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压在白雅芝柔若无骨、一丝不挂的娇软**上,抬头看见的这位绝色尤物那张通红的娇靥、发硬坚挺的娇挺圣女峰和粉红的,鼻中闻到美人那香汗淋漓的如兰气息,邪恶的欲大发.白雅芝正在娇喘细细、娇羞万般,忽然感到那本来顶在自己的娇嫩儿里,泡在滑湿润的中的巨龙一动,娇羞不禁,玉体一阵酥软,感到男人粗大的巨龙更深地插进自己紧小的幽谷甬道中,深入体内起来,“啊轻点啊”

    白雅芝不由得开始娇啼婉转、含羞呻吟。

    只听白雅芝叫道∶“哎哎唷啊你巨龙好大!”

    见她粉脸通红,娇靥流满了香汗,媚眼如丝,丰润的娇躯哆嗦不已。林俊逸不知道白雅芝这个风少妇会这样激动,笑道∶“好姐姐怎怎了”

    白雅芝双手缠着林俊逸的脖子,两只白雪般的大腿也钩住了林俊逸的美股,林俊逸温柔地说道∶“好姐姐习惯一下就好了”

    林俊逸感到巨龙被白雅芝的小夹得紧紧的,好像有一股快乐的电流透过了林俊逸全身,林俊逸伏在白雅芝温暖的**上,荡地问:“你痒吗?”

    “恩好痒”

    “你说哪里好痒?”

    “羞死了呀。”

    “我就是要你说,你不说我就不了!”

    林俊逸笑着调戏着白雅芝。

    “不嗯我说人家的好痒。”

    说完,白雅芝的粉脸羞得通红。“快!快来呀快救救我”

    白雅芝充满**的声音和表情让林俊逸直吞口水。

    林俊逸跪在地上,上身靠向白雅芝,一手举高白雅芝的一条腿,抗在肩上,一手抓住硬直坚挺得快要的去摩擦她那已经**的珍珠花蒂。白雅芝忍住要喊叫的冲动,闭上双眼,往前一迎,刹那间灼热的已经深深的没入了她充满的中了。

    “喔喔”

    一瞬间,白雅芝皱着眉,身体挺直,那是比丈夫还要大一倍的,再次充实起的甬道,不过痛苦只是在的瞬间而已,当蟒头穿过已经湿润的黏膜甬道,进入时,全身随即流过甘美的快感,隐藏在她体内的荡爆发出来了。

    “不要死了喔喔用力喔”

    白雅芝荡的呻吟着,再也顾不上自己的立场。林俊逸的速度虽然缓慢,可是只要是来回一趟,体内深处的肉与肉挤压的声音令她无法控制发出呻吟声。林俊逸的抽动速度变快,欢愉的挤压更为加重,不断挺进白雅芝的体内,少妇荡的身体已到达无法控制的地步,但对进出在甬道的所带来的欢愉却照单全收。

    “对快再快一点啊快干我我这个有丈夫的女人喔不行了喔爽死我了啊”

    林俊逸抱起了,快要再次达到的白雅芝身体,放在自己的腿上,拉起她的上身,对白雅芝来说和丈夫都是正常体位,坐在林俊逸腿上由自己主动,这还是她第一次尝试的体位呢。

    “背叛丈夫的女人,你自己用力摆动腰枝,来吧!”

    林俊逸抱着白雅芝,由正下方把插得更深了。

    “顶到那里啦!啊喔”

    林俊逸亢奋的粗大的,抵到甬道深处时,白雅芝如火花迸裂的快感流遍全身,几乎在无意识下,白雅芝披着秀发以为轴,腰部开始上下摆动起来。随着上下的摆动,股间的春水蜜汁发出异样的声音,而丰满的也弹跳着。因为是从不同的角度,使以往沉睡在未知的性感带被发觉出来,官能的快感,洋溢在少妇的体内。

    林俊逸抓住了她的腰,白雅芝更随着他的手上上下下的沉浮着。她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她的身体完全被强烈的快感所吞蚀,她忘我的在林俊逸的腿上,抬高臀部一上一下的疯狂着。

    林俊逸则舒服靠躺着享受白雅芝的,手一面撑着晃动的,下面也狠狠的朝上猛顶。白雅芝那丰满雪白的,不停地摇摆着,胸前两只挺耸的,随着她的摇荡得更是肉感。

    “喔棒好长喔喔好舒服好爽嗯爽死我了受不了了!”

