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当我看到林总那高大的身躯站在我面前时,我立刻满脸通红,含羞地低头快步向办公室内的沙发走去。我刚想坐下,却注意到沙发上全是湿的,上面有大量发着亮光的!一定是孙俪和刘涛刚才留下的!

    我不好意思看,转过身来,却发现林总正色迷迷地向我发出会心的笑,我内心狂跳,害羞地又转过身去,我却不知道怎么对待这个把我从变成女人的犯,我既担心又渴望着什么,再也不象以前那样保持正常的上下级关系了。

    突然,林总从后面一把抱住我,两只手大把地握住了我的高耸!果然,林总在他的办公室里再次对我施暴!

    也许是刚才与那俩个女孩被我打断还未,此时林总的变得特别旺盛,他那根发硬了的东西在裤裆里憋屈得难受,一看到身穿连衣裙婀娜而来英姿飒爽的我,林总勃发,三个月前还是的我经过林总上次的开采后,已经变成了一个更加娇媚动人的美妙少妇,一言一行中无不透露出诱人的香艳。他竟然连半点装腔作势的矜持也不做,把我拉过来强行抱住,直接把我搂拥入怀。

    “不,不要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感觉到林总的手举起了我的一条大腿,有些出乎意料的我站立不稳,险些摔倒在男人的怀里。虽然我控制住了重心,但自己的双手已经搭在男人的肩上,而且一条腿被男人高举起挂在他的腰间,短裙叉开,形成露出的性感姿势。

    “不行的,林总,上次我说过,我们不能再有第二次。”

    我说着,做出了挣扎的样子,他像是根本就没听见,一边亲吻着我一边双手在我的身上摸索起来。林总的手一把就摸到我的,嘴还在我的脖子上乱啃,紧紧地贴在了我丰满的臀部上。

    我被林总的欲火吓得惊呆了,我也不敢大声叫喊,只能拼命挣扎,可是怎么也推不开林总,只好说:“林总,你上次答应过我,不再碰我的!我是来工作的!”

    林总不理会我,把我抱起来抛在办公室里的长沙发!

    林总站在地上,左手从我的领口伸进去,抓住了渴望已久的那对无比丰满的年轻的,柔软的感觉令四十多岁的林总颤栗。“啊,林总,不要啊”我挣扎着,但是自从被林总后,我对林总一直非常敬畏,我的反抗显得如此无力。

    “韵韵,一个月了,你男友终于滚蛋了,我想你想得好苦!今天我要试一下在办公室你的滋味!”

    林总一边吻着我优雅的脖颈,一边上下玩弄着我的身子,一边笑着说。

    终究敌不过林总的蛮劲,只一两分钟我就被扒了个精光,此时林总仍然是西装革履,而我全身只剩下丝袜和裤,我从小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浑身雪白无暇,,一身美肉被放倒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在灯光下发着诱人的光彩。

    我双手抱着自己硕大的,知道将又一次无法幸免,无助的眼泪唰的流了出来,今天对林总会乱来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没想到林总此刻竟象野兽一样凶狠,而自己此刻就是他的猎物。

    林总盯着我那洁白的身子,两眼都要喷出火来,他一声低吼扑了过来。“不要啊!”

    我无助的哭泣,雪白的,一切都强烈的刺激着林总。

    林总仍穿着西装,压在几乎一丝不佳的我的身子,他的嘴唇像是饥饿的蛤蜊,从我的耳根后面一直亲到我的脖子,最后在我雪白的胸脯上胡乱。突然林总把我的丝袜强行拉到我的膝盖处,他的手掌一下子就捂到了我的那一处敏感的,在那里肆意地抚弄,更用一根手指把我的裤扯到一边,开始撩拨我那湿润的花瓣,抠着上端我非常敏感的那一粒,我觉得口干舌燥,体内就像要燃烧起来似的,双手不断捶打男人的肩膀,娇躯在沙发上扭动,口中喊着:“不要!不要!”

    可是,上次被时那无礼的,大胆的姿势,陌生而毫不留情的,下流而粗暴的抚摸,一切都在我脑海里翻腾,我的眼前仿佛浮现出林总那熟悉的粗大,的蜜液止不住地向外溢出。没一会,我的身子就软瘫瘫的,半褪在膝盖的丝袜让我不能随意地伸张双脚,我竟然下意识地膝盖并拢着把丝袜伸到他跟前,让他帮我全部除脱。

    林总脱去我的丝祙后,仍穿着西装的他一边残忍的揉捏着我的硕大,一边玩弄着我的美妙,嘴贪婪吸允着我的香舌,我被两路攻击,左右难挡,被这个强悍男人玩弄得浑身乏力。

    粗大的手指捻住已经变硬的重重地捏弄,另一手按在我的上。我的小嘴好不容易摆脱男人的大嘴,我哭喊着:“你滚你简直是畜生放开我!”

