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才泄,连点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便给林俊逸再接再厉的狠狠,干到深处时还特加手段,磨得杜玉馨差点没乐疯了,她虽知林俊逸是要一鼓作气,让刚丢精的她再次崩溃,可承受那强烈攻势的她却是喜在心头,没顶犹如海啸般一波一波击打着她,一波还末平息,一波就来侵袭。

    雍容贵妇杜玉馨茫然的芳心虽想抓着那的感觉,奈何一波还来不及感受,这一波早就过去,她只能半带哭泣地享受着林俊逸强猛的攻势,打从心底快乐地喘叫出声,胸前双峰被揉玩时的快意,让杜玉馨更加快乐,幽谷当中不由自主地收缩吸紧,将那庞然大物紧紧箍住,一点不肯放松,彷佛想要用整道幽谷的娇嫩香肌,去感受他体内的火热,感受他的灼烫与炽烈。

    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就像一条黑缨乱抖的扎枪,在杜玉馨的甬道中颈中来回冲刺,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的庞然大物正在用力抽动时,突然杜玉馨体内的口像吸管一般紧吸住了他的龙头,如同电击似的,林俊逸感觉自己的四肢被强烈的痉挛所贯穿,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当中,他不由的失声叫了起来:“玉馨我的好舅妈啊”

    不可遏止的快感象波涛汹涌的海浪,咆哮着、翻卷着,一会把两人抛向浪尖,一会把两人压进水底,一层层、一浪浪、一阵阵、一**不可遏止的快感终于达到了难以遏止的顶峰,林俊逸和杜玉馨的终于达到了绝顶的。

    “舅妈我要快顶快顶哦用力哦。”

    林俊逸急迫的叫声呼唤着雍容贵妇杜玉馨的,他抖动的庞然大物更刺激着杜玉馨的身心。顿时杜玉馨挺起了,杜玉馨的甬道也随着他庞然大物的抖动急剧的痉挛起来,甬道内强大的吸允力猛的吸住了他膨胀的龙头,一股更加灼热的春水蜜汁喷涌而出,迎头浇在在他的龙头上,一阵滚烫的快感象电流一样传遍林俊逸的全身。

    林俊逸不由得倒抽一口气,一阵抽搐,庞然大物连续抖动,乍然膨大,他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每一次抽出林俊逸都要尽力地弓起腰椎,翘起臀部,用力地推开杜玉馨,让他的庞然大物能最大限度的抽到甬道口,以便下一次插的更深;每一次林俊逸都要尽力地反弓起腰,挺起,猛力地拉着杜玉馨,用尽他所有的力量拚命往前顶,让他的龙头能直穿杜玉馨的宫颈,并最大限度的深入到杜玉馨的,使杜玉馨的甬道急剧收缩。

    更刺激的是,每一次,林俊逸都要把龙头死死的抵在杜玉馨的口上拚命地磨,这时杜玉馨不仅花瓣在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甚至全身都在哆嗦嗦嗦。

    不仅如此,这时的雍容贵妇杜玉馨头发散乱、面容酡红,媚眼如丝、眉头紧锁,牙关紧咬、鼻孔张翕,脖颈后仰、上挺,她正在用双臂紧紧的搂着林俊逸弓起的腰肢,不由自主的热切的盼望着、等待着、迎接着他的。

    奋起全力,林俊逸最后一击,终于他那粗大的龙头深深的嵌入了杜玉馨的,这时杜玉馨的身子猛的僵直,浑身就像得了发冷病一样哆嗦起来:“啊哦。老公。我不行我不行了玉馨要死了”

    紧接着,一股股浓烈的春水蜜汁更加猛烈的从杜玉馨甬道深处汹涌的喷而出。

    林俊逸和杜玉馨已达到的颠峰,突然林俊逸的脊柱一阵酥麻,眼前金光乱闪。紧跟着他浑身的血液就像数千万条小蛇,快速地向他的急剧彙集,终于林俊逸忍不住了,他要了,心中一动,一松,如同彙集的洪水沖开了闸门一样,一股滚热粘滑的就像从高压水枪里出的一条水柱,从他爆涨的庞然大物里急而出

