可以受得了吧?

    心思混乱着的林依晨渐渐无法考虑了,幽谷里的刺激愈渐酥麻美妙,微微的痛楚早已不翼而飞,虽只是些许,但身子已本能地迎合起来。

    勉力压抑着用力吻吮、用力揉弄的冲动,林俊逸尽量温柔的在她颊上唇边吻着亲着,在她肌上乳中爱抚轻揉,偏偏身下女子的反应,却渐渐热烈起来,与她正亲蜜的他自不会不知道。

    他喘息着,忍不住渐渐加大了力道,而她唇间微吐的呻吟,虽似有苦有乐,但从身上传来的刺激看来,快乐的成分却是大了许多,不由让他渐渐泯没了神智,在林依晨织巧细致的娇辍上驰骋起来,弄得林依晨不住娇吟喘息,似不堪蹂躏,又似乐在其中,那美妙的反应让他更不忍释手。

    在他温柔又带激情的刺激之中,林依晨再难压抑充满身心的快乐,她樱唇微启,与他唇舌交缠,光只口中汁水交流,便有种难以言喻的滋味,尤其他毫不放松,不只是手、是口、是,连身体都在她身上不住厮磨,美得林依晨不知不觉已褪去处子的羞涩,任由本能驱驰,愈发亲密地与他缠绵起来,恨不得整个人都融到林俊逸的体内去。

    前面才在杨丞琳**过一次,照说这回的持久能力该当要强些,但林依晨身体的反应比方才要火热许多,这一点没有人比正与她亲密的林俊逸更清楚,他只觉得自己也热着,满心的爱怜与满腹的交缠一处,再也难以压制:尤其是似生出了自己的意识,不住向着林依晨深处去钻探采撷,偏偏愈是采探深入,林依晨虽似承受不住地颤抖娇吟,可的反应却更显得投入,他便拚了命也只能抑着不全根尽没,以免令她痛苦,但要放松自己的脚步,却是无法可想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放松自己吧!感觉得出林依晨的便在眼前,体内的熊熊欲火烧的林俊逸神智再难撑持。他低低吼着,竭力在她那迷人的幽谷中冲刺,享受着她的窄紧甜蜜,也施予她无比的快乐,一时间床上只剩下两人的喘息与厮磨的诱人声音,再也难言其他。

    虽说刚刚破身之时便已尝到了的滋味,但这般令人神魂颠倒的美事,对林依晨而言终究是太过强烈了,即便身为大夫,不像闺阁女子对男女之事避若蛇蠍,比较能放宽心接受降临在身上的一切,可经验极少的她,对再次感受到的无尽欢快,仍是不由自主地又爱又怕。

    可就在她的又喜又惧之间,那强烈的快乐再次降临到她身上,只听得林依晨娇柔无力、似要断气般的一声呻吟,整个人都瘫了下来,就连搂紧了他的四肢也再没了力气,只能迷迷糊糊地感觉幽谷深处,林俊逸一发火热的元精注入,灼得林依晨舒服得连泪水都流出来了,再管不着他在耳边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