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总惊讶之下,发现我的面容上早已是一副舒畅放荡的神情,似乎已是、欲罢不能了。当老色狼放开紧搂美女的娇躯时,美女忽地伸手抱住了老色狼的脖子,一双修长的美腿歇斯底里般的抖动了起来,然后主动的、力道十足的勾在了男人的腰上,将林总的人牢牢的夹在了臀股之间

    林总狠命的咬着金莎的,拧掐着美女嫩滑的大腿,在美女娇贵的身躯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印记。奇怪的是美女反而不叫痛了,只是忘情的吟唱嘶喊着,迎合扭动着。两个**裸的在床上拼命的翻滚厮缠,仿佛已彻底的放纵了自己,彻底的融合在一起,彻底的沉溺在这刺激的中。林总巨物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撞击着金莎的,粗大的将极品美女俏金莎带往欲情的高峰。

    今天发生的一切,仿佛让我回到了第一次被林总的那一晚,此时的我,竟然在一旁“欣赏”起这激情的圣况,双手不禁抻向了自己的

    此时,强烈的快感,使林总不顾一切地用尽全力。同样强烈的快感,却让娇嫩的完全放弃了精神反抗,金莎滑嫩的臀部在用力扭动,配合着老色狼的抽动。终于金莎再也忍不住了。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快别停”金莎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前挺,柔软的腰肢不断地颤抖着,魂魄彷佛在三界中快速的交替往返,最后只有极乐世界快速扩大。粉红的夹紧抽搐,晶莹的一波一波的流出来,同时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清脆、喜悦的高声声,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时间好似完全停了下来。

    此时林总感到美女的象婴儿的小嘴一样吮吸着自己的,老色狼知道我要了。果然,随着一股浓洌滚烫的从姑娘的深处喷老色狼的大上,了,抵达生平第一次,老色狼也极度兴奋。疯狂地着身下梦寐已久的极品美女,金莎每一次悦耳的声都几乎令林总,但老色狼还是忍住了,老色狼的积极挺进,猛烈抽动,身下的金莎全身有节奏的扭动,不顾一切地高声,美女的左右猛烈晃动,双手抱紧老色狼,的无比快感令金莎的手指把老色狼的后背抓出条条痕迹,樱桃小口无比兴奋地狂咬着林总的肩膀。

    老色狼没想到金莎的第一次性行为就如此投入,老色狼御女无数,外了我之外,还从没见开封之作有金莎这般高超的床上功夫,也许是金莎聪明绝顶,和我一样,悟性也超常人一等。

    林总仰起头,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由于美女的内充满了,使得林总的更为顺畅,林总开始尽情,以最大的行程,抽出来,抽出来,连续数十个回合,又缩短了行程,急速,只见他那肥大的沟里的条形肌肉,不停地抽动着,好像一头发情的雄驴,在金莎的花瓣快速挺进。经过强烈刺激的金莎的嫩脸蛋上,横七竖八的唾液,舔浸的一片一片,金莎感到面颊燥热,火辣辣的感觉还没有下去,花瓣里又掀起了急风暴雨,闪电雷鸣。

    神圣的花瓣正在承受着强力的冲刺,的速度在不断地加快,的在不断的深入,美女只觉得像一根火柱,在自己的里熊熊地燃烧着,烧得娇脸春潮起,烧得美女娇躯惊涛掀:金莎不停的抽搐着:“痒啊!嗯好爽!”

