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顺势压向她身上,林熙蕾竟然主动用手引领他的让插进甬道里,他将腰往前一挺,轻而易举便又再把那填满。两条肉虫在床上互相搂抱,如漆似胶,滚作一团,只感郎情妾意,相逢恨晚。

    林俊逸一边,一边低头欣赏着两个官交接的美妙动人画面,只见自己一条引以自豪的在弯弯美少妇明星林熙蕾鲜艳欲滴的两片小花瓣中间出出入入,把一股又一股流出外的给带得飞溅四散。难得林熙蕾甬道口的嫩皮也特别长,随着的而被拖得一反一反,清楚得像小电影中的大特写镜头。

    整个沟壑幽谷由于充血而变得通红,小花瓣硬硬地裹着青筋毕露的,让磨擦得来的快感更敏锐强烈;珍珠花蒂外面罩着的嫩皮被花瓣扯动,把它反复揉磨,令它越来越涨,越来越硬,变得像小指头般粗幼,向前直挺,几乎碰到正忙得不可开交的。

    林俊逸抽得性起,干脆抬高少妇林熙蕾的双腿,架上肩膊,让可以插得更深入,抽得更爽快。林熙蕾看来也心有灵犀,两手放在腿弯处,用力把大腿拉向胸前,让可以挺得更高,肌肤贴得更亲蜜。

    果然,他每一下冲击,都把她的大腿压得更低,像小孩玩的跷跷板,一端按低,另一端便跷高,美臀随着他的高低起伏而上下迎送,合作得天衣无缝。

    一时间,满睡房声响大作,除了器官碰撞的”辟哩啪啦”声,还有”吱唧吱唧”的伴奏,环回立体、春色无边。

    林熙蕾耳中听到自己下面的小嘴响个不停,又看到睡房四壁上的大镜子里自己赤身**跟林俊逸疯狂的靡的场面,与在客厅墙上的男女一模一样,不免情激荡,上面的大嘴自然不会沉默,和着乐曲添加主音:“我的小亲亲老公你真会弄我的小命都交给你了我的舒服极了我要飞上天啦嗯嗯嗯”

    说着便双眼紧闭,咬着牙关,两腿蹬得笔直,搂着他还在不断摆动的腰部,颤抖连连,香汗同时齐喷。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的妈呀!原来是这么舒服,就像是死去活来的**感受!强烈的令她身心畅快,二十年来的抑郁终于得到了彻底的大解脱。慢慢消化完的余韵后,全身便像瘫了一样软得动也不想再动。

    林俊逸见台湾美少妇林熙蕾给自己得升上天堂,心中自然威风凛凛,干得更劲力十足,一下一下都把顶到尽头,只恨没能把两颗也一起挤进**洞里,尽管不停地重复着打桩一样的动作,让尽情体味着无穷乐趣,希望一生一世都这幺不停,没完没了。心想:“林熙蕾可真是个极品美女,差点与她失之交臂呀”

    林熙蕾让前所未尝过的袭得差点昏死过去,现在再承受着他一轮般的劲抽,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唯一可做的,只能不停把泄出体外,对他的艰辛苦干作出回报。

    自己也莫名其妙,哪来这么多,流淌不完,整个人就好象变成了一部净会生产的机器,把产品源源不断的输出口。美臀底下垫着的毛巾,本来是打算盛接后流出来的,免得沾污床单用的,现在还没,倒让给浸得湿透,用手拧也扭出水来。

    林俊逸此刻把抽出体外,放下肩上林熙蕾的一只脚,另一只仍旧架在膊上,再把她身体挪成侧卧的姿势,双膝跪在床面,上身一挺高,便把她两条大腿撑成一字马,沟壑幽谷被掰得向两边大张。

    由于两片小花瓣的分离,便被拉出好几条透明的黏丝,像蜘蛛网般封满在甬道口上。

    林俊逸一手按着肩上的大腿,一手提着发烫的,破网再向这”盘丝洞”里进。不知是他经常练武,腰力特别强,还是这姿势容易发劲,总之每一下都鞭鞭有力,作响,每一下都深入洞,直顶尽头。

    她的给强力的碰撞弄得前后摇摆,一对也随着荡漾不停,林俊逸伸手过去轮流抚摸,一会用力紧抓,一会轻轻揉捏,上下夹攻地把她弄得像一条刚捞上水的鲜鱼,弹跳不已。双手在床上乱抓,差点把床单也给撕碎了,脚指尖挺得笔直,像在跳芭蕾舞。

    口中呻吟声此起彼落,耳里只听到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声叫嚷:“哎呀!我的心肝啊哪学的好招式啊千万不要停啊好爽哩哎呀!快让你撕开两边了啊”

