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左手抓住她的长发,揪起林婉晴的脸,像骑马的姿势一样以背后插花的动作干着自己的亲姐姐。看到林俊逸的粗壮龙枪在她的内进出着,左手象抓住缰绳似的前后拉动,林俊逸不时用右手探到胸前抚摸揉捏她那对坚挺的。

    她却只能拚命忍受,真的太爽啦,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骑在这匹美丽的“马”上,征服的得到充分满足!林俊逸一次又一次使劲林俊逸的粗壮龙枪,让它在她的里频繁的出入。

    林俊逸提着粗壮龙枪,用狗干的姿势着林婉晴的,林俊逸的粗壮龙枪是越干越兴奋。林俊逸用力的。这没有任何技巧,大粗壮龙枪就像一个打桩机,不知疲倦,飞快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林俊逸抱着林婉晴的,拚命的小,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右手还不停的揉搓着她的大。

    “”

    林婉晴舒服地哼着,身体向前晃动,剧烈地摆动。

    “啊”

    她陷入了昏迷。磨擦力变大后,被强烈的刺激。林俊逸用尽全力加紧干着,在剧疼中她被干醒了过来。“啊啊啊弟弟求求你饶了姐姐吧啊”

    林婉晴无住地哀求着。林俊逸的粗壮龙枪还是继续做活塞运动。她除了呻吟哀求之外,头埋在沙发上双肘之间如死了一般任林俊逸。林俊逸的粗壮龙枪在她又紧又窄又滚热的肛道内反复。

    这次真的又要泄啦!林俊逸下意识的紧紧向后拉住她的长发,粗壮龙枪深深的的尽头,一缩一放,马上对着吐出大量的滚烫的,“噗噗噗”的全进她的里面。“啊”

    林婉晴发出昏迷的惨叫声。但林俊逸还是继续做活塞运动。不久,开始猛烈冲刺。大概是前面过的原因,这一炮林俊逸足足干了半个小时,头发都被汗水湿透。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酥麻,林俊逸加快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林婉晴嗷嗷的叫嚷着,秀发飘丝乱摆,酥胸上的一对不停的四处摇摆着,撞击着,就似花开两朵,在下不停摇曳。

    双手紧紧的抓住沙发,沙发早已经被与香汗侵湿了,就似在大海上航行,但是海浪却耸拥得她左右摇摆而且还是一浪高过一浪。她口中随着冲刺节奏吭出“噢噢噢噢”的呻吟,听在林俊逸耳中,就变成了凯旋的号角,赞扬勇士们攻破了一个个顽固的堡垒。

    两人浸在欢愉的海洋中,跟随浪涛高低起伏,春波荡漾,让潮水带到天涯海角,远离尘世,活在有单独两人的伊甸园里。好奇怪,一个简单而不断重复的动作,居然能带给人类如此巨大的快乐,让人忘去烦忧,舍命追求。此刻两人已渐入佳景,一轮势如破竹的,把林俊逸们双双推向的五俯投地的支持峰。

    林婉晴全条都被那又粗又长的粗壮龙枪充满,毫无空隙,加上一出一入的动作令一鼓一瘪,身体从来没试过有如此感受,觉得又新鲜又痛快,尤其是每当粗壮龙枪力挺到底,猛撞向幽门那一瞬间,麻酥软齐来,让无法形容的感觉震撼得颤抖连番,灵魂也飞到九宵云外。

    一阵阵的抽搐令到也随着开合不休,括约肌一松一紧地箍着粗壮龙枪,像鲤鱼嘴般吮啜,一吸一吐,连锁反应下自然令林俊逸加剧,越战越勇,带给林婉晴更大刺激,浪得更劲,将无限快意送给林俊逸以作出回馈。林俊逸的和林婉晴翘起的臀部不断互相碰撞,发出节奏紧密的“辟啪”“辟啪”肉声,像炮火横飞的战场上激励人心的战鼓,鼓舞着勇士们奋不顾身地去冲锋陷阵。

    林俊逸更像一个进攻城堡的战士,用尽所有气力,横冲直撞,尽管疲劳不堪,也务求挤入城里,再把庆祝胜利的烟花发上太空。骤然间,令人措手不及的忽地再次降临,把林俊逸们完全笼罩着,像在两人之间突然接通了电流,令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不停。

    林俊逸气喘呼呼,十只手指深陷在林婉晴软滑的皮肉里,狠抓着她的往自己的飞快地推拉,一连串抽搐中,“呜”

    林俊逸的脸上充满快感。滚烫的便似离弦利箭,高速朝尽处飞而去。包容着粗壮龙枪在林婉晴体内时紧时慢的抽动,不约而同,“噢”

    如子弹般的撞击在肠璧的剎那,林婉晴也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大脑里,全身软得像滩烂泥,平摊在沙发面上,就这样失去意识。

    经过几次,林婉晴已经能从这种另类中寻求快感。娇吟声中,林婉晴雪白丰腻的成了林俊逸的最爱。林婉晴扭动着,不时将头转过来看林俊逸一眼,林俊逸的表情告诉她,此刻的林俊逸是多么的兴奋。

    林婉晴祗有仍然高翘,接受着林俊逸一股又一股的洗礼,让紧五俯投地的支持在幽门上的硕大,将往身体深处灌输。一阵阵冲击,带来一阵阵快意,两人像一对在云中飞翔的天使,轻飘飘地沉醉在忘林俊逸状态。

