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听了这话,我的道德底线彻底崩溃,我咬着嘴唇,心想:“反正已经被他破了身子,而且自己怎么解释也说不清了,任他奸享乐算了,就算是一次放纵吧。”

    咬着嘴唇,心想:“反正已经被他破了身子,而且自己怎么解释也说不清了,任他奸享乐算了,就算是一次放纵吧。”

    我咬着嘴唇,心想:“反正已经被他破了身子,而且自己怎么解释也说不清了,任他奸享乐算了,就算是一次放纵吧。”

    我的真是又窄又紧,此时我那里把林总巨大的夹得没有一丝缝隙,两人的结合的异常紧密,内有一股子吸力把林总的大往里猛吸,使林总感到象被一个真空管子紧紧套住一样没有一丝缝隙,但偏偏内又源源不断大量涌出,使得得到充分润滑,起来是又紧又顺,大简直就象活塞一样快速地前后运动,还连带着把娇美的粉红翻进翻出,如同一朵连续开放的鲜花一般,与此同时,大量的液随着大的抽动而飞溅着,而“咕叽,咕叽”的声更是飘满了整个办公室,加上时内由于真空活塞运动产生的类似屁响的“咘咘”的“放屁”声,真是十分悦耳动听,这种、视觉、听觉的三重享受,简直令林总爽呆了!

    林总此时涨的难受,他跪在我身后,拼命向前耸动,狠狠的在我的玉门,活塞式的运动把一股股汹涌的带出,弄得四散飞溅,我的粉臀上,大腿上以乃林总的上、上和西裤上都溅满了。林总天赋异禀,不但是插术高明,更强,再加上那长达六寸以上的大,长硬粗圆兼具,以及深厚的基础,这一下下狠插,可说是直捣,记记结实,把我弄得全身滚烫火热,娇颜红云满面,雪白的肌肤因为兴奋而呈现粉嫩的粉红色光彩,更不时的大声娇吟出声道:“啊啊!你你这个色狼,你好狠好大,我要啊死了!不不要了!快啊拔出了来我我不行的快啊人家要不要但是,啊好快活!”

    最后三个字叫得特别高亢。

    我越叫林总则越是兴奋不已,哈哈大笑道:“现在还没开始呢!我这才只是热身而已,等一下就要让你更快活!“说话时底下也不闲着,大陡然加速,密集的,当下噗嗤噗嗤之声不绝于耳,间杂着水声,”

    屁声“和我的叫声,在灯光映照下,林总抬头清楚地从身旁的镜子中看着自己的来回不停在我的玉门进出,更是兴奋:越发热炙烫,连忙狠狠的,使出浑身解数,抵住我的,紧贴猛旋,发出阵阵热力,把我弄得娇吟声越来越大,我两肘趴在地上,用嘴死死咬住一簇秀法以减轻兴奋感,双腿已经叉开成120度。

    林总空着的双手自然也不客气,在我的一对上不停上下的搓揉抚弄,恣意轻薄,还捻住我因兴奋而发红挺立的鲜红轻轻旋转,双管齐下,把我弄得快活无比,长发不停飘摆,左手开始难过的按着自己的头,身体都被林总插的晃动了,是这样快乐,我终于鼓起勇气不再顾及羞耻把个丰满娇嫩的粉臀不断一抬一落大,还不时扭动腰部狠车大,不断收缩以增加与大的磨擦。

    而林总则稳骑在我的**上让我自己趴在沙发上前后,大手则把玩着,时而左右抚弄,时而想揉面一样将两个揉捏在一起,时而还伸手到用手指狠捏我珍贵无比的,把个我弄的连连,一股股顺着我的美臀和**流到沙发上,我美丽的面孔更是兴奋的都严重变行了。时间过得真快,林总对我的疯狂已经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我的已经被得一片狼籍,溃不成军。

    林总对我的表现兴奋无比,他将大一次次狂顶在深处,只见我跪在地上扭动着苗条的腰身,圆翘的臀一下一下的向后突挺着,溢满汁液的密实勒着硬挺的吞吐着。

    林总的手从背后按在我的胸脯上,看着我黑色的长发随着我的扭动飘散,纤细的腰肢蛇一般扭动,陶醉的舞动在镜子前,鼻中竟是抑制不住的婉转呻吟,声音无比温柔甜美。

    林总上不断传来紧握抹动的快感,从镜子中欣赏着眼前这个精灵般的我姣好的玉体扭动,特别是那一对性感的晃动,这简直是人间美景。

    玩弄美女很长时间的林总这时也不能再忍了,只见他往我的玉门狠狠一顶再顶,如风,又快又急不断,硕大的在我的玉门忙碌地进出,还带出不少水花沾满了整根大,连也是水淋淋的,鲜红的,粗黑的,雪白的**,以及漆黑如墨的沾水在灯光下映射十分诱人,把我干的:“你坏啊可是我啊难受啊不要啊!再再快一点,我好美!我我要升升天了!”

