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正当林俊逸和王心凌在房间里幸福温存的时候,突然电话铃声响了。

    “喂,老公,你在哪里啊?快点回来,出事了!”

    徐熙媛在电话那一头急切的问道。

    “什么事!熙媛,你不要慌,慢慢说,一切有我!”

    林俊逸感觉到徐熙媛焦急的心情之后,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沉声问道。

    “你还记得那个林心如吗?你让我找来的那个美丽的少女?她刚来不久之后就病倒了!”

    “给她渡过真气了吗?”

    “志玲渡过了!”

    “是嘴对嘴渡过的吗?”

    “是的”

    “那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了,我马上就回来你等我!”

    林俊逸笑着在王心凌丰满柔软的美臀上拍了一把,然后心情愉快的离开了房间!

    客房里。

    一尘不染的床上,林心如娇慵地斜靠在厚厚的白色棉枕上,有些苍白的俏脸侧向一边,一双美眸静静地凝望着窗外,浓密弯翘的睫毛在阳光中微微颤动,光洁细嫩的脸蛋被暖阳熏得泛起一丝淡淡的红晕,素雅睡裙露出了好大一段莹润粉白的颈部肌肤,从微微敞开的领子里望进去可以若隐若现地看到一点的轮廓,被子下面两只纤细白嫩的小脚伸了出来,有些俏皮地正轻轻晃动着。

    “心如,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一进门,林俊逸就直接问道。

    “多谢林总相助,我感觉好多了只是依然浑身无力,不知道几时才能下床走动。这样躺在床上,真是很难受。”

    林心如微微娇喘,胸脯明显起伏着,越发显现出性感娇媚。

    “你是才得到志玲渡过真气,才这样的,请别着急。”

    林俊逸手指搭在林心如白皙的手腕上安慰道。

    “呵,林总神功盖世,你知道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林心如抬起头,正正地看着林俊逸说道。

    “心如,你这看起来似乎是心脏上的问题?具体原因我还看不出来”林俊逸神色镇定,而且微微露出一丝疑惑。

    “是不是你没有看仔细,你能帮我查一查吗?”

    林心如把身子微微移动了一下,两座娇挺的也随之一动。

    “当然可以。不知道有没有体温计?我想先量一下你的体温。”

    林俊逸俨然是一个医生的样子。

    “有的,桌上小盒里面,熙媛姐姐给我量过的!”

    林心如芊芊玉手指了指桌子。

    “那就唐突了!”

    林俊逸从桌上的小盒子里取出两根体温计。

    “干嘛用两根?”

    林心如不解地问道。

    “量体温不是单一量一个地方,要有多项指标才能够更精准。对不起,心如,可能得唐突一下,你能解开睡衣吗?”

    林俊逸拿着两根体温计来到林心如的床边。

    “要干什么?”

    林心如不由得紧张起来。

    “我需要从上下两个点来测量你的体温,请把这支放到你的口腔里。”

    说着,林俊逸甚至没有得到林心如的允许,就将手里的另一支体温计甩了一下,让水银柱回到原处。

    林心如当然知道不能讳疾忌医,索性大方解开睡衣。

    林俊逸走过去,掀开林心如身上毛毯的一角,将体温计送进去。

    林心如以为林俊逸要将那把体温计夹在她的大腿里,没想到林俊逸却伸手分开她的双腿,又用手指撑开她的,这让她苍白的脸色刹那间添了几许红润。

    虽然刚才林俊逸有言在先,但林心如想不到这唐突也唐突得太过分了一些,然而林心如毕竟毕竟不是懵懂的小女孩,她依然不动声色地看着林俊逸。

    林俊逸并不去看林心如的脸,而是一本正经地拿着带水银的一端,将体温计伸到林心如的里。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林俊逸以手指轻轻拨开林心如的两片花瓣,将体温计插进她的甬道。

    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外阴一直传到里面,而那强烈的羞涩,让林心如娇躯轻颤,脸上顿时烧了起来。

    那根体温计足足插进七、八公分,抽出手后,林俊逸才直起身子,脸上没有半点尴尬的表情。他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钟,道:“十分钟后就可以取出来。”

    别人测体温都是五分钟,他却要十分钟,而且还要插到甬道里,如果不是那天林俊逸救了她的命,林心如真的要怀疑他是不是一个披着医生外衣的色狼。

    让林心如心安的是,林俊逸又坐回到椅子上静静等候着,此时觉得尴尬的倒是她了,嘴里插着一根体温计不说,甬道里还着插一根。

    林心如注意到林俊逸的手指刚刚插进她的甬道里,但抽出来后,他却没有洗。

    “你刚才洗手了吗?”

