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周涛咬着牙痛苦的呻吟:“啊好痛停呀喔喔啊好痛!”

    被菊蕾口的腔肉紧紧咬住,比紧密很多的感觉从传到他心底,林俊逸用手抚着嫩滑的**小幅度的有节奏的,被火热的滑嫩肌肉紧紧夹住的感觉令他兴奋,左手搂着她的腰用力向后拉,右手抓紧她饱满的,向前用力挺进菊蕾深处,她丰满的被紧紧地挤压在他的腹部,柔软的臀肉被压迫的变形。

    周涛柔弱哭叫着“停呀停呀”扭动着办嫩圆臀逃避,林俊逸抓住周涛的藕臂按着窈窕**。手指撩弄着花瓣伸进她热烘烘的。弹动凸起的,抚摸粉红鲜嫩的,周涛娇躯扭动颤抖着。他跨上她的玉体把美腿拨开,用尽全身的力量把顶进从没有人进去的粉漩中,塞进窄小的菊蕾深处。

    撕裂的感觉使周涛尖叫着哭泣:“啊我不要痛我受不了放过我吧快快抽出我痛痛呀!”

    看着她的颤声哀嚎,林俊逸更觉兴奋,用力一顶,长驱直入。每当他奋力的顶一次,周涛就大叫一次。让他愈听愈爽,更奋力的。周涛渐渐麻木了,流出的把菊蕾润湿,使他的顺畅。口中有了羞哼的浪吟。

    紧迫及湿润的快感令他大力,周涛被插的发出一连串大半像痛苦又小半像叫的叫喊。她的菊蕾阵阵收缩,几乎要夹断,他紧紧压在她背后,闭上眼睛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感觉到有人抚摸着他,从胸口直到的来回揉搓着,林俊逸睁开眼睛,原来是董卿,另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娇柔,诱人双眼微闭着,口里喘着粗气。

    美女主播抓住林俊逸的手按在柔软的上揉搓,慢慢凑近他的身体,娇挺着酥胸把浑圆的送到他嘴边,他张嘴含着她硬挺的吮吸着,用舌尖舔动。手往她的下探到湿漉漉的,黏黏的潮水沿着董卿光滑的大腿内侧潺潺往下流。他摸着细滑的花瓣。董卿轻微的扭动娇小**,他俯身去吻她的嘴唇,她伸过香滑小舌让他用嘴唇含住吮吸。纤纤玉指,抚捏他在周涛湿润臀沟里的。她坐上周涛曲跪在床头的窈窕娇躯,打开白嫩的大腿,小手捧着他的头,慢慢往她浓密的芳草从靠去。他趴下来,拨开她茂密的芳草,晶莹的在浅粉的口闪闪发亮着,他伸出舌头往洞口上的舔去。

    董卿轻轻的抽搐,口里发出模糊的喘息,娇小的圆臀摆动,他用嘴唇吸着她的,手指在内来回钻动,粘滑的触感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董卿闭着眼睛,摆动圆润翘臀向林俊逸的嘴唇迫紧,沉重的喘息在一阵悸动后停下来。她跳下床站在周涛身边,转过身背对着他弯下腰耸高圆臀叉开大腿,手按着床边,回头用冶荡的眼神看着他。薄软的花瓣在黑亮芳草里若隐若现的散发着迷人的光芒。他看着她修长的大腿和圆臀的美妙曲线,涨的更粗了。

    “快来嘛我要!”

    董卿娇媚的浪哼着。

    周涛一看来了救星,忙摇动肥圆的白臀:“去吧,人家都等不及了!”

    林俊逸赶忙抽出离开周涛火热的菊蕾,随着身体结合部位的脱离,好像拔掉瓶塞似的发出轻微的“噗”的一声,周涛紧小的被他撑出一个圆圆的‘O’型,周涛回手摸着被他插的酸痛的菊蕾,“哎呀你看啊都合不上了要是回去我丈夫问起来,我怎么解释啊?”

