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在现在这个不上不下,悬在半空的时候,即使林俊逸想要抽身而退,怕是刘涛也不会答应。

    一阵邪的笑声中,林俊逸很快为身下的成熟美妇变换了体位,他将刘涛翻转身,把她摆成跪伏的姿势。

    “涛姐姐,想我进来吗?”

    林俊逸仔细地看着高高翘起的浑圆,用力地将雪白肥美的臀瓣分开来,暴露出深藏在臀沟间的桃园。

    “不,不要,你你不要叫我涛姐姐”

    刘涛娇羞万般,也不知道是叫林俊逸不要进来,还是让他不要叫自己涛姐姐。

    “那我就叫你潘太太好了,哈哈哈”

    林俊逸邪邪一笑,那肆无忌惮的声音怕是大半个酒店也能听见。

    刘涛慌了,她不知道这个花花公子为何这般放肆,他这般叫嚣不是想要把所有的人都引过来吗?本来有人来救自己,她心里应该高兴才是,可是自己现在羞耻的样子怎么能够见人呢!刘涛泣声哀求道:“求求你,林总,你小小声些莫把外人引来了”

    “那你叫我一声好哥哥。”

    林俊逸眼中闪过戏谑之色,刘涛垂首不语,心中颇为踌躇,这羞煞人的话她是万万叫不出口的。

    “怎么?不愿意吗?”

    林俊逸一只手不轻不重的在她的雪白肥美的上拍了一下,道:“你不叫我可要大声喊人了?”

    刘涛美眸溢出迷离水雾,芳心又羞又急,低声唤了一声:“好,好哥哥”

    “叫的好,叫的好”

    林俊逸见刘涛终于屈服,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伸到她上的大手用力揉搓了起来,“太太别怕,就连你女儿都听不见声音,何况是房间外面的人。”

    不等刘涛想明白,林俊逸腰身一挺,坚硬灼热的进入了少妇的私密羞处,并毫不犹豫地用力向她沟壑幽谷的深处挺进。

    “啊”

    少妇刘涛一声羞赧地娇啼,她真切的感觉到身后男人又大又硬的坚硬已经整个进入了自己娇小紧窄的私密羞处,彷佛久旱逢甘露一样,她一丝不挂、美丽雪白的玉体在他身下一阵愉悦难捺的蠕动、轻颤刘涛芳心娇羞地发现,这旧地重游的邪之徒那地方似乎又变得大了一圈,更加充实,更加涨满自己娇小的。

    她情难自禁地、娇羞怯怯而又本能地微分**,似在担心自己那天生紧小的蓬门难容巨物,又似在对那旧地重游的侵入者表示欢迎,并鼓励着林俊逸能够继续深入。

    刘涛那妩媚多情的秋水般的大眼睛无神地望着林俊逸,放纵体会着他的在她体内的蠕动、深入。

    她发觉自己的越来越湿润、濡滑,随着林俊逸越来越狂野的深入,坚硬灼热的贬椿抵触到了那含羞绽放的娇嫩花蕊上面。

    一阵令人魂飞魄散的揉动,刘涛经不住那强烈的刺激,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更是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一阵不能自制的火热收缩、紧夹。

    刘涛那羞红如火的丽靥瞬时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喷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

    “啊”

    随着一声凄艳哀婉的**娇啼,刘涛脑中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一声娇媚婉转的轻啼,终于攀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

    刘涛虽然了,可是林俊逸却仍然怀俎高涨,他继续着腰身,强烈的刺激使得她的手已经不堪身体的重荷了,她藕臂趴在床上,把臻首靠在藕臂上,浑圆雪白的美臀翘得更高了。

    她胸前那对由于正处于哺育期而显得异常丰满硕大的压在床上,白晰圆浑充满弹性的臀部高高的翘起,看得林俊逸邪念大起,他不由自主地伸出右手中指探进她那臀部深深的裂缝中,指尖上下来回探索着那朵娇嫩的菊蕾。

    “啊不,不要”

    刘涛娇呼一声,面红耳赤,芳心怦怦狂跳,好脏,好羞人,他怎么能碰那个地方?那个从来不曾让任何男人包括自己的丈夫王珂都没有侵犯过的地方。

    娇嫩菊蕾被林俊逸用修长纤细的手指挑逗着,羞愧难当的刘涛再次挣扎起来,她一边泣声哀求着,希望打动身后恶魔般的男人能够放过自己,一边扭动着雪白肥美的翘臀,闪躲着他的侵犯。

