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美艳妈妈说:“天下万物,其理皆同,就看你有没有这种举一反三的悟性。就拿今天的事来说吧,我就悟出了这样一个道理:男女之爱,主要不是,而全仗一个『情』字;但光有情而无一定合适的环境和气氛,便会情无所依,爱无所托。有情再加上有景,便能以情御景、以景托情,情景交融方能尽善尽美。常人往往只重于情而忽略景的选择和利用,孰不知深情更须美景托。试想今天,我们的情是自不待言的,但起初并无的欲念。只是在那美景熏陶之下,才触景生情,情生而动心,心动而涌爱,爱极而。而在我们尚未欢媾之前,你那别具匠心的布局,却又是一种漪旖的绝妙风光,十分难得,真可谓:丽人花间卧,**林下牵,情丝拂柔肌,欲焰燎婵娟。景美、人美、彩霞美,美目传情,花香、体香、暖风香,香柱贯心。”

    林俊逸听美艳妈妈娓娓而述、朗朗而吟,肃然一惊道:“我曾听别人说:雪儿是一位少见的才女,文史哲经、诗词歌斌、琴棋书画无所不能。今天,我总算见识了!啊!我亲爱的雪儿,想不到你的文才竟如是之精!”

    “噢!老公过奖了!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美艳妈妈微微一笑又接着说:“在此情此景之下,你尚未与我,我已情不自禁、心神皆迷。这种姿势也很独到:你把我两腿高高吊起,使我洞门大张,且角度极佳,使你的挺进深而有力;我则不必分心于姿势,放松享受、激魂荡魄。所以,我今天所受到的刺激、所获得的享受、所産生的兴奋,其程度都是以前所没有过的。一个多月来,我与你爱莫能分,尽情交欢,不知其几十百千次,每次都曾使我,得到了极美好的享受;但若与今天相比,又算是小巫见大巫了。亲爱的,我今天好舒畅、好钟意呀”说完,宁雪动情地伸臂搂着林俊逸的脖子,秀目癡癡在看着林俊逸,说:“老公,你真的好棒呀!”

    林俊逸也亲昵地笑道:“雪儿也很棒!”

    宁雪动情地将桃脸紧贴在林俊逸的脸上,摩蹭良久,然后,又把樱口印在林俊逸的唇上,并把鲜红的小舌尖伸在林俊逸温暖的口中,久久地吻在一起

    说着话,林俊逸们已经进入大厅。

    林俊逸小心地将自己的心上人放在沙发上,自己也坐下来,并让宁雪的头枕在林俊逸大腿上。

    美艳妈妈的身子一触沙发,心中又有所悟,便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下去:“但是古人之法,也未见得就是完美无缺的。我倒是想出一个办法,可补男之不足。”

    林俊逸急问:“雪儿,有何不足之处?你有何高招?”

    宁雪凝思着说:“今天下午,我固然有了美妙的享受,但是见你的膝盖在草地上摩擦受苦,心中极是不忍。这便是技术之不足了。现在我忽然想出了一个办法。如果在花丛间置一带轮的长凳,上铺海绵,与你的等高。交欢之时,我仰卧其上,臀与凳边齐而略出,腿仍像今天这样吊起。于是,你就可以站直身子,往复冲击了。这样做至少有三个好处:一可使你免于膝头摩擦之苦;二是站着可以随心所欲,快慢自如;三是因高凳带有轮子,你每攻一次,便使我身体随着高凳前滑,而脚上之绳因树枝之弹力又拉我返冲,而此时恰逢你又挺进,可想而知:返冲之力与前挺之力相合,其力度势必大得惊人,我也能得到空前的享受。你说行吗?”

    林俊逸听了宁雪的一番话,高兴得抱着宁雪蹦了起来:“好,妙!我的好雪儿,这真是好主意。家中正好有此凳可用。明天早上,待朝霞升起、万物复苏之时,我们就实行这个方法,好吗?”

    美艳妈妈会心一笑,微微点头。

    林俊逸又在宁雪眼睛上吻了一下,笑着说:“好雪儿,我的亲雪儿,你好聪潁、好贤淑、好敏慧,思绪竟如此缜密、独出心裁。潘金莲枉有美貌而德才不足,只知享受和索取,却无丝毫风雅与怜爱之心,致使暴而亡。古今中外,佳人无数,但是若论才、貌、德、智、雅俱完美者,唯吾雪儿一人耳!”