    “不要紧的,你来!”

    林俊逸躺在沙发床上,向她招手,董卿先一步爬到他身上,小手抓着顶着花瓣坐下去。浑圆的在他眼前跌宕,纤腰摇摆,嘴角含春。他的被她的花瓣和愈夹愈紧,她快速的骑乘,纤手撑在他胸上。他的顶着她柔软的花瓣在她紧夹的中跳动着,转头看着周涛。

    “来嘛!”

    “干什么啊?”

    周涛嘴里娇嗔着,爬上床,依偎在林俊逸身旁。

    “上来!”

    他抓着她的纤腰,把她的圆臀拉到他头上,用手抓着她圆润的足踝往两边一分,周涛修长的美腿叉开,酥胸前挺拔的压在他头上。闻着酥胸散发出的阵阵发**,他的手伸向高耸的酥胸,摸着弹性十足的柔软。

    “你要干什么啊?”

    周涛娇声娇气的撇了撇小嘴。林俊逸抓紧她硕大的品味美妙的触感,手指扭紧她娇嫩的。

    “往上点,坐在我脸上!”

    周涛挪动着白嫩的,刚一接触到柔软的臀肉,林俊逸的嘴在她上舔动起来,感受着她光滑又充满弹性的皮肤带来的触感。舌头沿着臀沟滑到蠕动的菊蕾上,他伸出舌尖轻顶着菊蕾细密的肉褶勾动。

    “啊不要啊痒啊酸死了啊!”

    周涛浪的叫着,他看着周涛丰满的胸脯,浑圆的肩头,和翘翘的又圆又大的。真是一个尤物。舌尖还不忘继续在她被撑出‘O’型的菊蕾上舔动,强烈的刺激使周涛禁不住收缩和菊蕾,被撑开的圆孔也慢慢恢复原装。

    “真的可以耶!”

    周涛满意的摸了摸紧紧闭合的菊蕾,俯下酥胸,柔软樱唇亲吻林俊逸的脸,“爽啊”董卿可爱的娇小**坐在他身上尽情的起伏着,虽然被周涛挡着,他看不到董卿的诱人表情,但听着她荡的娇吟也很满足,林俊逸看着周涛诱人酥胸上随着呼吸起伏的**,周涛看林俊逸他盯着她的,微笑的看着他伸出双手抱着他的脖子樱唇微张吻上他的嘴。

    林俊逸的手在她软柔的上游移,周涛的舌头在他嘴里滑动着,他伸出右手滑到周涛隆起上抚摸,左手摸着周涛诱人的,手指捏着,嘴移到**上,吸吻着,周涛的芳草被沾湿,他伸出手指在周涛的里翻搅,周涛的细腰慢慢摇动,嘴里“嗯嗯”呻吟,流出来沾湿床单,他的插在董卿湿热的被柔软滑润的包住,董卿湿湿的把吞没蠕动挤压收缩,喘着粗气,发出“呜呜”的叫声。

    周涛从他的眼前移开,和林俊逸一起看着董卿。董卿脸色潮红,头发也乱了,流着汗水,嫩白晃动,吞吐抚弄着。他猛地抬起把向上顶,听着她猛地“真的是爽死了”看着董卿额头上的汗,他不舍得让她再继续,手扶在董卿滚圆的肩头上,闻着头发散发的淡淡香气深深的呼吸,轻吻着她雪白脖颈上滑润的肌肤时,董卿急促娇喘着靠在他的身上。

    湿润的软唇贴上他的嘴,柔嫩小舌在他口中探寻着,林俊逸抱着董卿丰腴温软的**,手摸着软软的臀肉。周涛挺立着饱满的也贴过来。他贪婪地摸着吻着令他眼花缭乱的四颗浑圆,低头轮流吸吮裹舔着同样娇嫩的,听着左右传来同样柔腻娇媚的呻吟,手轮流抓捏着嫩滑弹手的四瓣臀肉。