    金莎顾不得自己是被了,声四起,既娇艳且妩媚,似乎全身燃烧起的火焰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普及,燃烧着腹部,贯串着全身。

    金莎春潮翻滚,欲海横流,顿时:温香软玉满怀,春色撩人欲醉。

    林总的确是个行家,招招不凡。他一看金莎已经接近了,突然换档减速,给美女以喘息的机会,一阵爽身透体酥痒之后,老色狼又转移了方向,一方面缓慢地,一方面用自己宽厚的前胸,转揉着一对。只见他双肩纵动,以金莎胸部为中心地运动起来,这一招,使金莎刚刚减弱的欲火,又一下升腾起来,两只玉臂又舞动起来。俏金莎那荡漾,飞霞喷彩的娇容更加妩媚、动人,两片红唇上下打颤,时而露出排贝似的白牙,嘶嘶吐气,黑油油的长发,在丰腴的脊背、圆软的肩头上铺散。

    这时又一掀起,林总抱着金莎竟在我的床上翻滚起来,但始终紧插着金莎的,把金莎弄得哇哇大叫,金莎全身每个细胞都开始沸腾。林总又翻滚回原处,顺手又拿了一个枕头垫在金莎的臀部下面,使得金莎花瓣高高仰起,老色狼又用双手抱起俏金莎的两只大腿,把金莎的小腿架在了他的肩上。老色狼身体前伏四十二度,力量集中在下半身的腰上,又开始了猛抽,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狠,每一下都到花瓣深处的

    几百下几千下林总不知道动了多久,到最后,我看见林总的整个的进入了金莎的里,疯狂着。

    “唔喔嗯爽啊!别停啊快”俏金莎娇喘嘘嘘,春潮澎湃。

    一石激起千重浪,涓涓溪水般的蜜汁,迎着,向上奔涌,冲击着金莎花瓣内壁。金莎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紧咬嘴唇,现露出一种又胆怯、又舒畅的姿容

    “我受受不了了哎呀舒服别给我韵韵算了唆慢点行吗?哎哟你花招真多喔舒服死我了”晃!竟然发出一阵阵荡的声。

    随眷不断地深入,随着的不断变速,随着金莎内心不同感受,不由自主地呻吟着:“喔、啊,嗯、唷、哎、呀、哟。”

    金莎已经汗水,淋漓,林总拿出了更大的力气,直朝花瓣的幽境,金莎的花瓣一阵阵收缩,林总的一阵阵凸涨,花瓣紧包,狠涨着花瓣,纹风不透,丝毫不离,一种强烈的刺激,同时袭击着了俏金莎和老色狼。

    “哎呀我快把我插了我我不行了又丢了!饶了我啊!”

    金莎软瘫在床上,竟然把金莎地死去活来,欲死欲仙,迭起!也不知道到达了多少次的。我跪在地上的双腿开始发麻,地面上已经淌满了我的。

    “啊我我不行了黄总求求你饶了我吧阿你太厉害了啊啊”

    金莎的竟然此起彼伏,她沉醉于这种疯狂的奸中,俩人的声和呼声漂满了我的房间!无奈只下,我只好慢慢穿上了丝丝袜和上衣,在一旁看着林总的行。

    林总动的更加大力,大约半个小时后,林总和疯了一样,每一下都重重插在金莎的深处。我看见金莎身体象八爪鱼一样抱着林总,全身一抖一抖。金莎哀叫着,终于迎来了她今天最热烈的一次,舒服地晕了过去。静止了一会,林总从金莎抽出了仍然坚硬无比没有的大,向我走来。我嗓子发干,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韵韵,宝贝儿,你等急了吧,哈哈!”

    林总看见我焦渴的样子,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羞涩的低下了头。

    “说,小,你想不想我的大!”

    我低着头没有做声。突然,林总的手一把捏住了我的下巴,使劲把我的头抬了起来。

    “呀”我疼的一下叫出声来,眼泪都流了出来。倔强的看着林总的眼睛。林总软垂的此时正好吊在我的眼前,只见上湿漉漉的,一股金莎的腥味传进我的鼻子里。我恶心的想吐。林总一把将我从地上扯了起来,我因为跪的太久,两腿一麻,倒在林总的怀里。“嗯,穿上了丝袜,真性感。”

    林总将手伸进了我。

    “不要碰我!”

