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被怀中绝美少妇刘涛优雅妩媚娇柔无比而不断散发出那勾动他内心旺盛兽火的玉体弄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快要了,尤其是从自己那坚硬的兽性越来越胀痛的感觉令他觉得异常的难受,令他对怀中美少妇刘涛的那种占有欲、征服欲、虐欲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林俊逸的一只色手迅速搂进了美少妇刘涛的细腰,并用另一只手将美少妇刘涛的一条雪白修长大腿挽了起来,一边继续狂吻着乱顶着美少妇刘涛的樱桃小嘴,一边将自己那有些胀痛得不能再胀痛的坚硬更加紧密的顶住美少妇刘涛那已经有些湿润的紧紧包裹住她娇嫩的,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已经碰触到了她的花瓣,这种感觉令林俊逸那颗激动的心也越跳越快,呼吸更加浓重起来。

    没过一会儿,刘涛只觉浑身不自在起来,娇喘吁吁,呻吟连连,香汗腻体,待被林俊逸伸手到双腿间私密羞处轻轻一掏,滑腻,方知自己早已湿透了,玉股一动,双腿间滑腻腻,湿漉漉的,不禁羞得玉腮如脂,煞是诱人。

    美少妇刘涛的兴奋羞涩已经渐渐掩盖了她的恐惧,当她感觉到自己双肩的吊带滑落香肩之时,便产生了一种阵地失守的错觉,随着林俊逸的色手再次按住她胸前丰满坚挺的用力的揉搓,让她彻底放弃了樱桃小嘴的抵抗:“嗯!啊!”

    的一声林俊逸的舌头便快速的突破她的银牙防线,灵巧的勾住美少妇刘涛那娇嫩无比而又芳香无比的醉人小香舌,开始了不要命的吸吮,好象完全想要把她的小嘴吞进肚子里去的感觉一样,不论是那芳香的唾液还是那股沁人心脾的少妇身上特有的体香都令林俊逸的心快要崩出心房来了。

    美少妇刘涛原本还在拼命捶打林俊逸虎背的一双玉手,因为身体的三个敏感部位都被林俊逸同时侵犯着,这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快感,带着羞涩而娇媚的呻吟声便从她的琼鼻深处发出,一双玉手也慢慢搂紧了林俊逸的颈脖子。

    林俊逸对于美少妇刘涛身心的变化了如指掌,他知道美少妇刘涛正在慢慢对自己敞开心门,这让他内心深处升起一股无比舒爽的感觉,一边继续贪婪的吸食着美少妇刘涛的**小香舌,一边继续用手揉捏着她胸前那丰满坚挺的雪白,同时还不住的用自己去研磨着美少妇刘涛已经完全被幽径深处涌泄而出的湿打湿了的又紧紧贴着之上映透出来的花瓣,只觉得这种感觉太刺激了。

    绝美少妇刘涛被林俊逸情的挑逗弄得体内春火无限高涨,那糜的呻吟声也渐渐越来越大声,林俊逸知道如果不让美少妇刘涛叫出声来的话,一定地把她闷坏了,于是便饶过她的小香舌,从她的樱桃小嘴一路往下亲吻,来到她那雪白娇嫩的玉脖之上,吻着、舔着那柔软香酥、勾人魂魄的肌肤,贪恋一会儿之后便又继续向下吻去,当林俊逸的头颅来到美少妇刘涛那丰满坚挺的玉之上时,他的呼吸便开始变得粗重起来,曾经偷看过,曾经抚摸过,可是还不曾亲吻过,吸吮过,美少妇刘涛的便好象是令林俊逸着魔的圣器一般,让他体内原始兽欲更加高涨了。

    林俊逸慢慢用手将美少妇刘涛两肩滑落的吊带裙往下撸着,当那黑色胸罩紧紧束缚着一对雪白呈现在眼里之时,林俊逸的双眼便再次冒出那血红的兽欲之光,一手紧紧搂住美少妇刘涛纤细的柳腰,一手更加用力的挽住她的那条雪白**,一低头便扎进了那充满**和美少妇刘涛身上特有体香的玉之中,火热的舌头在搜索着那迷人的香源,舔食着那如玉肌肤,感受着她那肌肤的丝比温暖和那醉人**沁入肺腑的极度舒爽感。

    美少妇刘涛蝶首高仰了起来顶在那镜子之上,不知有意识还是下意识的将自己的酥胸挺得更高了,一双玉手更加用力的抱紧林俊逸的脖子,从那红润的樱桃小嘴和琼鼻深处发出那羞涩之极的媚呻吟声:“嗯,嗯,啊,嗯,嗯,啊。”

    林俊逸的舌头几乎比手还要灵敏的滑入美少妇刘涛那黑色胸罩之内舔吸着那玉之上娇嫩的蓓蕾,只觉得那勾人魂魄的**使人感觉好象身在那一望无际的高山之上,那种清凉彻底入骨的感觉让他浑身上下都舒爽极了,让林俊逸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将头向那黑色胸罩之内贴得更紧了,也让林俊逸想要完全张开嘴来含住那诱人的蓓蕾,可是美少妇刘涛胸前黑色胸罩对那雪白实在束缚太紧了,林俊逸几乎不可能完全张开嘴来,这让林俊逸不由的有些焦急起来。一般人在与别人争斗过程中特别是在双手都腾不出来的情况之下都会不自然的用嘴去咬人,现在林俊逸就这样做了,只不过他不是咬人,而是用牙齿咬住了美少妇刘涛胸前的黑色胸罩。

    绝美少妇刘涛顿时感觉到了自己胸前黑色胸罩更紧的束缚着自己的胸前,让她不由的轻轻皱起了秀眉,这种不适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因为林俊逸用嘴将她胸前那名贵的黑色胸罩咬断了。

    刘涛的夫君王珂为人内向倒也温柔老实,可是太过老实温柔反而懦弱,那床笫功夫和眼前这花花公子林俊逸的手段比较起来,便似小儿过家家一般,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不知怎么回事,只要被林俊逸这么随随便便动一动、碰一碰、挨一挨、触一触,那儿便是快美连连,舒服无比。

    刘涛从林俊逸漆黑深邃的双瞳中看到了不断升腾的妖异焰火,好像要将她整个身心都融化掉一般,还没有等她回过神来,林俊逸的脸离开了她的视线,随后从高耸滚圆的酥胸上传来即陌生又熟悉感觉,她不由心中一惊,明白现在是怎么回事。

    当那被束缚的雪白脱离的束缚便极具弹性的崩了出来,男人的脸颊之上便感觉到了那团柔软之极芳香之极的,此时的男人就好象那被关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恶兽很久没有食过美肉一般,张开狼口便完全含住了美少妇那雪白娇嫩的蓓蕾,并大力的吸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