    林总觉得被我的玉门紧紧夹住,舒爽非常,而我又猛摇那迷人之极的浑圆翘挺的,一扭一甩的更增,耳中我的声浪语传来:“嗯啊林总,没想到你你这么坏,怪不得这么多女人要和你玩色狼,你好会,没想到这种事啊好快活我的好爽我我快不不行了!求你,不要再来了,我求饶,吧!啊啊”

    林总不理我求饶,狠狠顶住,紧紧的顶住旋磨,我感到林总每一抽出,都像要把自己的心肝也要一拼带出似的,全身都觉得很空虚,很自然的挺起小细腰追逐着林总的大不让离去,期望再次带来充实的感觉。我的非常紧窄,林总每一下的,都得花很大的气力。

    一退出,四壁马上自动填补,完全没有空隙。但由于有的滋润,抽动起来也十分畅顺了。林总不觉的加快了速度,同时每一下,也加强了力度。每一下都退到口,然后一面转动,一面全力。

    每一下,都牵动着我的心弦,我性经验很少,不懂招架,完全忘记了被的事实,只是大声呻吟渲泄出心中荡漾的极为强烈快感:“啊啊好舒服啊让我死了吧啊我输了求求你饶了啊!啊我死了我死了我啊好厉害你好棒好亲亲啊好哥哥啊啊嗯啊嗯爽死了好爽给我吧啊啊啊呀死了死了呜啊呀!呜”

    林总见一丝不挂的我被自己还发出如同妓女般激情浮荡的,真是兴奋到了极点,而此时我星眸微张,在镜子上的身影,清楚地看到自己被林总从背后压住,自己全身完全**,而林总只是在外,身上还穿着整齐的西装和西裤,不停的在自己的玉体上起伏。

    真是羞人呀!身为有夫之妇却被这种人多次这样还叫得这样荡,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控制不住地想叫!林总的愈来愈快了,传来快感不断的在积聚,知道就快达到爆发的边缘了。

    此时林总也感到传来强烈的快感,直冲丹田,知道快要发。连忙用力顶住我的颈,不再抽出,只在左右研磨。突然只觉得大的柔嫩的深处一阵消魂的痉挛,大约又过了5、6秒,就在从背后猛抓时,林总突然看到我双手死死按住沙发靠背让向后猛挺(这能让我的与大顶的更紧)少女与紧紧的抵在一起,粉臀狠命摇动!

    林总感觉到内象决了堤似的从上流了下来,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大,及全身不停的痉挛抽搐,林总可能敏锐的感觉到我又要丢精,他赶紧握住,双肘紧紧把住我的细腰,狠顶着美我的**,大死抵。

    果然我的突然象长了爪子一样抓住林总的大,猛烈的一吮一吮吸了三四下,强烈的快感,令我积聚己久的终于总爆发。“啊、啊、我我好舒服”

    大脑皮层中不断泛起的最强烈的快感令我无所适从、无法抗拒。最后时刻,我狂呼一声,“不!”

    娇躯剧震,右手死命抵住沙发靠背,左手用力抓住自己的头发,双膝跪在沙发上,脚掌向后钩住林总站在地上的大腿,脚趾紧收在一起,腰肢拚命往向后挺,猛顶着男人的,像崩塌了河堤一样,如潮涌出。

    紧接着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我全身,我浑身剧震,张大玉嘴“啊!”

    得大叫一声,一股又浓又烫的如瀑布暴泻,从深处喷了出来,冲向林总的,这股春水连续喷涌了7、8秒钟!还好林总在我的关键时刻凭经验用双手猛掐了一下我的一双,胸部传来的一丝痛疼稍稍缓解了一下我的极点快感,否则我将因过度的舒服“脱阴”昏死过去。

    这股强烈的将林总的完全包住,林总知道身下这美丽不可亵渎的我再次彻底春情外泄,达到!赶忙从背后抱紧我,那粗大的插搅在美女那夹紧热润的中,被那一股热热的迎头一浇,再加上手中握着我那丰盈白嫩的,真是万分消魂。他的大顶在上,大被我这又多又浓的一烫真是让他爽呆了!