    我对林总竟然当着我的面我的小姨子感到厌恶,挣扎着。我感觉到林总的手指隔着我的裤衩在我划动起来,我不由的身体一阵发软。林总的手动了一会,又移到了我的处,从我的裤衩里伸了下去,他先用手掌捂住我整个,接着他的中指探进了我的里。我底下敏感的部位,、、都被他巧妙的抚弄了起来,我再也无力挣扎。

    “哈哈,都已经这么湿了,还装什么,你这个小!”

    林总的手掌又在我狠狠摸了几下,把手伸出来让我看。果然,我的手掌上一片水渍,那是我手过的象征。我的脸又红红的低了下来。林总开始剥我的衣服,我这次没有反抗,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哈哈,美人儿,你里面穿的这么性感,等会我要在床上你!”

    林总爱不释手的摸着我的和丝袜道。他的手将我的白色缕花扯下,放在鼻子上闻了起来,“唔,真是好味道呀,美女的味道就是不一样。”

    这时,我身上除了丝袜外再也身无寸缕。

    “你这个大变态”

    我害羞的用一只手挡在身下,另一只手护住了胸部,恨恨的道。林总“嘿嘿”笑摸揉着我的。我恨了林总一眼,林总更加得意的笑了起来。“啊”

    我一声惊叫,林总突然将我抱了起来,向床边走去。我矛盾极了,我的身体极其渴望林总的侵入,可是理智告诉我不可以当着金莎的面一错再错了。我**的胸此时紧贴在林总的胸膛上,肉与肉之间直接的接触让我心里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这时,突然有一根硬硬的东西顶在了我底下的臀沟处。我知道这是了金莎身后还没有的大!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只好将头埋在了林总的肩膀上。林总将我放在了床上,命令道:“韵韵,趴在金莎的身上!”

    为什么?我来不及细想,顺从的趴了过去。只见金莎脸上透出淡淡的粉红色,此时正睁着一双水灵灵的杏眼看着我。而她的下面真是一片狼迹,上面沾满了,被粘成一簇一簌的,而带有侦血的红色此时张开了一个大口子,看来是被林总的大给撑的。我害羞的苦笑了一下。这时成了金莎躺在我身下,而我则分开两腿跪在金莎的上面,这好象一男一女的姿势一样。林总的手在我身后抚摩起来,我的身体有点僵硬,毕竟我还是不太习惯两女侍一男并让男人一箭双雕的情景。他好象对我穿了丝袜的腿和臀部非常感兴趣。

    “好美的臀呀。”

    说着,林总突然大力的在我臀上捏了一下啊疼你这个大色狼,大变态“我只有在嘴上大力的骂了起来。突然,我的后面一热,还不是,他的嘴巴落在我的上,用舌头舔了起来。我空虚的一受到刺激,水马上流了出来。”

    唔,真好喝,韵韵的真是让人兴奋的良液呀,嘿嘿唔”

    林总捏着我的臀,兴奋的舔着,突然,他的舌头向上移,舔在了我的处。“呀不要,那里不要”

    我颤抖着,不由的收缩了起来,浑身发起了一阵阵鸡皮疙瘩,林总真是个变态,连那么脏的地方也不放过。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好奇怪,是那种怪怪的舒服。我的一阵收缩,开始喷水,这时,我已经不能左右我的身体了。林总的嘴离开了我的,一根硬硬的东西碰触到了我的上。啊”

    该来得终究还是来了,这又是一次!我心里悲哀的想到。这次没有太多的前奏,一个巨大火热的东西直接就塞了进来。

    “呜”

    我感觉底下好似要被撕裂般,又热又难过。这又是那种可怕的感觉,有些疼,但更多的是充实的巨大快感。

    我底下迅速的分泌出大量的,弄湿了林总的。这使我的痛感轻了许多,但快感更加的剧烈起来。

    “咕唧,咕唧”

    林总的在我前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