    “呲”的一声,林俊逸的又一次喷灌进杜玉馨的,给林俊逸这么一抵,杜玉馨一声爽翻了心的娇吟,泪水都流了出来,在林俊逸直叩黄龙之下又复大开,浓滑甜蜜的哗然泄出,激得林俊逸也是身子一颤,一声低吼,浓烫灼稠的也已激而出,破开了所有抗拒防御,火辣辣地进了深处。

    已臻的杜玉馨在林俊逸这深切入骨的一之下,全身都陷进了那兴奋的抽搐当中,虽说现下的体位让她不能伸手去搂去抱林俊逸,**也没办法情浓蜜意地缠紧他,可幽谷当中却是火热的收缩紧啜,快乐地将全根尽入的庞然大物紧紧包住,似乎要将当中的每一滴、每一点精力全都吸出,再不留下一星半点。

    一刹那间,杜玉馨的身体象被电击了似的痉挛起来,抽搐起来,她拱着腰身、闭着双眼、咬着嘴唇,似乎难以承受似的迎接着林俊逸爱的洗礼。

    此时此刻,林俊逸早已陷入浑然忘物、超然物外的境界,他只能闭着气,挺着脊背,把全身的精力都集中在庞然大物上,他的庞然大物和龙头已膨胀到了极限,他死死的抵着杜玉馨的壁,“呼哧呼哧”的急剧喘息着。

    管更加扩张,更加灼热,随着的收缩、随着精管的脉动,一股又一股,林俊逸充溢旺盛的接连不断的喷而出,如同一只只利箭直美艳舅妈杜玉馨的阴芯,这带着他火热的体温,带着他疯狂的赤子之情,犹如般的畅酣淋漓的浇灌着杜玉馨空虚的。

    林俊逸的与美艳舅妈杜玉馨的精在颈里会合、激荡、交融着,然后又缓缓的流进了杜玉馨的深处。这时杜玉馨的花瓣正在紧咬他的庞然大物,杜玉馨的宫颈正在吮吸他的龙头,杜玉馨的正在吞咽、吸收、消化他的。

    杜玉馨的在吸纳了林俊逸的大量后,似乎也获得了更大的喜悦,林俊逸清楚的感觉到,杜玉馨的甬道在痉挛、杜玉馨的在后挺、杜玉馨的腰肢在扭曲、杜玉馨的双肩在抽搐、杜玉馨的两手在发抖、杜玉馨在床上哆嗦,杜玉馨的全身都已陷入极度快感的震颤之中。

    天在转,地在转,一切都不复存在,《皇帝圣经》迅速恢复,林俊逸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他完全浸在极度的快感之中,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压在他身下的是杜玉馨,忘记了人世间的一切,任凭体内那困兽般的粗野的尽情在杜玉馨的体内宣泄,宣泄

    直到林俊逸颤抖着尽最后一股,让热腾腾的溢满杜玉馨的,一场灵与肉的搏斗,一场人类最原始也最禁忌的战争终于慢慢的停了下来。

    后林俊逸并没将庞然大物抽出,他趴在杜玉馨身上感受她后的余波。这时他的庞然大物就像吐了丝的蚕蛹一样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杜玉馨在高度的满足后也瘫痪了。

    林俊逸和杜玉馨紧紧拥在一起,在彼此的怀抱中颤抖,分享着欢娱过后的温柔余韵,在杜玉馨瘫软的身上喘息着,等待慢慢平息

    林俊逸疲乏沉重而又急促呼吸的声,在杜玉馨的耳边传送着,渐渐的汗水不再继续的流,呼吸也正常多了,过了一会,他抱着杜玉馨来到浴室里,然后两人一起坐在放满温水的浴池里面。

    此时还在深深的欢愉里的杜玉馨微张着迷离的媚眼,虚脱了似的软绵绵的趴在林俊逸身上,身体似乎尚有着强烈余韵的滚热,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林俊逸一边抚摸着还处在余韵期的杜玉馨的身体,一边开始轻吻着杜玉馨那已湿的发梢,吻着那享受后的眼神睛、樱唇

