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总双手仍然握住了柔软的两个,这次的抚摩可不象刚才粗暴的挤捏,那只是对金莎的发泄,现在握住双手只是轻轻抚弄,拇指和食指熟练地搓弄着金莎的羞涩,强行爱抚了一会,林总的舌头开始在金莎的上熟练、挑逗地不停添圈圈,只几下金莎就被添得膨胀、坚挺。

    林总的双手还继续停留在金莎的香乳上,嘴巴开始上移,一口封住了金莎的香唇,舌头熟练、巧妙地进入了金莎的口内,两人的舌头缠绵在一起,此时金莎的反抗越来越弱了。热吻了金莎的香唇后林总开始用舌头巧妙地挑逗金莎的耳垂,金莎的身体开始了反应,美丽的脸部产生了红韵,香汗淋漓,气喘加急,金莎开始不由自主的摆头,雪白的下腹不停的起伏,金莎已不由自主地轻声娇柔地开始呻吟,花瓣内也分泌出不少。

    看到金莎的反应,林总感到十分欢喜,更得意的开始再次进攻金莎的,林总用舌尖压迫金莎的,不停扭动、拨弄。身下的金莎丰满的臀部产生痉挛。林总的嘴就压在美女的吸吮。

    林总抬起头道:“金莎,你开始有点配合了。”

    金莎羞得满面通红,只能以尽力抗拒来回答林总的挑逗。但女人的身体是诚实的,未涉床事的金莎也不例外。无力反抗的金莎,完全暴露在林总充满技巧的舌头下,一阵阵快意冲向脑袋,美女就算能勉力忍耐嘴里不出声音,又怎能控制自己身体毫无生理反应?林总对金莎的挑逗持续良久,随着相思豆被舔金莎感到股间说不出的快感,而且越来越强烈也,渐渐的就连美女自己都能感觉到开始分泌。金莎见自己身体被魔如此羞辱,不禁羞愤难当,悲从中来。

    林总吐出一口大气,连呼痛快。这时候金莎湿润的口已经完全大开,林总顺势把粗大的舌头卷起插进里面。

    此时的我,除了站在一旁观战,真是爱莫能助!

    金莎不禁发出“啊”的一声,在这刹那有了更加奇妙的感觉,双腿酸软无力,只好努力将精神集中在大腿之间抗拒,勉强使自己不要在魔的挑逗下丧失自我。林总继续激动的用粗糙的舌头深深的探入金莎的。当金莎的入口更加扩大和湿润时,林总用灵活的食指金莎的花瓣,得意地抚弄着我的。只见金莎不停地扭动美女的臀部,摆动着头部,散乱的乌黑秀发猛烈的在空中飞舞,然后落在雪白的肩上,连自己都感觉的出在夹紧进入里面的手指,及自己的被人手指触摸的感觉。

    林总的手指如交换活动般地挖弄,而且还加上的动作。向外拔时,美女鲜红色的花瓣跟着翻出来。林总的拇指在外面不停地按摩,金莎双手紧抓的床单,双眼紧闭,脚趾蜷曲。很快的,金莎里的收缩就变成了整个臀部的痉挛,臀肉不停地颤抖。金莎的蜜汁越来越多,林总用嘴全部吞下了额蜜汁,金莎又羞又无奈,魔的挑逗已令美女感到无比快感。全身的所有细胞开始冲动,气喘急剧加速,娇柔悦耳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不知何时起,金莎的声音慢慢转低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消魂蚀骨的呻吟。

    我不知道这是我一相情愿的错觉,还是金莎真的已控制不住生理上的,屈服在林总的威下。总之,在林总听来,恍然的娇吟声中含着显而易见的欢娱兴奋之意。

    寂静的床上,只有林总的大与金莎湿润的互相摩擦所出声。金莎抗拒的意志被彻底摧毁。巨大的屈辱感在脑海中,灵魂好像已经离开了身体,所有的感官都已停滞,唯独身体深处的压迫感无比鲜明。

    “”

    金莎无法保留地低声呻吟着,那粗壮的令金莎觉得快窒息的样子,且有冲击性的快感。

    林总用手包住金莎,指尖轻轻捏弄金莎柔嫩的。

    “啊”

    金莎两个在不知不觉之中,好像要爆开似的涨着。被林总粗糙的手指抚弄,快感就由的山麓一直传到山顶。

    “喔喔”

    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声音,金莎苗条的身体摇摇晃晃,秘谷里充盈的蜜液已经使彻底湿润。

    当最快乐笼罩时,女人的这种反应,金莎不知道,而且过去从未经验过。随着金莎的两个又被揉的话,金莎感到、及口中那三个性感带,同时发生一种无法抵抗的欢愉,贞洁的金莎已经深深堕入色情的深谷。

    金莎意识早已飞离身体,晕旋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世界似乎已不存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

    林总站在床下,用手强分开了金莎的双腿,将他巨大的顶在了金莎的口处。他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将在金莎上不停摩擦,不一会儿,他的上沾满了亮津津的液体。这时他才开始将往金莎里顶去。那么小巧,她的能够容纳下林总的吗?我紧张的看着。林总双手扶在金莎的臀上,下面的每次一顶,就收了回来,每次收回来时我都看见金莎的被顶的涨开,没等它合上,林总的大又顶了进去。就这样反复了几十下,渐渐在金莎处发出了“咕唧”的水声。这时林总的已顶进去了一小半。从远处看,一根粗大的顶在金莎的里,被涨的向外翻开,前端处肿起了一大块。再衬着金莎雪白的臀部,看起来分外的残忍。

    戏辱够了原本矜持的美少女金莎,林总这次不再放松,粗壮的身体沉重地压了上来,右手也紧箍上金莎的纤细腰肢,挺涨的具开始发动可怕的攻击。末日临头般的巨大恐惧,蜷起腰意图做最后的抵抗。但老色狼的腕力制伏住金莎苗条的身体之后,就靠着张开着的大腿的力量,从金莎身前试着要将粗大的押进她的秘道。

    “不要!饶了我吧!”