    林心如脸红着问道。

    “心如放心,我是依靠真气消毒,不必担心会让你染上病茵。”

    林俊逸镇定地笑了笑说。

    “我是说刚才让你接触了不洁之物”

    林心如的脸更红了。

    “呵呵,没关系,你不是一般的体质,你的分泌物就具有很好的杀菌功能。

    虽然现在你身体虚弱,但你身体的抵抗能力还是相当强,你完全没有必要为我担心。“说着,林俊逸竟然当着林心如的面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这个动作让林心如不禁眉头一皱。

    十分钟后,林俊逸拿出林心如嘴里的体温计查看了一下,又掀开毛毯,将睡衣撩到一侧,露出林心如雪白的大腿,那根体温计还有一截露在甬道的外面,她的被褪到一边。林俊逸没有直接抽出来,而是将她的小扒下来,褪到体温计下。

    此时,林心如的芳草都暴露在外面,甬道里插了一根体温计,样子很滑稽,但林俊逸的表情依旧一本正经。

    让林心如感到奇怪的是,别人都是把体温计拿出来看,林俊逸却是趴在那里看体温计上的刻度,这让她很尴尬,只好把脸转过去。

    为了让林心如明白他这么做的目的,林俊逸在看完刻度后,将体温计往里面推了推,又把毛毯盖好。

    林俊逸站在林心如的身边,又按在她的手腕上摸了一遍她的脉搏。

    “心如,你应该有先天性的心脏病,由于体质太弱微微有些心肌梗塞!这种病可大可小,虽然平时很少复发,但是一旦发作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林俊逸抬起头,看着林心如那已经有些焦急的脸说道,“如果心如你想尽快康复,我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林心如立即有了兴致。

    “我可以把体内的一点元能输送进宝贝的体内,这样,就可以帮你将堵塞的血管疏通了!”

    “怎样才能把你的元能输送给我?”

    林心如又坐直了一些,因为毛毯动了一下,碰到甬道里的体温计,她这才想起自己的甬道还插着一根异物。

    “。”

    林俊逸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跟语气就像在说“打一针”般平常。

    林心如一下子泄了气,瞪了林俊逸一眼。

    “心如,真的只有这种办法,而且你的病是现代医学根本无法治疗的。”

    林心如犹豫了一会儿,问道:“要是照你说的那样,要花多久时间?”

    “整个过程不会超过一小时。”

    林心如此时真的很怕自己以后会因为这个病而丧命,她知道今天如果不是林志玲帮助自己输真气,她真的就危险了。但是林俊逸所说的方法又让她很抵触,她毕竟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少女,如果和林俊逸的话,自己的清白就毁了。林心如心中权衡再三,最终还是觉得性命比贞洁更重要。而且,林俊逸对于她而言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托付终身的对象,她年少多金,才华横溢,腰缠万贯,而自己目前还只是一个没有名气的小演员。

    “林总,你来吧!”林心如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定定地看着林俊逸,让林俊逸看到她眼中的坚决与果断。

    “心如,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可以开始了。”

    林心如面无表情地说道。她想让林俊逸知道:这只是为了治疗身体,没有掺杂一丁点的。

    林俊逸走上前,拔出那根插在甬道里的体温计,认真查看了起来。

    “心如你有点发烧,如果不快治疗的话,真的很危险。”

    “不要啰嗦了,快开始吧!”

    林心如冷冷的催促道。

    林俊逸却不疾不徐地当着林心如的面脱掉身上的衣服,当他那一根长物暴露出来的时候,林心如还是吓了一跳。

    林俊逸亲自帮林心如脱睡衣,当他想要解开林心如的上衣时,却遭到拒绝。

    “这样不能进行吗?”

    林心如一脸的严肃,那是她内心恐惧的最好掩饰。

    林俊逸笑了笑,又抽回手,撩开了林心如下面的睡衣,露出了她的,扯了一下她的小,道:“这个可以脱下来吧?”

