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用手向两边猛的扒开王艳的,花瓣也随即张开了,他庞然大物的龙头一下子滑过珍珠花蒂,撑开了王艳的小花瓣,挤进了王艳的甬道内。

    虽然只进了半个龙头,但王艳的身体立即一阵阵痉挛,甬道口也随即一阵阵紧缩,一股股春水蜜汁又“”一下阵阵涌了出来,溅得整根庞然大物更加湿粘滑溜。

    林俊逸没有把庞然大物直接,而是再次抽出,让龙头在王艳的甬道口反反覆覆的上下滑动,使王艳的花瓣如同嗷嗷待哺的婴儿似的张口期待着,林俊逸再次将庞然大物的龙头滑进王艳的甬道内时,王艳的甬道口迫不及待的收缩了几下,接着又是一阵更加强烈的痉挛,就在王艳甬道痉挛的瞬间,林俊逸难以自制的弓起腰椎,臀部,猛的用力向下一挺。

    “呲”的一声,林俊逸那灼热巨大的龙头推开王艳柔软的花瓣,滑过王艳颤动的珍珠花蒂,撑着王艳紧缩的甬道,随着林俊逸拧腰纵臀,刹那间,他那灼热的庞然大物已经深深的插在王艳充满春水蜜汁的中,终于林俊逸进入到了王艳那神圣肥沃土地里。

    “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使王艳闷闷的哼了一声,王艳咬紧了牙关,庞然大物插在王艳的甬道中,林俊逸感觉就像钢焊凿进泥缝里一样,王艳的甬道真紧。

    王艳的臀部一阵痉挛后,浑身都在发抖,虽然刚一半,但撕裂般的疼痛已经让王艳皱起了眉头抿起了嘴,王艳很疼。

    林俊逸柔柔的抚摸着王艳的,心疼无比的看着她,问道:“艳艳,痛吗?我才半截”

    面色有些惨白的王艳没有勇气面对林俊逸的眼睛,只是摇摇头,他知道王艳在隐瞒,她不忍心破坏他的心情,林俊逸停了下来,静静的趴在王艳身上,他开始不住的抚摸着她,亲吻着她。

    “唔嗯”

    顺势接住了王艳轻软柔滑的樱唇,林俊逸自不会客气,不只是唇片挟住了她的唇,轻轻地磨挲起来,连舌头都趁机溜了进去,勾上了她含羞带怯的香舌,就在她檀口中轻扫慢搅起来。

    林俊逸的舌技何等厉害?甫贴上樱唇,便滑入了她敏感的口中,勾的王艳香津泛滥,竟是连自己都控制不住地,让香舌顺从他的勾引,将带着甜意的香唾,一丝一丝地推向他的口中,被吻住的樱唇连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林俊逸的吻是那般炽烈,火辣辣地直接攻入了最深处,连舌头都是那般落力,弄得王艳口舌无暇应接,真不知该好好给他的唇片轻磨,还是该任他的舌头勾弄搅玩才好呢。

    王艳那只贲张鼓荡的香峰,随着她激烈的呼吸,抖的比之前更加迷人,好像比刚被他弄上床之前,还要丰盈了少许,连峰尖那两朵娇美香甜的蓓蕾,此刻都已经鲜美的绽放开来,泛出了动情的玫瑰艳红,骄傲地挺立在白玉般晶莹的高峰上头,王艳媚眼一线,带着无比欲火的眼儿美妙无比地飘着林俊逸,雪白的肌肤已染透了甜美的嫣红色泽,似连呼息之间,都能透出甜蜜的香氛,那迷离如水的媚眸,虽是仅留一线,媚惑之意却更加诱人,再加上王艳小嘴微张,香甜软嫩地不住吸气,显见她也正渴求着。

    原本饥渴的王艳还想回吻上林俊逸,寻求着他口中那湿润的气息,至少在现在得到一点儿满足;但林俊逸却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竟故意俯去,将脸凑在王艳的山峰之间,在那深邃的谷间舐了起来,香峰虽是敏感无比,但在王艳的身上,处原还不算怎么敏感的地带,但在此刻已被诱发了春情的状态之下,那处的感觉竟也变得敏锐起来。

    加上林俊逸不只是舔舐而已,整张脸都凑了下去,短短的鬚根处,在已被舐的柔软滑润的处来回摩挲之后,那酥痒难搔的感觉,却是更加美妙,而且在舔舐当中,林俊逸的脸颊也不时轻揩着王艳的香峰,虽说被磨挲的部份较属内部,不是常被他搓揉的蓓蕾四周的性感带,但在这间接的摩擦下,连那极敏感处都像是被刺激到一般地火热起来,那股热是由内往外的,比起一般的抚弄更是火辣,还勾着王艳芳心当中的一丝向往:他到什么时候,才要再度光临那敏感的蓓蕾呢?