    金莎的红唇中发出抵抗的呜咽。

    “哇”

    金莎恐惧得发青的脸,在刹那发生痉挛,丰满娇挺的,好像要被分成两半似的。强烈的冲击像要把金莎娇嫩的身体撕裂,灼人的火烫直逼近。金莎觉得自己的正被撑开扩张。林总用粗野的粗大的一下子压入湿润粉红色的花瓣裂缝中。

    红黑色带着如发出声响似的力量,将粗鲁的剥开,金莎的身敏感地向后退缩,象征性的依旧顽强守卫桃源圣境,不让林总稍越雷池一步。

    林总哈哈笑,再继续进攻,金莎虽然极力的挣扎反抗,可是力气已经耗的差不多的金莎,如今哪里是老色狼的对手,眼看全身在老色狼的压制下丝毫动弹不得,一根热气腾腾的坚硬正逐寸深入,很快抵达了金莎的,急得金莎双眼泪水不住的流出,口中不停的哭叫着:“不要不要求求你呜求求你含韵嫂子啊求你求他住手阿”双手不停的推拒着。我听见金莎在叫我,竟然无能为力!

    “韵韵早就是的女人,她能救你吗?叫她来啊,火了老子连她一起!”

    老色狼狂叫着,不断下压的躯体随着的不住前进,金莎内的薄膜不住的延伸,虽然仍顽强地守卫着金莎的桃源圣地,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撑不了多久了,此刻金莎早已哭得声嘶力竭,整个人无力的瘫在床上,任凭老色狼肆意凌虐。

    “林总我我还是求你不要”

    金莎仰着头,微张着嘴,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她的双腿大开,此时被林总牢牢的固定在床上。林总听到金莎说自己还是,更加兴奋了腰突然往下一沉。

    “啊”

    金莎惨叫一声,上半身突然向上蜷缩了起来,下巴高高的仰起,全身只有头还顶在床上。

    “啊!嫂子救我!”

    伴随俏金莎的一声惨叫,老色狼的猛然一伸到底。

    林总只觉一层层温暖的紧紧的包围住,带给老色狼一股难以言喻的舒适快感。金莎羞涩的已彻底告破碎,老色狼只觉金莎的花瓣内一片温热柔软潮湿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他,彷佛要将他融化似的。金莎感到破损的阵痛,美女明显体验到自己体内正在流血落红,老色狼手指不禁用力,几乎要将金莎脆弱的脚趾夹断。

    金莎再次“啊”

    的一声发出绝望的长叫,眼中流下泪来,却绝非为了脚上剧痛。金莎19年的贞洁最后终究被夺,被一个自己讨厌的男人所破身,这个男人对自己没有一点爱念,只有粗鲁地糟蹋自己的身体,只把美女当作发泄的目标,金莎感到脑中一团杂乱,修长的双腿在空中一阵乱舞,尖利的指甲似刀一样划过老色狼的背部。与此同时,老色狼感到有一层薄薄的阻碍被捅穿了。

    一下子,老色狼完全插进了美女,和美女以最亲密的姿势融为了一体。老色狼终于占有了金莎。金莎的泪水哗哗的洒了一枕头,小小的拳头擂鼓似的砸在林总的身上。

    林总置之不理,缓缓将武器拔出一点,再,再拔出,再。金莎低头看见老色狼的带有血迹,俏金莎知道这是自己的初红,金莎悲痛得几乎当场昏厥过去。随着的举动的渐渐加大幅度,渐渐粗野,金莎的哀鸣痛呼之音也越发高亢。

    “呜”

    金莎哭叫起来。林总一次次地起来。渐渐的,林总的有一大半没入了金莎的体内,再没有前进,我想这大概已经是到了金莎的尽头了吧。金莎的上整个鼓起了好大一块,随着林总的一起一伏,好可怕的咕唧咕唧““咕唧唧”

    我眼睁睁的看着林总巨大的一下一下地进出着金莎的里,一丝贞血流了出来。

    “”

    “呜”

    金莎不停的哭叫着。林总的大上发出湿漉漉的光芒,上面沾满了金莎的,他每一次都发出“咕”的一声,我想,此时金莎一定非常的舒服吧。

    林总一边用力的在俏金莎的里,一边继续抓捏美女的。美女高翘着丰盈雪白的大腿,连续不断的向上蹬踹,紧窄的包裹着老色狼巨大的,异常猛烈的痉挛收缩,让老色狼觉得很快就要来到了。林总心神一凝,暗想自己还没有玩够,绝不能这么快就丢盔弃甲,连忙停下了正勇猛冲杀的武器,谁知竟似有些迷糊了,浑圆的就像上足了发条的机械一样,仍是有节奏的自动向上耸挺,一次次的撞击着林总的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