    “随你。”

    林心如平躺在床上,自动打开两条雪白修长的**,她的胸脯依然被睡衣遮盖着,但那娇挺的双峰却傲然挺立着,就连都清楚起来。

    “宝贝,可以开始了吧!”

    林俊逸却不急于脱掉她的,发出催促的声音,一面吻着林心如雪白的后颈,双手隔着粉色饰花胸罩抓住娇挺的,丰盈的弹力与饱满的肉感直透掌心。

    “好舒服宝贝,你的比我想象的还要美又大,又软,又这么有弹性”

    虽然自己默许他为自己治疗,可是当自己都爱怜无比的遭到男人粗鲁亵玩,耳中还听到这么无耻的话语,羞辱像猛火一样立刻烧透林心如的全身,流露出哀怨的表情,茫然推拒着林俊逸的手掌,但力量却已经越来越微弱。

    男人急于更密切接触的手掌,在林心如近乎徒劳的防护下轻易就扯掉胸罩,毫不留情地覆盖住圆嫩酥美的。

    “不林总请不要这样”

    粗大的手指像毛毛虫一样在胸脯上爬行,林心如恶寒得浑身都在止不住地颤抖着,但娇嫩的反而在男人的搓捏下悄悄挺起。

    “宝贝,你的真的太好了哇,又滑,又嫩不愧是饰演紫薇最好的人选,我爱死你了”

    由于长期的锻炼和精心的呵护,林心如不但全身的肌肤都紧绷柔腻,更呈现出姣好的形状和鲜美的光泽,虽然不如林志玲那样肥腴,但亦娇挺饱涨,起伏之间充满着成熟少妇的弹性,就连久历风月场中的林俊逸也不禁发出由衷的赞叹。

    “请不要说这种话”

    成熟美丽的身体被这样一个英俊风流的男人亵渎却不能反抗,而在心灵上更受到言秽语的侮辱,林心如只有用力摇头试图排遣抑郁的苦闷情绪,乌黑的长发随着散乱飞舞。

    当粉脸转向侧面的时候,脑袋被男人强硬地扳住,一张阳刚的大嘴包住林心如微张着的香唇,硕大的舌头更大力侵入她的口腔里。

    “啊”

    林心如在心里叫喊着,迷乱中想用自己的香舌将林俊逸的舌头顶出嘴外,却相反的被男人深深吸住。

    林俊逸贪婪地吮吻着美人丰润的樱唇与粉嫩的莲舌,一面吸食着如甘露般清甜的香津,同时将自己的唾液注入林心如的嘴里。在无法抗拒的状态下,林心如连齿缝和舌根都被林俊逸彻底地舔过,困难呼吸的过程中,更大量咽下男人浓浑的唾液。

    “我的小宝贝,你放关心吧,我会好好疼爱你吧!”

    从林俊逸口里说出这样深情的话语,多少令林心如觉得惊愕,却又让她的芳心起了微妙的变化。背部紧紧贴附在男人的胸前,让她有种可依靠的安全感;而完全受控于男人的掌握,就像整个人都被视作宝贝捧在手心一样,又让她觉得自己是被珍惜、被呵护的,所以当林俊逸的大嘴再度侵袭她的芳唇,林心如的抵触也不如先前那般坚决。

    那种嘴唇吻合,舌头交缠,彼此吞咽相互唾液的行为重复发生时,原来只有污秽的感觉,现在反而多了种亲蜜的味道。

    轻闭着眼睛,雪白的脖子向后仰起,林心如完全陶醉在炽热的深吻中,根本未曾去想接吻的对象是何等的年轻英俊言行下流。

    发现原本高傲冷漠的美丽少女逐渐温驯下来,林俊逸乘机将她拦腰抱起,爬上床去。沉浸在蜜吻中的林心如只觉身子一轻,慌忙睁开眼睛,当发现男人的意图后,才开始回复理智,攥起粉拳击打林俊逸的胸膛,却由于全身都已酸软无力而变得像是在情人怀里撒娇一样。

    林心如停止了躲避,任凭吐露着芳香的嘴唇被林俊逸侵占。

    这次接吻的激烈让林心如彷佛回到当年热恋的时光里,她的唇舌在深沉的撩拨下变得欢快起来,丰挺的在林俊逸沉实的重压下开始感到鼓胀,而大腿在与男人的反复摩擦中更时常被一个硬物顶得生痛。

