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连衣服都来得及没换的林俊逸把头钻出了水面,“打是疼骂是爱,好佩岑,你看我上来怎么收拾你。”

    此时林俊逸可算是开窍儿了,跟她这个豪门是没道理可讲的,她要闹就得陪她闹,只有她要正经的时侯才能正经。

    问题是他根本就没法儿上岸,她就在岸边等着他,每次都是又被推回水里,林俊逸又不舍得施展武功欺负女人,欲擒故纵逗弄坏笑道:“好佩岑,你等着,等我抓住你,非把你的打开花不可。”

    “有能耐你就上来啊,看你怎么打得到我的?”

    侯佩岑花朵般的笑容完全都绽开了。

    “好好,你以为我没辙了?”

    林俊逸故意在水里一转身,向对岸游了过去。

    “呀!你耍赖啊。”

    侯佩岑童心未泯,急忙想去拦,可是池子边儿是很滑的,她光着小脚丫儿,根本跑不起来,又要绕大圈儿,眼看林俊逸已经开始往岸上爬了,干脆纵身一跃,跳进了水里

    林俊逸刚一上岸,就听到背后“扑通”一声,知道侯佩岑下水了,回身一看,只见她正把脑袋钻出水面,浸湿了的黑色长发贴在脸上,有亮晶晶的水珠儿顺着面颊滑落,如同晓露芙蓉般的明艳照人。

    “你这可是自投罗网了,该轮到我不让你上来了。”

    “哼!”

    侯佩岑冲着林俊逸一吐舌头,“小坏蛋,下来抓我啊!”

    “佩岑,你还来劲了?”

    林俊逸脱下了T恤,然后又把短裤儿也脱了,只穿着湿透的白色,侯佩岑看到他湿湿的已经被高高顶起来,暴露出杂草的黑色和超大的形状,好吓人啊!他跳进了池子里,朝她快速的游过去。

    “啊!”

    林俊逸都快到跟前了,侯佩岑才开始逃跑,她倒不是有意要被抓,只是刚才看到林俊逸硕大的有点儿发愣,她不是没见过市面的小家碧玉,但也没想到林俊逸会有如此一身见棱儿见角儿的健美肌肉,更没想到他竟然兴奋的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水中奔跑着。林俊逸注意到自己离侯佩岑已经非常近了,他的双手向后用力一拨水,然后双臂伸了过来,这一下儿林俊逸是有意冲她的和小泳裤而来,顿时一只手拽到了她脖子上的活结处,别一只手拽到了她腰际的蝴蝶结,林俊逸故意双手用力一拉!

    侯佩岑突然觉得上身和一紧,紧接着又是一松,她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和小泳裤被拉掉了,不禁“呀”的惊叫一声,发现自己已经一丝不挂,忙用右手在水中捂住了的三角区,左手捂住自己无比丰满的,转过身来无比羞涩地看着林俊逸。此时林俊逸站在她面前,双手抓着两张透明的粉红色布片儿,一脸得意的样子,更被她一手捂住沟壑幽谷捂住的那种娇羞无限的表情所吸引了。

    没想到林俊逸这么色狼,一上来就把她扒个精光,侯佩岑这回是真的有点儿急,夹紧双腿,左手仍捂住胸部,腾出右手,拼命的向男人撩着水,娇嗔道:“你转过身去啊,大流氓,小坏蛋,大色狼!”

    “哈!你现在一丝不挂,看你怎么办。你的我在舞厅里就看过了,为什么你捂着却把沟壑幽谷留给我看?我都看到你的芳草了,好多好黑啊,真漂亮,哈哈。”

    林俊逸竟然用很秽的词语取笑她,还笑得很荡。

    其实侯佩岑没被他脱光以前已经和一丝不挂没什么区别了,所以她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现在是**,只是很气林俊逸故意扒光她!她现在右手在撩着水,泡在水中的又被他看光了,她又气又急啐骂道:“你你的杂草才又多又黑你是故意的!先脱自己的,又来脱人家的,你就是想耍流氓的,占我便宜!还给人家!”

    “呵呵呵。”

    林俊逸被她说的更大声笑了起来,一摊双手,“我就是故意又怎么样!”

    眼光向侯佩岑扫来。

    侯佩岑很羞也很紧张,虽然知道对方其实只能看到一片黑色的芳草,但还是右手撩着水,娇嗔道:“你讨厌死了,快还给我。”

    林俊逸把手都举到了半空,眼光里充满了秽和调戏之意,坏笑道:“不给,也该是惩罚一下你的时候了。”

    “什么?”

    侯佩岑对这个回答显然是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你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不给就是不给呗。”

    “喂,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侯佩岑的小脸儿沉了下来,不再撩水,也没去保护沟壑幽谷,只是双手捂胸,威胁的语气中还带着一点儿怒气,“小坏蛋,还给我。”

    “不!”

