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源源不绝的快感,一次又一次冲击她的理智,终于也无意识的扭动挺耸,像极了久旷的怨妇,脑中只有原始的欲念,什么优雅端庄、伦理道德、人格尊严,这高贵的神仙小姨都不管了,难以忍受的空虚感令她放弃了所有的矜持,媚眼如丝,娇声呻吟呢喃道:“逸儿,你饶了人家吧!求求你,别再逗人家了,人家好难受啊!”

    听到这雍容华贵、高不可攀的下凡仙子,终于在自己无所不在的情挑撩拨下,耐不住高涨的,抛开礼教的道德束缚、揭下高贵面具下的伪装,亲开尊口要求自己快快上马,驰骋蹂躏她成熟美艳、风韵迷人的**时,林俊逸泛起了帝王般的征服快感,趴在宁菁的粉面上低声笑道:“我的好小姨,真的想要我吗?我不是在作梦吧?”

    宁菁羞涩地睁开满溢春情的秀眸,目光中充满了期待,芳心深许的微微点头,再合上眼睛,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你这个小坏蛋大色狼,还要捉弄笑话人家,人家什么都由你了。”

    听到美艳小姨任凭处置的诱人言语,林俊逸一股火热立时从处蔓延开来,再也无法忍受,先将宁菁发烫的**挪往床中央,再扑上美艳无双的**上,晶莹的玉体,美丽的脸庞,迷人的鼻香,醉人的气息,直熏得林俊逸有如烈火焚身一般,高举的肿涨发痛。

    林俊逸轻轻地用膝盖顶开宁菁雪白的**,仰躺的娇躯轻轻扭动,高耸的胸脯急剧起伏着,全身散发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春意,林俊逸挺起高翘的庞然大物,对准了她性感迷人的神仙小姨的,先在花瓣外面轻轻来回研磨着,再对着那颗红润的珍珠一番顶触与挑逗,宁菁的不堪刺激,羞人的春水不断潺潺涌出。

    “好宝贝,好小姨,我终于进来了!”

    林俊逸粗大的先是一分一分地向里挺进,接着硬生生地直捣黄龙插到尽头,虽然缝窄洞紧,但泛滥湿热,娇嫩充满弹性的,仍满满的将林俊逸的硕长吞入,一下子全根尽没。

    “好爽滑啊!”

    林俊逸直达宁菁甬道深处的时候,他的喉头也情不自禁地吼出一声:“噢”

    太舒服了,神仙般的感觉,真是不愧自己许久以来的神魂颠倒朝思暮想,林俊逸感觉着自己的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包围住,灼热紧窄、温润滑腻,还在微微蠕动着踌躇着痉挛着,好像玉蚌一样,吸吮着他的龙头,又麻又酥。关键是幽谷娇美柔嫩,爽滑细腻,伴随着林俊逸的进入,春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

    “啊”

    宁菁娇声哀鸣,像是禁不起这突来的凶猛侵袭,秀眉紧蹙,泪水横流,娇弱有如风中的细柳,让原本想大肆挞伐的林俊逸不由得升起了无限的柔情,他慌忙伏来,双手温柔的梳理因扭动散乱的秀发,柔声细语道:“好小姨,对不起,弄痛你了。”

    轻轻拭去宁菁脸颊上的泪痕,吻着她娇羞的香唇,轻咬她挺直的鼻梁,温柔呵护这一时之间惊慌失措的绝色尤物。硬挺的仍停在宁菁湿热温软的幽谷里,按兵不动,不再抽动,静侯她逐渐适应。

    在情郎的轻怜蜜爱下,宁菁感觉些许的疼痛逐渐消去,羞涩难堪的静默中,处粗大火热硬中带劲的男子,传来满涨的充实感和阵阵酥麻,迷蒙的泪眼慢慢转成了一片缱绻,那睽违已久的**快感将她十年来累积压抑的整个挑起,宁菁春情复炽,娇喘吁吁,嘤咛一声,不觉扭了体,柳腰丰臀款款摇摆,享受和摩擦所带来的酥麻快感。这时的她,有如一朵任人娇花,羞涩柔弱,却又渴望甘霖滋润。

    林俊逸当然能体会她现在的反应和需要,心中暗暗得意,有些明知故地问道:“好小姨,还痛吗?”

    宁菁闻言大为羞涩,娇喘呢喃道:“已经不会了,但是里面有些痒”

    林俊逸轻咬着宁菁纤巧的耳垂,柔声道:“好小姨,那怎么办呢?”

    “好人,你帮帮小姨啊!逸儿!啊!”

    宁菁只觉侵入自己**深处的庞然大物,火热、粗大、坚硬、雄伟,它似乎自具生命,不待主人发号施令,就蠢蠢欲动跃跃欲试,分身自动起来,自己紧紧夹住也无济于事,令宁菁无法控制地发出声声娇喘,连连呻吟,高举起两条雪白修长的**紧紧缠绕住林俊逸的腰臀。

    林俊逸探路的龙头寻觅到敏感湿热的,在的紧握下顶住研磨旋转摩擦,使得也起了颤栗共鸣,与龙头你来我往地互相**着。林俊逸御女无数,深知宁菁已经饥渴欲狂春心勃发春情荡漾,她需要林俊逸揭开她端庄妩媚的面纱,涤荡她作为贤妻良母的贞洁羞愧,用最有力的,最快速的冲刺,最强劲的摩擦,让她达到的巅峰而心悦臣服。

    林俊逸低头含住了宁菁在迎合扭动间颤颤巍巍晃动的一只丰硕饱满的,一边吮吸咬啮,一边大力拉动身躯,猛烈强悍地挞伐着宁菁敏感的。

    林俊逸不再调笑,逐渐缓慢的插送起来,并用厚实的胸膛紧贴住她那一对坚挺怒耸、滑软无比的傲人,挤压磨蹭,好不舒爽。

    长期缺少男人爱怜,欲求不满的成体,像火般的沸腾着。在林俊逸磨来蹭去、缓抽轻送的挑拨下,细致的挺起,迷人的**激烈的扭动着,鲜红欲滴的双唇微微张开,吐出令人迷醉的声音,小蛮腰忘情地摇晃,迎合深入体内的大。看到被骑压在身下的高贵女神,不堪焚身,不断声浪语,林俊逸知道自己已将她带入了男女床笫之间如痴如狂的激情中,动作或深或浅,时快时慢,在她的仙女洞里进进出出,直把宁菁得死去活来。看到宁菁抛开一切的荡模样,林俊逸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和力道,一连串的猛力,记记深入深处,撞击敏感的,里的春水泛滥有如洪水决堤,应合着结实的不停撞击雪白的耻丘,发出的响声。

    宁菁,此时此刻终于也在林俊逸尝到了久违的鱼水之欢,禁不住幽谷里传来的阵阵酸痒酥麻的快感,鼻息咻咻,美妙地呻吟着:“啊好舒服啊林俊逸好棒”

    林俊逸端起上身,胜利似地骑乘在宁菁美艳高贵的**上,看着在他被他的鞭打得娇啼婉转、抵死逢迎的神仙小姨,现在是任他羞花折蕊、大块朵颐,身心无比的征服快感,让他更起劲地冲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