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过了好一会,董卿才醒了过来,感觉林俊逸的大仍然插在自己的里,而且似乎越来越大,越来越粗,不禁又羞有怕,只好软语道:“好哥哥,卿儿服了你呢,可我实在不能再来了,吧,求你!”

    “你都爽疯了,可老子还没,你说今晚都给我,不让我怎么行?”林俊逸笑道。

    董卿一咬牙,涨红这脸低声说到:“我我给你吹吹喇叭好吗?”

    林俊逸心想这到不错,春晚的美女主持人还能让她吹喇叭,正好能让没美女休息一下以便再战。

    于是突然将她拉起来;他让董卿趴在床上跪在他面前,而自己站着将送到董卿面前;董卿了解林俊逸的意思,毕竟她是一个现代女孩;她主动用手握住林俊逸的张开小嘴含住了它,但是林俊逸的实在太粗大了;董卿只能勉强将的部份含住前后,但是这样却让林俊逸的恨的痒痒的;於是他用手抓住董卿的头髮,腰部一挺;硬生生将巨大的塞入董卿的小嘴裡,开始作活塞式的。

    “呜呜嗯”

    董卿被林俊逸这样强力的下,简直无法呼吸;但是林俊逸的送得越深,她却越有快感;为了让林俊逸早点,董卿右手不断大根部,左手不断抚摩男人的,而的蜜汁也开始狂烂了。

    林俊逸到两百次的时候才拔出,董卿因喉咙受刺激而开始咳嗽;而林俊逸见状不忍心才改让董卿改用舌头来,上面佈满了董卿的唾液;看起来更為兄悍。林俊逸此时却用右手从美女背后绕过臀部抓摸,抠,左手不断抚摩丰满无比的。

    董卿的身体掩饰不了遭受强烈爱抚和双管齐下所產生的快感;她不自在的上下地摆动身体,小嘴亦忍不住地发出了声音:“嗯。”

    林俊逸知道董卿又已经开始兴奋了,便推倒美女在床,开始朝她展开猛攻;董卿的毛非常的浓密卷曲,从耻丘、一直延伸到都佈满了耻毛;所以林俊逸必须用手指拨开她浓密的毛才能看到。

    他将整个脸埋进董卿双腿的中心,伸出舌尖对她的深处作前后挑弄。

    董卿的遭受林俊逸强烈刺激下也有了较激烈的反应:“不要不啊好好好舒服”

    她忍不住地用双手压住林俊逸的头,希望林俊逸的舌尖能更深入的深处;而林俊逸当然是义不容辞地更加卖力刺激董卿的。

    当董卿正沉醉於深处的愉悦的时候,当两人的都将要沸腾的时候,董卿反而主动躺下;自己分开双腿,因為她的已经痒好久了;渴望林俊逸来灌溉她的了,现在她只希望赶快有人帮她止痒。

    她对林俊逸说:“快!快”

    林俊逸十分得意地来到她的跨下,握住自己巨大的;对準董卿的洞口,用在洞口上下刮弄;董卿见林俊逸迟迟不,十分著急地“讨厌!快一点嘛”

    林俊逸这才挺直了身躯,将大对正;徐徐的董卿的,一阵窄实的压迫感令林俊逸无比的舒适。

    如此慢进慢退的,终於董卿感到林俊逸和自己的已紧紧贴合著,整个都被填满了,产生十分充实的感觉。

    林俊逸的到达了的尽头,整条的被滚熨的的紧紧包裹著,那种奇妙的感觉实在难以言传,不禁停了下来细细品嚐。

    董卿的表情由眉头深锁改而露出微笑:“。嗯”

    林俊逸将身体压下,直达董卿的;董卿的是十分紧的,林俊逸的在董卿的吞食之下感到痲痺;“快!快用力”

    董卿的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她用双手托住林俊逸的;拼命地往自己的施压,而她自己也尽量将臀部向上顶;希望的能够加剧!

    “啪!啪!啪!”

    林俊逸的加上董卿爆发出的声充满整个屋子,“哦!呜。呜啊。用力再再用力。”

    董卿过於舒服忍不住地大叫。

    “啊!、不行了不行了”

    林俊逸大约了三百餘下,两人都已经是汗水淋离;林俊逸抽出大,自己躺在床上,依然是挺立不摇的;只是表面佈满著董卿的。

    林俊逸翻身躺在床上,一尺来长的大高高挺立,直对天花板,用手一指大,“大主持人,自己坐上来吧!”董卿羞的满脸通红,索性一咬嘴唇:“坐就坐!!”