    林俊逸换上了一副无赖样儿,一边看着侯佩岑的沟壑幽谷,一边把小泳裤和放到了自己的鼻子下,用力的吸着气,“这是我的战利品,我还从来没有过这么香的战利品呢,上面可有你的味道和**呢。我早就看到你在更衣室时的**了,你还在擦拭呢,好多哦,更是大大的,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丰满坚挺的,真是个尤物娇娃,不愧是台湾第一美女主播!”

    侯佩岑顿时脸红成一片,羞道:“你你再这样,我可真的要生气了,我要去告诉我老公你调戏我!你不要忘了,你先前扰我,我都没告诉我老公。”

    “我都没生气,你还敢生气?你一丝不挂的样子敢回去见你老公吗?”

    林俊逸哈哈笑着,开始一点儿一点儿的向侯佩岑逼近,“我这人一定说到做到。”

    “你要干什么?”

    侯佩岑看到林俊逸一脸的笑,难道他又想要扰她?甚至她?这可是在露天温泉池,虽然这里没有人,但林俊逸也不会这么大胆吧侯佩岑不自禁的向后退着。

    “干什么?打你的!我一定要做到!”

    林俊逸张牙舞爪的扑了过去。

    原来林俊逸只是要打她,侯佩岑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啊!救命啊!”

    侯佩岑笑着躲开了,她可没把林俊逸的威胁当真,见他的动作和表情都很夸张,更是不怕了。

    这要是换成一个传统的中国女人,一定会觉得林俊逸很过分,毕竟她现在全身是一丝不挂的,但侯佩岑天生性格外向,又在当了这么多年的女主播,再加上刚才在舞厅就和林俊逸有过了很亲密的接触,当时甚至连樱桃都被林俊逸亲过了,所以还真没对他的行为产生反感,只是以为他在和自己胡闹,觉得这个年轻有为英俊潇洒的总裁很好玩。

    四溅的水花儿中,林俊逸如同一只又大又笨的狮子,扑来扑去;而侯佩岑此时一丝不挂,只是双手托住一对过于丰满的,就像一只灵巧的玉兔,光着左躲右闪,在双手托扶下呼之欲出的上下晃动着,跳跃着,性感极了。

    她俩很快就到了岸边,侯佩岑闹得高兴,一时之间竟忘了自己是什么也没穿,双手不再捂住胸部,而是抓住了池子边儿的梯子就往上爬,只要先上了岸,就又可以“欺负”林俊逸了,但当她的臀部一露出水面,侯佩岑就意识到了自己所处的尴尬境况了,自己全身可是光光的,这下也暴露了!林俊逸的头正好在她下方,她的可全让林俊逸看到了!她“啊”的惊叫一声,弄了个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就这么僵在那儿了。

    林俊逸哈哈笑着,他身手极快,他好不容易把她骗到了预定的地点、预定的姿势,让她自已暴露出雪白的翘臀和,是不会给她考虑对策的时间的,侯佩岑刚扭过头去想看一下林俊逸的反应,却见林俊逸抬起头,双手抓住她一双纤细的大腿,认准她那纯粉色的花瓣,竟然伸长舌头舔了上去。

    “啊!”

    侯佩岑只觉自己身体上最柔弱、最敏感,同时也是最羞耻的部位一热,一条滑腻的东西开始在上面磨擦,磨得自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她的嫩的出奇,都让人怀疑再加点儿力量就会使她美好的溶化。

    不论她再怎么开放,再怎么外向,毕竟是个有夫之妇,是个守身如玉的,今天晚上还要把花瓣交给她老公,怎么能放任林俊逸这种极为无理的轻薄行为?侯佩岑忙求低声求饶道:“老公不要!林总你别这样,放开我,嗯嗯别这样”

    林俊逸丝毫没有放松侯佩岑剧烈抖动的身体,双手分别抓住她细细的两腿,强行把她修长的双腿劈开,然后双手抓住她的瓣瓣,仰起脸,把她的两片花瓣儿般的花瓣含进了嘴里,轻轻的吸着、吮着,舌头还不断往火热的小肉孔里挤压。

    没想到林俊逸真企图在没人来的露天温泉池她!侯佩岑惊呆了:“你快放开我,不许这样啊,别这样求你我们只是玩没让你乱来”

    表面上看,她好像并没有很大的反应,实际上侯佩岑确实是在拼命的挣扎,但由于两人位置的关系,她的抗拒毫无效果,因为她不能腾出抓着梯子的双手,她知道如果脱出双手,她一丝不挂的娇躯就会掉进温泉池里,那样真得会被林俊逸了!所以只能任林俊逸乱来!

