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把董卿的浪态都套了出来,到董卿全身冒火,两片小硬硬地向两边撑开,张大口等着喂哺时,才再将鼓涨得变成圆球的大回董卿里。一下子裹满青筋的又给吞没在火热的里。林俊逸跟着凝聚全身气力,把一抬一压运将起来,将得张合不断,飞溅,拍拍作响。董卿满足得如癡如醉,两腿不用林俊逸手提,自动兜在林俊逸腰后,生怕林俊逸几十下后又拔出外,害董卿银牙咬碎,麻痒难熬。随着林俊逸一下下力插,也随着反弹,令朝着进攻着的自动迎送。

    而林俊逸的两手有了空间,就将董卿两个白嫩得像刚剥鸡头肉般的握在手中,五指轻捏,掌心力磨,肆意玩弄。董卿饱满的抓在手中,一边搓一边伏身低头伸出舌头在奶尖上舔。董卿已经给林俊逸得魂魄不齐,此刻又加上另外的要害沦陷。令人晕厥的快感分别从两处地方不停涌往董卿的脑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尽管喊得声嘶力竭,震得天也快塌下来,都无法散发心内的舒畅,表达不出难言的痛快。

    抽出,双手抱着董卿,来一个鲤鱼翻身,董卿顿时变成背朝天、高翘的姿势。林俊逸想来个背入式。把董卿跪在床上的膝盖往外再挪开一些,以便也张阔到像一张嘴,此刻小就算不用指头撑也自动掰向两旁,满溢的粉红色口,便清清楚楚地展露在眼前,一张一合,沿着小不断流到的上,再累积在尖端滴到席面。

    林俊逸跪在董卿大腿中间,提着,把微微抬高,用顺着的来源用力一挺,“唧”的一声便又全根尽没,丝毫不剩地插回里。,拍拍地反覆,继续享受着磨擦所带来的一阵阵快感。两手伸上前方捞着董卿左摇右晃、像吊锺般挂在胸口的一对大,继续亵玩不休。

    次次有力地在董卿鼓涨的中一出一入地,被磨擦得变成无数的小泡泡,白濛濛地浆满在四周,中的薄皮随着自己的,一凹一凸地起伏得像个鼓风机,口的嫩皮被带入拖出,蔚为奇观。尤其是董卿受着林俊逸的,不单喊死喊活,更自动挪动前后迎送,顿时觉得自己威风八面,那种征服的快乐,让林俊逸的眼睛中,也射出了如狼一样的目光。

    “爽不爽啊你这小整天挺胸翘臀终于被我干上了吧”

    “哦哥哥舒服死我了啊对干我啊真好真好好美啊好大的好哥哥好老公对就这样的干我,我好舒服哦干我我好爽哥哥”

    “真看我”

    “”

    她严重的哼着:“我我叫你哥哥叫你大哥哥啊好舒服啊喔喔大哥哥我我要浪死了好爽啊亲老公被大了我来了我来了啊”

    硕大的像个巨型的蘑菇塞在里,一进一腿都把壁撑得隆涨,刮到董卿全身发软,趴在床上哆嗦打个不停,酥麻感令董卿抖得像个筛子,身子也直不起来。但董卿的始终维持着高翘的姿势,以便林俊逸的跟董卿同等高度,每插一下都直捅而进,毫不费力。董卿来不完的令长流不息,顺着淌到大腿内侧,再向小腿流去,延绵成两条晶莹发亮、又白又长的水渍。

    “喔喔老公呀你真的好棒呀,我了哎唷卿儿怎麼办哎哟卿儿是你的人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卿儿喔喂不然卿儿作鬼也不会饶你的哎唷”

    “哦好卿儿,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卿儿的,妳不用害怕,好好的跟我在一起,我会好好的爱你,我的好卿儿。”