    董卿羞红著脸,跨身而上。她慢慢的蹲下,看著和慢慢接近,终於接触到了。已陷入之间,顶著口,这时有些微痛了。

    董卿不敢再蹲下去,停了下来。林俊逸正在舒服间,忽然发觉董卿停了下来,便柔声问道:“怎么样?”

    “人家痛呀!”董卿娇憨的嗔道。“不用怕,不痛的,来吧!”

    但是多番催促,董卿仍是不敢再往下落。终于鼓起勇气,但怎么也套不进去,太大了。

    林俊逸心急起来,说道:“让我帮帮你吧!”

    董卿正想说不要,已感到身下林俊逸的直往上挺,臂部又被他抓住,欲避无从。迅即突入,一痛之下,双腿乏力,全身便往下住落。全条五吋多长的,马上如过关斩将般,完全了董卿的。董卿感到像被插了一刀似的,很痛很痛,痛得眼泪直标,张大了口,却发不出声来;按在林俊逸胸口上的小手,不停在颤抖。

    林俊逸更加不敢妄动。事实上,被紧紧包围著的感觉实在很舒服。董卿内的微微颤动,像数十隻小手一齐在抚弄著一样。

    比较自己的感觉优胜得多。而董卿的一双晶莹,就掛在眼前,不禁伸手上去,一手一个的揉搓著。

    过了好一会,董卿才透过气来。她白了林俊逸一眼,嗔道:“弄死人家了,谁要你帮!”

    已了,接著该怎么办?

    她双腿用力,双手撑着林俊逸的肚子,慢慢的蹲起来,逐吋抽离,又是一阵刺痛。

    他强行将董卿拉了下来,让董卿的直接对準坐上去;“嗯!”又是一阵迫实感,董卿皱著眉头叫了一声。

    林俊逸双手紧抓住董卿的**,让董卿自己上下摆动;林俊逸的大不须要动就已经抵达董卿的了“噗滋!噗滋!噗滋!”

    董卿又再度释放大量的,使得两人的处再度发出剧烈奔腾的声音!董卿上下摇摆著头忍不住地大叫“哦!喔。嗯啊!”疯狂的,不断的抽动甚至使空腔放气,董卿不断的放屁。

    两人正在沉醉在天雷地火之间的时候,林俊逸见董卿身后的三十七吋大电视;伸手一把抓将遥控器取了过来,他打开了电视选择了TVXS整点新闻台;哪裡知道这么巧正在重播董卿播报的时段“接下来我们一块儿来看看国内新闻”

    林俊逸见那电视裡温文端庄播报新闻的董卿与现在全身**坐在他肚皮上狂舞的董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他心想著﹕(任你在播报新闻时候多么英姿焕发,脱掉衣服以后也不过是个女人?)

    想到这裡林俊逸莫名地兴奋,他决定要彻底地佔有董卿;他用双手紧握著董卿的腰肢,然后主动将臀部向上挺,原本已娇喘不已的董卿又再度沸腾“啊!好好好舒服!”

    林俊逸卖命地,每一摆动都深深刺入董卿的深处!董卿的**随著剧烈的起伏而上下摆动,真是十分地诱人

    林俊逸再度起身,他将董卿的双腿抬起来扛在间上;用他巨大的身躯向下压,让董卿的彻底呈现;而他则对準两片两片粉红色的肉片中心,开始大起大落地。

    “喔!嗯太。太舒服了啊!”

    董卿迷人的脸庞兴奋地左右摇摆,林俊逸见状更是卖命地;两人身上的汗水相互交溶,、汗水佈满了整个床单。

    “呜!哥!好哥哥!用力!再用力!啊!不行了!”