    林俊逸抱着杜玉馨,轻抚杜玉馨那光滑的背,把唇贴在杜玉馨的耳边。

    “舅妈,舒不舒服?我帮你擦背”

    他得意的明知故问。

    “嗯”

    得到雍容贵妇杜玉馨的肯定后,林俊逸感到相当自豪,他将杜玉馨抱得更紧,同时吻着杜玉馨的唇,杜玉馨静静的躺在林俊逸的身上,手指轻抚林俊逸的嘴唇,林俊逸也轻轻的玉馨抚摸杜玉馨那因性欢愉而微热的背。

    看着脸上显出欲火难忍的荡模样的舅妈杜玉馨,那简直就像是再诉说她还没得到满足似的,再看她全身**洁白的肌肤,丰满的胸脯上,矗立着一对高挺肥嫩的大,纤纤细腰,圆润,肥翘椭圆,的浓密而整齐,**修长,天香国色般的娇颜上,泛着荡冶艳、浪媚人的笑容,真是让林俊逸着迷。

    杜玉馨看林俊逸紧盯着她不放,于是她羞红了脸站起身来将双腿跨在林俊逸的上,她伸手握着林俊逸的,另一手则左右分开她自己的小上沾满的,让躺在浴缸中的林俊逸清楚的看见杜玉馨里美丽浅粉红色的璧,更看到杜玉馨里一股股湿黏的液体,正从里面像挤出来似的溢着。

    杜玉馨把外甥林俊逸的对准了她裂缝处后,她稍微的向前推了一下坐了下来,几乎再没有任何涩的状态下,林俊逸的就像被吸进似的插进杜玉馨的里了,杜玉馨继续慢慢的,脸上却露出复杂的表情,一会像是很痛般的紧锁眉头,一会又像是满足般的吐着气。

    但杜玉馨的表情并没让林俊逸注意太久,林俊逸还是低下头看着水中自己和舅妈杜玉馨官的结合处!只见林俊逸那又粗又长的就被她的小慢慢的吞了进去,看着林俊逸的将杜玉馨的给撑开,然后慢慢的插进里,那种兴奋的感觉是没辨法用言语形容的,那种画面更是美的让人感动!林俊逸想只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吧!

    杜玉馨再把外甥林俊逸的插进她的的小后,只见她一脸满足的态,小嘴里也舒畅的:“喔老公你的大好大嗯喔啊喔嗯真叫人受不了”的浪哼了起来。

    或许是林俊逸的太粗了,杜玉馨继续的向前推时,林俊逸感觉到林俊逸的好像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一般,让林俊逸更好奇的抬起头看着林俊逸和杜玉馨的结合处。

    只见到舅妈杜玉馨的口扩张的软肉,随林俊逸的入侵而向内陷了进去,林俊逸可以感受到杜玉馨里的紧紧抱裹着林俊逸的的奇妙感觉,好紧好窄,又是非常舒服的感觉。“啊老公的大插的玉馨喔啊涨死玉馨了喔”

    杜玉馨把她的大腿分得更大更开了,慢慢的又推前将外甥林俊逸的给插进她的里,看她那副陶醉晕然的样子,林俊逸知道林俊逸的给了杜玉馨极为舒适的感觉,因为林俊逸感受到杜玉馨的里的正像欢欣鼓舞般的缓慢韵律的收缩、蠕动着!

    而也不断的随着的而从杜玉馨的里了出来,溶解在浴池中,更使杜玉馨原来颤动着的身子更是抖得很厉害。’好啊老公的喔插的玉馨好舒服喔啊涨死了”

    或许是林俊逸的太粗了,刚开始时,杜玉馨并不习惯,林俊逸的还没全杜玉馨的,杜玉馨就邹着眉,不过不久后,杜玉馨像是想开了似的,只见她用力的一坐,把林俊逸的整根了她的里,她才满足的轻吁了一口气,叫着道:

    “喔好好胀好舒服啊乖老公玉馨好酸喔啊你的真大嗯插的玉馨啊”

