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我扭动窈窕的柔滑**,林总闭紧眼睛咬紧牙关,急速而猛烈的起巨龙,我手抓紧林总的肩头,里传来一阵阵痉挛,我青丝散乱,纤眉紧蹙,又热又滑的蜜汁猛的涌出来,浇到敏感的龙头上,林总手指陷入我柔嫩的翘臀中,巨龙硬到极点,我的手揽住林总的脖子,脸用力的贴在林总的项上,紧紧抵着林总的耻骨,强烈的痉挛,林总感受到强烈的收缩,柔嫩的紧贴着正在喷射的巨龙用力的吸吮,虽然有那么多的蜜汁润滑,林总的巨龙几乎不能移动,他低吼着激烈的挺进,直到纤细的我再也承受不住丧失了意识,软晕在床上,顶在我的上,他才不得不将依然亢热的尽泄在柔软的花床之上。

    分身退出娇弱的身躯,轻轻将我抱在怀里,他满是歉意的低喃,“抱歉,我不该将你弄昏的。”

    意识恢复的我悠然醒转,听见了他的歉意。

    我靠在他厚实的胸膛,轻抠着小巧的突起,感觉到林总的的火龙再次抬头了。

    我被林总强悍的彻底雌服了,我让林总坐在没有放水的大浴缸里,然后坐在他的双腿上,**盘在他的腰后,“林总,吻我。”

    我主动送上香唇,紧搂着他,和他激烈地热吻一起。这是自从我被他破处以来第一次主动索吻,而且也是最具深情的一次热吻,我们相互尽情吮吸着对方的舌头,同时尽情搂抱磨擦着对方的身体。这一吻真是昏天黑地,不知吻了多久,至少10分钟吧。我全身早已又热了起来,而他的大早就更加坚硬,硬硬地顶着我的,我知道他完全可以再我一次。我正在惊讶于林总的强悍,我意识到林总还想来,他的真太强了!

    我看了一眼眼前男人仍然坚硬的大,用手轻抚着它,红着脸说道:“林总今晚今晚你还不满足吗?”

    “当然不,韵韵,我告诉你,你是我玩过的最棒的女孩!我从没这么舒服过!也从来没玩过一个这么长时间!也从来没有一个象你那样支持这么久而且不断,你真是女人中的极品!你瞧,虽然我3次,但它现在还是硬硬的!”

    我一边轻抚着那巨大的,一边羞红着脸轻声道:“林总,今天你终于了我,破了我的身,我,我都认了。我已经满足了你的任何要求,可是,我是一个有男朋友的人,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你答应我,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今后你不能再碰我!”

    林总紧抱着我问道:“为什么?我们的很完美啊!你不是也很满足吗。韵韵,我们应该成为永远的炮友,有夫之妇又怎么样,有夫之妇就不能有这样的性生活吗?”

    林总的话真让我很动心,我默不作声想着自己的心事。说实话,林总强大的真是令我又恨又爱,他对我的粗暴让我感到如此震憾,如此的满足,我们俩的是那样的完美,这是人生中的第一次。特别是他那根中国男人中少有的20多公分长的粗壮,唉,低头一看他那根,我就不禁面红耳赤,它现在还紧贴着我的呢。我抬起头来轻轻地道:“林总如果我需要一些时间来说服我的男朋友他对我很好,我想尽量的不让他伤心”

    “没关系的韵韵,我们的关系可以暂时不用公开,但是你要满足我的需要!”

    看着林总那渴望的眼神,我咬着嘴唇,真想冲口就答应了他,我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内心感到矛盾极了。我这辈子都没这么为难过,禁不住眼圈一红,倒在他的肩膀上,双手紧抱着他坚实的后背,与他的胸膛紧贴,双腿紧緾着他的粗腰,呜呜地哭起来。

    “韵韵别哭别哭好吗”“林总不行的不行的我有男朋友呜呜”“没关系,我有的是女人,你不过是其中最漂亮的一个而已!”

    林总奸笑着说。

    “你”

    看到林总的奸笑,我突然意识到,我不仅被林总夺去了清白,还差点被他骗了感情,原来他只是想玩玩我?这一刻,我觉得很对不起我的男朋友!

    我从林总身上站起来,愤怒地看着的林总:“你不是人,我不会再让你碰我!”

    林总突然用力抱紧我笑道:“是吗,那就再一次,今晚有的是时间!”

    我试着想要挣脱,但林总的力气大得惊人,而且我1米62的身高比林总要矮得多,我的体型确实显得娇小了。所以我根本无法挣脱。自己无比白嫩娇小的娇驱和林总长满胸毛的粗糙的黄黑色皮肤的强壮身躯就这样站着紧贴在一起,林总强有力的双臂使两人身体紧帖得没有一丝缝隙,我白嫩的胸部被他的体毛磨蹭着,无比丰满的一双仙桃型被他健壮的胸膛压的扁扁的,圆滑丰满的白臀被他的有力的右手放肆的抓摸着,并被向着林总方向狠压着。光滑白皙的玉背被他疯狂的左手来回抚摩着。

    由于我全身刚刚抹满了沐浴露,美妙的**被一层泡沫包围着,因此林总感到我的娇躯又湿又滑,两人的身体磨擦起来真是舒服极了!大变得更加坚硬如铁!我明显感觉到他那无比巨大的正强顶着自己的,而由于臀部被压使根本无法摆脱的纠缠。怀抱我这样动人的全裸湿滑玉体使林总体内欲火更盛,他把我放倒在浴缸里,叫着说今晚才11点,非再次了我这大美女不可。

    而林总粗暴的动作、男人身上体味和极有力的磨蹭,不禁使刚尝过禁果的我体内又闪过一种莫名的冲动,冲动一晃既逝,对老公的罪犯感很快恢复,我双手捶打着林总的胸膛,“不!不要!求你,不要!放开我,林总不能不能再来了求求你不要!”

