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甬道内的大已经变得坚硬如铁,侯佩岑知道林俊逸因为她是,或者说因为她真是什么极品而兴奋得不成样子,只见他双足稳稳地跪在地上,按着她的,挺腰抽腰的每一下都贯足了力气,一次次恣意着趴跪在沙发上的她。在和她粉臀相撞的声响当中,竟将一向贞洁的美女主播少妇侯佩岑得汁水泛滥,玉湿黏片片,里更是火热媚无比。

    林俊逸如登仙境般的,一面低头狂吻着她雪白的背脊,一面的在她玉体里狂抽尽情,头子来来回回的塞着她那肉呼呼的,每一次都将送到的最深处,重重的撞击着她那连老公黄伯俊都从未碰到过的内壁。

    “老公求你轻点我好久没有做过了”

    “啊!”

    侯佩岑的一阵阵肉紧,狠狠夹住林俊逸的,呻吟着昂起了头,甩动飘逸的长发,发育极为成熟的少妇身体还来不及陶醉在这侵犯的快感中,坚挺的**已经被林俊逸伸来的双手结结实实地揉捏在掌心之中。又一阵快感从她心底里升腾而起,“为什么当着老公的面被林俊逸还会有快感?”

    侯佩岑几乎放声哭了起来。

    鲜红的被男人紧紧捏住,再也不能展示痛苦的颤抖,只有在她那黑密的芳草丛中不断进出的和春水,在默默地昭示着她的不幸。林俊逸加快了的速度,坚硬的摩擦着蜜热的,火热的顶撞着的深处,林俊逸双手死死把住侯佩岑的细腰,拼命耸动,不断地碰击着她的甬道深处。“滋滋滋滋”

    的声音响起,这种从未听过的声音听起来太荡了,她知道是自己的蜜汁涌流的关系,内心羞愧难当,此时林俊逸抓起她的右手,她左手肘撑着沙发,悲愤地转过头望着林俊逸,她紧咬着嘴唇,双眼绝望地回头看着自己并让自己有了强烈快感的林俊逸,充满着无尽的恨意。不断击打在极富弹性的香臀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她羞忿欲死,可是偏偏又舒服地要死,让她一身酸软无力无法挣动,只能眼睁睁看着林俊逸自己。

    “竟然会被他以式我和老公伯俊都从来没这样交欢过呜可是,我和老公那算交欢吗?”

    侯佩岑哭泣地甩动着凄美的长发,泪花迷湿了她的双眼,她拭了拭额头上的汗珠,秀眼恨恨地盯着林俊逸,咬紧牙关,继续坚挺着高贵的。

    一时间,‘’的撞击声,侯佩岑痛苦中带着兴奋的抽泣声,和她那美被的‘沽滋沽滋’声,飘满了整个房间。

    她想到自己身为台湾第一美女主播,美妙的身躯曾被多人垂青,在成为主播之后嫁给黄伯俊也算是嫁入豪门有了一个好归宿,可今天却当着老公黄伯俊的面被林俊逸,一时间后悔不己,同时也失去了任何反抗的意志。她只是痛哭着,扭回头眼睁睁地看着林俊逸,翘着任小坏蛋大色狼恣意奸。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激烈让她感到那插破嫩皮的疼痛早己完全消失,被大完全填满的甬道内却越来越痒越来越麻,全身说不出的舒麻畅快,眼神中的无尽恨意也早已变成了迷离的媚意。

    林俊逸一口气狠命干了二百来下,把美艳女主播的沟壑幽谷里像抽搐般的颤动,更是如同泉涌,使得在里面的每次抽动都发出极为荡“唧唧”水声音,而她粉嫩的也开始慢慢张开,将大紧紧包裹起来,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让林俊逸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

    林俊逸此时左手抓住了侯佩岑乌黑的长发,右手从身后伸过来握着她无比丰满的,象骑小马儿一样更加“兴奋”地着她,不时发出无比愉快的笑声。林俊逸明显是花丛老手,他不但壮伟,亦且手段高强。、研磨、顶撞、扭转,他样样在行,侯佩岑再经他天赋异禀的一戳,虽然明知是以这样丑陋的姿势当着老公黄伯俊的面被林俊逸,虽然还是第一次红杏出墙与老公之外的男人,但那股酣爽畅快,简直飘飘欲仙,如在云端。

    侯佩岑从没想到竟然是如此快事,快感排山倒海而来,当着老公的面被林俊逸的羞辱和被粗大反复引发的体内极度舒服让她几乎再次晕了过去;林俊逸粗大的,像是顶到了她的心坎,又趐又痒,又酸又麻。