    但是林俊逸却丝毫没有理会她的哀求,继续用手拨开她那丰厚的股沟,粉红如小菊花的娇嫩就在他的面前露了出来,她那粉红的还在不断的开合蠕动着。

    林俊逸把坚硬灼热的从她的私密羞处退了出来,俯身埋头,将脸埋在她的上,用舌头舔吻了起来。

    刘涛是第一次给男人玩这样的地方,林俊逸的舌头舔着她的美臀,而手指亵玩着娇嫩菊蕾的时候,她的娇躯不禁轻轻颤抖起来,那刺激的快感是前所未有的,而心里也不又自主地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秽感,使得她都刺激得忘记了身体的扭动。

    林俊逸修长的手指不老实地挑逗着**的蓬门,舌头同时转向她的花蕾上攻击起来。

    刘涛被他舔得玉体阵阵颤抖,那种又酥又麻又痒的奇异感觉就像一万只蚂蚁在啃噬她的身体,实在是难以忍受。

    林俊逸嘴角勾起一抹邪的笑容,他用手引导着自己那坚硬粗壮的灼热对准她的娇嫩紧窄的狠狠顶了进去。

    刘涛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是当林俊逸的撞上自己的时,也知道自己他想要干什么了,于是她奋起余力,做着垂死的挣扎。

    她将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左摇右摆地闪避着,奈何被林俊逸用手指强行撑开她那两片紧闭着的臀缝,然后腰部用力,向前一挺。

    娇嫩处传来的巨大痛楚将刘涛从呆楞中惊醒过来,古代人并没有所谓的的贞洁这种说法,但是被夫君以外的人进入,不管怎么说都是不能令人接受的。

    刘涛发出一声绝望的悲鸣,那撕裂般疼痛的感觉伴着那屈辱的感觉使她的眼泪如珍珠般的落了下来。

    当坚硬灼热的强行进入了刘涛的,林俊逸紧紧抵着她玉股沟壑处雪白肥美的翘臀,两只大手在她柔若无骨的**恣意游走爱抚,缓解她那堪比新婚之夜,处子破身时的痛楚。

    林俊逸虽然将硬迫入了刘涛的,但她那实在是太紧了,毕竟是初次开垦的荒地,即使在他口手并施之下,那朵娇艳的菊花已经沾满了水露,些许湿润,但是狭益程度仍然强烈,直夹得好色男人胀硬的也隐隐生出微痛感觉。

    忍住这身体短时间的不快,林俊逸轻轻向前挺推着,他享受着刘涛紧窄挤压包裹自己的快感,低头看她疼得全身僵挺,他一边在她的柔若无骨的雪腻玉体轻轻爱抚揉搓着,一边柔声说道:“太太,你身子放松些,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

    “不要,不要弄那里,羞,羞死人了,唔唔那里,那里怎么能弄呢!不行,不行的”

    刘涛摇晃着臻首,秀发飞舞,任晶莹的眼泪顺着光润白嫩的脸颊继续的流了下来,但就在这时她忽然觉得不疼了,而且还有一种凉凉的很舒服的感觉。

    林俊逸在心里也是大叫一声,第刘涛的沟壑幽谷虽然不是紧窄狭小,但却是奇紧无比,活力十足。

    整个进入她身体深处,林俊逸的立刻被刘涛柔嫩的紧紧的挤压着,膣肉开始不规则的轻轻蠕动,在入侵的异物上亲热的磨擦,如同婴儿的吮吸般一吸一放,那种足以让人**的美爽不是言语所能描述。

    林俊逸深深呼出一口浊气,身体开始缓缓律动,静静享受伊甸园玉壁压迫带来的紧束感。

    欢好,那种奇妙的感觉实在是太美爽了,随着坚挺灼热的的进出,刘涛娇嫩紧窄的被撑得门户洞开,菊纹荡漾。

    林俊逸坚硬灼热的顶进柔嫩滑腻的腔道深处,无与伦比的刺激使腔道内的一阵阵颤栗,私密羞处分泌出越来越出的润滑,好色男人在狭窄的紧紧包容下感受着异常强烈的刺激和非同寻常的快感。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涛也终于适应了这种羞耻的欢好方式所得到的快感,身体就好像是要被男人的巨大,坚硬,灼热的贯穿、撕裂了一样。