    我的脸羞的通红,大声叫喊着。

    可林总就是要看我这副娇羞模样,红通的脸蛋更增我绣色,使我更加动人。看着这美丽的少女被自己恣意完弄,林总不禁哈哈笑着:“叫阿,叫啊,女人不叫,男人不爱,韵韵,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何必再反抗,这次让我们真正爽一把!”

    “不要求求你你你放放开我你不能我”

    我在林总怀中象征性地挣扎着,双手无力地捶打着,可这对林总来说就像挠痒一样。美女秀丽的长发不停飘摆着,突然感觉到他的大头正在自己紧贴狠命摩擦,弄的我感觉既舒服又难受,被摩擦的一阵阵瘙痒,内不禁再次分泌出,一方面怕自己抵挡不住,一方面又怕他的竟会一下子就再次夺去奸了自己,只好压低声音轻声苦苦哀求着:“求你不要你答应过我今晚不再碰我的我那里还没恢复饶饶了我吧”但我很快地被林总充满臭烟味的大嘴与樱唇凑上,只能发出“恩、恩”声,这更增强了林总的。我已经不再是,而且多次被林总这样强吻,林总久经战阵的大很快感到了我上的湿润,不禁勃发。一方面继续用顶磨我的,换左手狠压我丰臀,一方面很快的将舌头伸进我了芳唇里去挑弄我的舌头:我的舌头拼命向外顶抵抗着,可哪里是他的对手,樱桃小嘴和玉舌很快他完全占据了。

    另外林总的右手也握住了我的上下的戳弄,愉快无比的大把大把的抓捏着我的。在林总放肆的完弄下我只感到一阵晕眩与呼吸困难:但是在林总粗造胡渣的刺激下,在男人强壮身体的摩擦下,再加上他很有技巧的玩弄我的,此时我的反应连连。林总不愧是奸过无数少女的老色狼,即使再次我也使得我不断。

    林总上的感觉更强烈了,竟然放肆的顺着我的往下抚摸经过来到了我的神密幽谷,可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竟抽出娇小的右手来阻挡他的粗大的右手。他索性顺势一把就抓摸我的肉嫩,我的小手却只能无力的抓着男人右臂做无谓的抵抗。这时林总的手指完全可以感觉到我的形状。一条溪谷,正不断涌出稠密的春水。

    小溪尽头,正是我性感的枢纽。林总索性直探,并用两只手指轻轻捏住小豆,上下左右的掀动着。林总技巧的爱抚,将教我刺激得死去活来,直接的刺激令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蜜汁不断地从我粉红色的小缝流出来。林总发现我右手只是抓着自己的右臂,便放肆的一会儿狠命抓摸着我的肉嫩,一会儿又轻轻抓扯着我浓密的。再加上上和胸前两点均被磨的强烈刺激,我又难受了,只见我全身泛起红晕,腰肢猛烈的着,一股股激射涌出,身体阵阵激颤,陷入失神状态。

    我恨极了这个试图再度自己的男人,虽然体内瘙痒连连,不断,但由于强烈的害怕再次被这个的棍,下意识的紧闭双腿,夹紧了他的右手掌,拼命摇头使小嘴摆脱男人无耻的强吻,抱着一线能使对方怜悯的希望,喘着气,低声哀求道:“林总,不,不要请冷静点,你不能我”

    林总得意的笑道:“难道你忘了你被我干的多舒服,这次我会让你更舒服,我们已经做过多次了,你大不了再**一次,怕什么。”

    林总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他猛得把我放倒在面积足已容纳5、6个人的大浴缸内,把我紧紧压在身下。

    此刻绝艳美丽的我已被林总完全制住动弹不得,只好美眸含羞紧闭,丽靥娇羞,桃腮晕红如火,“”

    “哎呀你干嘛不要快放开我我”

    我含糊中仍竭力企图挣扎。

    林总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再不迟疑,火速把胀成紫红的粗长大送进那微微分开的雪白**间,那浑圆硕大的滚烫在我娇软滑嫩的上来回轻划着,粗壮的大的顶着我红嫩的揉磨着,并用大拨开我的花瓣,手扶着一柱擎天的大贴近我的,把我那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用力分开。

    “呃你哎呀无耻你快停止林总不要再乱来了啊”

    被紧压着的我伸出雪白的玉臂用力推着他的头,但全身发软,我再使劲也推不动欲火冲脑的林总,我的眼中印入他狰狞的面容和贪婪的目光,印入了他头上爆起的青筋和密密的汗珠,我知道,此时的林总无法阻止!而我自己,会不会将变成另一个人,再也不是原来那个清纯可爱的我了。

    真的就这样沉沦了吗?真的就这样死去吗?突然松弛的身心使得我产生了幻觉般的疑惑。

    然而,沉沦与死去应该是安静的,是祥和的,可自己的身体为什么还在散发着躁动呢?

    不!这不仅是躁动,这种感觉丝丝震荡、层层叠起、欲拒还迎、难推难就!

    这是一种激荡,是一种放纵,更是一种致命的引诱!天哪!这到底是什么?

    我全力睁着眼睛,想要寻找答案。当我清晰地感受到浓密的与那粗壮的厮磨在一起时,我突然羞愧地发现,那种感觉,来自我的,来自我那已喜欢让林总的,来自我那被挑动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