    粗大的撑得她的感到强烈的膨胀,侯佩岑全身不停地颤抖,就如触电一般。感觉极为充实甘美,愉悦畅快,而却在林俊逸右手的蹂躏下愈发肿胀麻痒。她极恨自己敏感的身体在林俊逸的奸下也会有如此反应,源源不断流个不停。她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努力的翘起,分开修长的双腿趴跪在沙发上,开始默默地享受这男女的快感。

    这就样,跪在地上的侯佩岑被林俊逸从后插了一千多下,她感觉全身快要飞了起来。林俊逸的在她的甬道里,那强而有力、长驱直入的,每一挺都直捣进了她甬道深处,将那大重重地撞到她颈上,令她不得不尖啼着高昂的呼声,此刻的她是管不了这么多的,她承受着他的,正在欲火旺盛、浪汹涌的兴头上,顾着享受被塞满的滋味还来不及,哪里会想到丈夫黄伯俊就在面前被“戴绿帽子”和自己“被”的羞耻呢?

    老公尽情享受过式美女主播侯佩岑后,感到她的甬道一阵剧烈痉挛肉紧,知道她的就要来临,为了彻底征服她这个大美女,突然将大“卜”的一声拔了出来,快到的她非常舍不得它出来,情不自禁地叫了声:“在”

    林俊逸却将侯佩岑翻过身来,把沙发上的抱枕垫在她下面,把她的双腿扛在他的双肩上,接着大又一次象火棒一样插了进来,一下子填满了她的空虚!无法控制的快感让她被插得开始娇呼呻吟:“啊呃不要。”

    跨下越来越多,侯佩岑的顺着被抱枕垫高的白臀直流到沙发上,她也顾不上老公是否会醒来看到这一幕布了,禁不住伸手搂住林俊逸,而声也随着小坏蛋大色狼的加重越来越响,越来越充满春意:“啊呃轻点不要呃不要啊啊好深啊好舒服啊爽死妹儿了”

    当林俊逸放下扛在肩上的一双修长大腿时,侯佩岑那双**却不自觉地盘在了林俊逸的粗腰上。她亲眼看到自己的和双脚间已经被自己的湿透了,亲眼看到自己真正红杏出墙沉沦堕落,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觉袭卷而至,她只觉火热滚烫的,每一次都能抵达,像烙铁般的熨烫着自己的。

    那种灼热充实的饱胀感,使她全身都起了阵阵的痉挛。痉挛引发连锁反应,紧紧吸吮住;也蠕动紧缩,刮擦着。一向端庄的她,在林俊逸粗大的下,虽然是第一次真实,也不禁舒服地意识迷糊,“没想到被他插得这么舒服算了任他奸吧!”

    侯佩岑自暴自弃地想着,开始由只是默默地享受变为抬起尽情地,不知羞耻地迎合男人的。

    侯佩岑顾不得被诱奸红杏出墙的事实,放松自己的身体躺在沙发上,双手情不自禁地紧搂着林俊逸的脖子,修长白嫩的大腿缠绕住林俊逸的粗腰,她柔软的纤腰,快速有力的扭动,丰满浑圆的雪白香臀也不停地旋转耸动;嫩白硕大的两个,也上下左右的晃荡。

    侯佩岑再没感觉到疼痛,只是感觉无穷的舒服,林俊逸望着美她如痴如狂的媚态,心想自己不仅当着她老公黄伯俊的面了她,现在还把身为的她得露出如此态,看到平时一象端庄的台湾第一美女主播被他反而主动配合,心中不禁得意万分,他拼尽全力,狠命的,一会功夫,她痴痴迷迷,发出一阵阵羞涩的声:“啊好难过你弄得我好深啊呃”

    侯佩岑只觉甬道内一股股火热的如洪流奔腾而出,而大蘸着这些火热的强劲地冲击着她的;那比鹅蛋还大的,还在不断的颤栗抖动。下腹深处传来的阵阵快感,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向四处扩散蔓延。

    而林俊逸感到他的粗大在火热柔嫩的中,不断遭到磨擦挤压,大也被紧紧吸吮,毫无闪躲馀地。他舌抵上颚,定气存神,压抑住冲动。她那嫩滑柔腻的,不断在他眼前晃荡;柔嫩芳草的少妇沟壑幽谷已经沾满,磨蹭起来又是那么舒适快活。

    “啊!哦!哎呦!嗯!”