    周涛的皮肤很白很光滑,肥肥的十分丰腴,腰腹都是圆润的曲线,饱满,稀疏的芳草遮不住鼓鼓的阴庭,修长大腿间没有一点缝隙,膝头圆圆的小腿很匀称,脚也很秀气,董卿的皮肤虽没有周涛白皙,但同样光滑,圆滚滚的也翘着圆润的线条,肌肤柔腻的小腰要比周涛纤细些,曲线匀称的美腿没有周涛修长,但同样笔直纤秀,娇小**上的却和身材高挑的周涛不遑多让,同样是饱满浑圆,周涛高挑窈窕的娇躯和董卿娇小玲珑的**都是柔若无骨又弹性十足,她们的眼睛都火辣辣地看着他,他低头把周涛的含进嘴里舌头舔着,左手握起董卿的搓揉着,右手向下伸进董卿腿间摸着大腿内侧光滑的皮肤。

    周涛喘息着叉开两腿,弓起蛮腰把迎向他的,把他的头按在她胸前紧紧地贴着柔软,娇嫩在他嘴里变硬,林俊逸用力含着吮吸,周涛低头看着他,香甜的呼吸喷在他脸上。

    林俊逸的右手按在董卿的是,芳草在他的掌心里“沙沙”作响,他用手指分开花瓣,中指触到花瓣间火热的,洞口糊满黏滑的水液,他中指向上弯曲慢慢探进入口,接着把食指也伸进去。两根手指插在热气腾腾的里转圈搅动,弯曲起来抠着里面一环环的肉棱,董卿大腿哆嗦起来,娇小**阵阵打颤,周涛手紧抱住他的头,嘴贴在住他耳朵,含糊呻吟道:“进来吧,我要!”

    林俊逸爬上她雪白丰满的。触摸温软柔滑。他吻着周涛的嘴唇,她闭着眼睛舒适地呻吟着,眼神迷离,象哭泣般地叫着他的名字喘息着,小手不停地摩挲着他的背。他把送进周涛湿滑温软的里,热腾腾的温软滑润林俊逸用在她的里肆意地搅动拔插,手指插在董卿滚烫的里抠摸,周涛饱满的象个厚厚的肉垫任他肆意冲撞,那种快感真是无法形容。她挺起蛮腰摇晃着圆臀小声哼着,享受着他的冲击。充满的里传来“啪,啪,啪”的声音。“嗯啊”周涛前后摆动着圆臀。他疯狂的着沾满周涛的,周涛的也不断的被他的给挤出来沿着大腿流下去。

    “喔喔喔”周涛里的阵阵痉挛,挺耸主动着。他含着她的用舌头玩弄着“啊嗯呃呃啊”周涛的嘴里不断发出呻吟,摇动圆臀“喔不行了喔喔”他抱着她的肩膀全力加快进出的速度,像是要将连一起塞入。“喔喔喔”周涛呻吟声提高了,他后背上一片片黄豆大的汗珠,顺着胳膊,大腿流到地毯上,脸上,头上渗出的汗水,从前胸滴到周涛的胸脯和肚子上,与她的汗水汇成小溪向下流淌。

    周涛眼睛热情地看着林俊逸的眼睛,用力上下摆动腰腹,使劲抬高向上迎接他插向她的,嘴里“呵呵”地喘着粗气,他们换了姿势,周涛趴在床上叉开两腿撅起白嫩的,他用手掰开肥白的臀肉,露出粉嫩的花瓣,黑漆漆的芳草带着湿润的光泽,向两侧张得开开的,露出中间若隐若现的洞隙,他手抱住周涛的纤腰,对准口,轻轻抵住两片花瓣的中间,耻骨顶住了周涛的,她的体内。

    林俊逸向前俯子,右手托起她硕大的,手指灵巧地拨弄硬硬的。向前挺出,腰背前后摆动,在润滑的里轻快地滑动。看着在周涛臀缝中间进出的,望着周涛进进出出的他的,耳朵里听着周涛的呜呜呜的无意识的悦耳的呻吟,他加大了动作幅度,得更加急速,愈来愈多的黏膜缠在上被扯了出来。他趴在周涛的身上,手捏在周涛饱满的,的动作并未放松,周涛全身软软的,忽然她的一阵收缩,他的明显地感到一阵温热,紧紧地夹着他的,他明白她又到了最后关头,加紧的运动,传来酸麻的感觉。

    “我!”

