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说着,美艳妈妈缓缓地将捂在胸前的两手无力地垂落在身侧,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他来体会“在母亲怀中的温香滋味”她预感到一场疾风暴雨即将来临,势在难免她渴望它的来临,又害怕它的来临,心里好紧张、好激动,林俊逸尚未动手,她的身子已经微微发颤。林俊逸迫不及待地解开了睡衣的带子,松开她胸前的衣扣,撩开衣襟,解下。

    一双浑圆、坚挺、雪白、白玉般丰润细致的弹而出。

    林俊逸猛地伸手握住了它们。

    “呀!”

    宁雪情不自禁地喊了起来。

    林俊逸两手在她饱满的**上轻快地摩挲着,语无伦次地低声赞叹:“啊!真是美极了!高耸如山、浑圆似球、雪白赛玉、滑腻类脂、柔软胜绵衬着这粉嫩而丰腴的酥胸真个是软玉温香、尽善尽美万能的上帝呀,你真是伟大极了,竟造出如此尤物”

    宁雪眼睑微开,看着他那陶醉的、手忙脚乱的样子,既好笑又好羞,心里十分得意。能听到自己意中人的赞美,哪个女人会不动心、不惬意呢!

    “还有这雪峰顶上两点红俏!俏!俏!”

    林俊逸嘴里不停地说着,同时改用食指与大姆指夹住那嫣红的蓓蕾,轻轻搓捏。

    一阵麻麻痕痒的感觉立即传遍她的全身,既象蚁咬,又象触电,浑身上下有说不出的滋味,既舒畅、又难受,不由叫道:“噢!哎哟哟你”

    林俊逸更加起劲地搓捏起来,后来又改用手心搓着蓓蕾尖。

    “呀呀呀!”

    宁雪更加兴奋了,不停地叫着:“别这样呀请你别这样”

    林俊逸又改用胡子在那已变得坚硬的上厮磨,她那痕痒的感觉更加强烈,简直无法忍受了:“呀”她高声叫起来,身子扭动着。

    林俊逸见她的反应如此强烈,便停下来,两手捧着她那正在左右摆动的俏脸,柔声问道:“老婆,我使你难受了吗?”

    宁雪的整个身心已完全被他的双手融化了,一心一意地在享受着林俊逸美妙无比的抚摸所带来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受,处于半癡迷状态,那里还能考虑如何保持端庄、如何选择合适的辞令,那里还能说出话来。

    她微微睁开迷罔的羞眼,瞄林俊逸一眼,摇摇头。

    林俊逸又问道:“你感到舒服吗?”

    宁雪脉脉含情地看着他,点点头。

    “老婆真乖,”

    林俊逸捧着她那娇嫩桃红的俏脸,轻轻抚摸,看着她那欲焰闪又带几分羞涩的秀目,在她那微微颤动的樱唇上亲了一下,鼓励道:“你想叫就大声叫吧!这样会痛快些。不要强忍着。”

    宁雪点点头,渴求地小声说:“老公舒服我我要你摸不停快”

    林俊逸嘴里说着“好!好!”

    同时动情地把她的衣服完全解开。

    宁雪已没有力气去阻拦他,实际上也没有想到去阻拦他。因为她这时完全处在癡迷之中,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想,只希望他快点给她醉人的享受。

    刚才跳舞时,美艳妈妈用前面开口的薄纱睡衣当舞裙,里面只穿了小内衣。刚才,已被他除下,现在他又把睡衣的两片前襟整个拉开,这样,她身上除了三角裤盖着的地方和衣袖里的两臂,已接近一丝不挂了。

    宁雪朦胧中感到林俊逸在抚摸她的,刚要阻拦,却突感一阵酥麻,原来林俊逸张口吮住了美艳妈妈的,并用舌尖舔她那已经发硬的和。她忘记了受侵犯的事,大叫:“啊呀你要了我的命了!”

    林俊逸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她那发硬的蓓蕾。

    不同于搓捏,她觉得触电的感觉越来越猛烈了,身子不停扭动,大声呻吟。

    宁雪怕这样下去会出事,便推开他的手,央求林俊逸放开她的。

    林俊逸的手停了,但却没有休息,继续用舌头舔她。由于她全身绝大部分都裸露著,所以,除了三角裤遮盖的地方,从头到脚都被他了,连两臂也被他从袖子里抽出来舔了又舔。

    林俊逸舔得美艳妈妈全身肉紧,每舔一下,美艳妈妈的身子便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

    美艳妈妈好激动、好享受,已被挑逗得无法遏制,羞耻之心荡然无存;要不是头脑还清醒,她一定会主动脱掉三角裤乞求他快点与她造爱的。她不停呻吟,身子剧烈扭动,下面也大量分泌。迷人的音乐继续传送着美妙、明快而和谐的旋律。

    在心智晃忽中,宁雪突然感到禁区象有一只虫子在爬。原来,不知何时,林俊逸的手已由滑到裤子内,抚弄她的。这时的美艳妈妈,对此并无反感,反而觉得非常冲动。上面的和下面禁区同时受到强烈的剌激,立刻使她进入了的境界,十分受用,大声呻吟着。

    这时,林俊逸停止了对她的触摸,两手悄悄地把她的三角裤往下拉。

    宁雪脑中尚存一丝清醒,发现了林俊逸的举动。她大吃一惊,无力地拉出他的手娇喘道:“老公听话不能脱不不要摸我”

    林俊逸辩道:“我见老婆的湿了一大片,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原来,宁雪被他挑逗得炽烈,不断外涌,以致于把都湿透了,还通过裤子边沿,流到床上一片。

    宁雪的那张白嫩的俏脸,腾地变得通红,并不由自主地用双手捂着禁区,美目低垂,似怨似恨地娇声嚷道:“谁让你管这事?”

    说完,推开林俊逸,掩上衣襟,闭目躺在那里,心里却是狂跳不止。

    林俊逸以爲她真的生气了,便一手抱粉颈,一手揽柳腰,把那仍在微颤的娇躯紧拥在怀里,柔声道:“老婆不要生气,我再也不敢了。”

    边说边在她脸上、唇上轻吻,并抽出一支手,在她胸前不停地揉捏,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

    宁雪见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芳心顿软;在他那咄咄的目光下,赧羞顿生,连忙用手捂在脸上,娇嗔道:“老公,谁生你的气了?我只是不许你到处乱摸嘛!”

    林俊逸狡猾地问:“好老婆,到底哪些地方是不能让我摸的?”

    宁雪把手捂在禁区,娇嗔道:“明知故问!我这全身上下,除了这里,还有你没有摸过的地方吗?”

    是啊,现在,这里是她身上唯一被掩盖着的地方了。三角裤是那么小的一块布,只有巴掌大,仅能遮着方寸之地,以致于下面的毛发都从边缘露了出来。

    林俊逸却笑嘻嘻地说:“可这里我刚才也摸过了呀!”

    宁雪一急,伸出两个粉拳在他身上轻擂:“你好坏看我打你!”

    林俊逸握着美艳妈妈的手,放在嘴上亲着,边说:“好好,算我没有摸过没有摸过!”

    “小滑头!你刚才分明已经摸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