    “听听!我尊贵的美人岳母,居然喊出这种话。”

    林俊逸的话,让白雅芝更加兴奋,她飞速着香臀,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欢愉,上身整个向后仰,长发凌乱的遮住了脸,忘情的摆动着腰配合着的,同时,把丰满的胸部挺向林俊逸的双手,拼命的、摇荡,她已是气喘咻咻,香汗淋漓了,一阵阵强烈的收缩,**的快感冲激全身,一股浓热的洒在林俊逸叠头上。

    “!爽死了!美人,别光顾着自己爽,腿分开点,让我好好欣赏你的呀!”

    “不那里不能看!啊!”

    但美丽的双腿却不自觉地分得更开了。

    白雅芝达到飘飘欲仙的后,软绵绵的抱住林俊逸的头。林俊逸吸吮着白雅芝的,突然抽出了。

    “啊!”

    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白雅芝顿时觉得无所适从,以至于林俊逸用手扶住她的腰打算把她掺扶起来时,她毫不迟疑地,甚至可以说是迫切地顺从地上站了起来,心里充满了罪恶的期待。

    林俊逸扶住白雅芝的香肩,将她**站立的身体转向了向沙发的方向。

    “来!把翘高一点。”

    白雅芝两手按着沙发,弯下上身,突出了丰满的,被林俊逸的双手整个抱住。

    翘起的股间感受到火热的,白雅芝把两腿左右分开。林俊逸站在白雅芝的后面用双手搂住她的腰,把对准早已湿润的。

    “噗滋!”

    的一声,林俊逸用力地插了进去。

    林俊逸抽动刚开始,白雅芝的腰也配合着前后摇动着。林俊逸从腋下伸过双手紧握住丰满的。白雅芝上下一起被进攻着,那快感贯穿了全身,林俊逸的手指忽然用力松开,令白雅芝顿时感到爽得飞上了天,呻吟也逐渐升高,在体内的早已被春水蜜汁淹没了,白雅芝的体内深处发出了春水蜜汁汗黏膜激荡的声音和房间不时传出肉与肉的撞击的“啪、啪”的声音,林俊逸配合节奏不断的向前着。

    “啊我不行了好女婿喔我了喔快喔爽死了大干的我好爽喔爽死我了”

    贞洁的少妇终于被征服,说出令人脸红的话。

    荡的呻吟声,更加使林俊逸疯狂,他双手扶着白雅芝的臀部,疯狂地将从后方快速地白雅芝的里。随着速度的加快,白雅芝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欢愉叫声。她的体内不断地被丈夫以外的林俊逸的巨大贯穿着,的快感又跟着迅速膨胀,加上全是汗水的,不时的被林俊逸从背后揉搓着,白雅芝全身僵硬地向后挺起。

    随着少妇“啊!”

    的一声尖叫,林俊逸从感受到白雅芝的达到的连续痉挛。

    在激情之中林俊逸克制了射出,抽动缓和下来。他抬起白雅芝的腿,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随着身体的翻转,也在白雅芝的中磨擦的转了半圈。后甬道尚在痉挛的白雅芝,甬道传来更激烈痉挛,更紧紧的夹住,也吸住。林俊逸双手伸到白雅芝的双腿上,把她抱起来。

    “喔喔你做什么?”

    白雅芝声音沙哑地问着。

    “厨房里油烟太多了,我们去客厅!”

    “不要啊!你要羞死我啊!”

    白雅芝信以为真地难为情叫道。

    “哈哈,美人岳母还是那么单纯善良,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啊!”

