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我是张含韵,今年十八岁,我很漂亮,披着长长的秀发,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唇膏彩绘下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我的肌肤保养的真好,肌肤雪白细嫩,身材凹凸玲珑,被紧紧包裹在一条开了很高岔的黑色的低胸洋装内,露出大半的趐胸,浑圆而饱满的挤出一道,被纤纤柳腰,裙下一双穿着黑色长丝袜的迷人、匀称而又修长的**从裙子的开岔露了出来,丰满浑圆的大腿根都依晰可见,脚上穿着一双粉红色的拖鞋,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青春少女妩媚的丰韵。

    我很喜欢唱歌,我从小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够站在万众瞩目的大舞台上高歌,朋友们都说我长得很有明星气质。怀着这个明星梦想,我报名参加了湖南卫视举行的“超级女声”很快,我就凭着我的美貌和才华,征服了亿万观众,终获得了季军。为了在娱乐圈走得更远,我来到了北京发展,并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她叫金莎,她长得也很漂亮,而且金沙多才多艺,不但歌唱得好,还演了很多电视剧,像《十八岁的天空》而且金莎有一个哥哥,自从他第一次见到我之后,就对我惊为天人,开始热情的追求我,最终他锲而不舍的精神打动了我,我答应了与他交往!

    今年初,我听说京城开了一间帝国电影公司,据说这是是一家香港的公司,规模很大,老板名叫林总,因此我加入了这家公司,并见到了传说中的林总。

    我本来以为林总是一个四五十的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但是没想到他竟然那么年轻,那么英俊,那么善良,我想如果我没有男朋友的话,肯定会喜欢上他吧!今天林总说为了庆祝我加入公司,特地请我出去逛街!

    “林总,不知道会不会喜欢我?应该会的,我这么漂亮可爱!”

    安慰着自己,我勤快地把卧室里的床单、枕头套扯下,换上乾洗好、鹅黄丝缎质料的,我怕林总会来我家。收拾好房间后,还顾着欣赏它一阵。然后,打电话到美容院、约好时间;才戴上有垫的胸罩,穿着简便的上衣和短热裤;梳了把头、携皮包上路去置装、买首饰、作脸、洗头

    在仕女名店挑了件枣红色无袖、短裙的连身洋装,选了双同颜色的高跟皮鞋搭配它,试穿时,看它还满合身,也满恰当地显出自己虽然不很凹凸、但因为垫了胸而较挺突的曲线。加上,窄裙的裙摆可露出膝上三寸多的大腿,穿着高跟鞋,更使腿子看起来修长,觉得相当满意。

    然后,我到精品店挑中一套白金嵌玛瑙的手饰;在亵衣专卖店,选了几件不同式样的性感衣裤;再跑到美容院洗头、做脸、护肤、修指甲;全部都搞定后,又去购了不同花种的淡味香水、润滑油膏、跟泡沫香水皂,用来辅助今晚幽会的气氛最后,回家途中,我还持别买些鲜花,点缀家居,使若大的屋子,感觉温馨一点。

    这些准备事项,都是原先我一一策划好、按步就班该做的。就因为林总那通电话,扰得我心情不畅而胡思乱想,以致掌握不住时间,做什麽都得连赶带跑的,生怕迟了三点半到达不了约定的地方。

    等换穿好里外衣裳,化完,戴上首饰,匆匆忙忙飞车赶到赴约地点;见到林总己经停好了车,正站在一旁像等不及似的抽烟、看手表。我才猛然想起,忘了将卧室里上挂着跟男朋友的合影照遮住。但已经来不及了。

    ................把车停靠在林总车旁。我下车之后面对着她不知所措。见他笑着,目不转睛地瞧我,心里觉得好温暖,也抿着嘴对他直笑。等两人都坐进我车里,我才问他∶“林总,终於见到你了!我实在是太高兴!”

    “是吗?我也是,今天能够和含韵小姐这么可爱甜美的少女约会,真是三生有幸!”

    林总的微笑很迷人,嘴角微微上翘有一种莫名的邪气,但是不讨人厌,林总比我男朋友有魅力,我心中想到!

