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轻点——轻点——受不了——哦——哦——我快不行了——下面酸——好痒——噢——噢——你轻点”林总挺着狠狠插进我的内,往外抽拔到只剩在洞口处然后再用力地急速深入到,我鲜红的随着而荡地翻出翻进,娇躯颤抖、小腿乱伸、猛扭,在张合翕动的里是急抽,干得我娇喘细细、媚眼如丝,直流,顺着把床单弄湿。

    林总把我抱得紧紧,紧贴鼓胀的,插在暖紧的里狠插猛抽、次次入肉,插得我乱颤,微微发红发胀,我柔嫩的紧密地吸吮着,美丽成熟的**在林总跨下荡的扭动,抛弃矜持地浪哼叫着:“唉唷——好爽用力干我——干我——哦——干我——哦快不行了——”

    林总用足力气,撞击着,我叉开美腿,秀足蹬着床面,挺耸圆臀配合林总的,娇喘着伸直修长美腿,内急泄而出,林总的被大量热流冲激在上猛揉,在里火热地跳动,涨得伸入我的里,“啊——不行了——啊——死了——啊舒服死了啊”成熟丰满的我又一次达到极点,雪白娇美的香汗淋漓瘫软在床上。

    电闪雷鸣中,一丝不挂的我正在强壮的林总身下婉转娇啼,承受着林总暴风雨般的冲击。一张娇艳的粉脸通红,不停地摇着螓首,半张的樱唇里吐着火热的气息,不住地发出娇腻的呻吟,刺激着压她身上的林总做着更加猛烈的动作。“啊不行了我”

    我一边叫着,一双玉手还不停地在空中挥舞着。

    林总的大手抓着我那娇小玲珑的,用力揉捏着,让晶莹的在手中变着不同的形状。粗壮的腰部则猛烈地扭动,快速地。那根粗长火烫的在我粉嫩的玉门里飞快的进出,带出了大量的,弄湿了身下的床单。

    “把你的夹紧用力”

    林总喘着粗气叫道。

    我一双修长的**紧紧地夹住他的腰,迎合着他的,随着的穿刺,向上猛烈地耸动香臀,让能直冲。粗长的记记都撞在她娇嫩的上,都快要把我的魂魄撞散了,她感到每次的,都好像是顶在自己的心上,让她美得说不话来了,只是不住的呻吟娇喘。

    “唔唔”

    我鼻子发出荡的哼声,美丽的眉头紧皱,脸上的表情介于痛苦与欢乐之间,左手拼命地揉搓自己高耸的,右手抓紧床上上的床单。林总又粗又长的,在我的里猛烈地进出。几乎无法喘息的快感和痛苦,一百多下后,又把我很快带到了另一个崭新的,我浑身猛地一颤,娇美的香臀拼命上挺,紧紧地咬住。

    “啊”

    我的双手突然紧紧抓住林总的,香臀一阵大幅度的左右摆动,我的紧紧含住大,一张一合的吸吮着,的一阵阵的抽搐,突然一股腻滑的热流喷口上,让男人感到舒服极了。

    “啊泄了又泄了”

    我呻吟着,秀美的双腿无力的滑下来。后的我无力地软在床上,全身如玉的肌肤泛着的桃红,张着红艳艳的小嘴不住的娇喘。

    林总让泡在我温暖紧窄的里,感受着暖洋洋的包容感,不安分的手指逗弄着我那上充血肿胀的。

    林总低头在我娇艳欲滴的粉脸上亲了一口问道:“今天你泄了几次?”

    我不安地扭动着娇躯,琼鼻发出诱人的娇哼,无限娇羞地说道:“不来啦,你又欺负我!”

    林总又了数百下,忽觉我喘气凝重,玉体微颤,花瓣连同哆嗦着吸吮着他的,知道我又快,急忙挺起,将深深地埋入我的。

    “啊我好舒服再用力些插吧妹儿今晚任你怎么干都行哦呃”

    可怜的我伸出白嫩的两条胳膊紧紧抱住自己的男人的腰部,两条**分到最大限度,紧紧贴着林总,生怕有一丝间隙。我乌黑发亮的嫩草由于沾满了两人的,变得杂乱无序,紧密地贴在花瓣附近:充血发红的,由于长时间的蹂躏变得糜不堪,汁液四溅,而林总的还在无情地进攻着我,直到我彻底被征服

    我喘息声越来越急促,忽然“啊”

    地一声,达到了,甘泉不断喷洒在林总的上,林总把大抵在上暂时没有插动。后的我脸色红润,凤目紧闭,不断喘息着,嘴角还略带一丝满足的笑意,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狂戏时刻。

