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总,不行呀!停停,我们不可以不可以这样不可以直接的,没有防范是很危险的会出乱子的呀”

    林熙蕾直觉到林俊逸的在快要自己的湿答答的时出声制止。

    两片花瓣饱胀地含着他桃子般大小的,的内里被刮着好舒服,林熙蕾双臂软软地挡着林俊逸的胸膛,两腿环钩在他的腰际,她紧张地告诉着他。他随即回应着林熙蕾,“我答应你,我会抽出来的拜托啦我好想感觉你肉里的温柔呀,就是一下下也好,就是几分钟的短暂融合也好,哦耶好好喔你的内里感觉起来好好的呦!哦”

    他说着说着就贴上林熙蕾的身,吻着她发烫而又干渴的嘴唇。

    舌头不断地来回勾搅,唾液的水融,林熙蕾的魂儿已经丧失,只想到那个硕壮的东西将要填满自己的深渊,将要塞满自己的洼地。林熙蕾的心,极速拍打他的胸膛,替他奏起行进的鼓声。

    林俊逸,帝国集团的董事长,自己闺蜜好友徐熙娣的爱郎情人,就要进入自己身体了。

    上到岸边的鱼儿犹要象征地挣扎两下,林熙蕾,多少要替自己留些颜面,替人家的未婚妻在委身前做些宣告。

    林熙蕾再次出声

    “不,林总不要啊!”

    林熙蕾扭着美臀说到。

    “拜托不不要呀啊哦这是要留给我先生给我老公的呀我老公会生气的呀”

    林熙蕾边说着,林俊逸也边深入着。

    当林熙蕾说到自己今天是,是跟老公杨晨要受孕怀男孩的最佳日子的时候,林俊逸更是一入到底。

    随着那条“庞然大物”在她中的游动、深入,林熙蕾开始微微娇喘着、呻吟着,那强烈的“肉贴肉”、擦着的舒爽的刺激,被巨物插进空虚的里面的充实感,令她全身玉体轻颤连连、舒畅万分。特别是当林俊逸的“大”插进了她狭小紧窄的口,口那柔软而又弹性的玉壁“”紧紧地箍住了那硬烫、粗大的“”时,娇羞妖娆的大美女林熙蕾更是如被电击,柔若无骨的雪白**轻颤不已,雪藕般的柔软玉臂僵直地紧绷着,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手痉挛似地紧紧抓进背后的床单里。

    “啊————好痛啊”她不由白主地发出了一声急促婉转的娇呼,林熙蕾优美的玉首猛地向后仰起,一张红晕遍布的俏脸上柳眉微皱、星眸紧闭、贝齿轻咬。纤秀柔美的小脚上十根娇小玲珑的可爱玉趾紧张地绷紧僵直,紧紧蹬在床单上。林熙蕾芳心如在云端,轻飘飘地如登仙境,林俊逸也被这妩媚成熟的大美女那强烈的反应弄得欲焰焚身,猛地一咬牙,搂住林熙蕾纤柔的如织细腰一提,狠狠地向前一挺,接着用尽全力猛力地插了过来。

    似乎听到了“卟哧!的一声,林熙蕾清清晰地感觉到她保持了二十年的一下子裂开了,林俊逸那十分粗大长耸的小兄弟从到中部已狠狠了她娇嫩夹紧的中,林熙蕾那无比紧密窄小的顿时就被彻底捅开,直抵她那从未被人开采的花蕊。

    一丝触目惊心的鲜血,从林熙蕾的里缓缓渗出!

    林熙蕾的娇躯随着的破裂而一震,全身肌肉绷紧,上身后仰,双手把床单绞在了一起,粉脸高扬,性感而有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拼命咬住自己的一簇长发,秀美的淡眉紧紧的皱在一起,眼泪随着疼痛和破处的快感一下就并了出来,口中不时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哼声。两条修长滑腻的美腿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夹住了林俊逸的腰,痛苦的眼泪夺眶而出。

    既是疼痛,更是惆怅,她知道自己已经永远的失去了之身。

    伴随着些许疼痛和强烈的官刺激,林熙蕾紧张的不断摇头,秀美的长发左右飘摆,可是一切都太晚了!些许痛疼让她柳眉微皱,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了!里面像是突然被撕裂一般,感觉仿佛一个大木桩深深地打入自己的处子里面。随着惨绝人寰的叫声,两眼翻白,痛晕了过去。

    这时,林俊逸长长地深呼出了一口气!心中充满了变态征服与满足感,不禁雀跃万分,他并不急着进行动作,而是仔细欣赏着已经被自己占有的别人未婚妻,昏晕之后的娇媚神态。

    林俊逸越看越兴奋,忍不住对着昏晕过去的林熙蕾说道:“哇!好紧啊!宝贝,没想到你这么多年来竟然还保持着处子之躯,你的仍然是那么紧!实在太棒了!你男朋友实在是太没有福气了,这么一个大美人放在手里却碰都没有碰。不过这样也好,正好便宜我了。从今天开始,宝贝,你便是专属于我的女人了!哈!哈!”

