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美艳妈妈安静了下来,停止了扭动和挣扎,身子软绵绵地,如小猫依人般,偎依在林俊逸的怀中。当林俊逸把头低下来吻她时,她不再把脸避开。

    就在林俊逸的嘴唇轻轻触到她的嘴唇的一刹那,巨大的快感从她体内涌起,不由自主地作出了反应:呢喃着张开了嘴,任四片嘴唇连在一起,丁香半吐。

    林俊逸舔着美艳妈妈鲜红柔嫩的舌尖,指头插在她的头发里摩挲着。他的吻是那么温柔,他的拥抱是那么有力,这一切都是那么妙不可言!宁雪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吻!

    如此发疯的吻!如此强烈的吻!如此迅猛的吻!如此的令人**的吻!给人一种天地骤然停止,世界只剩你我的感觉!

    宁雪嗅到了林俊逸身上那种健壮男性特有的诱人气味,头晕晕的,春情荡漾。

    不知何时,她似乎失去了思维能力,好象知觉已被林俊逸的双唇吸走。

    她什么也不再想,只让自己全身心地去感受。

    她浑身无力,呼吸渐渐急促。

    林俊逸的嘴唇厚实、充满力量,狂吻时把她的小舌都吸进了他的口中。

    宁雪神魂颠倒、如醉如癡,精神和躯体都沈浸在兴奋之中,失去了矜持,忘记了一切顾虑,一双手也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他的腰,好象怕失去他一样。同时,她也使劲吮吸他的唇。

    林俊逸把舌头伸向传出美艳妈妈阵阵呻吟的樱口中,在里面上下左右地搅动着。

    美艳妈妈张大嘴,让林俊逸伸得更深。她益发觉得刺激了,也把自己红嫩的小舌迎上去,贴着他的舌头,随着他上下左右移动着。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两人的嘴唇都麻木了,才稍微把头离开了一点,四目交投,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含情脉脉,凝视良久。

    宁雪觉得,林俊逸的眼光是那么温馨,情韵万般,撩拨人心;两片线条优美、富有肉感的嘴唇和洁白坚实的牙齿,望一眼就使人遐思。又一股欲象电流忽地通遍全身,她芳心激荡,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老公!”

    美艳妈妈便急不及待地踮起脚尖,一双细腻柔嫩的手臂紧紧箍着林俊逸的脖子,猛地把樱唇压在他的唇上狂吻。她美丽的嘴唇红润、丰泽、富于弹性,热吻时显得那么用情、投入和急渴,喉咙里传出阵阵的“唔唔”声。

    宁雪把自己那鲜红的小舌伸进了他的嘴里,让他吮啜。随着他的吸吮,阵阵电流传向她全身,她甜美忘情地呻吟着。

    二人欢快地扭动着,只吻得天昏地暗、翻江倒海、如狂似癫!

    时间飞快地流逝着。不知多少小时过去了,舞曲已经反复演奏了十几遍。窗外月亮从云里出来,月华纷照,大地如洗。两个颤抖的驱体还紧紧地抱在一起,热烈地缠绵着、扭动着

    在他们的意识中,已经没有时空、没有天地,没有了周围的一切万物,连自我也不存在了,有的只是痴狂,想做的只是吻、热烈的吻

    宁雪无意中睁开眼睛,看见了窗外的明月,突然清醒。她轻轻推开林俊逸,娇喘着小声提醒:“老公停停说好只吻一下的,你看你老公,天已不早了,我们应该睡觉了明天还要执行任务。”

    林俊逸双手搂着她,在她光裸的肩头和后背抚摸着,仍然在她脸上各处亲吻着,高兴地说:“老婆,我今天真幸福呀!”

    宁雪神态忸怩,低声说:“与老婆接吻就算是幸福了?你弄得我很不好意思哎呀,你把我搂得都喘不过气来了,快放开我,咱们回去吧”林俊逸刚松开手,宁雪她便两腿一软差一点摔倒。林俊逸连忙又搂着她。

    宁雪娇羞道:“让你吻得浑身都酥软了!”

    林俊逸关切地说:“雪儿,你今天很累了,我抱你回卧室去好吗?”

    “那象什么话!一个女子,让一个口口声声叫自己“妈妈”的男人抱在怀里走,太不成体统!这样吧,你扶我走好吗?”

    但是她刚迈出一步,又是一个趔趄。林俊逸笑道“老婆,不要硬撑了!我虽然在外人面前是。心爱的儿子,但是我却是你老公而且,刚才你不是已经允许我把你抱在怀里亲吻了嘛!听我的吧。别忘了,你的身份就是我的妻子。”

    “雪儿的一双大眼,清澄明澈,犹如两泓清泉。一张俏脸在月光下秀丽绝俗,真的美极了。”

    宁雪什么也没有说,但心里却被他的话语陶醉了,并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一往深情地看着她心中的白马王子,似乎在向他显示自己的美目,肯定他的评价。林俊逸边说着,又在她俏脸上到处吻起来。

    美艳妈妈宁雪被林俊逸抱在怀中,动不得,只好闭上眼睛,任他去吻。渐渐地,她也动情地将两条莲藕般的玉臂缠着林俊逸的脖子,把两唇与他吸在了一起。女人真是奇怪,平时在男人面前,总是表现出淩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对自己的贞严加保护,尤其是樱唇、酥胸和禁区三大关,是决不容男人随意侵犯的。

    但是,一旦某个心爱的男人设法突破了她的第一个关卡,那么下次再接触时,她便不会再在这个关卡上对他戒备了,任其所为,而把防卫放在了下一个关卡上。她现在就是这样,刚才他要吻她,她感到十分害羞,极力地反对。

    她现在一直想躲避林俊逸,怕自己和他呆在一起就忍不住想和他。后来,见他摔倒在地,她的心立刻软了,来不及思索,被他占有了她的樱唇,而且吻得那么热烈;所以,现在他再吻她,她心里便不觉得为难,反而有一种“反正已被他吻过了,再吻吻也没有什以关系”的心情。

    但是她心里告诫自己:决不能再让他突破下一关了。其实,早些日子,老公已经大破三关,几乎彻底地占有了她的一切。按理说,现在他要什么她都不必忸怩。但是,她依然不能放开心结让老公彻底占有自己。

    但是,天晓得她的决心究竟是否能够实现!许多年轻男女,都是在开始亲热时校定了一个限度,但是,当情潮激荡时,就无法自持,而至超越这个限度了!起先是超越一点点,跟着又再超越一点,一点又一点,结果是什么限度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