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虽然刚刚进了个头,林俊逸就被那腻滑紧窄的膣口吮了个舒泰,但自然不可能就此止步,他用力往里推送着,每多前进一分,就更爽快一分,而她的眉头,也就皱得更紧了一分。

    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他稍微顿了一顿,把棒儿往外稍微抽了抽。

    她一直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得到机会,喘了出来,以为需要忍受的就到此为止了,哪知道气还未出完,就觉腿根一阵撕裂的扯痛从直传到全身,肚子里好像被一根棒儿捅穿了一样,凡是那棒儿挨着的地方都刺痛不止。

    王心凌强忍着没叫出来,却憋出了满头大汗,眼泪都流了下来,颤巍巍的伸手去摸了摸,本来一指方圆的小小肉孔现在被粗大的柱子硬是撑开成一个圆洞,紧贴着的边缘流出的液体粘粘滑滑的,指头抹了抹,抬起一看,果然是带着丝丝鲜红的亮浊浆液。

    一种莫可名状的感觉生上心头,自此以后,她就是他的人了,一生一世

    林俊逸有些不忍心移动,只是那膣实在紧缩逼人,腰几乎要本能的摆起来,好狠狠的开拓这一片初耕美田。

    被那根棒儿顶着的初次被采,马上软成一团,缴液投降,王心凌大出了几口气,慢慢适应了肚子里多的那根东西,只是心子被压着实在不舒服,便挪了挪,结果刚一移动又是一阵细微的刺痛,隐隐混着一星半点奇怪的酥痒。

    她眨着眼睛,好奇的又尝试着动了动,那股酥痒感觉又清楚了几分,痛反而不怎么觉得了,她正想自己扭扭腰好研究一下究竟是什么感觉,就觉一紧,已经被林俊逸握在了手里,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肚子里那根肉龙突然向外拔去。

    紧包在上面的嫩腔被带的如外翻一样擦疼,她还没痛呼出声,阳根再次插回原处,入得更深,插得更快,她啊的叫了一声,三分吃痛,七分酸麻。

    阳根不再停顿片刻,时浅时深就此进出起来。王心凌张着小嘴呻吟起来,胸前的肚兜慢慢随着身子晃动掉到一边,露出上下摇晃的翘挺。

    林俊逸伸手握住一边,从虎口挤出硬中带软的挺立,随着的动作揉挤着。不知道是少女情动还是确实的感到快乐,他间清楚的感觉到她体内迅速的溢满了滑汁,每次动的大了,就会从接缝处扑滋挤出一摊,滑溜溜的膣腔却丝毫不显通畅,第一次被撑开的腔道依然狠狠的勒紧,似乎试图缩回曾经纯洁的小小肉孔一般。

    半是为了方便,半是弄的兴起,他一把抱起她的抬高几分,自己也挺直了身子,从斜上往下大幅突入着。臀尖已然悬空,能看到一滴滴浆连绵不绝的坠到雪白之上。

    “啊!”

    王心凌大声的惊叫起来,尽管她的身体早已做好了充份的准备,而林俊逸的动作也十分温柔,但是那片象征着纯洁无瑕的薄膜被破开的时候,王心凌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娇啼,柳眉紧锁,脸上表现出疼痛之色,全身的肌肉紧绷,娇躯抽搐,双手猛然缠在林俊逸的身上,身体不停的扭动,想要摆脱巨龙的深入。

    林俊逸低头一看,一股鲜红的血液从两人的结合处缓缓流出,滴在王心凌下面垫着的白色上,慢慢的渗透延伸,画出一朵鲜红的血花来。

    王心凌的美目中滑落两滴清泪,顺着清秀的脸庞蜿蜒而下,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如愿以偿之后的喜极而泣。

    几经**。与欢乐充满了王心凌的躯体和心灵,美少女娇声吟哦不断,婉转娇啼不绝,这美妙的爱之曲深深的刺激着林俊逸,令他兴奋异常,继续加快动作,努力的耕耘着,完全忘却身外的一切。

    这次林俊逸沉心静气,恣意享受着王心凌的幽,故意寻到中靠外的几块敏感嫩褶,在上仔仔细细的磨了一个通透,接着在上狠狠顶了两下,王心凌就四肢一展,拱着纤腰小小身子,情潮涌动,浑身的蜜色肌肤如同抹了一层油一样,汗光晶莹看起来格外柔润。

    “好哥哥,你你还没好么?”

    王心凌娇吟着问道,她还没仔细体味涌到心头甜美余韵,身子里那根撑得她满满当当的大家伙又开始搅动起来。

    一波新的清潮开始酝酿,她有些慌神,觉得自己的身子奇怪了很多,那根东西碰到哪里,哪里就一阵兴奋的抽搐,心子那边自己感觉不到的地方空虚难耐,只有热乎乎的棒儿在她里捣着,才会舒服一些。

    “好哥哥”她被这变化弄得更加心慌,伸出胳膊双手摸上林俊逸脸颊,疑惑道,“好好奇怪,我那边,那边又麻又痒,还感觉不到疼了是、是不是被你弄坏了?”