    那想法是如此刺激和羞人,光只是想着而已,王艳的**已愈发灼热起来,王艳好不容易筑起来的一线理智,登时全被欲火蹂躏得不成模样,就好像涨到顶处的洪水,一举淹破了堤防一般,狂热的欲焰一口气溃发如洪,瞬间便烧遍了王艳敏感的周身,令她整个人都被那股火充的满满的,其他的念头都被瞬间蒸发,说有多渴望就有多渴望侄儿儿林俊逸的狂野挞伐,让她体内奔腾的火焰找到一个出口,把她每一寸肌肤彻底烧熔。

    王艳的花瓣慢慢地膨涨起来,深深的甬道越来越热,春水蜜汁也越来越多,王艳的甬道好紧,好热,好柔软,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褶绉层绕的湿润严丝合缝的包容着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像是被无数细嫩的小嘴同时柔密的吸吮。

    先不讲他事前的准备充分,还未便弄得王艳飘飘欲仙,浑身上下每一寸仙肌玉骨只渴求着**之欢,连插王艳时都是小心翼翼,冲激着的力道不仅全不逊于楚心,还有过之,之际更不带丝毫痛楚,令王艳只觉得舒服欢愉,更是湿滑,润得他更好动作,加上林俊逸的庞然大物既粗且长,顶挺之时技巧熟娴,不仅胀的王艳畅快至极,之间还时有勾挑,巨龙头处似有若无地揩弄着王艳娇嫩敏感的,弄得春心荡漾的王艳更加情热难抑,在林俊逸身上娇痴扭摆,口中时发软语,娇嫩媚、嗯哼连连,浑身都似充斥着火热,对他真是又爱又恨。

    林俊逸感到一片火热,彷彿全身的血液都一齐涌向那里,这真是世上最**最难耐的滋味,过了一会林俊逸觉得王艳已经适应了,才再次弓腰挺臀慢慢用力,逐渐将整根庞然大物尽根,林俊逸开始缓慢的动作起来。

    每一次的深入,林俊逸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唯恐弄疼了王艳,望着怀里这个令他怜爱癡狂的女人,他的心灵里激荡不宁?

    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和王艳的紧密的相互磨擦挤压着,释放着如巨浪般的快感,突然林俊逸锐的感觉到王艳的花瓣正在急剧收缩,王艳的花瓣正在紧紧的咬他的庞然大物根子,于是他轻轻一动,立即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沿着他的庞然大物从王艳的甬道里传了出来,这是林俊逸从未有过的快感,从那里涌出的快感佈满了他全身的每个细胞,使他产生了更加强烈的。

    林俊逸用大手紧紧箍着王艳弱不禁风的柳腰,用灼热昂挺的庞然大物在她柔软花径中反覆抽戳着,王艳白嫩的大腿本能的勾住了林俊逸的猿腰,紧贴着他,迎接着他饥渴无度的索求,林俊逸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王艳的细嫩肌肤上,往着丰盈的**间流去,和她的香汗彙集凝合,那情景格外刺激,这使林俊逸眼中的欲火更加炙热,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着王艳濡湿挺翘的。

    林俊逸能明显的感到王艳汗湿的娇躯紧贴他黝黑壮实的身体,颤抖着,扭动着,是那样的柔弱无助,不知不觉中,王艳的甬道已经渐渐熟悉的适应了他硕大的庞然大物,疼痛已悄然褪去,王艳的身体也发生着变化,两人的已慢慢的渐入佳境,他和王艳的一进一出、一迎一送,都那么丝丝入扣,妙不可言。

    他们就像一对相濡多年的恩爱夫妻,对那庞然大物的粗壮和劲道之满意和热爱那是不用说了,偏偏林俊逸虽有绝技,却不肯尽施,明明每下冲击之间,都可将威力尽情展放,将王艳脆嫩的尽情蹂躏,转瞬间便令王艳爽到死去活来的,之间动作却意外的柔软收敛,让王艳虽是舒服畅快,彷彿每个毛孔都在欢唱、每寸肌肤都在沉醉,却没有被他全力征服时,那般全盘崩溃的尽兴,让情浓欲热的王艳就好像是正被钓饵撩弄着的鱼儿一般,她已舒服到浑然忘我,神智早已飞到了天外,好想要上钩给他捕去,这坏心的侄儿儿林俊逸却偏偏不肯收线,只是饱览着她那渴求的样儿,彷彿正乐在其中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