    说罢,林俊逸得意地哈哈大笑,并在宁雪的樱唇和稣胸上狂吻。

    宁雪本想推开林俊逸,但这时身上哪里还有力气。

    听到情人夸奖,宁雪心中甜丝丝、美滋滋,大有受宠若惊之感。宁雪羞红了脸,轻轻推拒着,小声说:“好了,不要尽夸我了。亲爱的,我虽博览群书,但似《金瓶梅》《玉蒲团》之类传说中的书尚无涉足。里面一定还有不少新花样,我真想都试试,行吗?”

    林俊逸大表赞同道:“当然,你就等着吧,我会让你向我求饶的!”

    美艳妈妈舒心地笑了,并娇嗔地用手捶打着林俊逸的胸膛:“你坏,你好坏我我才不会向你求饶呢!”

    但是第三天,宁雪却一败涂地,真的向林俊逸求绕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林俊逸们一起上床。宁雪已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等林俊逸过来。这时,林俊逸拿出一个小包,从里面取出几个避孕胶袋。

    宁雪笑道:“我现在是安全期,我不须这东西的。”

    林俊逸看着宁雪微笑道:“你等着吧,会给你一次大的享受。”

    宁雪不再说话,看林俊逸干什么。

    只见林俊逸脱下衣服,林俊逸的已经剑拔弩张。

    林俊逸把一个避孕胶代袋套在头上,卷至根便停止,又拿一个套至中部便停止,然后把一个粗橡胶环套至的根部,那环的上面有一个柔软的突起,约有黄豆大小。最后再拿第三个避孕袋从头一直套到根部。

    美艳妈妈一看,大吃一惊,林俊逸的本来就很粗大,而宁雪那未生育过的幽谷却十分紧窄,平时进去已经使宁雪觉得很胀,现在,又加粗那么多,而且还有那几道环。不知道林俊逸究竟玩的什么把戏。

    林俊逸准备工作做完,便动手为宁雪脱光衣服,亲吻了一会儿,便说:“亲爱的,这是根据未央生的经验又加以改进的新方法。

    说着,与宁雪拥抱在一起。宁雪这时又兴奋又急切,希望尽快体会西门新法,源源涌出。

    林俊逸开始轻轻进入。

    刚进去一点,美艳妈妈便感到十分充实,但又觉胀得难受。待林俊逸进到一半时,顿觉阴中电流激射,宁雪的身子不由一阵颤慄。

    林俊逸说,这是我那上的一个环在刺激你的G点。G点是女性另一个很敏感的地方。林俊逸退出来再进去,反复几次后,猛地一下进到最深处。

    “呀!”

    宁雪叫了一声。原来,只这一下,就使宁雪整个幽谷中都像通了强电似的,浑身颤抖。

    林俊逸停下来再给宁雪解释:“当我插到底时,同时有三个地方在刺激你幽谷中的三个部位:头上的那个环到中间时先攻G点,继而攻你的最深处,那是平时难到之处;在到达底部时,中间的那个点再次攻击G点;同时,根部胶环上的那个突起便攻到。这便是一个周期,等我抽出来时,上述作用又可以重复一遍。现在你已经明白它的用处了吧?”

    美艳妈妈娇羞地微微颔首,表示明白了。从刚才初试那么一下,宁雪便已领教其威力,不知是喜是忧。

    林俊逸亲切地对宁雪说:“小心肝!现在你可以闭目享受了。”

    林俊逸轻轻地、缓慢地,但已使宁雪得到了平时所没有过的感受。分泌大量增加,宁雪不由自主地呻吟着,身子也开始扭动。

    林俊逸见美艳妈妈已经适应,就逐渐加快了速度。

    天哪,宁雪好象一下子坠入了万丈深渊,身子似乎飘起来了。那种触电般的感觉使宁雪全身肉紧。要知道,女人的G点和,在平时的中是触不到的,现在,这两个最最敏感的地方同时受到攻击,而且是那么的强烈。只觉得阵阵电流从幽谷的各个不同部位同时发,又传向全身的每一条神经、每一个细胞。宁雪真有点受不了啦!宁雪大声地叫了起来,身子剧烈地扭动着、抽搐着,大声喊道:“上苍呀!我不行了啊喔噢你”

    林俊逸见宁雪难受的神态与平时大不一样,也有些担心宁雪是否能承受,便停止前进,问宁雪:“雪儿,我停下来好吗?”