    但现在更让侯佩岑害怕的是,自己的身体产生了很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却又不真切,虽然不难受,却让自己烦躁不安。慢慢的,全身除了白嫩的光在扭动挣扎,竟然无力做出任何反抗!

    林俊逸可真是高手,无论她再怎么晃动,他的嘴始终象是粘在了她的一样!这可是她第一次被人吸啊!不知怎么地,这时侯佩岑的心理与身体的所有感应神经全都移到,不自觉地体会那儿所传递来的所有讯息,这时候她的竟然变得非常高涨与奔驰——唉!

    林俊逸湿热的嘴唇急急地舔舐着,他的舌头一次次从侯佩岑丰隆的沟壑幽谷滑到深邃的甬道口,又从甬道口中探向她的珍珠花蒂甚至甬道深处舌头卷过之处,留下湿湿的痕迹,侯佩岑感觉象是有一条爬虫在自己的沟壑幽谷搔弄着,又是麻庠又是难受,全身软软的毫无一丝力气。

    每次,当林俊逸厚厚的舌头卷向花瓣之间,猛然伸入微张的之际,侯佩岑都会不自禁地呻吟起来,臀部扭动着,既象在挣扎又似在迎接男人。自从刚才被林俊逸扰后,她对自己的性反应就清楚了,她的极为敏感,在这种被男人吸的状况下,她根本无法制止的往上迎合,可她总得禁住自己的呼号。侯佩岑急忙用牙齿紧咬住下唇,千万不能呼出享受的声音。身归身,那是身体的,不是她的灵魂,而且她是被林俊逸强行在弄。

    林俊逸很厉害,一直攻击着侯佩岑的花瓣和珍珠花蒂这两个最敏感地性感带,让她无法反抗!一**强烈的电流撞击在侯佩岑的深处,底端的麻痒越来越大,她双手抓紧梯子,闭上双眼让自己的思绪去寻找自己的极乐,“嗯嗯呃不要啊不要哦”

    可喉结声响还是钻出了自己紧闭的双唇。还好,这并不很大声,最起码自己还没喊到:“我,我,我要你用插进我的里呀!”

    “我是贤妻,我是个遵守妇道的良家女子,我还是豪门媳妇,我老公伯俊还在附近呢!”

    侯佩岑在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尽管实际上她已经放弃任何抵抗,只是用双手紧抓着梯子,用嘴不停地求饶。

    林俊逸不会放过她,他不理会她的求饶,贪婪地吮吸着她的,不时把舌头伸向深处着。突然侯佩岑的里流出一股,被林俊逸丝丝地吸入自己的嘴。她急剧地娇呼起来:“你坏死了求你小坏蛋大色狼不要吸了啊我受不了了!好多水啊”

    林俊逸根本不理她的娇呼,埋头继续尽情吸舔清理她的,被林俊逸吸的滋味是如此的好,侯佩岑的竟然控制不住源源不断地流出来,不停左右扭动,把林俊逸整个脸都弄得湿湿滑滑的。她的丰臀形状和手感均佳,滑润润的富有弹性,在男人双手的抓捏下微微发红,林俊逸用双手用力摸弄着。

    “哈哈,这么敏感啊我的小宝贝?”

    林俊逸哈哈笑着。

    突然,侯佩岑又一声惊呼:“啊不要不要咬那里”

    原来林俊逸双手用力分开她的臀瓣,一下子发现她的花核硬硬地翘立在花瓣交接处,林俊逸立刻捉弄式地含住了她,并轻轻地用牙齿咬吸着。林俊逸张嘴将她的花核紧紧吸住,突然用牙齿轻咬如花生米般大小的花核,以牙齿轻轻的咬着,舌尖儿在上面的花核处不住的使劲儿摩擦,不时用力地吸吮舔咬。她的粉娕珍珠花蒂,被色狼一下又一下地咬在嘴里,吸来舔去的嚼弄。侯佩岑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叫呻吟,终于受不了大叫起来:“天啊!好痒,饶了我吧,老公,不要林俊逸,你是大恶魔,你是小坏蛋!我受不了了好舒服哦”

    一股股象洪水般涌了出来。

    被想到被林俊逸吸的如此舒服,一丝不挂的侯佩岑闸门大开,大量分泌,双手抓紧梯子,不禁向后挺着,“啊好痒好难受啊呃不要啊呃”

    侯佩岑那诱人发狂的女性蜜汁和激烈叫声刺激得林俊逸几乎丧失了理智,猛烈地在她的狂吻又吸又舔着。

    “美女主播真敏感,今天我真的捡到宝了”

    林俊逸笑道。

    “哦!求你不要啊呃啊呃”

    头一次被男人竟是这样类似的方式,但强烈的快感随着林俊逸的舔动直窜到侯佩岑的脑神经,她不禁高声叫了起来。

    “啊小坏蛋老公你弄得我难受死了放开我!”