    林俊逸坏笑着抱着白雅芝在客厅里面来回走动,此时粗大的仍插在白雅芝的甬道里,随着走动,粗大的也跟着抽动着。早已达到的白雅芝,在这每一走步更感到难以言语的快感,虽然抽动的幅度不够大,在欢愉的同时却激起了无限的!白雅芝便得更加焦灼起来。她的呻吟声更为大声,而体内也发出异样秽的声音。

    白雅芝双腿夹紧林俊逸的腰,压着林俊逸的胸脯,汗水迷离了她的眼睛。

    “求你,先戴上安全套,好吗?”

    白雅芝无力地问道,整个人瘫伏在林俊逸的胸膛上。

    林俊逸的眼中闪过异样的光彩,他吃惊地看了一眼美少妇,而后,他立刻明白过来,于是得意地抽出一只手拍了拍白雅芝丰圆的香臀,猥琐地笑道:“美人岳母你怕什么,到时候和甜甜一起为我生个女儿不好吗?这叫亲上加亲!”

    林俊逸把大龙头顶住她的深处。白雅芝的儿里又暖又紧,里把包得紧紧,真是舒服。林俊逸把他的巨龙继续不停的上下起来,直抽直入。她的美股上逢下迎的配合着林俊逸的动作,春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断的从白雅芝的儿深处流出,不停的流到地毯上。

    林俊逸有些忍受不了似的,加快了每一次冲撞的频率,双手抓捏着白雅芝柔软的,不知不觉粗野起来,狠狠的揉搓、捏弄着不断变换形状的。

    给林俊逸强悍挞伐之下便大泄,白雅芝只爽的娇躯瘫软如绵,一时不知人间何世,茫倒在林俊逸怀中,小嘴不住开合轻喘,如兰似麝的香氛不住喷出,只觉整个人都像被这一击给吸乾了似的,身心都变得空空如也,什么都无法去想,身子更是什么都无法感觉,之美,果真莫此为甚。

    待得白雅芝慢慢从中恢复过来,这才感觉到自己又给林俊逸摆佈成了个羞人的模样。白雅芝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变成这副模样!只见镜中自己娇躯伸展,将女体的娇媚尽情展现,风情万种的绝色容颜,欲火洗礼过的香肌雪肤,一双高挺峰峦之上,玉蕾已胀的几要绽开,尤其此刻林俊逸正跪在自己身后,那巨伟的正契合无间地与自己合而为一,在镜中两人处若隐若现,反更令人暇想。

    也不管这姿态如何羞人,白雅芝玉臂轻展,搂住了身后林俊逸的颈子,一偏螓首吻上了他正轻吸着自己颈项的嘴,白雅芝虽知自己刚才才狠狠泄过一回,深插在自己体内的林俊逸却是烈火正旺,旁边的蓝洁芸晕酥酥的犹未醒转,接下来自己恐怕又得好好任林俊逸上一回,也不知会泄成什么模样,但她现在只想尽全力和林俊逸合而为一,再也没有任何分别,心中虽在暗骂自己怎会如此荡,但满怀欲念的娇躯,却是怎么也忍不住向林俊逸索求的渴望,再也难以自拔了。

    “好岳母,别这么急,先亲个嘴再说”

    林俊逸一边品尝着白雅芝口中的香气,以那灵巧的舌头勾的白雅芝的小香舌在口中不住乱舞,享受那**滋味,一边在她的**上头挠挠摸摸,无所不至地感觉着她那贲张的热情,蕴满了情火的香肌没一寸不美,没一寸不充满了女人的媚意。林俊逸原先倒真的没有想到,一旦褪去了羞涩与矜持,白雅芝放浪起来竟会如此迷人!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加上白雅芝向来矜持自守,体内的早不知压了多久,这样的女子一旦起来,只会比一般人更为狂放,却没想到她才刚狠狠地泄了一回,竟这么快又回复了本能欲求,连幽谷中都不住挤吸着他,这般媚耐战的女子,真令人难以想像和那当年端庄矜持的玉女明星白雅芝是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