    “哎唷卿儿既然是你的人嗯哼卿儿要让你快乐卿儿要好好的给老公玩让老公玩得痛快喔喔好嘛老公你大力插吧哎喂卿儿就让你插个痛快喔喔插吧大力插吧哦呀”

    林俊逸想不到董卿会加此的风,使他喜欣若狂的大力地起,把董卿插得咬牙切齿地娇声叫著:“哎唷亲老公呀卿儿的亲老公尽量插吧卿儿吧喔呀反正卿儿已经是你的人随便你怎样插哎哟算了哎唷喂呀好美好美哦亲老公卿儿好好爽快喔喔”

    “哎呀对了就这样就这样哎哟我的对了喔喔哦插吧人家美哎呀爽爽死了哎唷喂呀哎哎唷大力插吧喔喂卿儿吧哎唷喂呀卿儿快死了哦呀卿儿快忍不住了快死给你了哎哟哎呀卿儿死了喔喔丢了哎哟丢了”

    里一股强劲的猛力地直林俊逸的大上,把整个流得涨满,并顺沿著流出来,流得董卿底下床褥,**地一大片,董卿的人也舒爽得无力地瘫痪在床上。不久,软弱无力的董卿,又被林俊逸的挑逗,点燃起慾火,又有力气地接受林俊逸的挑战。她慢慢地又挺起,扭动著,双手紧紧的抱住林俊逸,主动地伸出香舌去与林俊逸热烈的亲吻著。

    林俊逸见董卿又荡起来,激起了他的干劲,已是在埋头苦干著,猛力的抽、大力的插,渐渐地把董卿插得荡的叫起来:“喔喂呀亲老公我的哥哎唷你真能干你插得卿儿美哎唷喂卿儿爱死你了”

    一个飢渴难禁的女人,被她尝到了两性那股畅感及出了那股乐昏昏的快感。此刻的董卿已经尝知了味,现在她比第一次出了精还要荡。她不停地用力的上下挺著,不断地猛力去扭动著,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去配合林俊逸的。

    林俊逸见到平时高贵文静的董卿,想不到插起来,会是这麼的荡,把他荡得週身神经起了畅感,这份畅感增添了他一股勇猛的劲道,他已勇猛的著董卿的。这时的董卿是週身流满著汗水及不断的颤抖,双手紧紧抓住枕头,头部不停的摆动著,全身也跟著不断大力扭动,小腿是在半空中飞舞著,小嘴中也荡的大声喊了起来:“哎唷我的好哥哥喔喔你你我了插得卿儿美哎哟喂呀卿儿好快活哥呀我的喔呀好哥哥哦哦”

    “哎呀人家爱死你了哎唷你插得人家爽爽死了喔喔人家不能没有你哎哟喂呀妹妹爱死哥哥了哦喂我的哥我的大哥哥哎呀美死我了”

    “哎哎唷亲老公好哥哥哎呀妹妹快了快不行了妹妹好爱你哎唷喂呀卿儿不能没有你请你不要离开卿儿哦哦喔喔董卿快了快了快要了哎哟喂呀要给你了我的大哥哥再用力哎呀人家真的快快用力”

    林俊逸被董卿大力扭动,及言语的娇叫声,刺激得週身神经,几乎快要崩溃了,此刻他也舒畅得喊了起来:“喔妹妹我的卿儿妹妹我的好妹妹妳好好荡荡得我好美好爽好爱妳我也快了等等我让我死在董卿的吧哦呀等我快了”

    再也数不清了多少下,也计不清过了多少时间,林俊逸就这样不停地做着反反覆覆的同一动作,直到把能使出来的劲都用完,在中所带来的快感充斥着整个身躯,快将负荷不住了,才用仅剩的一点气力,勇猛一轮,把董卿也撞得趴倒在床上,铁棒一样的硬顶在里,像脉搏般不断跳动,白花花的从尖端疾射而出,一股接一股地射向董卿体内,灌得里满是黏滑的精浆,尽管的肌肉随着董卿再一次的而抽搐,把林俊逸泄出来的吸啜,但还是有好些盛不下的剩余被挤出体外,在林俊逸们极度的中,从的缝隙间往外挤迫出来。