    林俊逸急切地说,手紧紧地扒住她白嫩的臀瓣,用力向上顶,在缩得紧紧的里最后狠狠插了几下,用力挺出,深深插到尽头。

    “不要紧,里面吧!”

    周涛扭动娇躯艰难地说,瞪大双眼,张开嘴,身体僵直不动发出抽搐,紧缩起来,林俊逸的开始急速的跳动着,猛地膨胀,周涛的也阵阵的痉挛,他的再也控制不住的直直喷射进周涛的全射向。

    董卿这时候亦是春情灼灼、欲念横生,粉致娇嫩的脸蛋儿此时绯红滚烫,仿佛熟透的苹果还被人丢到水里煮一样,娇滴滴的带着无尽的渴求,粉胯处那芳草萋萋的两瓣贲起花唇中间,那一道鲜嫩玫红的水渠肉壑此时春水沥沥的滚涌而出,濡湿了四周的芳草,滋润了大地,漏洞最是消魂处,待等情郎把物堵

    情动难耐的董卿已经无法再安心的扰林俊逸那敏感的眼了,而是一手箍着林俊逸的大腿,另一只手本能的抚摸下去,轻轻的按在自己那**、泥泞不堪的花贲处,咿咿呀呀的轻揉着

    望着近在眼前的两具‘凹’与‘凸’的器物紧紧结合绞缠,董卿发现周涛那‘凹’下去的器物鲜红带汁、肥美肉嫩,被林俊逸的‘凸’大之物捅时进逼胀裂,四周贲高隆胀,那一插之下周涛花田蜜道里的汁液被挤出来时嗤嗤直响,要不是有姐夫那两个垂吊着的肉丸遮挡的话,估计林俊逸那被‘挤射’出来的液汁一定全射到自己的脸上了。

    而林俊逸的‘凸’器物抽离时,周涛那‘凹’陷的里面那些鲜红滴水的褶肉便附在姐夫的庞然大物上被扯出来,滚滚的蜜液滴滴答答的滴漏,下面的地上都滴了一滩了,再被姐夫捅的时候‘啪’的一声很干脆,都不知道周涛怎么这么勇敢,竟然还敢挺摆着那肥嫩滚圆的往回迎撞着林俊逸的冲击,要是自己的话肚子都会被林俊逸插穿的,好可怕啊

    董卿娇小肉嫩的身子跪在林俊逸叉开的双腿底下,前面就是姐姐那跪直的双腿,腿上正是那翘起来的肥嫩雪白大,中间那比自己肥美一些的地方正被林俊逸插捣着迷离的把那臻首靠近林俊逸和周涛那的位置,伸舌即可舔到两人的地带,那里是沼泽的草地、水的世界、蜜的国度,甚至都被林俊逸的棒子‘搓磨’起沫了,腥幽幽,竟是如此的诱人。

    董卿情不自禁的伸出那红腻柔软的小舌头轻轻的在周涛的大腿内侧着,截取那多得流下来的花水蜜汁,贪婪的董卿最后干脆昂着头用那粉嫩红艳的小嘴儿吻吮着周涛的大腿内侧,一路向上吻吸**

    “呜呜呜”

    处于极度疯狂中的周涛发现董卿在着自己的大腿内侧时一种极度紧张刺激的感觉让她身子极度不安的扭转摇摆,似乎要摆脱董卿的。但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就仿佛一根钉子一般钉入她体内,让她全身颤栗发抖根本无法闪躲,禁不住娇喘吁吁的呻吟道,“唔啊董卿、不要舔上来啊呜呜呜小老公快叫董卿别舔上来老公喔好深啊又顶到人家花芯里啦轻点啊董卿你不要呜呜呜”