    侯佩岑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白挺的光不停的往后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抓住梯子,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小流氓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难过我我不要不要啊”

    林俊逸猛地用劲吸吮咬舔着湿润的,侯佩岑的小一股热烫的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只好站在梯子上,弯起**把翘臀向后抬高,让林俊逸更彻底的舔吸她的。

    “咻咻”

    这是林俊逸在亲吻她的声音。

    林俊逸像蛇般的舌头时而拨弄着她的花核,时而顺着花瓣滑进她的甬道,还顶起舌尖伸到甬道里,挑动着敏感的甬道壁,然而用力吸她的

    “老公求你放过我我丈夫都从没这样对过呃不要啊呃不要求你不要”

    侯佩岑再也忍受不住强烈的快感,哭了出来。

    “饶了我吧呜不要哦嗯呜我求你啦我真受不了啦好痒呃啊呃好舒服啊”

    侯佩岑强烈的扭动着身躯,在林俊逸极为专业的舌功下,她彻底的投降了。

    “啊好舒服啊好舒服要要了快停求你好弟弟,好哥哥求你不要呃啊呃”

    侯佩岑双手抓紧梯子,努力的向后挺着,在林俊逸的强烈刺激下,她感觉中憋着一股热流马上就要奔涌而出。

    “咻咻”

    林俊逸对她根本就不理睬,还在继续的挑动着她,疯狂地吸着她的。见侯佩岑已经抵受不住,便将珍珠花蒂死死咬住,用力的舔吸。忽然她的两条大腿一下子并拢过来,把林俊逸脑袋给紧紧的夹在中间不放,知道她快达到了,林俊逸故意将头昂起,双手用力将她的双腿大大分开,用嘴继续将珍珠花蒂死死咬住,用力的舔吸,撩弄她的花核。

    “好弟弟求你太舒服了受不了了我啊”

    侯佩岑向后挺起,左手抓紧梯子,终于脱出右手,手指紧紧地陷入林俊逸的头发,全身一阵剧情痉挛,内一阵酸麻,“啊”

    她实在憋不住了,很快一股从她的沟壑幽谷激而出,热热的一下子喷了出来,弄得林俊逸满脸满嘴都是她的。但她感觉喷涌仍未停止,一股股热流还在从甬道涌出来,而余下的液体则顺着大腿内侧滴落。

    “呜你无耻我恨你我恨你呜我恨你”

    被林俊逸般地吸还达到,侯佩岑又气又急,快哭了出来。林俊逸听得出她是真的急了,语气中都带了哭腔儿了,他也知道自己很过分,甚至是在冒险,但不入虎,焉得虎子,可又不能把她逼得太厉害,于是便放弃了她美妙的,张开大嘴,在她香气袭人的上舔了起来,没有受过阳光直接照的白嫩蛋儿特别的清新可口。

    虽然在男人的心里,自己已经是把“攻击力”降低了很多,但对于侯佩岑来说,却是没什么区别的,她仍旧是竭力的想要逃脱对方的纠缠,她站稳在梯子上,松开左手,坐在林俊逸头上,左手护住暴露的**,右手揪他的头发,“不可以啊林总别再这样快放开我啊,小坏蛋小坏蛋你你不能这样我真得求求你了会被人看见的我要叫救命了救命啊!”

    林俊逸听她这么不断的叫救命,在露天的确怕被人发现他她,还真是不敢再欺负她了。

    林俊逸终于放开侯佩岑的双腿,掐住了她的纤腰,把她从梯子上举了下来,放回水里。侯佩岑用左手捂住胸部不让他看到,转过身来愤怒地看着林俊逸。林俊逸还不满足,扶住她娇艳的面庞,探头就想去吻她的香唇。

    “美人”

    “小坏蛋大流氓!”

    侯佩岑恢复自由的她右手拼尽了全力,抽了林俊逸一个大耳光。

    这一下儿来得出其不意,林俊逸算是挨实了,可因为空间狭小,她的胳膊抡不开,力量并不是很大,但他的牙齿在嘴唇儿上铬了一下儿,不光出血了,还真挺疼的,他用手托住了下巴,吸了一口凉气,“嘶”

    侯佩岑抬手还要打,突然看到了林俊逸嘴唇儿上的血迹,又有点儿害怕了,心想要是激怒他兽性大发可就真麻烦了。而且她本来就不太反对林俊逸对自己打打“擦边球”毕竟她想报复一下那个毫不关心她的老公黄伯俊,只是怪林俊逸所采用的方式,哪有这么一上来就直捣黄龙的,而且就象是。害得她第一次与男人竟然就这样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