    突然林总让我站在床边趴在床沿上,拉起我的长发让我看着书桌上我和男朋友的合影照,接着把从背后再度插了进去。林总全面狂抽劲插,臀部如打鼓般疯狂耸动,不断被掀开的两片花瓣带出如缺般的蜜汁液,溅湿了两个正在的官,也让娇艳诱人的我娇媚的**狂抖,浑圆美臀不停前后耸动,或摇摆旋磨,或挤压撞击,似是化解林总鲁莽的入侵,其实是在配合他一次次的攻击

    “卜滋,卜滋,卜滋”

    的抽水声,清脆利落的“,,,”

    两个相碰响声,皆惹人遐思,在林总狂力勇猛的冲刺下,大竟然直接顶入我娇嫩香气咻咻的粉直达花芯。顿时上的刮弄着娇嫩粉红色的,带给双方阵阵难以形容的酥麻软滑的快感。

    “啊我不行了啊好爽我吧我吧”我看着照片上的男朋友又是羞愧又是莫名的兴奋,一次次不顾羞耻地无耻着,我在林总的狂下又达到了多次。只见我趴在床边,双手撑着床沿,象狗一样翘着丰满的香臀,承受着来自身后的猛烈。

    一向高傲的我我努力地向后着,一边叫着不行了,一边却不服输地配合着林总的动作,让大得更深我痛快的简直快发狂了,猛烈的摇头,终于又达到了,一股热流喷向他的,我全身起了一阵抽搐,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位,**向后用力挺起,紧窄的剧烈的收缩着,就像是正被一个小嘴不断地吸吮着似的

    我整个人几乎在半醒半醉之间的瘫痪着,林总强忍着更加兴奋的,让我躺在床上,他低,吻着我的唇,用舌尖轻轻地在我的唇上搅动着,将我的舌头吸到他的嘴里,慢慢地刮着,他的手又握着我饱满的,轻柔的抓揉爱抚着。我在他温柔的爱抚中,慢慢地从虚脱中醒来,感激般的响应着他的轻吻,慢慢地他们四片嘴唇紧紧地合一起了,一阵缠绕对方热烈的长吻后,又勾起了林总的欲念,开始不安分慢慢的滑动着,我的呼吸又开始急促着。他双手按在我,开始大起大落用力的着,一阵有如狂风骤雨的急抽狂送,这一次他可不管我的死活了,不断地在我里大幅度的进出。

    “喔喔唔我”

    我这次的反应特别地强烈,脸上的神情更是荡无比,白玉般的臀部更是配合着他的挺送,不断地上下摆动着,而我的腿更是紧紧地勾着他的腰,双眼微瞇,大声喊叫着,“喔喔好你你唔”

    这样荡的呻吟对林总是最大的鼓励,他当然没有让我失望,油门加到底,极为快速的抽动,每次都深入,抽出时必带出大量的,并发出叭!叭的撞击声。“喔好了噢唔我啊出啊来了啊”我大声着。林总突然觉得一阵酥麻,我的花蕊象长了爪子一样紧紧抓住大吮吸,连忙用力顶住口。只见我全身一阵颤抖,急喷而出全喷打在他的上,我整个人都不停地抖动,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背,在他的背上留下了好几条抓痕!

    林总并没有,休息了一下又开始了下一波攻式。我整个人瘫软无力,脑海中一片茫茫然,有如登临仙境一般。我闭上眼睛,莫名其妙地流出感激的眼泪,是林总,让我成为了真正的女人,是林总,让我感觉到人生最大的快乐,我觉得自己真得已经爱上了他,尽管他只在乎我的

    整个晚上,林总不停地奸着我,弄得我死去活来一直持续到深夜四点才紧紧搂在一起沉沉睡去,而窗外的雷雨也随着我们放荡的激情的结束慢慢停歇下来。

    第二天雨过天晴,火热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房间,显现出卧房内的景象。混乱不堪的睡床上,躺着两具**的,女人是那样的白娕丰满修长,男人是那样蚴黑彪悍强壮。男人仍然精神饱满,女人已经疲惫不堪,但脸上却都洋溢着极度满足的神色。这俩个男女就是我和林总。

    林总**地仰面躺着,大手还握着我丰满的,黑黑的巨大垂在硕大的上,上的已经干涸,显得龌龊不堪,却没有显出疲态,一条大腿伸进我叉开的双腿间

    我同样是仰面朝天的躺着,丰满白皙的**还显现极度过后的余红,高耸坚挺的虽然有一只被男人握住,但另一只还是坚挺着显示出少女的活力。分开的大腿暴露出暴雨摧残过后的,充血的大一改刚才的大大分开的状态,现在微微地合起,本来泥泞不堪的现在略略得到恢复,潮湿的现已干涸,混乱的现在也凝结成绺,偶尔还能看到干涸破灭的泡沫,整个床单被和弄湿了大半,一片狼籍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和的味道,本来充满着幸福温馨味道的房间此刻竟然显得乱龌龊