    董卿兴奋地叫著林俊逸的名字,林俊逸则放慢的速度,改用旋转腰部的方式在董卿的裡划圆圈搅弄;董卿被林俊逸如此的刺激,兴奋地抬起头来伸出她的舌头热吻著林俊逸;像似无从发洩一般。

    经过一翻搅弄后林俊逸又再度恢复大起大落地,只是的速度更快力道更重;董卿此时已经极尽疯狂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

    董卿又缓缓坐下,这样上落了十数下,董卿渐渐掌握到当中秘诀,上下得更加畅顺了。林俊逸躺在床上不须劳动,不知多舒服。眼前董卿的,不停的上下飞舞,剎是好看。

    董卿上下了一会,发觉某几个位置特别畅快,於是左左右右的摇著**,很快就香汗淋漓了。她双手抚摸著自己的,口中发出“荷荷”的娇喘声。突然全身一震,头直往后仰,长长的秀髮垂到林俊逸大腿上,又尝到了一次性。

    良久,董卿扑倒在林俊逸胸膛上,喘息著。林俊逸知董卿已无力再驰骋了,便翻转身,让董卿再次扒在床上,握著董卿的细腰,从后将董卿的。决心从背后。

    此时董卿已经无力招架,只能任其。

    林俊逸只觉撞在尽头,他双手后移,把两边臀肉尽量分开,想再深入一些,这样又插了一两百下。董卿开始发出一阵阵哀嚎,林俊逸知道她的又快来了,於是便加快的速度。只觉董卿己无力扭动,剧烈的颤抖,大量的又洩出来了。

    那一瞬间董卿解放了,一股浊白的液体衝击著林俊逸的,而林俊逸也深知自己的能耐已经快到了极限,今天玩的也够爽了,於是他再疯狂四十餘下以后;也爆发了,林俊逸大吼一声,像被吸住一样,再也忍耐不住,大抵住,大量的喷,一直喷了十多廿秒。董卿喘著气,承受著大量火热的,林俊逸又迅速地抽出;将一股滚烫黏浊的继续董卿白皙的脸庞上,许多直接地流入董卿的嘴裡;而她也不排斥地吞下了,因為董卿心裡终於明白这就是她想要的,这是文杰所无法带给她的狂野式!

    直到林俊逸的停止抽搐,吐出了最后一滴,两人才颓然倒下。

    林俊逸将铺盖拉过来盖在两人身上,而神勇的大又昂然挺立了,便将插如温暖儒润的里,董卿则轻轻的趴在男人怀中,今天虽然被但自己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和满足,竟然无比温柔的趴在林俊逸身上,紧夹男人的大,仿佛这样自己才睡得安稳。在林俊逸强有力的拥抱下,不久,董卿便沉沉的进入梦乡,在睡梦中还梦见自己和林俊逸疯狂,竟不断轻耸自己的套着大。

    林俊逸怀拥玉人,睡的正甜,突然被一股风雨突至的沙沙声吵醒。

    揉了揉眼睛,天边略明,虽是风雨如晦,却也还能辨视已是隔日清晨了。屋外风雨陡然大作,而且越下越大,滂沱之势,直如千军万马,冲锋陷阵而来,又似战鼓频传,短兵相接,杀的不可开交。

    林俊逸只觉抱在自己怀中的董卿一动,低头一看,董卿正好醒来,两人四目相接,董卿的双颊没来由的又红了起来,羞态可掬。假意恶狠狠的道:“看什么看,还没看够吗?”话一出口,便知说错话了,林俊逸哈哈一笑,一个龙翻虎跃,红帐翻浪,整个人压在她身上,鼻子相抵,笑道:“我是还没看够,今天可得看的仔细些。”

    不等她有所反应,立刻将被子掀起,身子坐高,分开了董卿雪白玉嫩双腿,双手压在她的细缝上缓缓用力揉弄,的大也不甘寂寞,沾了一些中未干的,前抵,徐徐旋动,其时林俊逸运气,火热,这触及董卿殷红贝肉的大一转,董卿立刻娇吟出声,佣懒无力,柔若无骨的冰肌雪肤立刻泛起一阵红光,圆臀不由自主的迎合,娇羞万状,看的林俊逸痴了。

    董卿则面红如滴血,想用被子幪住头脸,却被林俊逸一把将被子掀起,见他痴痴地瞧着自己的,更是充血发红,火热烫辣。那的大东西,粗大硬长,偶尔跳动几下,看的自己春情荡漾,恨不得那大立时狠狠的攻入自己那湿润之极的,偏生林俊逸不知道是中了邪还是存心吊她胃口,大明明已经进入了半个,却突然顿住,只是痴痴地瞧着自己。

    心中又羞又喜,中又又痒,想开口叫他行动,却又怕他觉得自己荡,不敢出声,难过之极。

    情急之下,狠狠地在林俊逸臂上捏了一把,佯嗔道:“你元神出窍啦?”

