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真得要被林俊逸时,反而感觉比吃了春药还难受,美艳女主播全身酸软无力抵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强壮的男人玩弄自己圣洁的身体。她双肘趴在沙发上,美眸含羞紧闭,丽靥娇羞,桃腮晕红如火,眼含泪水,实在是控制不住欲火了,她口咬一簇长发,看着床上烂醉如泥的老公黄伯俊,心中默念:“算了,让他吧。伯俊,我对不起你了!”

    此刻的美艳女主播,迷失了自己,背叛了自己。她,彻底放弃了!她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只求林俊逸能够温柔一点对她。只听她哭着说出自己心中的恐惧和渴望:“呜老公你的太大了我的很紧很小伯俊好久没有和我做了我求求你轻点”

    “哈哈,我早知道你好久没做了,在温泉池里我就摸到你的口就猜出来了,只是想让你自己说出来!黄大哥真是个没用的东西,有个这样天仙美女的老婆却不能播种又不愿灌溉,真是暴殄天物浪费资源。我干过不少有夫之妇,但是像佩岑宝贝这样还未生育过的美女主播,可是难能可贵,哈哈,我真是太幸福了!”

    林俊逸兴奋之极。

    侯佩岑羞得无地自容,哭道:“死林总请别污辱我老公了我我还是第一次红杏出墙你你要我就就求你轻点呜”

    可是林俊逸见美艳女主播已成定局,便一点也不着急,从后面伸出手来把玩她的,就是不肯,他那粗硬的,慢条斯理的在她湿漉漉的口处换缓缓揉动,偶尔将探入内,可是就是不肯深入,那股子热烫陴痒的难受劲,更逗得侯佩岑全身直抖,口中不断的声浪呼,几乎要陷入疯狂的地步。

    美艳女主播终于放弃了矜持和妇道,声轻呼道:“死老公时间不多伯俊会醒过来的快进来吧求求你我我我受不了了求求你别折磨我快给我把它放进来吧”

    她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哭道,“老公兄弟求求你了求你饶了我人家任你人家任你任你怎么样都行”

    林俊逸哈哈笑着,这才双手按在侯佩岑的腰,一挺腰,缓缓的将大给送了进去。一,侯佩岑不由得轻叹了一声,似乎是感叹自己的贞即将失去,又好似期待己久的愿望终获满足,由于还未生育而且老公黄伯俊好久没有光顾的原因,侯佩岑的内紧窄异常。

    虽说有着大量的蜜汁润滑,但仍不易,尤其是甬道内层层叠叠的肉膜,紧紧的缠绕在粗大的顶端,更加增添进入的困难度,但却又给他们俩人凭添了无尽的舒爽快感。费了好一番功夫,林俊逸才好不容易将一根大完全进去,真是好大一个,只一个,就几乎占据了到她一半的地方,离她的口已经不远了。

    体内深处的强烈空虚让侯佩岑竟然忍不住求道:“来吧快来吧我我什么都给你”

    林俊逸粗大的揉开了美艳女主播那两片鲜嫩湿润的花瓣时,她看着床上的老公黄伯俊,自然地把跪在沙发上的双腿大大分开,屈服地趴着向后用力翘起了绝美的,好让那散发着高热的粗大东西更容易、更方便地向前挺进,同时,小嘴里还发出了像是鼓励般的娇吟,等待最后的。

    林俊逸看见美艳女主播主动翘起美臀,知道她准备好接受他的,而且她早已经充满了,甬道早已经彻底润滑,按照她这样向后挺起甬道迎合的丑陋姿势,大完全可以顺利了!

    “好,别忘了,是你求我带替你老公给你灌溉播种的哦!”

    林俊逸双手抓住侯佩岑丰满坚挺的,站在地上,把那早已坚如铁棒的,对准她那无比珍贵的玉洞,牙一咬,腰部用尽猛一用力,藉着湿滑的蜜汁将整根粗壮的大不经意间向前一挤,接着用尽全力猛力地插了过来!

    与此同时,跪在沙发上的侯佩岑双手抓着一个抱枕,自暴自弃地向后用力一挺迎合他的。只听“卟哧!”

    一声,近三十公分长的大中约十七八公分全部!美艳女主播清晰感觉到她保持了22年的口一下子裂开了,他那十分粗大长耸的从到大中部已狠狠了她娇嫩夹紧的甬道中,她那无比紧密窄小的顿时就被彻底捅开,直抵她那连老公黄伯俊都从未到达过的。

    美艳女主播跪在沙发上,看着床上的老公黄伯俊,双手紧紧抓住沙发抱枕,的一丝疼痛使得她紧接着发出一声娇呻:“啊!老公,不,不要!”