    我用手象征性地推着林总,可连我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无力。

    由于挣扎时我贲起的与林总裤内粗大的不停的揉磨,这时我的内已经是液横流,泛滥成灾,卷曲浓密的粘糊糊的湿润粘滑。

    林总很是急色,顾不得脱下西裤和上衣,甚至来自己的领带都没解,飞快从裤裆里掏出已经一柱擎天的粗壮,手扶着粗硬的大对准我湿滑无比的花瓣,待要刺开柔嫩的花瓣深入时却我扭腰闪开。

    “你休想再非礼我林总我们不能再乱来了走开啊呃啊”

    林总双手抓住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特大蜜桃一样的高耸使劲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用舌尖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我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我全身,我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

    我双手无力地晃动着。

    林总一句话不说,一边吮吸着,一只手已经滑下了,掠过雪白平坦的。摸了几下柔软浓密的,手就摸在了肥嫩的上,两片此时微微敞开着,林总手分开,按在娇嫩的上搓弄着。

    “哎呀不要啊这里是公司你你疯了啊”我头又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我使命甩开林总盖在我樱唇上的嘴,大叫着。林总笑道:“叫吧,只管叫,这里可是隔音的。”

    我叫得更大声了:“放开我!你不要脸又想我放开我你答应过我不再碰我!唔”

    他根本不理我,“嘶”的一声强行将我的裤撕成两半,紧接着乐此不疲眩耀一般地把那根露在裤裆外面的粗壮东西顶在我的,却不急于进入,而在我的那一处磨蹭,我的液涓涓地流渗出来,濡湿了周围绒绒的,我的喉咙深处发出一怕轻微的叹息,并将自己的朝前拱了拱。

    “韵韵,你太漂亮了,光一次怎么能够,想想上次你被我得多么的舒服。我要你,不论如何都要了你!”

    “不只一次你你那两天在我体内那那么多次你还想怎么样啊求你别再我呜”

    林总顾不得我的鬼叫连天,用再度压紧我的,用手肘尖撇开我欲闭合的大腿,手握着挺立的大往前一顶,粗硬的巨大次成功地刺破了我湿滑的花瓣,这块曾经被他开发过的地是那么熟悉,里面已经泛滥成灾了!

    “不要林总你才和小雪她俩做过求你饶了我吧!”

    我用口死死夹住林总的大不让它继续深入。

    “是啊当时我和她俩正在的紧要关头是你打扰了我们只好用你来消火了”

    “对不起林总是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

    “你说我能饶你吗?”

    林总一边说着,一边深吸一口气,用全力一挺,巨大的趁着湿滑的,直捣黄龙般进入我的内,不等我回过气来,林总一沉,“吱”

    一棍到底。的紧密的顶住了我的花蕊。

    “啊求求你,不要啊!”

    出其不意的突袭令我遭受电击一般,一下弓起身子,头用力地向后仰去,美丽的黑发散乱在迷离的秀脸上。

    “喔”

    他的竟然我把抑压在体内的长长地放了出来我事先完全无法预料,他竟会这么重的来上一下,我的当场就完全给冲开,被那昂扬的大棒一举顶进,登时快感犹如火山爆发般在我每一寸神经、每一寸肌肉、每一寸肌肤,好象每一个毛孔都在瞬间欢叫起来,舒服的令我浑身僵硬,窄紧的虽遭这般勇猛破关,但不知是否因为先前已被弄的汁水淋漓,我竟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痛,全身都被那强烈的欢乐撑的满满的,再容不下其它感觉。

    一瞬之间,我的饥渴已完全被充实,还满胀到令我根本“吃”不下去整根,舒服的根本叫不出来,我白眼一翻,登时失了魂魄,美的立时软瘫,在那美妙的灼烫当中完全开放,像是张饥渴无比的小嘴儿般,紧紧包裹住那灼烫的,甜蜜无比地连吸带啜、吻个不休,像是再也不肯放掉的样子,随后一股浓热的少女从内喷,只一这插,就让我达到了!

    的空虚感被粗长的填满,那一刹的强烈让成熟的我忘记了是在被人!

    “这么快就啦,看我怎么喂饱你吧!”

    林总看着我脸上满足的表情,我只羞得无地自容!