    董卿就在周涛的‘求救声’中把那灵巧柔软的小香舌舔上了姐姐的花瓣、草丛那里,那小舌头在上面打转,‘撬、顶’着‘凹’‘凸’器官媾合的缝隙,把周涛那肥沃良田中渗漏处来的肥水攫取到自己那小嘴儿里然后吞到肚子里去,似乎这样能缓解一下她体内那火烧火燎的饥渴感。

    林俊逸没想到念彻底爆发的董卿竟然如此迷情恣意,之前还是端庄高贵的女主持人变得如此荡骄纵,舔吸周涛的花蜜时还不忘自己的肉蛋蛋,爽得林俊逸整个人都颤栗起来,庞然大物在周涛的花田蜜道里进进出出得越发的频繁,沥沥飞溅的宛如春雨一般飘落四周,把林俊逸的全部溅湿,他嘿嘿直笑:“宝贝,你好多水哦,是不是今天喝水太多了所以漏出来了?”

    “人、人家才没有啊你、你快叫董卿别捣乱了啦呜呜呜人家快受不了了呜呜呜好酸啊”

    周涛臻首狂摇乱晃,贵妇髻在浪摇中摇摇欲坠、簪钗欲脱,此时一只柔荑曲撑在地,臻首无力的垫压在上,小嘴圆张呼哧呼哧的喘息着,轻阖似闭的流火美目迷离梦幻,偶尔颦起来的凤眉隐含着醉人的娇媚;另一只无力的葱嫩玉手搭在粉腻光洁的玉背上,勾搭过股沟然后伸出两只纤纤玉指摁按那两瓣被林俊逸的肉柱插磨得火辣辣的鲜贝上,然后用力的张开,这样可以少些摩擦,同时亦能感受到自己粉胯处被撑胀得紧绷绷的,随时都会裂开来一般!

    “嘿嘿,没有的话这水怎么就漏个不停啊!”

    林俊逸飞快的拔出再飞快的把木桩打进去,然后伸出手抚摸到董卿的粉胯中间,在那里揩了一下,滑腻腻的春水沾了林俊逸一手,林俊逸俯压着上身,紧紧的贴在周涛的粉背上,把沾湿粘腻的手掌伸到周涛的臻首前,吃吃的道:“宝贝,这些是什么呢,是水呢还是蜜汁呢,我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来着,好宝贝能为老公我解惑么?”

    周涛本能的睁开那水雾朦胧的美眸,见到林俊逸手上沾满了那晶莹的液体,她哪还不知道这些是从何而来,嘤咛一声羞窘的闭了双眼,娇喘吁吁无法言语。

    “来宝贝,吃一点!”

    “唔哦我、我不要、啊快点用力啊大坏蛋、嗯人家不要”

    周涛扭扭捏捏的就是不肯舔吸林俊逸手中占有的那些液,因为那是她自己流出来的,如何都吃不下口。

    可林俊逸停下来不动却让她无法忍受,媚态毕现的美女主持人闯破道德伦理的枷锁后跌入了的深渊,强烈的需求宛如萌发的种子一般在身体每一个部位快速生长,芳心中那些被妇道伦理压制囚禁的女主播本能欲一经释放便如爆发的火山一般不可收拾,唯有心爱的男人巨蟒方能‘塞住’洪流。

    美女主持人周涛在中焚烧,蠕扭不安的娇躯、焦灼挺摆的粉胯、贪婪空虚的肥田,主动而疯狂的着林俊逸那深插到她体内的巨炮。

    林俊逸坏坏的笑道:“舔了就给你!”