    侯佩岑娇呼不止,林俊逸停了一会,他站在地上,双手压下她的双腿使其压在她的上,然后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每次都把拔出到甬道口,然后再使劲猛地一下,直插得她四溅,花肢乱颤。林俊逸黑黑的啪打在她雪白的上,噼啪、噼啪直响。

    从没偿过如此**的少妇侯佩岑已到了的痴迷状态,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迷失的她早忘记了正在昏睡的老公黄伯俊身旁被人奸,不时发出无法抑制的娇呼。

    林俊逸看着侯佩岑酡红的美艳脸色,她胸前饱满白嫩的上下摇荡着,他心中激荡起来。他双手捏握住她的,一边揉搓挤压,一边用力地。

    “哦哦”

    她喘息着,婉转呻吟。

    她雪白的臀部往上加快地顶抬起来,林俊逸也加快了的速度,在侯佩岑的娇喘声中,林俊逸的速度和力度更加猛烈,她柳腰粉臀不停地扭动迎合,不停地挺起挺起再挺起!看到她变得如此全力配合,林俊逸更是兴奋不已,大越插越粗壮。

    “啪”的撞击声音不断响起,侯佩岑小嘴里的声也越来越荡:“嗯嗯啊哦慢点求你噢喔人家好舒服哦舒服死我了”

    地哼吟着,似乎是从鼻子里娇软无力地哼出来一般,媚人入骨。

    这娇媚的声调使林俊逸更加地狂暴起来。

    快速有力地,两人的肉撞到一起直响。粗硕的在侯佩岑的沟壑幽谷内着,发出“咕唧咕唧”

    荡之极的声音。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夹杂着一两声长长的高呼。“啊!嗯!”

    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令她浑然忘她。

    “啊!好舒服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

    侯佩岑已经无法抑制自己荡之极的声,已经忘记老公黄伯俊的存在,左右晃动着脑袋,一连串不停地大声叫。林俊逸只感觉到她甬道一阵阵的强烈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到她暖呼呼的的里,像有只小嘴要把含住吸一样。她甬道里的一股股源源不断地渗出,随着的拔出顺着沟流到了沙发上,沙发已湿了一大片。她一对丰满的向浪一样在胸前涌动,深红的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虽然林俊逸抓紧了侯佩岑不盈一握的纤腰,制的她动弹不得,但她被这激烈的荡魂散激的浑身发烫,犹如火燎一般,加上前就已经被林俊逸逗得连连,娇躯早已是香汗淋漓、更是湿滑无比,虽说给林俊逸毫无怜惜之意地紧紧扣住,皙滑娇嫩的肌肤早扣出了红痕,却仍是湿滑溜手。

    纤腰虽给制住,但她的好似有自己的生命力一般张大到极限,紧紧地吸啜贴附着他的大,而且是愈黏愈紧,密不透风。若非她的里津液潺潺,那狭窄的甬道又是弹性十足,只怕他都要给夹痛了呢!

    林俊逸抓住了她的纤腰,力道强到令侯佩岑差点要昂首哭叫出声,林俊逸再也沉不住气,狠狠冲刺起来,每一下都使足了力,像是要把娇嫩如花的她干穿一般。

    “唔有有够紧的,好好棒的‘夹心蜜月’比其它女人都紧吸的我爽死了唔小娘儿你的好可真是个宝贝够紧够力还吸的这么舒服怪不得你这么、这么媚,真是你真是天生要被干到爽干到爆的小妇”

    “不不是的饶了我吧啊呃小坏蛋大色狼你呃啊好舒服好舒服啊呃”

    侯佩岑红着脸娇吟着。

    林俊逸享受着大被侯佩岑‘夹心蜜月’的紧紧啜吸的滋味,那重重舒爽快感直捣他的心窝深处,酥透了脊骨的快乐真是罕有,爽的彷佛整个人都轻了七八成,飘飘然如欲登天成仙一般,这种感觉可真正是前所未有的,林俊逸乐的笑连声,像是连声音都被挤的断断续续,却仍是赞不绝口。

    “好好舒服唔好棒好厉害哎好个‘夹心蜜月’啊小娘,你真是人更美!不愧是台湾第一美女主播!你的可真是宝一个唔连我所有搞过的女人都都没这么棒今天能你真是太幸福啦!”

    “小流氓大坏蛋我我老公不会放过你的啊轻点太深了嗯呃啊啊人家是第一次红杏出墙好舒服哦从没这么舒服过”

    侯佩岑一边嗯哼承受,一边泪流满面,她首次在心中恨着自己的**,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动情,为什么这么经不起挑逗?为什么要生个‘夹心蜜月’让小坏蛋大色狼享用?而自己为什么当着老公黄伯俊的面被林俊逸都能如此轻易地挑起她的欲火,被林俊逸弄的服服贴贴?