    宁雪立即叫道:“不要停舒服快动,快亲爱的”

    林俊逸很快又动了起来,速度比刚才还快、还猛。

    美女美艳妈妈大声嘶叫不止,身子也弓了起来:“上苍我我要死了我我”

    触电的感觉更加强烈,几乎要窒息,心在狂跳,真的不能再承受了,宁雪可怜巴巴地看着林俊逸,求林俊逸停下来。

    林俊逸停止了,宁雪的身子还十分肉紧,不停地颤抖着,之后,便没渐渐地软了。

    林俊逸抱着宁雪亲吻,柔声向宁雪道歉,说不该用这个方法折磨宁雪的。

    宁雪吻林俊逸一下,少气无力地笑着对林俊逸说:“不,不要这样说。这个方法真好,是空前的享受,怎么能说是折磨?相反,这却是我求之不得的呢!我说过,我是不会认输的。刚才是因为我有些喘不过气来,等我休息一会儿,再来一次,行吗?”林俊逸抚摩着宁雪脸庞说:“雪儿太有本事了。当年,未央生用这个办法,好几个女人都是只用一次便举手投降,再也不敢用了。”

    美艳妈妈口里虽不言,心中却是不服的。休息了一会儿后,宁雪让林俊逸再来一遍。这一遍,宁雪已对这种强刺激有了思想准备,所以适应能力有所增强,而获得的快感自然也更大。宁雪已连续获得了三次。

    美艳妈妈这三次,可以说是有生以来最最强烈的,産生的效果比以往十五次带来的还要大。所以在进行完第三遍时,宁雪真的向林俊逸求绕了,用眼神示意林俊逸不要再干了。因为宁雪这时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其实,这个方法确实是美妙无比的。可能是第一次尝试,有点不能忍受,估计用得多了,熟能生巧,自会悟出其中的乐趣和配合的技巧。

    这以后,林俊逸们每过几天,都要来那么一次,过过瘾,每次的遍数逐渐增加,目前已有六数之多。当然,这个方法却是不能天天用的,因为它带来的刺激太强烈,消耗体力也太大。

    每用一次,宁雪都得躺在床上静养,至少一天起不了床,连坐起来都有困难,吃饭须要林俊逸喂。每想至此,宁雪真有些“使人羞煞”的感觉。

    美艳妈妈深埋的被林俊逸全部开发出来,平时,发生十几次都是不在乎的。而现在面对这个方法,却有点“想虎色变”之感;可以想象,其林俊逸普通女人若用此法,其结果就可想而知,自然是难以承受得了的。

    宁雪心中赞道:啊,未央生,你好生了得!在性学问上,你可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应该称,真是令人佩服!宁雪相信,若未央生生在当代,必能获“性学博士”的尊称!

    有一次,林俊逸陪宁雪在在厨房做饭,突然心血来潮,找来一个高凳,放在锅台旁。林俊逸先坐上去,然后把宁雪**的玉体抱在怀中,将宁雪的玉门套在林俊逸的上。

    宁雪也觉得很刺激,便扭头在林俊逸唇上吻了一下,继续作。

    随着宁雪炒菜的动作变化,身子的上下移动和前仰后合,下面便自然抽动。这一进一出,比起床上的欢戏,更多几分情趣,令人十分陶醉。

    美艳妈妈扭头看看林俊逸,羞晕满面,粲然一笑!林俊逸在宁雪脸上轻吻一下,也会心地笑了!

    林俊逸们都为找到一种新的方法而欢欣!宁雪故意大力地频频挥动锅铲,以增加体位元变化的角度和幅度。林俊逸们高兴地笑着、耸动着!

    宁雪只顾欢乐,神飞色舞,竟忘记了炒菜,手中的铲子不再挥动,只是身子在上下耸动着。后来,宁雪两眼紧闭、莲脸生辉,陶醉地呻吟起来,忽然手一松,铲子掉在地下,二人都未发觉。

    正当林俊逸们欲海沈浮、魂游情天、快感频频袭来之时,突然闻到了一股焦糊的怪味。原来,不知何时,锅里的菜已经变糊,还冒出了熊熊的火焰。

    林俊逸首先发觉。林俊逸赶紧用两手伸在宁雪的腋下,轻轻将宁雪的身子托起,拔出,将宁雪放在地上。二人大笑着,去扑灭这场意外的火灾。这顿饭只好少了一道菜。

    可以说,这一个月是林俊逸和宁雪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每一天都充满了欢声笑语,林俊逸真的很担心将来宁雪恢复记忆之后,会舍自己而去,但是他又无能为力,因为他不想伤害美艳妈妈!

    算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还是和美艳妈妈一起珍惜这幸福的日子吧!

    上午,美艳妈妈洗漱之后,林俊逸神秘地告诉宁雪:“雪儿,我为你特意制了一件礼物,作为我们新婚纪念。今天早上已经做好了。”

    林俊逸拥着宁雪走进卧室。只见床上摆着一个像人一样的东西,用一个大床单覆盖着。林俊逸说,我先为你除去衣服。

    宁雪莫名其妙,只好任林俊逸熟练地把宁雪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林俊逸才对宁雪说:“我们的爱情是世界上最美满的,的方式应该独出心裁。所以我亲自设计了一部『机』”说着,林俊逸打开了床单。

    啊,真的是一个人,与林俊逸长得一模一样。宁雪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便问林俊逸:“我有一个老公就够了,为什么又订做一个假的?”