    林总突然拔出粗长的大,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林总大狠狠地再次插进了我只为男友私有的,随着我“啊”地一声娇呼,大开始毫不留情的快进快出,林总一阵痛快,我的下面被男人攻占后,剩下只有认命了,无助的闭上了双眼,默默的忍受着来自林总的凌辱。

    林总干得兴起,他竟然仍装着西装,把一丝不挂的我一把抱了起来,失去了支撑我身体往后一仰,我不得不抱住了林总的脖子,林总抱着我的滑嫩的开始上下抛落,巨大的在女人的B里大进大出,以这种羞人的姿势被大色狼干,我又羞又气。

    林总一边来回走动,上下抛动大干着我的B,一边吻住了怀里我的嘴唇,我硕大的挤压着男人硬朗的胸脯,嘴唇被男人大口的吸允着,又被大大力的着,上下夹击,快感一**传来,刺激得我娇喘连连,身子也泛起了阵阵红晕。

    这是我有史以来从没有过的快感!我紧紧的抱着林总的脖子,身子随着林总的抛动上下起落,林总是如此强壮、勇猛,我的眼睛逐渐迷离起来,香舌也不禁与林总纠缠在了一起,也开始有节奏的配合男人的而摆动,女人的也开始羞怯的起男人的巨物。

    办公室响起了吧唧吧唧的撞击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奸着一丝不挂的绝色美女!随着我和林总粗重的喘息声,林总看着怀里被得迷醉的我,三个月前的一幕又一一浮现,当时我也是这样在林总怀里婉转承欢,被他干的死去活来。

    办公室里回荡着男人粗重的呼吸和女子的娇呻声。真是舒服啊!我觉得快飞了起来,我的小三个月天前才被林总,还是那样的紧密,而林总的大是那样雄伟!让我真的很舒服。林总就这样抱着我暴了数百下之后,我紧紧的搂抱和他在一起,又一次达到了。

    还未的林总叫到:“今晚要好好玩个够!”

    林总把后的我抱回沙发,又插了一会儿后便拿起电话边边通知秘书:“我现在正在张含韵,今天晚上我要好好玩个够,不谁任何人来打扰!”

    电话传出秘书的声音:“林总,你慢慢玩吧,放心,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你们的。”

    这番话更将我羞得无地自容!林总挂上电话便直起身子,将我的美腿架到肩上,高跟鞋举在半空中。

    “呼哧”

    硕大的象开动的机器耕犁我刚被开发不到三天的肥沃的黑土地,腔道内层层叠叠的肉在带动下翻转,从结合处溢出流满了沙发面。

    “噗嗤”

    荡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中。

    我涨红着脸,被林总再次在办公室沙发上**裸的,这种无比荒的事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水真多啊我的美人你真是过瘾啊!”

    林总气喘如牛。

    身为少妇的我竟在林总的下现出这样的丑态,我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就是自己的身体,想到那根丑恶的东西简直让我作呕,但身体的反应和意志似乎无关。

    出汗的变得粘腻,连空气都开始受到荡的污染。

    “啊呃你又我你不要脸你呃放我走求求你啊”

    又了一会儿,林总的已坚硬如铁了,他抓起我娇小可爱的双脚,一边把玩着,一边毫不客气地着我的。又一次得到了我,林总强自压抑着内心的欣喜,用嘴盖上了我的柔唇。

    “唔唔唔”

    我伸着柔滑的香舌任林总吸啜,却猛摇着头似不甘心屈就,也许是懊悔这么轻易就被他再次奸污,也许是疼些许痛使得我开始挣扎,但更多的是我为了维护面子不得不做象征性的抗拒。

    “啊哎呀”

    我情不自禁地发出声。虽说这根东西三个月前就在我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当它又一次在我体内放纵时,我还是被它的火热坚硬粗长所折服。就是这根曾夺去了自己老公都没得到的我的贞,可是这强劲的刺激,远比自己平时手时要刺激更多。我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你好坏啊怎么能这样我我要告你!”

    在我漫骂叫嚣的同时,林总像发泄积压多日的闷气,埋头苦干,近30公分粗长的在我紧小的里像活塞般不停的抽出,大像机关枪一样不停的撞击我深处的花蕊,的棱沟在进出间强猛的刮着我柔嫩湿滑的,抽动时将我的蜜汁液不断的带出口,流下了我白嫩光滑的股沟。

    “韵韵,你的太美妙了,一层层的夹得我好紧,却又多得很啊,你的小真是太棒了,真是难遇的好!简直太舒服了!”

    林总幸福地叫着。

    “不够了放开我求求尔呃”

    我恨自己的身体被也会有那么多的。

    “咕唧咕唧”

    我的水很多,又很紧,林总从一开始就发出“滋滋”的声音。林总的几乎每下都插到了我最深处,每一插,我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内壁紧紧地夹住男人的大杆。

    林总一连气干了一、两百十下,我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林总肩头,另一条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林总的来回晃动:“啊哦哎呦嗯嗯”

    林总又快速干了数十下,把我腿放下,拔了出来,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说出这样的话:“别别。”

    “,过不过隐?趴下。”

    林总拍了一下我的。

    我委屈却又顺从地跪趴在沙发上,我圆润的中间是两瓣湿漉漉的。林总把我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我的腰,跪在美女的身后,“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这种趴跪着象配的姿势是我终生难忘的,那天我就是这样被林总的。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被这个角度的进入冲击得差点趴下。而此时林总手伸到我身下,握住我的,开始快速地。两人的肉撞到一起“”直响,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