    接着,林俊逸使劲的向前一挺,再次传来“噗吱”一声,他那只粗大的,已经完全插进了林熙蕾湿滑紧窄的里,而林俊逸那粗大前端凶悍的,更是冷血无情地直接撞击到林熙蕾的去。

    “啊”

    又是一声悽惨的哀嚎声从林俊逸的传来,妖娆美女林熙蕾,因剧烈的疼痛而昏晕,也因剧烈的疼痛而清醒。

    “宝贝,你醒了啊!”

    林俊逸兴奋地问道。

    “啊痛好痛不要不可以啊”

    下半身所传来剧烈的疼痛感觉,让林熙蕾**裸地雪白娇躯再次的香汗淋漓,林熙蕾疯狂的摇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左右飞舞着,一张高贵娇艳的白皙脸蛋流露出痛苦的表情,开始地哭泣哀求着。

    “哈!宝贝,你放心,我会慢慢来,等一下就不会那么痛了。”

    林俊逸笑着说。

    “啊不要你啊快抽出来啊我会死掉啊”

    对于被林俊逸那种粗暴的侵入,使得林熙蕾头向后仰,张开了红唇小嘴发出了痛苦无奈的哀嚎呻吟声。

    可怜的林熙蕾,二十年来,从来没有其他的男性进入过自己的里,但是她那处子贞,如今却被未婚夫以外的男人无情地夺去了。

    这时,林俊逸正享受着林熙蕾那又紧又窄的里,完全包覆住自己粗大所带给他的那种幸福感觉,那种温暖而湿润,娇嫩而紧缩的甬道壁,包裹着自己那只粗大的。

    而眼前这个美艳无俦的娇弱,可是别人的未婚妻,想着要奸的高贵美女,更何况她还是有名的美女,如今林俊逸梦想成真,现在终于实实在在地将林熙蕾占为己有了!

    一想到这里,林俊逸不禁喜悦地笑了出来,而他粗大的同时开始缓缓地在林熙蕾的里起来了。

    林熙蕾痛苦地悲鸣着:“啊林总求求你啊放过我吧啊求求你”

    林熙蕾**的娇躯痛苦地扭动着,娇美的粉脸上佈满了香汗与泪滴形成的小水珠,彷彿出水芙蓉般地惹人怜爱,痛苦与兴奋的表情,搭配上声声哀羞的娇喘呻吟,构成了眼前妖媚与秽的一幕。

    渐渐的,林熙蕾虽然仍旧感到有些许的疼痛,但开始有涨涨的满足感;虽然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被顶出来一般,但靠着惊人的弹性、大量的滑腻和无比的柔韧性,并且开始主动地将林俊逸无比粗大炙热的小兄弟主动迎进了的深处。

    林俊逸感觉到林熙蕾细微的转变,忍不住得意一笑,望了一眼林熙蕾眉梢浮现出的舒服表情,突然,挺起的再次向林熙蕾的深处狠狠的一插,直接顶到她的深处,直达从来未有人触及过的,但由于小兄弟实在是太长了,仍有几公分还在外面。

    林熙蕾饱满多汁的紧紧箍夹住深入的小兄弟的每一部分,里面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和火热湿濡的粘膜紧紧地含住,紧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小内。

    “啊不要好痛啊”

    然而林熙蕾娇柔的那堪被林俊逸粗大这样猛烈地奸、蹂躏,无穷无尽的疼痛与快感,使得林熙蕾再次放声地哀羞呻吟着。

    林俊逸看着眼前被自己驰骋驾驭的林熙蕾,心中狂喜万分,一位高贵性感的美貌女明星,已被他奸得全身香汗淋漓了,那白皙香滑的娇躯早已被汗水沾染得闪闪发亮了,一双丰满坚挺的椒乳,更是在林俊逸粗大的之下不停地激烈摇晃着,而且还加上在林俊逸那只粗大在林熙蕾的里所产生的“噗吱、噗吱”的声响,以及林熙蕾苦苦哀求的呻吟娇喘声,眼前的这一切,都令到林俊逸更为兴奋,更想用尽全力去将林熙蕾的娇躯彻底征服。

    林熙蕾苦苦支撑的最后一丝理智,此时早已烟消云散,所产生的欢愉和快感,迫使林熙蕾逐渐地忘了撕裂处所带来的痛苦,林熙蕾荡的天性在林俊逸高明的性技巧启发之下,逐渐萌芽了

    幽谷中顿时空虚的林熙蕾腰臀一挺,似要追寻那舌头似的,一股水立时溅了出来,却被林俊逸对准目标的重重,连水一起推回幽谷,重击她敏感的芳心,那滋味美的林熙蕾差点疯掉。

    虽说林俊逸仍是直来直往的,只不时旋动个几下,动作和杨晨全没什么区别,林熙蕾只觉体内的快感犹如风起云涌,再也无法遏制,虽是一样的刮弄揩擦,滋味却大有不同,就好像自己那放浪的呼声,已把她的**彻底洗礼过一回般,她只觉每一下被他时的快乐,都比以往强烈得多,舒服到她一时间连叫都忘了。

    这可如何是好,进了呀!好满,好充实的呀!