    “啊不,不行了啊慢慢一点儿嗯轻,轻一点,我我受不住了”

    刘涛从没有如此疯狂的肆无忌惮的欢爱过,居然在林俊逸的之戏中达到了一次爽美无限的。

    她粉嫩光润的俏脸上浮出艳若桃花绯红,媚眼如丝,春情荡漾,檀口娇呼一声,柔若无骨的**一阵阵的痉挛,平坦光洁的绷紧,湿滑的腔道内强烈的收缩,将林俊逸的坚硬粗壮的灼热紧紧箍住,一股滚热的从她身体的深处喷涌而出,随之身体软绵绵的放松下来林俊逸轻轻退出刘涛尚在快感中飘飘欲仙的身体,丝毫未曾顾及怜香惜玉,挺直身躯,直接伸手搂住她肥美雪白的娇臀,用力朝自己怀里拉近,同时昂扬火热,坚硬挺直的顺势直接挺入她身体沟壑幽谷的深处一手搂着刘涛的香圆玉润的份肩,一手用力揉搓着她高耸雪腻的嫩乳,林俊逸眼中邪光闪烁,大手在司徒雪白柔软的上造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青色淤痕。

    林俊逸昂扬坚挺的在刘涛狭小紧窄,滑腻紧缩的沟壑幽谷中的进进出出,带动着她雪腻**的身子一顿一顿,一颤一颤的,这幅度不大的磨擦已经足以带给他激烈的快感。

    他舒舒服服地躺在柔软宽大的睡床上,一边享受着刘涛的窄小紧缩而又复有弹性的沟壑幽谷的美妙,一边揉搓挤压着她高耸娇挺,柔软弹绵**的舒爽,更不时地逗弄浑圆美顶上那点挺立的雪山樱桃。

    充分感受滑腻紧缩,丰润娇挺的触感,林俊逸竟然有种就算是让自己当神仙也不愿意的想法,不知道神仙能不能圈圈叉叉,若不是不能,那神仙当起来实在没有趣味。

    刘涛过后的身体份外敏感,虽然娇嫩还不时传来阵阵痛楚,但是却也不是先前那般不能忍受。

    她实在无法相信谨守妇道的自己竟然会在一个丈夫王珂之外的男人的凌辱下,生出那么强烈的快感,这完全颠覆了她的内心,混淆了她的思维。

    刘涛尽情地感受,轻柔婉转,高唱低吟,那撩人的呻吟竟是这般**蚀骨,她心中燃烧着熊熊的欲火,婉转承欢,暗生。

    于此同时,林俊逸用力捏挤着刘涛雪腻的双手,也可能由于本能地怜惜,慢慢地在减轻力度,只是轻轻地揉搓着。

    在林俊逸的温柔手段下,一阵阵强烈至极的酥麻快乐,爽美绝伦的感觉顿时传遍了刘涛的全身,她俏脸绯红,媚眼如丝,呼吸越来越急促,娇喘吁吁,四肢酸软乏力,无助地盲目摆动着。

    “嗯嗯”

    刘涛微张着已经逐步恢复红润的樱唇,此时却是被刺激地作不了声,只是一个劲的低哼着。

    成熟美艳的少妇丰腴修长的雪白美腿无意识地并拢夹紧,紧紧盘住林俊逸结实而有力的腰身,雪白肥美的翘臀高高抬起,全力配合着他的动作。

    沟壑幽谷暗潮春水渐渐滋生,流溢而出,一片淡黑纤柔的萋萋芳草被春潮汹涌、玉露滚滚完全湿透,而顺着深深的勾股,滑入干燥刺痛的菊花,原本痛彻心扉的伤痕逐步愈合,甚至微微感觉到些许异样的快感正在蔓延。

    林俊逸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美艳的绝色美妇刘涛那**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他巨大坚硬的灼热在她天生娇小紧窄的私密幽处中更加粗暴地进进出出。

    狂澜中的刘涛只感到那根粗大骇人的灼热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私羞娇嫩的诱惑妙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粗壮骇人的狰狞巨兽越来越深入,直抵自己的沟壑幽谷尽头。

    刘涛芳心又羞又羞,脑中混乱一片,她清晰的感觉到林俊逸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灼热的已渐渐深入体内的最幽深处。