    呻吟着昂起了头,甩动飘逸的长发,伴随着些许疼痛和强烈的官刺激,她紧张的不断摇头,秀美的长发左右飘摆,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些许痛疼让她柳眉微皱,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侯佩岑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贞了!沟壑幽谷象撕裂一般,感觉仿佛一个大木桩深深地打入自己的甬道,双手手指由于些许疼痛深深抓入沙发上的抱枕之中。侯佩岑虽然感到有些许的疼痛,但更多的是涨涨的满足感;虽然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被顶出来一般,但靠着惊人的弹性、大量的和无比的柔韧性,还是将林俊逸无比粗大肥厚的主动迎进了深处。

    林俊逸这一插,直接顶到她体内深处,直达从来未有人触及过的,但由于实在太长大,仍有约十多公分还在甬道外面。千娇百媚火热烫人的立即紧紧箍夹住深入甬道的的每一部分,里面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花瓣和火热湿濡的粘膜紧紧地缠夹紧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小内。

    虽然有一些痛,但在那根粗大深入雪白无瑕美丽玉体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也同时刺激涌生,塞进甬道里大比老公伯俊的棒棒饱满百倍,侯佩岑感觉林俊逸的大在她的里不断绞动着,一股涌了出来。

    “呃”

    带着一种强烈的满足感,侯佩岑接着发出一声长叹,只觉一股酥酥、麻麻、痒痒、酸酸,夹杂着舒服与痛苦的奇妙感觉,随着火热的大的绞动,贯穿体内直达,一下子填满了她体内长期的空虚。她急促地娇喘呻吟,娇啼婉转,似乎抗拒又接受那挺入她幽径被蜜汁弄得又湿又滑腻的大。

    美艳女主播双手抓紧沙发上的抱枕,粉脸高扬,娇小的玉嘴象鲤鱼呼气一样大张着,拼命咬住自己的一簇长发,眼泪随着这疼痛和在老公面前红杏出墙的快感一下就并了出来,口中不时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哼声,侯佩岑看着仍躺在地上大睡的老公,委屈地大声哭道:“伯俊,老公,我,我被林俊逸了!”

    侯佩岑永远刻骨铭心记住了此时此刻的美妙感觉,当林俊逸的大的时,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被一股力量突破了,一根硬挺的粗大就这样从甬道口插了进来,冲开她的口,占有了她所有的甬道。侯佩岑感觉到一股绝望,甚至是伤心,她的唯一当着老公黄伯俊的面失去了,从此再也没有任何贤惠爱妻的自豪和骄傲

    美艳女主播双眼迷茫地跪在地上。先前跳舞游泳的时候,她曾想过迟早会被老公玩弄的,但决不原意自己的贞真被老公得到,如今,她的贞洁真得被老公得到了,真想就此死了算了。现在除了后面那根深入的大,她什么也感觉不到,林俊逸的大棒棒,好厉害哦,就这样顶着她,塞得满满,连心也给塞得满满。老公黄伯俊就在面前却不能救她,她感到无比的绝望!

    现在林俊逸不仅占有了所有的甬道,顶到了,还让她清楚地感觉到口的洞开,这才是货真价实的灌溉啊!

    此外,以前每次和老公黄伯俊做时,除了生子计划,她都要求他,而这次林俊逸什么都没戴,毫无保留地她的内!侯佩岑清楚的知道,她的第一次真正的被顶到被触及应该是从这次被林俊逸才开始,而这次又是在她的主动迎合下完成的!此时,要不是因为体内根本无法抗拒的欲火,侯佩岑想她真的会爬上前去摇醒她老公黄伯俊,把所有被林俊逸夺取贞的委屈向老公吐出来,然后永远都关在浴室里直到老死。

    此时林俊逸稳稳地站着,双手抓紧美艳女主播洁白圆润地丰臀,大顶着她的,将她的身体顶趴在沙发上,林俊逸大的挤压迫使她向前倾斜,迫使她只得双肘紧紧趴跪在沙发上。

    林俊逸一时间并没有急于抽动,只觉得自己的被侯佩岑里温热湿滑的层层包裹,异常的舒服。而且她的里好像是一个一个的肉环连起来一般,林俊逸的后,好似被无数的肉环紧紧箍住一般。

    做为玩弄女人的高手,林俊逸似乎意识到什么:“真是名器啊!”

    林俊逸惊叹道:“你这种有个名称,叫‘夹心蜜月’,乃中极品,一万个女人中也找不到一个。一般男子一进入这样的,还没来得急动一下,就会的。怪不得黄大哥容易早泄呢!”