    当林俊逸的整根全插进舅妈杜玉馨深处后,杜玉馨就双撑着林俊逸的胸,开始努力的前后挺着,她上下、左右摇晃着,使她长发散乱披肩,有些发丝飘到粉颊边被香汗黏住,娇靥上的表情像是无限畅快,又像难忍似的微微皱着秀眉。

    这荡女人含春的态是林俊逸做梦都不敢想像的,如今却出现在美艳舅妈杜玉馨脸上,而且是她主动的干着林俊逸,一想到这,更使得林俊逸的涨得更粗长的顶在她的小里。

    “啊好美啊好老公喔啊玉馨的永远只给你啊只给亲老公干啊好老公。玉馨爱你啊玉馨的好老公。喔你是玉馨的啊好棒。你的插的玉馨好爽啊玉馨要你啊每天干玉馨的喔。”

    不知是杜玉馨很少开垦的紧,还是林俊逸的太粗,林俊逸感到林俊逸的被杜玉馨的小夹得紧紧的,让林俊逸全身就像被一股一股舒适的电流通过似的,尤其一想到是和杜玉馨,林俊逸就兴奋的叫了出口:

    “啊玉馨你的好温暖好紧喔夹得老公的舒服极了啊早知道是这么爽喔我早就找你了啊‘

    “啊老公喔。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啊你的就这么壮了玉馨的随时让你干。就是这样啊用力顶啊美死人家了。啊”

    杜玉馨随着水波的摆荡,一上一下的,不时的闭上眼睛,享受这种主动的快感。她像是彻底解放似的,而林俊逸也顺着水波的摆动,上下的配合杜玉馨的,只听见杜玉馨里的和杜玉馨的声发出动人的声音。

    “啊好棒嗯小丈夫玉馨的亲老公你的啊把玉馨的小插得满满的啊玉馨好舒服喔小坏蛋。你干得玉馨好爽玉馨这几年白活了为什么不早点。啊好爽老公玉馨的感觉好刺激啊。啊玉馨爽不爽”

    “喔玉馨老公好爽啊用我的干舅妈真的好爽你呢喔被外甥用插过你女儿的插进感觉怎样”

    “好爽好刺激啊早知道被外甥干有这么爽喔玉馨早就了啊玉馨白活了几年啊小丈夫玉馨要你每天啊都干玉馨的小好不好啊”

    随着杜玉馨的,她那对坚挺饱满的也跟着晃动起来,让林俊逸忍不住的伸出双手抚揉着那对和那两粒涨硬的,把正在得全身酸麻酥痒的杜玉馨爽的叫着:

    “啊人家的亲老公嗯美死人了喔哥哥啊酸死人家了啊只有你的才能干得玉馨这么爽啊好爽喔啊小坏蛋啊干得玉馨的喔快老公用你的干进玉馨的玉馨要你要你干玉馨”

    杜玉馨不时的猛力挺着一上一下的着,隔几下又磨转了一阵子,再继续快速的,让在她里进进出出的干弄着,有时她更荡的下低头看着林俊逸的在她小里进出的盛况。

    “啊玉馨的乖外甥喔你的真棒嗯玉馨爱死你的了啊你的插的玉馨爽死了喔玉馨要做舅妈的性伴侣啊玉馨要哥哥天天干杜玉馨的小喔小坏蛋好老公玉馨让你了”

    杜玉馨身为女人的荡本能,今天全被林俊逸的给引发出来,累积的性饥渴让她春情暴发的尽情发泄出来,满脸欢愉的迎合著林俊逸的猛烈摇晃着她的,更像洪水般的流到浴池中。

    “啊好爽喔啊老公玉馨的让你顶的爽死了啊好麻好爽嗯爽死我了喔快再来玉馨要用力顶啊对用力玉馨的喔酸痒死了嗯”

    杜玉馨急促的喘息声和娇吟的声听在林俊逸耳里,有如天籁般令林俊逸兴奋不已,尤是看着自己粗长的在自己那美艳无比的舅妈杜玉馨如少女般的窄紧里插着,那种靡的快感是任何感觉所无法相比的,林俊逸想也更是天下所有男人所梦寐以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