    董卿一边感受着下盘自己的酥麻快感,一边感受着甩动的被捏得疼痛入心的感觉,双重入心入肺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只能拼命的摇头不要爱郎的折磨,可又从嘴里喊着快乐的呻吟声来。为了忍住胸脯传来的痛楚感觉,她只能把自己刚才在抽动的指放在嘴里轻咬,想借此来消楚带来的疼痛之苦。她还时不时的扭转头来迷乱的看着后臀上发击狂攻的爱郎,希望他自到自己楚楚可怜的样子而放弃夹弄的虐爱。

    董卿越是疼痛与激爽相结合的楚楚可怜样,越是激发林俊逸那仅存于内心最深凌辱手段,他喜欢看着美女被自己一边得死去活来,而对自己的凌辱爱戴毫无阻止之力,那种逆来顺受的楚楚可怜样就是他最大的性情乐趣。现在看到董卿的逆来顺受的可怜样子,他得到了一种超过欢爱的满足感,对着董卿的这种神情,他不但不感到难受反而更是加大了拧力度,而腰部更是像安装一部高动力的马达,不断的疯狂的向前猛冲,还专向里最嫩最滑的蕊心里干,直干得董卿全身开始紧擞抖了起来,全身开始一阵僵硬猛烈的颤栗。

    董卿象似要蹬上快乐的天堂了,她正处在的边缘上只能任由林俊逸犹如机械般的干,她现在只有大发潮击来的呻吟呐喊声。董卿在一阵狂猛干狠插之下,娇躯一阵发僵发硬也快速的收缩,她快速的挺住自己的肥腻弹臀部死死的抵在林俊逸的上,一阵颤栗过后她刚才颤僵的娇躯开始放松了下来,此时,她正有气无力的趴在柚木地板上,张着大大的性感小嘴喘着重重的气息。她在暗房里来了一个爽如致命的快感,她了。

    这种快感太强烈了,痛并快乐着。说的正是这类快感吧,上的钻心疼痛与的酥畅快感同时击得她溃败如泥,现在全身除了小有余波的颤抖外,全身上下都像一根面条般的软化,除了鼻孔小嘴在喘气外一点多余的力也没有,她只想静静的感受这股蚀骨的**快感。

    这一波**的快感让她太触动神经了,脑袋瓜子里全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全身骨骼瞬间僵化头皮发麻,里紧紧的收缩成一团麻绳,不断的绞碎着她的花房神经,大量的液体从花蕊的上浸了出来,就如开花漏水一般的涌进敏感的里,一潮大于一潮的浪液把她堆积如山的压在靡的海洋里,她自感到自己轻飘飘的浮在天空中,身体如轻燕的往天堂里飞,飞呀飞,身体轻得还在天堂的宫殿中俳徊着,久久不能自我。

    中的是中的极品,她紧紧的收缩而不失肉肌韧性,紧紧的包住粗涨的棒身和量身定造的撸蠕动;她温湿的潮汐而不失嫩滑,一波双一波的潮水中带着温滑的涂在整支棒身上加以助滑;她温热的花蕊而不失细腻揉情,一股一股的吮吸之力紧紧的按住顶在花房里叠头;这些这些都让林俊逸感到的快感与满足。他一边忍住里的潮汐肉肌滑蠕动而挤兑棒身的快感,和花蕊紧吮蟒头里的阵阵酥麻冷颤之爽,一边又要不断的干着软绵绵的娇嫩身躯,只是拧着的手指已换到美人儿的卷毛里,他一边着敏感的小,一边揉着米豆一般大小的鲜嫩硬蒂,着揉着小豆让董卿丢盔卸甲的进入**蚀骨的天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