    林俊逸突然把他她的大拔出大半,但仍把大留在里面。侯佩岑发出“呃”的一声呻吟,感到心都被它带了出来。在她的娇呼娇喘中,嫩皮擦破的血丝翩然飘落,在洁白如雪的沙发上开出美丽的花朵。

    只只听林俊逸笑道:“佩岑宝贝你看看,结婚这么久还会破皮出血!看来黄大哥的太不争气了,都怪我的太粗太大了,没想到会把宝贝的‘夹心蜜月’给插破了,佩岑宝贝,小弟第一次你,要彻底征服你,玩个痛快!”

    林俊逸向外慢慢抽出大,当大退到了,又向内急速插进,一直插到最深处。每次插到十七八公分尽没时,侯佩岑的娇躯都会抽搐一下,这样连续缓慢地插了几十下后,她就已经美目反白,浑身剧烈颤动。的确,像林俊逸这样的插法,就连久经阵仗的妇人也吃不消,更别说是初经的她了。侯佩岑快活的几乎要疯了,只见她跪在沙发上,拼命摇晃着螓首,满头的秀丽长发散落在沙发上。嘴里竟然开始发出娇哼媚音,“啊好难过”

    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快乐还是难过了,脑中一片混乱。

    林俊逸明显受到侯佩岑的呻吟带来的强烈刺激,只见他站在地上从背后托着她那无比丰满的**,终于开始扭动腰肢用全力大干起来。在侯佩岑紧密湿滑的甬道里,大开始猛捣,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边缘方才推回,而每次则是不到口不停。速度极快!力量极足!房间里顿时“啾啾”声大作。

    这次美艳女主播可吃苦头了!坚挺的**已经被者从后面伸来的双手结结实实地揉捏在掌心之中。没有任何借口,她已经当着老公黄伯俊的面失去了她的贞,此时正有根完全陌生的在她任意进出着——只是被大时她还能自她安慰、解释,但现在她的是整根,是会让人生出孩子的,是个伯俊以外男人的,是一个真正得到她之身的,是一个进入她身体的没戴的,一根普通男人所不能拥有的超大

    在经历了顶开口的疼痛快感之后,此时一阵夹杂羞辱的强烈快感从侯佩岑心底里升腾而起,她终于放声哭了起来。为被却有快感而痛哭,更为失去贞洁而羞辱。

    鲜红的被林俊逸从背后紧紧捏住,再也不能展示痛苦的颤抖,只有在她那黑密的芳草丛中不断进出的粗大和春水,在默默地昭示着她的不幸。

    林俊逸不断加快着大的速度,无比坚硬的粗大密不透风地摩擦着蜜热湿滑的,火热的顶撞着的深处,侯佩岑哭泣地甩动着凄美的长发,看着眼皮下仍躺在地上的老公黄伯俊,喊出了老公的名字:“伯俊!我我对不起你!”

    “别再想黄大哥了,他不配做你老公,现在我才是你的男人!”

    林俊逸哈哈狂笑着,稳稳地站着,志得意满地放开丰满的,双手握着侯佩岑的纤腰,拼命耸动,开始了自由的搏击,肉丸不断击打在极富弹性的香臀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侯佩岑的甬道是如此紧合,感觉夹地大舒服到极点,随着林俊逸的的大力进出,的反复磨擦她的甬道壁,就像小锉子在里面锉着。泪花迷湿了她的双眼,她那正被一个小坏蛋大色狼着。

    “唔好痛”

    呻吟间侯佩岑拭了拭额头上的汗珠,虽然被了,但她不能屈服于林俊逸的威,她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老公黄伯俊,咬紧牙关,跪在沙发上用力向后坚挺着她翘挺高贵的,以表示她的坚强!

    林俊逸控制不了的,每次抽出都带出大量的以及里面鲜红的,时则将粉红娇嫩的花瓣一起塞进。因为侯佩岑娇艳无比的“夹心蜜月”甬道壁上的好像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圈着他的大,每当他的大抽出再进入时,甬道壁的就会自动收缩蠕动,颈处的也紧紧的咬着他的颈沟,像是在吸吮着他的。

    林俊逸笑道:“‘夹心蜜月’果然名不虚传,没想到佩岑宝贝不但人才得美,身材一级棒,还有如此绝顶,而且第一次红杏出墙就反应如此敏感,甬道不断地吮吸我的,又多又滑,真是中的极品!说,为什么你结婚这么久了还会出血呢?”

    侯佩岑知道这是货真价实的,只能哭着回答:“我老公我说过伯俊那个没有你大的我这里一直很紧的而且这几年他又容易早泄好久没做了我这里怎么受得了你这么粗大的你已经得到我的贞了饶了我吧我痛”

    可是林俊逸的一下深过一下,一下猛过一下,跪在沙发上象狗一样被干的体位让她震颤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