    “呜呜呜我要快给我、我舔唔”

    全身上下只剩下对得渴求的美女主持人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微微扭过头来张开那柔软优美的红唇,然后把林俊逸的手指吞吮舔吸起来。

    美女主播周涛吞噬自己汁液时那娇羞又荡的神情让林俊逸觉得刺激不已,顿时开足马力把‘大犁’向花芯底深耕进去一时间清脆急骤的撞击声再度响起

    林俊逸之龙在美女主播的峡谷深泉中沐浴游玩、进进出出,泉水飞溅,手指却在美女主播那柔软温热的樱桃小嘴中逗弄着她那羞怯柔软的香舌

    多处敏感的地方被撩拨被占据,更有妹妹董卿在下面不知廉耻的**吻吸,不堪刺激的美女主持人周涛不多时便到了的顶峰。喉咙里呜呜呜直哼哼唧唧,上下两个‘口’都把林俊逸咬得紧紧的。

    林俊逸只觉得手指痛、巨蟒爽,不一样的感官,刺激得林俊逸几乎想射。低吼一声把受挤压、夹磨的巨蟒得更加的欢腾,时来时去如急风骤雨一般,又若奋起出击的猎豹,时浅时深的感觉让人难舍难离不堪撩拨。

    一份占据得不够踏实的空虚焦灼感油然而生,飘忽无常的感觉难以名状,瞬间把周涛这个放开心怀享受的美女主持人心底里的欲焰焚烧得如山火一般猛烈,上下两张‘小嘴’把林俊逸咬得更紧,林俊逸怀疑自己的手指是不是被她给咬破了。

    周涛臻首狂摇,仿佛一只咬住猎物撕咬的母豹一般,只不过猎物是林俊逸的手指。周涛几乎要瘫坐下来的总会在林俊逸强有力的挺撞下向前耸去,要不是有林俊逸的双手死死的扶助,周涛那瘫坐的身子反而被撞成了趴倒:“喔好老公唔插得人家好爽啊好美啊太深了啊呜呜呜那大头别磨人家的啊喔”

    感觉到周涛快到了春潮涌射的地步了,芙蓉一般的娇躯染了一层芳香淡淡的汗水,火红的脸颊风情无限的娇媚妖冶,酥软摇晃的雪白秀腿那冰肌雪肤突突直跳,性感的樱桃小嘴此时圆张,火热急促的喘息着,吁吁如兰,林俊逸低呼一声:“宝贝,准备喝水咯!”

    林俊逸飞快的把庞然大物抽出来,周涛那饥渴难耐的失去林俊逸的庞然大物时缓缓弥合的那一瞬间,林俊逸看到花田蜜道里面那蠕蠕磨磨的褶肉,还有蜜道花田里那颗充血胀圆、激烈颤抖的‘圣女果’,竟然像个电动铃铛的‘铃芯’一样在敲打着周涛那娇嫩鲜红的蜜道四壁,那里晶莹的春水都被它搞动得嚯嚯轻响,端的是诱惑惊人。

    林俊逸飞快的推了一把迷乱的妹妹董卿,董卿顿时被推趴着,小臻首正对着姐姐那近在眼前的肥沃池塘,再听林俊逸喝道:“董卿,你还等什么,吮周涛的水帘洞呀,等一下那里够你这小喝饱的。”

    董卿本来就是在舔舐吮食着她姐姐和姐夫交换时流出来的花露,刚才也舔舐了姐姐那肥嫩的花瓣儿,此时听到姐夫的话,她想都不想就把那粉嘟嘟湿腻腻的小嘴儿往惊觉空虚周涛那下面的‘小嘴’堵吻过去

    周涛那粉胯中间那肥水潺潺的空虚‘小嘴’被董卿堵住吮吻时候她本能的羞赧难堪,毕竟那是的地方,脏兮兮的,给人看到都羞窘不堪了,更别说被董卿亲吮吻吸。

    微弱的羞耻感伴随着强烈的异样刺激感使得周涛粉躯猛颤,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禁忌刺激让她那圣洁高贵的心越来越靡、放荡,待妹妹董卿那灵巧调皮的小舌头钻到水帘洞里面去舔舐绞缠着那颗敏感娇嫩的鲜红‘圣女果’时,周涛嗬嗬的喘息声仿佛窒息了一般,那粉红玉润的娇躯一阵一阵的痉挛抽搐,那双跪地的小腿在地上乱蹬乱踢,当真是一个小浪蹄子。