    林俊逸趴在她身上,把侯佩岑优美的双腿抬高,在她的娇躯上快意地驰骋纵横,在她的里猛烈地着,在她沟壑幽谷的浓黑芳草丛中,他的近三十公分长的粗大有20公分不断地进出她狭窄的间。

    由于她涌出的大量玉液,湿滑无阻,尽管大与她紧小之极的是没有一丝缝隙的,但大量还是在不断的过程中被一丝丝地挤了出来,发出“噗嗤、噗嗤”的声,滑过了她的,流到了她的上,热热的又凉凉的,沾湿了沙发一大片。

    看着侯佩岑动人雪白的身子在他的下婉转翻腾,香汗淋漓,娇喘不停,左摇右摆,上下迎凑,她如云的长发四散飞扬,林俊逸感觉畅快极了。

    两个人的喘息声,她的声,身体的撞击声,处的抽动声结合出一首极为荡的交响乐。

    房间里春意昂然,被的侯佩岑摇晃着圆臀,男人动作如此热烈纯熟,她雪白娇嫩的娇躯由于激烈的动作都变粉红了,身子汗津津的,她哼哼唧唧的喘息声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林俊逸奋力地来回,握住她扭动的细腰,一次次深深猛烈地插到她的深处的里。

    林俊逸紧插急抽的同时,左手不停的在她极富弹性的上肆虐,嘴巴轮流不停吸吮着两颗亮晶晶涨如葡萄的,右手则在她的丰臀上留连,不时滑到股沟间抚摸娇羞柔嫩的。这样无处不到的进攻,让侯佩岑不住的娇吟不绝,让她娇吟不断。她的动作越发的狂乱起来。粗大的在里飞快的进进出出,带动娇嫩湿润的小花瓣塞进拉出,红红的也翻进翻出,形成极其靡的画面。随着的,挤出大量的,发出“噗嗤、噗嗤”的靡水声。

    侯佩岑只知道奋力地扭动柳腰,耸动丰臀,迎合着林俊逸的,口里忘情地叫:“啊好舒服啊好爽啊不行了”

    这时候她的表现可能妓女也自愧不如。

    侯佩岑用双手紧抱林俊逸的颈项,四肢激情的缠着林俊逸,以一双抖颤的硕大娇嫩磨着林俊逸健壮的胸膛,纤纤柳腰急速左右摆动,丰满的美臀如饥似渴的向上猛顶,修长结实的双腿紧紧夹住林俊逸的虎腰不放。

    林俊逸得意的看到侯佩岑那浪之状,再次吻上她娇媚的红唇,双手紧紧抱住她,深吸一口气后,粗长壮大的,用劲的猛那迷人的。林俊逸看着一个美丽的少妇,在他的下,竟然表现出来娇媚浪之极的浪态,真是一大享受。林俊逸似乎无尽无休,纵情驰骋在她娇媚**上。

    从侯佩岑涌出的,以及两人身上的汗水,早把沙发湿透了。随着林俊逸一次次猛烈的攻击,她那浓纤合度的娇躯也一次次弓起来,丰满可爱的高耸剧烈地颤动,全身一阵剧烈的抽搐,螓首频摇,口中不住的娇呼:“好舒服哦要嗯”

    在如此剧烈的中,两人都兴奋得涨红着脸,动作越来越快。侯佩岑的娇躯猛然一顿,颤抖着娇声叫道:“啊喔喔我不行了哦别我想出来求你饶了我”

    侯佩岑忘我的,全身不住地抽搐抖颤,她感觉到她的里急剧的收缩,拼命紧紧地夹吸着林俊逸的,几乎让它都动弹不了,她知道她人生第一次就要来了。他俯体抱紧她香汗淋漓的的娇躯,用力。

    林俊逸感到她甬道内的剧烈痉挛,知道是时候给她最后一击了。他猛地将虎腰一送,粗大的大半支没入温软湿热的里,大探进,边搅边扭。

    只见侯佩岑娇躯狂震,四肢死命地缠住林俊逸,一双纤纤玉足绷得紧紧。她感到自己的三魂六魄都被这一下给干散了,整个娇躯就像了一般,浑然不知身在何方。处暖洋洋的似要融化。

    他猛地往她紧小的甬道深处一顶。

    “吧,放心出来!”