    在这里,我们没有过多的交流,因为这儿走来走去的人太多。万一被歌迷撞见我和老板私会的镜头,我俩就百口莫辩、吃不完得兜着走了,毕竟我现在也算是一个小明星了。

    “坐好,含韵,我要开车了!”

    林总突然启动车子我的心莫名一慌,急得不知所措,下意识的把手捂在他腿间隆起的棍状物上,害他几次差点把车开到公路外面。

    当我意识到我抓住的是什么的时候,我羞惭的要无地自容了,我知道我抓住的是林总的大,我很震惊为何林总的会那么大,简直比我的男朋友要大两倍,天啊,这还是人吗?

    林总侧过头,不敢相信似地瞧着我,眼中的光茫四射,像要吃掉我一样;但他却幽我一默,说∶“嗳!含韵,真看不出来,你这么开放啊!难道平日甜美清纯的张太美少女,一见到英俊的男人,就会变成一个荒不堪的女人吗?”

    “哎呀林总,您误会了,我我,我不是有意的!”我低着头,无地自容的道。

    “含韵,我和你开玩笑的,不要介意!”

    我瞥向林总的裤裆,看见他高高撑起来的东西,心里慌慌的。

    

    当林总驾着车,疾驶向商场的途中,我感觉到强烈无比的期待,就像是初恋一般的激动和心跳!

    到了豪华的大商场之后,林总专门带我去买国外的名牌奢侈品,什么唐纳?卡兰、LouisVuitton、Chanel、范思折,什么LaPrairie、赫莲娜、兰蔻、海蓝之谜、我很多都没有听说过。林总的大方令人惊艳,就连身边的我也感觉很有面子,导购员,看到林总对我简直是有求必应,一脸羡慕的对我说:“真羡慕您有这样英俊体贴的男朋友!”

    我心里暗自窃喜,心跳如小鹿,不敢抬头看林总。因为我知道,他一定在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当我的手里提满了各种大包小包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对林总说,希望能够帮他挑选几件衣服,他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在男装部选衬衣、长裤、和袜子时,他都持别问我的意见;我也觉得满开心的。拿到柜台付款时,我主动付了现钞,叫他去更衣室换上。

    他笑着对我说声“谢了!”

    离去时,我突然产生一个念头∶像许多电影里的情节一样,林总此时提出让我和她一起进入试衣间的话,我是不是该拒绝呢?

    笑着由更衣室出来的男人,除了一头长发和未刮的胡子,面貌全新,让我几乎都认不出了!“走,为你再买双皮鞋去!”

    我情不自禁的上前挽住他的臂弯,对他建议。他也满高兴地拍拍我手背,对我说∶“含韵,能为我想得如此周到,谁要是娶了你,真是他的幸福!”

    “哎哟快别那麽说吧!讲得我都不好意思。为你服务,我其实是心甘情愿的啊!”

    我挽他的手臂也勾得更紧了些。

    站在一旁,瞧他试穿了这双、又换另一双皮鞋,我心中好奇地猜测∶他,究竟是打那儿来的?中文讲得极好,几乎完全没口音;用语呢,有些是大陆的、却又有好多广东粤语的词汇、和**,教我还真难以判断哩!唯一可确定的∶他绝非在大陆长大的,观念里,他也太大男人了些,居然认为作女人的,就得为男人设想周到,还以为那样才是男人所谓的幸福!

    “唉,别管那麽多了!今天该说是我新生的日子,要开始新生活了,自然得为自个儿多想想,从喜欢的人那儿,取得属於我的愉悦。当然,自己也得同样付出些,让他开心、对我满意。这才算公平呀,不是吗?”

    心中自言自语的同时,我朝他开颜露齿地微笑着,见他报以笑容回应,我就又站挺了些;像一面欣赏着他,也一面让他欣赏我的模样。仅管我知道自己的身材无足可取,但藉着剪裁合身的黑色洋装、和搭配的珍珠、白银首饰,应该算够吸引人吧?我还极轻微地噘了噘唇,对他勾了勾嘴角,传递只有他才能收到的讯息,希望他会有所感觉。

    我付钱的时候,他的手揽在我腰上,轻轻捏了一把。知道他用行动表示谢意,我也以更轻微的一扭,表示“别客气!”