    林俊逸亦是心急火燎,绕回董卿的背后然后扶着庞然大物对准董卿那汁水唧唧的小花田挺进去“嗯——”

    林俊逸的突然临幸让董卿那娇嫩的身子忽然绷紧,一声闷哼,直觉一根火热惊人的硬柱子直捅入自己的大腿中间,然后势如破竹的撕裂自己里的那些褶肉阻隔往自己的肚子里钻。

    一下麻痹大半身的感觉又酸又痛、又麻又痹、有爽又充实,说不出的酸甜苦辣让董卿那跪地的双腿死死的收夹回来,小而肥的鲜红越发的紧窄。

    林俊逸当是进入简单撤离难,消魂蚀骨的感觉让林俊逸头发都竖直了,滚烫的火药已经上膛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被刺激走火。

    董卿卧室里三人排成一排荒乱搞,美女主持人周涛那性感修长的娇躯跪趴在前,董卿俏小玲珑、粉致娇嫩的身子跪趴在中间,小嘴儿仿佛贪婪的婴儿一样依然紧紧的吮吸着凹陷的‘奶嘴’,她翘起来的白嫩小中下位置堵塞着一根涨红发紫的庞然大物,此时正缓缓的抽动挺插起来

    林俊逸越来越急的让吻吮舔吸着周涛下面那蜜户大门的小嘴儿畅快的唔唔唔直哼,颤抖的牙齿不经意的啃咬了一下周涛那娇艳敏感的‘圣女果’,周涛不由得娇哼一声,“啊——”

    在一声婉转娇滴的畅快呻吟声中,美女主持人周涛魂飞魄散,娇颜潮红欲滴、娇躯不住颤栗、蜜道一阵阵的抽搐濡湿滚热的潮水从打开大门的花房深处激射而出,婉转万千的腻糯一声,“咿呀——”

    “唔”

    董卿哼唧一声,灵巧的小香舌收了回来,伴随着小舌头而‘回’的是周涛时喷射而出的甜腻温热的花蜜,滚滚而来的潮水呛到了毫无经验的董卿,只觉得的液体有一半灌到自己肚子里去了。

    董卿慌忙离开那被自己小嘴儿吸附的涌泉,但周涛在极度高超中潮水喷射不断,足足有四五米远,董卿才松开小嘴儿便被一脸的花露,但她也只能如此,含了一嘴花露的香嘴柔腔里呜咽一声,忍不住伸出一只葱嫩的小手抹了一把脸。但那鼓隆隆的腮帮子、精致的脸蛋儿依然是**的,青丝一半的秀发都被周涛那潮水给射湿了,黏贴在额头、脸颊周围,说不出的糜烂。

    畅快淋漓的让周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软绵绵的瘫侧在董卿卧室的地板上,香汗淋漓的娇躯散发着温温柔柔的光泽,蜷卷的双腿似乎要夹住那喷射的‘花洒’不让它继续喷射那羞人的潮水来,一颤一颤的雪白下是那微微抽搐的平坦,那里是如此的迷人如此的诱惑。

    余韵的艳媚色彩在其上缭绕不散,火红的脸颊焕发出绚丽的光泽,慵懒满足的表情、散乱蓬松的发髻、糜烂的气息,一幅蕴含娇柔慵懒的‘暴雨梨花’图活灵活现的在屋子里绽放

    二十分钟之后,董卿和周涛再次走上春晚的舞台,不过这一次,两人比刚才都美艳了三分,脸上媚光四射,艳丽无比,白皙的肌肤上几乎能滴出水来了,顿时获得了各位观众的一致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