    林总大叫道:“我的好酥麻啊!”

    这时已经插了两个多小时的他也无法再忍了,他深吸一口气,再次了两百下后,一阵剧烈的舒麻从传向大杆又传至,隐忍多时的阳关再也不想把守,他双手用力搬开我上的两片臀肉,突然大抵在我的口上抖了几下,膨胀变大,我感到内的更加粗大,间或有跳跃的情形出现,凭着女性的直觉意识到林总要了,半昏迷状态中的我立刻紧张起来:“别,别里里面,求求你,不啊别射!饶了我!”

    可是太迟了,就在我苦苦哀求的时候,大一下子抵入内,张开,大量火热滚烫的一下从林总的内像决堤的洪水一般从猛烈地喷入我深处,足足喷20秒钟。

    就在林总的那一刻,我“啊”的尖叫着,再次像爪子一样抓住大不停吮吸,同时又一股热热的少女也一下子从内喷了出来,我又一次达到极点。太爽了!这次无疑是让自己非常满足。而我我感觉这个无耻的棍喷射的又多又烫又猛,一下就灌满了自己的和,仿佛射进了自己的心窝里,烫的我全身一阵阵的痉挛颤抖,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大,夹紧大!深入的热烫几乎让我刺激的昏过去。痛并快乐着!

    林总的量真大,一些浓稠的白色就在他的跳动间隙沿着我的口周围被挤了出来。连续几十次的抖动已经让我的口已黏上了一大滩,数量之多令人难以想象,虽然有一些已经跑了出来,但是其余大量的应该是无法经由他们俩的处流出来的,因为林总的东西要比常人大了很多,而我之中的也绝对是紧密的象一个橡皮圈一样会死死的勒住插在里面的。

    林总从背后搂着我,趴在我的白嫩的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则一身香汗淋漓地跪在地上喘着娇气,翘着承受着男人的和身体,并“呜呜”

    地不停的落泪。看着被干得快要死掉的公司第一美女的我,发泄完兽欲的林总忍不住兴奋的大笑。“你的太好了韵韵,我终于又得到你了!我们的真是太完美了”说完林总才从我的拔出的依然坚硬的,一坐在地上。我瘫倒在地上。

    过了好一会,我才慢慢地支撑起身体,头无力地靠在镜子上,修长而美丽的双腿无力地屈在一起,两腿之间隐约露出的洞在不断淌出白色的和,拾起地上散落的连衣裙,捂住自己一丝不挂的**,一边喘着气,一边“呜呜”

    地哭着,感到有大量正源源不断从自己的中流出,全身仍然沉浸在刚才的余热里。泪水不停的落下,滴在我的脸上,淌过我的颈项,滑过在猛力下已变形的红肿的36E丰满**,最后,无声的落在地下,很快积成了一滩。

    “我又被了,我,我怎么对得起我男朋友啊。”

    虽然带来的终极极大的满足了自己的,但被这样的色狼的可耻事实却让高贵的我羞愧不已。

    林总笑着用右手抚摸我的长发,左手把大鸡马放入裤内,说道:“韵韵,别哭了,是我不好,不该粗暴地和你。但是你不是也异常享受吗。你看,连我的裤子上都沾满了你的液。想开点吧。来,把这颗避孕药吃了。”

    我无奈地吃了药,哭泣了一会儿,抬头来愤怒的看着在自己身上犯下罪行的正在把大放入裤内的色情狂,推开林总的右手哭着说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得到我的吗,你再次了我,什么都满足了”

    我头发散乱地躺在地板发上,整整两个多小时的奸,被得全身都快酥了,现在全身都是犯的,眼中不自禁流出泪水。“又一次被他糟蹋了,还被玩了整整两个多小时,他怎么能一而再再尔三的我”我哭了一会儿,一双妙目才怒视着林总道:“林总,你,你以后要是再碰我,我,我就”

    “你就怎么样啊,想告我,这事你说得出口吗。韵韵,想开点,你长得这么漂亮,我早就把你当做我的女人了。韵韵,做我的女人吧,我能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