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白玉兰不断,艳绝天人的俏白玉兰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星眸此时半瞇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柔和挺立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林俊逸的脸上。

    林俊逸耕耘得更加卖力,此时此刻,白玉兰芳心深处已被林俊逸完全挑起,兴所至,纵然理智尚在,却已无法阻止本能的需索;菊蕾内外胀痛虽未全消,却已被异样的快感完全盖过,畅快感如浪拍潮涌般扑来,舒服得她浑身发抖,顿时间,什么羞耻、惭愧、尊严,全都丢到一旁了,不但不再求饶抗拒,还本能地耸起了丰臀,嘴中发出了鼓励的呻吟

    “老公,再用力点。”白玉兰开口求欢,随着林俊逸的急速,佳人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唇在颤抖中收放白玉兰感觉菊蕾一种很难形容,涨涨的,酥酥的满足感。

    林俊逸大举,他的攻势也慢慢地展了开来,开始起俏佳人又紧又热的。很快就将白玉兰的完全挑起,软语呻吟之间,谷中春泉又不断潺潺流出,纤腰更是前后不住挺送,迎合着林俊逸哥的攻势。

    “啊啊好爽好舒服啊不要停”白玉兰已情到了极处,爽的神魂颠倒。

    白玉兰感到谷道都被塞的满满的,巨棒在身体内着,佳人彷佛置身仙境,一道又一道无法言喻的快感震撼着她每一寸肌肤,她痛快的发出惊天动地的,连续达到前所未有的。

    林俊逸一手压住她的粉背,一手扶住着她纤腰,压得白玉兰一双玉臂根本撑不住床,只有隆臀高高挺起,迎上林俊逸在她菊蕾内一下接着一下的大力。

    林俊逸也在白玉兰菊蕾深处疯狂,放开架子,使出浑身解数,感受佳人逐渐产生快感的同时自己也享受着佳人那美妙,娇嫩所带给他的,飘飘然,如登仙境的余韵,突然机伶伶的一个冷战,林俊逸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同时,向白玉兰的深处急冲;迷糊间,佳人只觉得身体里那可怕的东西突然震动了起来,一缩一胀间,一股股的热流喷进了她的菊蕾深处。

    菊蕾深处被林俊逸一冲,白玉兰也到达,她婉转呻吟,在与林俊逸哥共赴巫山下,攀上了一次又一次的快乐高峰。

    林俊逸从佳人菊蕾拔出,让佳人正面躺在床上,分开佳人玉胯,再次将兵器白玉兰的花苞。

    林俊逸一只手搂住美艳保姆娇软纤滑的细腰,手掌握住少妇一只怒耸,指尖轻夹着那一粒稚嫩硬挺、娇羞可爱的动人揉搓、轻拨,一只手轻抚着白玉兰玉滑光洁的和那细滑晶莹的柔美玉背

    林俊逸下身一下比一下有力地向白玉兰的玉胯"进攻"着,逐渐加快了节奏

    美艳保姆楚楚含羞地随着那越来越高燃的欲火,蠕动着配合林俊逸的在她花房内的进入、抽出

    一阵**交欢、颠鸾倒凤,只见小小的合欢床上两具一丝不挂的翻滚、缠绕

    一对疯狂的男女舍死忘生地配、疯狂合体

    林俊逸在白玉兰那滑不堪的花房内了近五百下后,一次急促地低呼,只见林俊逸迅速地从美艳保姆的花房中抽出,然后又迅猛有力地向白玉兰的花房深处刺进去

    白玉兰地娇啼婉转,媚入骨的呻艳吟,早就已经接近于崩溃的边缘,由于有了前合体的的经验,她羞涩地知道这是林俊逸最后也是最**的一刺了

    白玉兰娇羞而迫切地用力向后一送光洁玉美的柔嫩

    林俊逸深深地插进白玉兰娇小紧窄的花房深处,硕大浑圆的滚烫直顶到白玉兰的花房最底部,顶在那含羞绽放的柔嫩“花蕊”——上,一阵跳动。

    “唔”再次与男人合体,再次尝到了那**蚀骨的快感,爬上了男欢女爱的高峰,领略了那的,一个刚刚破身,一个柔媚可人的娇羞美艳保姆的身心都再已受不了那强烈至极的刺激,白玉兰终于昏晕过去了,进入男女合体交欢、犹如“小死”的最高境界

    经过这一番狂热强烈的、顶入,林俊逸早就已经欲崩欲,再给她刚才这一声哀艳凄婉的娇啼,以及她在交欢的极乐中时,下身花房膣壁内的狠命地收缩、紧夹,弄得心魂俱震,林俊逸迅速地再一次抽出硕大滚烫的火热,一手搂住白玉兰俏美浑圆的白嫩,一手紧紧搂住,美艳保姆柔若无骨、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下身又狠又深地向白玉兰的玉胯中进去

    粗大的带着一股野性般的占有和征服的狂热,火热地刺进白玉兰的花房,直插进美艳保姆早已滑不堪、娇嫩狭窄的火热花房膣壁内,直到“”深处,顶住那蓓蕾初绽般娇羞怯怯的稚嫩

    硕大浑圆的滚烫死命地顶住美艳保姆的一阵令人地揉磨、跳动

    一股又浓又烫的的淋淋漓漓地那饥渴万分、稚嫩娇滑、羞答答的上,直入白玉兰幽暗、深遽的玉宫内

    这最后的狠命一刺,以及那浓浓的滚烫地浇在白玉兰的娇嫩上,终于把美貌诱人的白玉兰浇醒

    被那火烫的在白玉兰最敏感的性神经中枢上一激,美艳保姆再次“啊——”的一声娇啼,修长雪白的优美**猛地高高扬起、僵直最后又酥软娇瘫地盘在他股后,一双柔软雪白的纤秀玉臂也痉挛般紧紧抱住林俊逸的肩膀,十根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指也深深挖进他肩头,被欲焰和美艳保姆的娇羞烧得火红的俏脸也迷乱而羞涩地埋进林俊逸胸前

    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雪白娇软的玉体一阵电击般的轻颤,从“”深处的玉宫猛出一股宝贵神秘、羞涩万分的玉女玉液

    汹涌的玉液浸湿了那虽已"鞠躬尽瘁",但仍然还硬硬地紧胀着她紧窄花房的,并渐渐流出花房口,流出"玉溪",湿濡了一大片洁白的床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