    话音未落,身躯便像触电般强烈地颤动,眼皮反上反下,一大股就往上猛猛地冲去。

    林熙蕾自觉一浪接一浪的来回不停,就好象在湖面抛下了一颗石头,层层涟漪以为中心点,向外不断地扩散出去。整个人就在这波滔起伏的浪潮中浮浮沉沉,淹个没顶。

    林俊逸见到林熙蕾如此的反应便知她再次登上的顶峰,不由得快马加鞭,直把得硬如钢条,热如火棒,在甬道里飞快地穿梭不停。一直连续不断地到直至涨硬发麻、丹田热乎乎地拚命收压,才忍无可忍地把滚烫**的一滴不留的全进她甬道深处。

    林熙蕾正陶醉在的里,朦胧中觉得甬道里插得疾快的突然变成一下一下慢而有力的,顶到尽头,颈便让一股麻热的液体冲击,令快感加倍,握在胸前的粗壮的五指也不再游动,而是想把它挤爆般紧紧用力握住,知道他同时也享受着的乐趣,正在往自己体内输送着,便双手抱着他的熊腰,就着他的节奏加把劲推拉,让他将体内的毫无保留地全进自己的沟壑幽谷里。

    暴风雨过后一片宁静,两个尽兴的男女双拥搂抱,难舍难离,真可谓相见恨晚。林俊逸仍然压在她身上,紧贴沟壑幽谷,不想给慢慢软化的这幺快便掉出来,好让它在湿暖的里多呆得一会得一会。

    两张嘴不停亲吻,像黏合在一起,舌尖互相撩逗,伸入吐出,两副灵魂溶成一体。直到感觉快意渐去,代之而来的是懒慵的疲倦。

    林熙蕾还将那爱煞人的话儿把在手中,看来她经过疯狂地放纵,心底压抑太久的年轻少妇的无边已彻底地被开发出来了,也彻底地觉醒了感觉以前的日子白过了,哪里还会记得与老公的受孕约会!

    林熙蕾的余韵之中感到身下背部有小多小手在轻轻抚摸着自己,一会儿是脖子,一会儿是腰部,一会儿又到了臀部,最让她受不了的是有那么一只小手竟伸到了她的大腿间的敏感地带,搞得她虽在玉体酥软之中,也觉得又痒又爽,正想扭动腰肢来配合一下,没想到身下的大床竟然象读懂她的想法一样,象波浪似的拥着她的细腰和臀部摇了起来,真是既舒服又省力。

    再加上身重达七十多公斤的林俊逸一直压在上面,上下夹击,象两个壮汉般把个身高只有一米六五的林熙蕾完全包含在其中,更不用说她那敏感的与三角地带正被压迫着,大床这么人性化地一动,胜过好几双大手的抚摸,林熙蕾哪受过此等享受,顿感其乐无比,“噢噢啊啊”

    地呻吟不断

    原来,林俊逸看着今天终于臣服在自己跨下的少妇女明星林熙蕾,心潮澎湃不已,暗暗聚集体力,以发动第二次攻击波。

    林俊逸为了节省体力,悄悄启动了豪华性趣套房内的大床的电动按钮,选定了“自动适应”程序,这才发生了刚才林熙蕾感觉到的小手与波浪现象。

    处在战役中心的林熙蕾,慢慢地在呻吟声中苏醒过来

    正当林俊逸要动手的时候,林熙蕾完全明白了羞得将他推了下来,也想起来要回家了。“再来一次吗?小宝贝反正宴会才刚刚开始,怕什么。”

    林俊逸摸着她的秀脸色迷迷地要求道。

    林熙蕾侧耳一听,果然,下面大厅里还有舞曲在响

    “不过,你得替我替我洗干净了才成”

    林熙蕾害羞地要求。

    林俊逸早就盼着她这么说了,再加上早前分泌出来的汗液、和都干了,浆得满身不舒服,两人起床拖着手双双走进浴室准备清洗一番。林熙蕾见干了的把芳草给腊成硬硬的一块,用手揉了揉,都变成了白色的粉末,沙沙地洒落到地板上。

    林俊逸见浴缸的水快满了,把她往水里一扔,顺势自己也跟着趴上去,两人在浴缸里纠缠一团,一时间只见水花四溅,两条肉虫在波浪中翻来覆去,活像一对戏水鸳鸯,再加上这个浴盆具有特殊设计,水流会自动按程序流动与旋转,搞得里面的男人和女人性趣勃勃

    戏闹了好一会,她叫他站起身,用手在香皂上磨出一些泡沫,捧着他的搽上去,再五指箍着,前后套捋,细心地把和清洗一番。被她揉摸之下,不觉又慢慢抬起了头,变得又长又大,在她手中勃硬起来。

    她口中不禁”哗!”