    女人芬芳的气息与男人浑浊的呼吸混合成一种秽的味道,令林心如感觉自己彷佛已经迷失,同时从下开始发热。

    这种情形以往只会出现在与丈夫前的情戏中,而现在却也不可遏止的发生了。

    而现在,由于心灵上的松懈,成熟的就本能地对林俊逸的爱抚发生反应。

    林心如又是慌乱又是羞涩,在生理的困扰和心理的迷惑下,被林俊逸吻得发出苦恼的哼声。

    当林俊逸结束这场深吻后,林心如才虚脱般地睁开眼睛,瞳孔里彷佛有雾气弥散开来,娇美的脸颊因为染着红晕更平添了几分妩媚,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由于沾满两个人的唾液而呈现出妖艳的光泽。

    “真是太美了”

    林俊逸看着身下的美人发出由衷的赞叹。

    同时拥有林心如这样绝色的容貌和完美的身材却还是不多见的,加上她清纯优雅的气质,而且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子,更激发起他占有的。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没有像以往对付别的女人那样霸王硬上弓,而是强捺着性子将林心如一步一步引向的陷阱,从而达到以后继续交往的目的。

    于是埋下头去,进一步侵犯林心如的酥胸粉乳。在馨甜的**幽熏中,从的部位开始吻吮,逐渐向峰顶攀升,到达潮红的后,就用舌头围绕着粉色的进行舔舐。

    林俊逸的舌头像是狂乱的电鳗,在林心如敏感的上撩起一圈圈的电波,以鲜嫩的为中心,瞬即扩散到全身。

    “啊”

    电流引起的酥麻和甜美令林心如几乎想要呻吟出来,却还是拼命咬着嘴唇禁止声音的流露,彷佛不愿屈服于林俊逸的挑逗,又像是不敢面对身体的官能反应,林心如闭上眼睛,将脸侧向一边。

    而林俊逸却在此时将花瓣似的和蓓蕾般的吞进口里,并开始深深地吮吸。

    “喔”

    麻痹般的快感瞬间将林心如淹没,双手扯着林俊逸的头发想要推拒,但背脊却在强劲吸力的带动下挺直起来,快感的电流反复激荡,刺激得全身都开始灼热,并伴随着些微的颤抖。

    林俊逸的动作大力沉重的,甚至有点粗暴,但是对于心情抑郁复杂的林心如来说,只有这种强烈的攻势才能让她萌动本能的生理愉悦。这个时候,即使偶尔男人因太过用力噬咬而传来的疼痛,也变成了丝丝的蜜意。

    “放开我”

    越来越汹涌的快感令林心如几乎已不能自已,却还是如同叹息般喊出了这句。

    然而林俊逸却听话般的停止了动作,抬起身来,反而让林心如失落般的睁开了眼睛。

    她首先看到的是自己原本圣洁完美的胸脯被玩弄得愈加膨胀饱满,雪白的上洒满了林俊逸贪婪的齿印与吻痕,细嫩的更是又红又挺,并沾着黏黏的口水。

    自己引为骄傲、视作瑰宝的纯洁身体,竟被一个年少邪的大男孩肆意糟蹋,刚才的生理快感立时退却,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悲恨交加的哀羞。

    “我的清白,就这样毁了!”

    一滴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

    对于林心如复杂的心理活动,林俊逸完全一无所知,他只想着如何享受当前的美色,如何征服身下的美丽少女。

    就在林心如暗自神伤疏于戒备的时候,林俊逸已经毫不费力地欺身在她的两腿之间,并且在柔嫩的舔舐起来。

    “啊不要”

    林心如发出惊惶的声音,两手拼命掩着,企图守护住最后一道防线。

    然而林俊逸的举动却出乎她意料的,竟然将头一直向下移动,最后抬起她的小腿,在她光滑的脚背上留下深深一吻。

    这个彷佛吻足礼般的动作让林心如感到自己原来不至于沦落到玩物那么可怜的地步,其实还是被重视被尊崇的。

    这种女人的虚荣心,让她紧张的情绪开始逐渐缓解。

    林俊逸继续着他龌龊的行动,捧着林心如一只玉足,将白嫩的脚趾含进口里,一根一根细细的吮舐起来,连趾甲和趾缝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