    我渐渐地醒来,赤面朝天,环顾四周泪流满面。林总也清醒过来,他笑嘻嘻地坐了起来,握着我的手不住又把玩起来。

    已经是上午时9点钟了,林总一边玩着我的,一边让我打电话,稳住我的男朋友,然后用电话向客户要了早餐。

    我们用过早餐后,林总又提出陪他再玩一个白天,我见男朋友还蒙在鼓里,索性同意了林总的要求。昨晚已饱偿我的林总又让我给他进行了一次火热的,接着又提出让我手给他看,并要求我提供和服务,我想尽全力满足他的各种兽欲,当然他的面手,更把自己第一次和也让给了他。之后的整个上午和下午,刚偿**的我又和林总进了二次和一次,每次都持续两个多小时然后休息一会儿,大约在下午6点钟的样子,林总把他最后的射入了我的之中。

    晚饭时间到了,此时的我红肿,已经走不动路了,林总给我擦了一种治疗过度的外敷药,然后给我穿上衣服,搀扶着一瘸一拐的我去饭店吃了晚饭。

    晚上7点,林总终于放我回到我房间,临走前,林总给了我一瓶紧急避孕药。回到房间,趁男朋友来之前,我乘机换回了我的衣服,并把紧急避孕药吃了。

    突然,我发现房间里的白色三人沙发上有一片鲜红的血迹,那不正是昨晚被林总时流出的血吗,想到我的身子竟然被林总夺去了,我不禁一阵心酸,找了些清水,把我的贞血洗得干干净净。

    自从那天和林总发生关系后,我始终无法忘记那个下雨的夜晚,无法忘记那晚是怎样被林总这个棍**,无法忘记被后自己又是怎样和他放浪形骸,纵欲交欢,更无法容忍自己那天的行为将给男朋友带来了多么难过的痛苦。男朋友不在的时候,我经常在家中独自痛哭到深夜,一想到林总在我身上恣意乐的场面,我就禁不住以泪洗面。

    “我怎么会对这样的一个男人痴迷呢,还和他放纵了整整两天,这是怎么回事啊!”

    而被干得肿痛的不时传来的疼痛感又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事实,我的确已经红杏出墙了!头几天,男朋友见我心情不好,时常安慰我,我一听男朋友温柔的劝慰就感到挖心地痛,我知道男朋友是多么爱自己,自己现在连最珍贵的身子都给了林总,成了残花败柳,还能和男友在一起吗?可是我们俩人感情很深,不是说分开就分得开的。

    “我的身子已经彻底交给了林总,要是男友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我和他两个在一起还会幸福吗?”

    一想到这,我就感到又悔又怕。而且我对林总还存在一丝说不出来的情素,这不是一种情感上的东西,而是一种情节,因为只有我知道真正得到我之身的是林总而不是我老公。“如果林总又想和我,我会拒绝他吗?我的都被他超大彻底享用过了,他可是我真正的第一个男人啊。”

    这段时间,我自己突然意识到,其实我内心早已经被林总令人震惊的所征服了,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离不开林总了。

    在公司里,林总果然守诺没再碰我,他又和另的女人搞到一起,我竟然有很强烈的醋意。

    一个月后,男友出差了,金莎也老是出去拍戏,一个人在家的我感到异常孤独。一天晚上,林总要我留下来商量我出唱片的事情,我知道这很危险,可能会再次被林总,但是我却答应了他。

    那天晚上公司所有人都离开了,当我走到林总办公室门口时,我的心顿时忐忑不安起来―――又要见到这个我的棍了,我该怎样面对他啊?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轻轻敲门。

    “谁。”

    门口的话筒中传来林总的声音。

    “是我”我按下对讲机的按扭回答道。

    “是韵韵啊,终于来啦。”

    “嗯”“你等一会儿”过了好一会儿,可能有七八分钟吧,门才开了,出来的并不是林总,竟然是女明星刘涛和孙俪这两个小妮子。我见她俩脸色通红,领口敞开,衣衫不整,一脸**过后的表情,我立即意识到刚才林总正在办公室里和她俩鬼混!我尴尬地站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内心却隐隐约约还有一丝醋意。

    这时孙俪走到我面前,突然向我诡秘地一笑,那意思好像是:“现在轮到你了!”

    我的脸全红了。

    “韵韵,进来啊”我忐忑不安地走进屋内,轻轻把门关上,果然立刻闻到一股混杂着女人和男人体味的强烈的糜味道。

    “对不起,我不该来打扰你们了”

    “哪里,你来的正好,我正有工作找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