    的惊呼一声,两分钟内,眼前物品竟像变魔术般涨大了一倍多,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伸出手指比量一下,足足比丈夫那话儿长一寸半以上,也更大更混圆,上的血管凸高隆起,像无数青紫色的小树根把整枝包围。

    林熙蕾心里暗叹:先前饥不择食只顾着往甬道里塞,没曾真正欣赏,这可是百中无一的世上佳品啊,怪不得刚才给它弄到迭起,畅快淋漓,如果丈夫也拥有这么一副巨器,自己便不假外求了。边想边忍不住在上面连亲几下,手也不愿放开,恨不得一口把它吞进肚里去,真个爱煞奴奴。

    胡思乱想下,两腮又热了起来,心头的一把火渐渐向烧去,自觉沟壑幽谷又再次痕痒不堪,急不及待忙往后一躺,拉着他靠近身边,双手牵着铁硬的在花瓣上直磨。

    林俊逸见她态,便知目的已达到,以后有得好戏做了。虽然这两天也玩过几个少妇明星,大部份都肯自动献身,但论到床上反应,对**的享受,就怎也比不上面前林熙蕾这少妇,因她正值虎狼之年华,又因她的那个老公杨晨又经常出差,冷落了旺盛的年轻美丽少妇,简直是暴珍天之尤物。

    反正也给她撩起了一把火,就算是“替天行道”吧,不干白不干,自己也需要啊!见已触到甬道口,便顺势盘骨一挺,两副又再合到一起了,双手抱着她的脖子,便飞快地起来。

    一时间小小的浴缸里绮旎浪漫、春色无边,林俊逸起伏不停的美臀令缸里的水荡漾飞溅,把地板也弄湿成水塘一样。真不愧是游泳健将,看上去像游一扑一扑的蝶式,只有腰部在不断运动,耸高曲低,强而有力;一会又像游悠闲的蛙式,两腿撑着缸壁,一伸一缩,令进退自如;一会又抱着她打侧身,从后,像游着侧泳,一只手还不时伸前去把玩;累了,像游背泳般自己躺下,女的坐上,跑马般颠簸抛动,乐极忘形。

    林熙蕾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头一次与林俊逸就变成这么荡,平时上班时的矜持全不见了,不觉脸红耳赤起来,样子甚是让人爱怜。她更想不到在浴缸里也可以玩这幺多招式,感觉和在床上又有所不同,更加刺激,更加新鲜,是从结婚以来从未有过的,看来年龄小的男人也挺会玩的呀。

    只见缸里波涛汹涌,颠鸾倒凤,两人都浸在享受的快感里,刀来剑往,乐此不疲。林俊逸一时得性起,见小浴缸里始终不能大展拳脚,索性再把她抱在胸前,三步赶着两步,急急朝睡房奔去,同时,他也想看看床的效果到底如何。

    把她放在床上后,打开床的电动按钮,选了个“老汉推车”程序,便捉着林熙蕾的双脚把她拉到床沿,然后曲起她双脚树起,两边张开,美臀刚好搁在床边,自己站在地上,恰恰和沟壑幽谷同一高度,往前一靠,便轻而易举地全根捅了进去。双手扶着她膝盖,腰部便一前一后地起来。

    由于这招式比较省力,频率自然更快,插得更狠,再加上床的上下起伏、左右摇晃、前拉后推,这一下下有力的碰撞和冲击令她身体也随着一颠一颤,两个也如水球般前荡后漾。

    官的美况现在可以毫无阻挡地展现眼前,甬道口嫩皮被拖出带入的情景固然一清二楚,被挤逼得向外喷出的壮况更色香味俱全,眼中看到的画面震人心弦,令勃涨得快要,自觉越来越心跳气速,肌肉绷得紧硬,不由得运尽全力,将有几深插几深,下下都让碰触到口为止。一轮冲锋,直感麻畀,大动,自知就快支持不住。

    林熙蕾给他连续不断的弄得气也喘不过来,一阵接一阵的袭遍全身,给酥美的快感笼罩着,越来越强,满身的神经线不停跳跃,带动全身也抽搐颤抖,口里早已喊得声嘶力厥,喉咙只能勉强挤出”啊”

    一个单字,无穷无尽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应接不暇,只懂将身体一演一演,像一条在树枝上走动的毛虫。最后全身紧缩一下,然后突然放松,大股从里猛冲出来,跟着便像发冷般拼命抖个不停,甬道也随着一张一合有节奏地收缩,唅着一收一放,像一把小嘴在不断吮啜。

    林俊逸停了一下,控制住,又抱着她两条大腿一阵,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她开了口就停不住,开始大声,更刺激得林俊逸加劲猛搞。一会儿林俊逸将她象玩偶一样翻了个身,把她拦腰拉起,她刚想抬头,却被林俊逸按了下去。这样林熙蕾就头脚着床,仅把美臀翘得高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