    随着林俊逸越来越狂野地动作,狰狞巨大的灼热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从未有人临幸过的全新而又玄妙的幽深宫阙中去在林俊逸火热而邪的一次次动作中,有好几次刘涛羞涩地感觉到他那硕大的滚烫好像触顶到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欲呼吸顿止的娇嫩花蕊上。

    “”

    刘涛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娇啼婉转,听见自己这一声声媚入骨的娇喘呻吟,刘涛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而她先前受创的菊花带来的痛楚在身体涌起的无限快美中慢慢消退,虽然艳红肿胀却已感受不到丝毫疼痛。

    林俊逸肆无忌怛地蹂躏着身下这具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凭着他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刘涛弄得娇啼婉转、。

    刘涛在林俊逸蠕动着,轻颤着,扭晃着,耸挺着一丝不挂的**玉体,狂热地与他行云布雨、合体。

    现在不管是谁都能看出来,刘涛狂热地扭动着**雪腻的柔美**,在林俊逸抵死逢迎,纵体承欢,娇靥晕红地婉转娇吟,哪里还有半点强迫强逼,完全是她自己在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

    这个时候,两人的身体紧密的羞人处已经滑不堪,春水滚滚。

    从刘涛那私密羞处流出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液体使她那团淡黑柔卷的乌丝湿成一团,湿漉漉,滑腻腻,亮晶晶,水润润,诱人发狂。

    林俊逸粗大硬硕的灼热又狠又深的在刘涛体内进进出出,来来去去,往往返返。他狰狞昂扬的狂暴地撞开她那天生娇小的沟壑幽谷,在那紧窄狭小的神秘诱惑之地中横冲直撞,而每一次进出都带出一股股乳白黏稠的浆,四散飞溅,润湿浸透身下洁白的床单。

    林俊逸不断地深入探索着刘涛身体最深处的奥妙,在他凶狠粗暴的冲刺下,美艳绝伦的少妇刘涛的沟壑幽谷中最神秘圣洁幽深,从未有物能够触及的娇嫩无比、滑湿软的花宫玉壁渐渐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

    刘涛的臻首不停左右摇摆,带动如云的秀发有如瀑布般四散飞扬,她娇躯奋力的迎合林俊逸的动作,一阵阵的乳波臀浪,真有一股说不出的靡美感。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俊逸突然狂刺几下,终于大汗淋漓地停了下来,身体一颤一颤的,将一股股生命的精华,悉数在刘涛美妙的身体深处爆发出来。

    刘涛被火热滚烫的液体打得全身发颤,也在快乐的顶峰跌了下来,她玉齿轻咬,媚眼如丝,下面一阵收缩,使劲地夹紧林俊逸的不雅之物,将那液体全部吸了进去。

    忽然间,只见刘涛全身起了一阵痉挛,一声长长的尖叫,私密羞处一阵阵紧缩,娇嫩深处喷涌出滚滚热潮来,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还坐地吸土。

    三四十岁是女人最旺盛的时候,就好像男人在二十岁到三十岁是最强的时候一样,只不过女人来得比较迟一点儿而已。

    说来也奇怪,在孩童时代,女孩子一般都比男孩子早发育,比较早成熟,可是在这方面却反而来得迟一些,真是猜不透造物主的安排。

    刘涛今年三十来岁,正处在狼虎之年,应该是最旺盛的时候,可是这么多年来她都一个人过,也不知道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也许正是因为封闭了这么多年,现在一旦被林俊逸打开她的之门,她的就像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有夫之妇贤妻良母的伦理道德早就烟消云散抛到脑后了。

    看着刘涛筋疲力尽之下甜甜睡去,不一会,林俊逸冲洗干净完出来了,回到了公司拍摄基地只剩下六个女人,分别是孙俪和王艳,王珞丹,韩雪,黄圣依,景甜,而王艳在厨房正在做小灶早餐。

    “林总,你先陪她们说会话,早餐马上就好了!”

    王艳羞羞怯怯地跟林俊逸低语道,就低着头快步走进厨房。体贴的女人总是喜欢自己开小灶做出可口贴心的饭菜,来讨好心爱的男人,来满足爱郎的胃口。居家式的贴心饭菜胜过大酒店的南北大菜特等名厨,因为有天伦之乐的爱心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