    涌上来的巨浪慢慢退却,快感渐渐远去,林俊逸体内的欲火在互通的交媾中宣一空,祗剩下一副疲累的躯体,挨依在林婉晴背上,双手紧握她胸前**,胸背叠压在一起,合成一体。

    全身感觉是让林俊逸温暖结实的肌肉包裹得密不透风,里插着没来得及软化的硬硬,里仍然充满着涨实感,满身舒服畅泰,心里希望就这样一直维持下去,永远沉浸在浪漫温馨的气氛里。

    得到鼓舞的林婉晴忍受着的酸胀感,收紧,直到林俊逸将到她的肠道内。林俊逸感觉到林俊逸的粗壮龙枪逐渐变软变小,把它从林婉晴的里抽了出来,立刻冒出白白的。不经不觉,两人就在陶醉、满足里

    林俊逸蹲下身看看林俊逸的战果。滑出,裸露着并在微微抖动着的肥嫩的大上,她的被林俊逸干的又红又肿,壁殷红如血,原先紧闭的已经无法合拢啦,还好没被林俊逸的大炮干裂,红肿的肛口也一时无法闭合,张开着圆珠笔大的一个黑洞,一丝乳白色的正从那里缓缓流了出来真是一幅美丽的景色!

    而她还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林俊逸左手爱抚她的秀发,房间里:依身在爱子怀中的林婉晴的情绪也进入了高峰。这个平时端庄娴淑高雅的绝色美人,刚刚居然让弟弟在自己的中爆三次。林婉晴的心神已完全被吸引了,她的身体也正处在志快意惬的满足中

    这时银幕上:结束,两个主人公在甲板上交颈贴股、沈沈睡去

    而在房间里,那英俊少年林俊逸与绝代佳人林婉晴,林俊逸一手揽着娇躯,一手在她的全身上下抚摩着,时而抚摸那吹弹欲破的俏脸,时而揉搓酥胸和硬挺的椒乳,并温柔地在粉颈和樱唇上亲吻因为他知道,女子在之后,更需要情人的抚爱。

    林婉晴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偎依在林俊逸的怀抱中,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想,似乎仍停留在刚刚过去的、那令人如此**的激情中良久,她才稍稍清醒,在林俊逸耳边小声说:“弟弟亲爱的你真好!你太强壮了姐姐都以”

    听到时钟这时敲响十二点,她大吃一惊,如梦方醒般小声娇呼一声,挣扎着一扭身,脱离了林俊逸的怀抱,刚想站起,但浑身酥软,哪里能够立起,身子一歪,仰面倒在了沙发上。

    这时,她全部身心都处在无所措手足的状态,羞愧难当。她的上身在沙发上,而两条光裸的大腿平伸在沙发外。裙子刚才已被林俊逸翻起,上面的衣服也已被褪下,所以夜礼服都缠在腹部,而全身都裸露着。她羞眼紧闭,两手捂在脸上,芳心剧跳。

    林俊逸见状,抱起她的两条腿放在沙发上,将她的身子放正。然后,蹲在她的身边,在那光裸的酥胸和两腿上轻轻抚摩,并伏身下去,在她的肚脐上吻了一下,把裙子放下来,小声问:“姐姐,你怎么了?”

    林婉晴娇喘着小声问:“小坏蛋,都被你弄进去三次了,该知足了吧?”

    林俊逸满意地说:“姐姐,我爱你。”

    “唉!小冤家!”

    她轻叹着,双眼紧闭,不再说话,任他的手在自己身上轻薄。过了一小会儿,她小声说:“弟弟,你扶我坐起来吧。”

    林俊逸知道她身上没有力气,便两手伸在她的身下,平抱着她起来,旋转一下身子,让她靠坐在沙发上。

    她面带忧色,悠悠叹道:“唉!竟发生了这样的事,这怎么好!弟弟,我说过的话应验了吧!我一再给你讲:女人的定性是脆弱的,在特殊情形下往往难以控制自己。刚才,我就完全处于痴迷之中,已经失去了理智所以,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但是,你当时是清醒的,明知我那样做不对,你怎么还能纵容我!”

    “我我怕你寂寞”

    “算了,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是肯定克制不了自己的,我刚才想了一个办法,以后你如果想,就用真气护住我们的孩子,这样就可以避免她受到伤害了。”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好姐姐,真是谢谢你了!”

    银幕上正在谢幕。影片已近尾声了。

    这天晚上,林俊逸就睡在这里,林婉晴陪在他身边,就想新婚妻子一样娇柔,抚摸着林婉晴那隆起的肚腹,林俊逸觉得美妙幸福的生活即将开始。

    林俊逸不能不觉得,这个觉睡的真的很舒服!醒来时候发觉被窝里温暖无比,更重要的是还很香,林婉晴的**更是纤美润滑,光洁如玉,手摸在上面的感觉舒服极了!

    报告,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的睡衣什么时候脱掉的,林俊逸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给脱的,也许是晚上做梦脱的也不一定!

    林婉晴微笑着看着林俊逸,美丽的眼眸里蕴含着浓浓的柔情,她的声音也是甜美而温柔的,让林俊逸整个人都仿佛要融化了一般∶“弟弟,你醒了吗?”

    林俊逸甜甜的叫道∶“姐姐,我早就醒了!”

    林婉晴只是笑∶弟弟,很久都没有看见你睡的那么的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