    其实她还感觉肚子里憋闷的很,有些想,却不出来,一直流出来的那些东西倒是让她好受点,但是那些水儿流的多少不由她做主,全看那棒儿在里面闯的够不够爽利。

    浅浅捣弄,粉蚌莹肉便润的慢些,重重插搅,嫩口玉裂就泄的快些,时快时慢,她那一颗心儿就不由自主地吊在半空,酸软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林俊逸卖力的插插拔拔,也流了一身汗水,听到她懵然不知自己正在体会的便是,喘息笑道:“当然不是坏了,而是你开始舒服了。男女之乐本就是如此,若是一直都像破瓜那么痛,你爹怎么舍得还和你娘生下你们兄妹两个孩子。”

    “生生孩子就是这样了么?”

    王心凌迷茫的看向的女阴,有些担心道,“我我这样是不是就要当娘了?”

    林俊逸正在享受紧致的膣和汗津津的香软娇躯,无心多话,随口道:“这些没个准的。”

    说罢他抱着她的身子往起一搂,自己双脚前伸顺势躺下,让她坐在了自己身上。

    王心凌正自快活着,突然被搂了起来,双膝本能的跪在草地上撑住了身子,没料到撑的高了,膣口又太过湿滑,硬邦邦的阳根滋溜滑了出去。中一阵难受,她连忙出手握住棒身,自己摸索着对准了还在滴水儿的,嗯嗯呻吟着送了进去。

    挤进去的肉棱刮过膣口最敏感的那一圈,一股翘麻直贯腰背,她啊的低叫了一声,腰腿失了力气,一下坐了下去。

    “呃呃呃”

    嗓子里有口气憋住了一样,王心凌只是张着小口,却发不出声音,双眼大睁低头看着自己小肚子,颤抖了阵子,“唔唔——”

    闷哼了一声,趴在了他的身上,股根的嫩肌剧烈的抽动着,竟又泄了一次。

    林俊逸也舒服的长吸了口气,这下她坐得深了,阳根贯穿整个,直透,嫩蕊早就不堪风雨,这结实的一撞,冲开了心子上的那张小口,大半个肉龟一下挤到了一团光滑柔软的里面。他阳根不仅硕大,更比常人长上不少,若不是她生的狭长曲折,这一下子非要让小半根进到内里的娇嫩花房中不可。

    戳在里的棒儿虽然顶的王心凌魂儿都爽透了,但过了,便撑的她有些胀痛。她吸了口气,双手撑在林俊逸的胸口扭着腰把提了起来,臀尖儿离开林俊逸的胯股,慢慢抬起,水淋淋的慢慢从里面退了出来。

    棒身摩擦膣腔的快感让她有些食髓知味,不等棒儿滑出身子,便又套了下来,双腿用力架着腰臀在那里上下起伏,前后摇摆,左右划圈,真正是怎么让自己舒服便怎么做。

    王心凌本就不曾重视过女儿家该怎么样,此刻发现了个中乐趣,自然再无顾及,反正林总看起来一副很享受的样子,那自然是好事。

    娇喘吁吁的悬着动了半天,内又像起了一把火一样开始燥热起来,虽然被摩擦了很久的有些擦伤,动起来微微刺痛,但她就是不想停下。

    强撑着又摇了会儿腰,浑身酸软到了极限,她撒娇一样趴子抬着微微晃着,聊以稍稍安慰饥渴的膣腔,凑到林俊逸脸前道:“好哥哥,我我没力气了,你帮帮我。”

    林俊逸起了兴致,悠然道:“好啊,你求我就可以。”

    王心凌愣了一下,“啊?怎怎么求啊?别!别拿出去”

    她失声惊呼了一声,那根棒儿退到了仅剩肉龟卡在膣口,她连忙把放低了些,继续磨着内的痒处。

    “你想让我怎么帮,便怎么求了。”

    他把双手枕在头后,故意挺了挺腰,阳根大幅的突入了两次,带来的愉悦和那种慢慢磨弄的酸软感觉截然不同,是立刻游走到全身的暖洋洋的翘麻快感。

    “唔唔好哥哥,你你把那根棍棍子,用力往上顶顶好不好?我我求求你了。”

    “为什么?”

    他乐滋滋的转着腰,做势要把棒儿侧歪出去。

    王心凌心里一慌,被身上的热流蒸的也顾不上想那许多,直接低叫道:“你不顶进来我不舒服啊!那那个洞里面里面那么痒又酸,难受得我都想哭了!”

    林俊逸哈哈一笑,仰起上身抱住她,和她面对面坐着,双手环到她后面搂住两瓣,托着她上下动了起来。那尖儿上满是汗水,捏起来滑溜溜的好几次脱手,脱手时王心凌就坐的实了,这个姿势进不到那么深,让她既不会感到胀痛蕊心又爽快无比,每次都美美的叫上一声。

    他索性抬起后便松开双手,她越发快活,双手勾着他的脖颈放肆的叫着,小时候从妈妈口中听到的什么“好老公”“”之类以往听到就会脸红的称呼现下糊里糊涂的喊了个遍。

    原始的本能,终于成为了床上唯一的支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