    可林熙蕾口中仍然说着:“不行林总我我老公在家等着我的”

    林俊逸在她耳边轻声道:“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他做什么他只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夫,我们却是行过周公之礼的”

    一边得理不让人地吻着她的耳垂,又粗又长的紧紧地顶着林熙蕾的最深处的,却一动不动。

    “哦呜”

    林熙蕾被林俊逸挑逗得一直想呻吟再加上甬道内充实的不断膨胀,真正是又痒又爽,心里就特别想让他动一下,哪怕动一丁点儿也行“老公”两字已显得相当模糊了,因为林俊逸此时此刻的作用与老公已没有什么两样了。

    真真实实地压着并用自己的插着的自己老婆徐熙娣的又一位闺蜜好友—一位平时相当高傲自信、性感漂亮却有不失矜持的美少妇明星,一位自己以前看上眼的台湾女星,一位自己处心积虑了好久并投入较大的诱奸计划中的女主角,林俊逸再次真正从上感到了这种骑在台湾美女明星身上的成功的喜悦和满足,甚至都有些感动自己的努力与付出。看来,还是人家的未婚妻好享受呀

    想到时间太紧,总不能让林熙蕾老公找到这儿吧,林俊逸开始尽情地享受少妇的动人,林俊逸的粗长而坚挺,有力而注意技巧,再加上他那双大手的不停抚爱林熙蕾的充血的上翘樱桃,渐渐地,林熙蕾在快感里开始迷失自我。

    她的双手紧抓沙发垫,双腿已不由自主地开始耸动,拌着动人的呻吟。林俊逸起身抽了个软垫在她腰下,她竟然自动地略抬腰配合。

    林俊逸将她的两条苗条修长的美腿温柔地抬上肩膀,她用力夹紧林俊逸的脖项,将林俊逸拉向身躯。林俊逸得意地将在她的沟壑幽谷乱顶,却又故意不,林熙蕾美丽的眉头皱着想大声呻吟,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林俊逸决意彻底征服的,故作温柔地道,“想要?”

    “嗯”

    林熙蕾最后终于鼓足勇气嗯了一声,脸上一阵热,连耳根都红了。

    “要什么?”

    “你你知道的嘛”

    看来林熙蕾早已忘了自己是谁了

    “我想听你说。”

    “要你的那个”

    “哪个?”

    “独眼龙”

    林熙蕾艰难地在老公以外别的男人面前说出语。

    “我不明白,谁是独眼龙呀”

    “唉呀你你坏死了”

    “不说就算了”

    林俊逸作势想要离开的样子。

    “人家说就是就是你的”

    林熙蕾说完羞得紧闭秀目但细腰却不停地在扭动着

    林俊逸将顶入老婆林熙蕾的,却不再深入。他一面将旋转摩擦她的甬道浅处,一面继续对少妇林熙蕾的言语辱。

    “要说。”

    “”

    林熙蕾在的强烈需要里痛苦地挣扎。

    “说啊。”

    “嗯嗯”

    林熙蕾难为情地别过头,将脸埋在沙发巾里头里。

    “说你要我的。”

    “我要你的”

    林熙蕾从沙发巾里发出几乎细不可闻的话音。

    “响点!”

    “我要你的。”

    “你就这么点料啊?再响点!”

    “我要你的!”

    林熙蕾忍无可忍,回头嚷道。

    林俊逸哈哈大笑,猛地将一插到底,刺激得林熙蕾把嘴张成“O”型,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叫。

    接着林俊逸抱起林熙蕾,托住她的,把一下一下地在湿滑的甬道里频频,传来的难言快感,让人不能稍停下来,何况她也跟随着节奏,用沟壑幽谷一迎一送,合拍非常,根本就欲罢不能。狂流不息的已经流过了,开始顺着大腿淌去,他也渐感双腿有点发软,微微颤抖,便抱着她一边,一边朝睡房走去。

    进了睡房,把她往床上一抛,趁空将上半身的衣裳脱过精光,赤条条地再向她扑去。林熙蕾早已把大腿往两边张得几乎逞一字形,抬高着沟壑幽谷来迎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