    两人手牵手走出百货公司的时候,我觉得跟他已经好近好近了。加满了汽油,再去洗车,开进自动的轮带上,车子缓缓向前移动,我们也在座位上相互拥抱着,看那像章鱼爪、来回摇动的大洗刷,带着漫天般的白,包围、遮住了我俩。虽然没和他接吻,我却感到十分浪漫了!

    

    因为在购物中心耽搁了一阵,当我们驶上高速公路时,血红的太阳已经西下,将整个天空泄得金黄、灿烂;浓浓的紫云,高挂在天顶,预告着今夜的色泽。路上闪烁着银白的、鲜红的、橙绽绽的车灯,一串串飞奔、流逝。也好像正诉说着今晚将来临的缤纷,教我不由得心情荡漾,洋溢着期待的兴奋。

    他一面开车,搭在我肩膀上的手,一面移到我衣服领口的边缘;手指轻轻摸索着,指尖不时触到我的颈胛骨,令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却又笑了起来∶“干嘛呀?摸得人家皮肤怪痒的!嘿嘿嗳!别弄了,行吗?”

    “没弄你呀,只觉得你戴上了这串珍珠项炼,显得格外吸引人嘛!”

    “啊你是真喜欢,还是光嘴巴甜说说罢了?”

    我反问他时,心里却真是乐开了。出门前戴上的首饰,根本没想到会有人注意,我发现自己真的很迷人

    我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却丰满高耸的一双酥胸,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我身上那件鹅黄色的单挂式晚礼服,由右肩斜披而下,不但将我她的左肩和半片酥胸完全裸露在外,那柔软的布料,更将她傲人的双峰突显得益加浑圆坚挺,就连那对动人的小都若隐若现的浮凸着,而自纤细的腰身以下,则是一泻到底、直达足踝,才由流苏收束下来的裙裾。

    “当然是真的喜欢!刚才买鞋的时候就在想,如果你只带着项炼、耳环,而其他却什麽都没穿,那模样儿,真不知有多美哪!”

    “天哪!咱们还在车里,他就说得那麽露骨,那要是在人家家里,他岂不要更会挑逗我了吗?”

    虽然被他说得心酥酥的,可我嘴上却不能让他觉得我太放浪、太低贱啊!我立刻被言辞冒犯了似的嗔道∶“哎哟林总,你好贫嘴唷!把人家想成那种样子还是专心开车吧!”

    他的手才放回没多久,又像被磁铁吸了过来。这次,竟直接搁到我短窄裙遮不住的膝上。他先轻轻用指头扣了扣,继之,整个手掌握住我的丝袜小脚,慢慢地捏着。掌心的灼热,用的力道,透过薄薄的裤袜,像一股电流般,穿过大小腿的肌肉、进入神经,直通到我底下、女性部位的深处我两腿几乎本能地要自动张开了,但立刻也本能地反而将两腿并拢,双膝紧紧夹住。

    “啊呀林总,你轻薄人家别那样搞嘛,害人家都不能安心看风景了!”

    “喔,风景啊!你可以边看边享受呀!反正咱就快到了,摸你也摸不了多久。再说,我觉得跟你在一起的时光,真太难得了,所以连一分一秒都不愿错过”

    “啊!真是说进了我的心里,那种被熨得服贴、温暖的感觉简直令我又要把腿子为他打开了!不,不,我还是不能这么放浪!”