    林俊逸笑着说:这是一部高分子纳米技术合成仿真机器人,是我的设计,它的身体、包括体温都是与我一样的。它身上装有各种控制设备。我是想给你一种更加完美的性享受。你知道,过去,我们从正面交欢过,也在你的试过,都很美妙。是不是?宁雪点头同意。林俊逸接着说:但是,如果能前后同时进行,可以设想,你会得到多么大的享受呀!

    宁雪被林俊逸说得心里好冲动,下面已经开始分泌了。

    林俊逸又说:“我这个机器就是为此而设计的。好,现在请你爬在它的身上。”

    那个机器人是仰在床上的,两腿吊在床沿,高高地朝上,与林俊逸的大小一样。宁雪用手摸了一下,好柔软,好温暖,与真的一样。林俊逸打开了一个开关,只见那东西微微振荡,还能可长可短地伸缩。

    林俊逸让宁雪把它插到宁雪的幽谷去。

    宁雪羞得满面通红,这怎么可以?

    林俊逸说,你听我的。宁雪只好照办,站在床前,爬在机器人的身上,把玉门套在那东西上。

    宁雪感到十分刺激,涌出很多,所以很容易便了,非常充实。林俊逸打开了开关!

    天啊,好舒服,而且它还能实行“”的技术,快慢深浅自由调节。宁雪扭动与它配合,高声呻吟。

    林俊逸关掉了机器,使宁雪突然有一种失落感。林俊逸说:“你忍耐一下,还有更美好的东西。”

    便把宁雪的双腿分开,两手揽着宁雪的腰,用林俊逸的插进了宁雪的后门中。

    这时宁雪前后都被充实了,虽然都还没有动,已经産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激情。

    林俊逸说:“现在开始了。”

    宁雪心里一紧张。林俊逸打开了开关,机器人的在宁雪的前面浅进浅出,林俊逸在后面也是慢慢地。

    这种前后夹击真是壮观极了,宁雪身子也轻轻扭动起来,嘴里也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这时,一切都在按慢节奏进行。大约过了五分钟,宁雪开始不耐烦,耸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这时,林俊逸把机器又调到另一个档次,“”开始了,时而浅进,时而深攻,而且也是没有规律的;林俊逸在后面也开始了类似的深浅交替。

    这一来,弄得宁雪既舒服又难受,全身都通上了电流,稣麻痕痒,百味俱全。这种享受真是从来没有过的。但宁雪又希望更刺激些,心里好着急,嘴里也不由自主地大声呻吟起来。

    林俊逸问:“你觉得怎么样?”

    美艳妈妈大声叫道:“好极了从来没有这么舒服也从来没有这么难受再大力些可以吗?”

    林俊逸在后面加快了,宁雪大叫:“好好美死我了再快些好吗”

    突然,前面的进攻也加快了,力量很大。

    前后都开始了猛烈的冲刺。宁雪简直如入仙境,身子轻飘飘的,那种美妙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宁雪高兴得大声叫喊:“好好再快点我不行了救救我我要死了上苍噢呀”

    声音在颤抖,身子也在颤抖,宁雪感到好象发生了地震,似乎世界的未日就要到了。

    美艳妈妈身上的电流越来越强烈,刺得宁雪,无法自持,紧紧抱着林俊逸的替身,脸在它身上来回摩擦,用舌头舔它那温暖的胸脯。宁雪已经进入了半疯狂状态,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真的林俊逸。这前后同时的猛烈夹击简直是要人命的。宁雪“啊呀”尖叫一声,身子整个瘫软了,人也昏了过去。

    过了近两个小时宁雪才醒来。宁雪软绵绵的娇躯还在林俊逸的怀里。林俊逸在宁雪身上抚摸着。问宁雪:“亲爱的,你对这份礼物满意吗?”

    美艳妈妈羞涩地点点头,小声说:“我好满意谢谢你我的林俊逸我刚才死过去了吗?我觉得,我已经死了好长好长的时间了”

    林俊逸抚摩宁雪的脸蛋问:“还想再来一次吗?”

    宁雪说:“今天不要了我没有精神准备刺激太强烈”

    林俊逸说:“我调节一个新的程式,你会觉得更加美妙的。”

    宁雪点点头:“明天中午好吗?今天没有力气了另外,下午还要去机场接你宁菁,对了,当她在的时候,你不许侵犯我。”

    “遵命!我的好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