    林俊逸吃痛,腰间用力,大噗滋一声,尽根而没,全数被董卿的吞入。

    林俊逸藉前扑一顶之势,身子贴上,抵住董卿的急转倏旋,用力,钻的董卿浑身酥酸,张口直叫:“哥快再再用用力妹妹那里好好酸”林俊逸哈哈一笑道:“还有更酸的呢?你要不要尝尝?”

    虽是问话,不待董卿回答,突然上下抖动,大如波浪卷来,一重重,一浪浪,上插花,下插花,记记结实招招准,全数打在那上。

    董卿哪里受得了这奇招?樱唇直喘道:“哥哥快快来我我要再再来”

    林俊逸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陡然加速,又快又狠,如摧花蕊,又急又切压海棠。董卿此时已被欲念淹没,口中直叫道:“哥你你的鸡好大捣捣的我

    好好舒服,唔唔妙妙极哥你你好会会干我我要飞飞了你你要插我我了,我我我快快死死了哼唔啊不不行啊啊啊太太酸酸了我我快撑撑不住住了!”

    林俊逸不理她求饶,大仍然苦干实干,花样百出,把刚初不久的弄的火烫肉紧,又磨又抵,看着自己的大在董卿的出入裕如,将弄的湿透,翻进又翻出,还可见到白浓浓先前所留下来的在中,一将抽出再送,就由中流出,顺着雪白嫩软的股沟沾湿了床单,混着贞血,看的林俊逸又是刺激,又是兴奋。

    大猛然一送,只听董卿闷哼一声,身子紧夹林俊逸,再慢慢放松,秀发身体,全是汗珠,差一点就软瘫了。

    林俊逸微闭双目,享受大被董卿紧夹的温暖快感。

    过了好一会儿,才将从董卿的抽出,将董卿整个翻转过来,背对自己,露出光滑晶莹的玉背,肥美的圆臀高高鼓起,又翘又挺。

    林俊逸惊喜万分,心道:“这么翘的,搞起来一定很舒服。”

    双手分开两股,大于浓密乌亮的黑森林中自动找到烫红的。

    董卿才回过头来问道:“哥哥你要干”

    “什么”两字还没说出口,林俊逸的大已经中宫直入,挤开护卫的两边,滋的一声清脆水声,已入重地,林俊逸整个人也已贴上了董卿后背,双手自腋下穿过,紧握董卿高耸的圆滚又摸又揉,又捏又搓,在她耳边吐气悄悄道:“卿儿,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今天我要好好让你爽翻天,你学着了,这招老汉推车,实用的很如果你觉得好,你可以在春晚的时候,跟全国的观众说说这种感觉”

    不等董卿回话,一阵风狂雨骤的急顶,董卿当然知道自己昨晚被和林俊逸时就用的这招。这时也不顾羞耻地又翘又挺,被林俊逸的大狠命,弄得她舒爽的摇扭止痒,迎合林俊逸。

    林俊逸与董卿圆臀相击,快疾的,势若烈火,不时还可听到两人肌肤相撞的肉紧声,,又密又响,声若连珠,又似烈火焚木,劈哩啪啦,火星飞溅。

    不同的是,飞溅的是蒙眬闪光的液浪水,而非燎原星火。林俊逸一连串急攻猛打,很撞董卿,力道结实,把董卿的臀部撞的都红了,白玉似的臀肉肌肤泛出水淋淋的娇艳红光,又鲜又嫩,令人忍不住想咬一口。这样很插了数百下。

    突然想起快到上班时间了,天也放晴了,忙道:“大色狼,快吧啊我啊还要上班不能迟到的!啊啊我先丢了”“哇”的一声,猛泄而出,直冲。

    两人这阵子热烈的合体爱抚,耗力不少,林俊逸也不想让自己董卿的事暴露,便不在忍耐,唔的一声,松动,背脊一麻,在很插了数百下之后也挡不住如潮快感,真阳倾泻,与董卿的元阴混合交流,同时软瘫在床,趴压在董卿背上,轻抚她乌光晶亮的秀发,吻的她细腻柔致的耳垂,仍紧紧塞在董卿的里,享受那合体交欢后的温柔舒适,嫩软温润,久久不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