    我咬住自己的唇,两膝并夹得紧到大腿、的肌肉都颤抖了。但我终於没再坚持要他放开,只把自己的手搁到他手背上。

    这时,车窗外的夕阳已跌落到海中。令我产生自己与身边的男人,是一对情侣的错觉

    ..................法国餐厅里,我们挑了个临窗面海的位子,隔着桌上的鲜花、腊烛,四目相视而笑;完全忘掉了彼此真正是什麽样的关系。仅管像心照不宣似的,互相扮演着“情侣”般的角色,却也知道某些关於彼此底细的话题,还是不能问、而且不宜提的。

    怪的是,即使如此,我们仍然还是找得到共同话题,彼此分享。而且不论谈什麽,两人的思路都会不约而同地朝一个方向走∶自由自在地体验这世界的奥秘。

    尤其,他告诉我,他从小就想四处周游∶威尼斯游水城、巴黎看浮雕、到非洲眺望无际的沙漠、在中东瞻仰伊斯兰教堂他说他要亲眼看到不同的风光、与不同的人交往,过不同的生活我听得神往,觉得他飘逸、旷达,甚至十分潇洒、浪漫。

    当然,我自己也有类似童年的梦,只是现实早已将梦想砸碎。我从小家境贫寒,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根本不可能让我实现这些梦想。即使有男朋友了,我也很少有机会去逛商场、精品店,“瞎拼”购物;到豪华餐厅吃饭,我男朋友很没有情调,一天到晚就知道赚钱工作。所以我即使想浪漫一下,有没有何时的伴侣。

    突然我看着眼前的林总,这个和自己同样也是追寻“自由”的男人,不就正是我渡假最好、最理想的伴侣吗?我心中想到。

    此刻,在餐厅浪漫的气氛里,我们聊得更多、更热衷的话题,仍是如何来享受人生的美妙。当然,免不了讲到身体方面的那些;而且谈得还满露骨的,使我几乎都不好意思;一阵阵觉得脸红,可又会在感到羞怯时,心里却更好奇、更想问、更想讲。到最後,我对自己说“乾脆豁出去吧!”

    就滔滔地讲个不停了。

    对我而言,蕴藏在这讨论里,却还有更深的一层意义,就是我摆脱锢桎、寻求快乐的过程,本身就代表渴望解开内心的束缚、和拆除自我压抑的努力。即使必须卸下社会的伪装,抛掉虚假的道德、颜面、或一般人所说的廉耻,我都在所不惜、一定要试一试,才能甘心

    只因为一辈子以来,我真正得到的快乐,实在少得太可怜了!外在和内在的压力,使我总是不能尽情、尽兴地体会到幸福、毫无拘束地品尝人间的美味

    就像现在,盘中血红发亮的龙虾、金黄饱满的洋薯、配上青葱多彩的菜肴、和香醇的美酒,本来就是我与男朋友经常吃得到(我们难得聚在一起时)的东西,但从未曾像这个晚上,面对热情注视我的男人,吃得那麽津津有味。

    当我看见他,也那麽享受每一口似的吃相,自己心里禁不住笑了。

    “看什麽呀?你那麽盯着,会让我吃了分心哩!”

    他眼中发亮地问着。

    “我觉得你好像很会吃东西,而且很享受吃东西”

    我笑答。

    “嗯!我最爱吃的,就是是海鲜了。其实你也满能吃的嘛!”

    讲到吃的时候,我已经忍不住想到在床上跟他了!我试探着问∶“那.除了龙虾,还爱那种海鲜?”

    “嗯蚌蛤,也最爱吃蚌蛤。打开它的壳,吃里面嫩嫩的肉,真过瘾!”

    这一刻,我意外的发现自己两腿之间,感觉又热、又潮,肚子里也隐隐发酸。忙喝了口酒,把龙虾的大钳子含进口中,吸出里头的肉时,我知道自己的早已涌上,而朝他瞧着的两眼,也一定迷蒙了起来。

    这时,高悬的明月,正照耀着扑向岸边、一**择银炼似的白浪。我的心如月下的海浪般荡漾;但身子里却汹涌着更急迫的潮流

    饭後,他问我还去海边赏月吗?我摇头的时候,觉得天地都跟着飘浮,可是我说∶“我都依你你想,我就去”

    因为我已经告诉自己,只要他爱的,我做什麽都愿意了。

    “那咱们就直接回你家吧!我想看看你的闺房是什么样子的,你说呢?”

    “这好吗?我家里还有一个朋友一起住的!”

    我小声说道。

    “你放心,我坐一会儿就走的!”

    昏昏沉沉的我将身子偎进了他的臂弯里,不敢抬头看他,心跳如小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