    侯佩岑那包住大的娇嫩突然猛烈地张缩,居然产生出像涡旋般的吸引力,令林俊逸阵阵趐麻袭上心头,害得他差点就城门失守,大开了。他忙狂吸一阵她樱口中的玉液,稳住摇摇欲坠的阵脚,心中却是一阵狂喜。只听林俊逸叫道:“没想到你不仅是‘夹心蜜月’,还是‘玉涡’啊,真他妈太爽了!”

    侯佩岑的乃是天下一绝,为世所罕见的名器宝。一个女人如果是‘夹心蜜月’,就不可能是“玉涡”可她不仅是极品美女,还同时兼有‘夹心蜜月’和“玉涡”两种极为罕见的名器。“玉涡”又名“浅涡深吸”它的特点是当临近时产生的巨大吸吮力足以让任何男人丢盔卸甲,一败涂地。但如果男人能坚持不泄,男女双方那种快美舒畅非言语可以表达,只能用飘飘欲仙来形容一二,可以说是所有之最,但前提一定是男人能坚持不。

    此时林俊逸闭上眼睛,大用力顶磨侯佩岑的,细细享受着她这天下独一无二的宝给他带来的快感,不时发出嘶嘶的抽气声,他第一次尝到这样被她那‘夹心蜜月’加“玉涡”的巨大吸吮力吸得大舒服之极的滋味,包住的象爪子一样猛烈地张缩,居然产生出像涡旋般的吸引力,插在里的大被‘夹心蜜月’那一圈圈的甬道以前所未有的力道紧紧箍住,似乎要把它挤干似的。幸亏他的粗大身经百战,玩过无数女人,才不至于败下阵来。侯佩岑并不知道林俊逸说的这些“专业”术语是什么,但她在林俊逸的大一次次的用力顶磨下,简单舒服到了极点。

    “哎”

    侯佩岑娇躯酸软,身子都快要弯成拱状了,背部离开了沙发,丰满高耸的**更加显得又圆又大地挺立颤抖着,发硬地竖起,她的魂魄都要飞到天外了,她不顾一切,双手象妓女一样紧紧抓住自己那汗津津的丰满**用力搓揉,浑身哆嗦得一阵阵痉挛抽搐,美丽的脸蛋已经舒服得变了形状!

    “喔喔老公我不行了丢了好舒服啊快快抓我的!”

    侯佩岑尖叫着,就要到来的强烈竟然让她不顾一切地大叫舒服!她竟然拉过犯的双手让他的一双大手用力抓着自己的,然后四肢象八爪鱼一样,死命地缠住林俊逸,脚趾收缩,腰肢和拚命往上抬,甬道拼命地向上凑,像崩塌了河堤一样,如潮涌出。

    突然,一股爽快之极的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她的全身,侯佩岑浑身剧震,正当老公疯狂抓揉她那一对肿胀无比的时,她发出一声尖叫,“啊!爽死了!”

    她的突然象爪子一样将小坏蛋大色狼的大死死包住拼命吮吸,这次她的已经将大完全抓住!

    林俊逸则气定神闭,大在侯佩岑的体内,静候这绝妙时刻的到来。果然一股烫热的很快就随着她的声从内猛烈的喷,又浓又烫的如高压水释放,如瀑布暴泻,从深处强有力地喷向小坏蛋大色狼的,痛快淋漓地打在老公巨大的上,竟然连续喷涌了7、8秒钟!

    美女主播感觉飞上了云端一般,双手紧紧抱住老公,四肢死命地缠住他,用嘴咬住了他的肩膀。小坏蛋大色狼知道身下这美丽不可亵渎的美女主播少妇已经彻底春情外泄,赶忙紧压着她,那粗大的插搅在她那夹紧热润的甬道中,一边享受着她那“玉涡”强烈的吸吮快感和“夹心蜜月”一圈圈甬道的有力紧箍,一边又被一股股热热的猛烈地迎头的浇喷,再加上手中紧捏着她那一对无比丰盈白嫩的高耸,真是万分消魂。

    小坏蛋大色狼大顶在上,大被这又多又浓的猛烈地烫击着,真是爽呆了!彻底泄完元阴后,侯佩岑整个娇躯软瘫下来,只有酥胸急剧地起伏,带动那对浑圆高挺的颤颤巍巍,一张红艳艳的小嘴则不住的张合,吐气如兰,星眸迷离,粉颊潮红。“原来这就是的!简直成仙一般。当着老公的面被还达到了如此我这次可给她老公戴了好大一顶绿帽子!”

    美女主播心里一片空白,她喘息着,颤抖着夹紧大,美丽的脸颊羞成了桃红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