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小逸,我要你。”

    宁薇再也无法克制了,现在就想把侄儿林俊逸吞进嘴巴里。

    “啊大姨我也想要你,啊”

    林俊逸带著气声的回答著,可却仍旧只是紧紧的抱著她,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来啊!小逸,我要你了。”

    宁薇再一次的提出要求,但他还是无动于衷。

    虽然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可是放在她胸前的手却开始不安分起来,用指缝夹起她的揉弄著,而这样的刺激对她而言,并不亚于所带来的快感。既然他不急于进入,那么她也乐得享受这前戏带来的情趣。

    侄儿林俊逸手指的力道越来越大,可宁薇却不感到疼痛,只觉一阵酥麻从迅速地向下扩散,在下腹引起一阵搔痒,这种单纯的狎弄,已经无法满足她了。她抬高手抚上他的头颅,微微施力导引他来到她的胸前,企盼他用灵巧的舌头来她的。

    他果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一下子就用温热的嘴唇含住了急待呵护的,调皮的舌尖沿著画著圈圈,这一圈圈挑逗的涟漪,像一**汹涌的浪潮,袭向身体的深处,一股巨大的激流突破了闸门轰的一下奔流出来,顿时感觉到腿缝之间一阵湿热。

    “小逸,我要你,现在就要。”

    一种亟欲被填满的空虚侵袭著她的甬道,仿佛能够感受到它的饥饿,就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小狼,小嘴一张一阖的,流著满嘴唾液。

    “我”

    林俊逸的声音颤抖著,被宁薇握在手心的既坚硬又粗大,已经积聚了巨大的能量,随时准备释放。

    宁薇一手紧握著他的,一手脱下自己的,微微的凉风吹进了湿热的地方,却吹不熄她熊熊的欲火。她推著林俊逸往沙发的方向走去,她等不及到卧室里了,就在这里,客厅的沙发上,她要把林俊逸溶进她的身体里。

    暂时松开了林俊逸炙热而肿胀的,双手往他的肩头一推,突如其来的力量令他难以抗拒,倒卧在沙发椅上,她毫不迟疑的将一脚跨在椅垫上,身体微微下沉,当滚烫的和湿热的甬道触碰的刹那,她感觉林俊逸的身体就像一道电流通过,浑身剧烈的颤抖著。

    感受到侄儿林俊逸如此剧烈的反应,宁薇兴奋到了几点,甬道里突然流出了一道热流,不知怎地到了这时刻,她却不急著将林俊逸的吞下,她摆动著臀部,任由湿滑的两片花瓣亲吻著他的,浅尝即止的抚弄著他的,听著林俊逸一声声低沉的喘息,一阵阵的快感袭上心口。

    她将**挤向林俊逸的脸部,把两颗挺立兴奋的,来回的在林俊逸的嘴唇上抚弄著,当他想张口含住她的时,又快速移开,她就是喜欢这样捉弄他。

    不甘心被她捉弄的林俊逸,用他的蛮力抓住了她的一只,张开嘴一口含住了殷红的,另一只手则用拇指轻轻的拨弄著另一只。

    “噢”

    这极致的挑逗,让宁薇的甬道不断的氾滥著,再也不能忍耐了,可是林俊逸却还不主动,甚至还用一只手托著她的臀部,只是用他的磨蹭著她的花瓣,“进来吧!我要吃你了。”

    “不行,我不能。”

    林俊逸急促的说著。

    “呵呵”

    宁薇轻笑著,“你别逗我了,都这样硬了,还说不行,来嘛!小逸,大姨吃定你了。”

    不待他进入,宁薇便要将臀部下压,在这样湿润的情况下,她只要微微下压,他的便会顺势滑入。

    “不要啊!”

    林俊逸还在抗拒著,托著臀部的手掌使劲的抵挡宁薇下压的力道。

    “来嘛!”

    宁薇伸手去拉开那只碍人的手掌,侄儿林俊逸就喜欢这样捉弄她,当她想的要命的时候,偏偏不让她如愿。

    “不行啊!大姨!”

    林俊逸死命的抵抗著,两个人挣扎著从坐著的姿势变成了侧躺,他的滑过极度湿润的花瓣,来到了冗起的阴埠上,突然失控的力道,让他们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除了还没进入的外,他们的身体可说是紧紧相连著的。

    “你这坏东西,我咬你。”

    说著宁薇咬上了他的嘴巴,只听得他闷哼一声,先是紧闭著双唇,阻挡她的舌头进入。

    不张嘴!也行,宁薇用舌尖在他的双唇上轻轻著,慢慢的他的嘴唇开始放松了,随著一声嘤咛,她的舌头趁隙钻了进去,然后大肆侵扰他的口腔,纠缠著他的舌头,他从初时的文静逐渐变得活泼,把她的舌头紧紧缠绕著、吸啜著,像是尝到甜头,再也不肯罢休。

    趁他注意力都在口腔,她又开始突袭他的下腹,那挺立在腹丘上的依然坚硬,握住他的,她缓缓挪动身体,调整好角度,好让他能进入她的甬道,以填满她的空虚。

    “铃铃”

    像闹钟搬扰人清梦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谁呀!这么不识相,老是在不适当的时候打电话来,她决计不理会它,继续导引林俊逸以便顺利进入她的身体。

    可天不从人愿,受到电话的干扰,林俊逸迅速的抽离的在她口中的舌头。

    “嗯嗯,别管它。”

    宁薇抗议的又将他吻了回去。

    “有电话啊!”

    “不管它啦!”

    宁薇继续亲吻著林俊逸,任由电话不停的响。

    没多久电话停了,总算可以专心的和林俊逸了。

    “铃铃”

    好景不常,不过两秒间隔,电话铃声再度响起。

    “我去接电话。”

    说罢,林俊逸便抽起了身子跑到茶几前接起了电话。

    顿失林俊逸的温暖,一阵强烈的空虚感,似乎也把所有的空气都带走似的,感到一阵晕眩,所有的声音都听不到了,意识也逐渐失去了

    在幽暗昏黄的灯光里,她像是沉睡了百年的睡美人,在黑白交错的斑马线上醒来。

    斑马线?

    她不是应该倘佯在遍地枫红之中,怎么会是斑马线?

    是不是刚睡醒还没睁开眼,怎么不见枫红,却看到了斑马线,这是视觉上得感受。另外有一股来自身体的触感,仿佛有人正在吸吮著她的,还不时发出啧啧的声响。

    云裳真是个大孩子了,还找妈妈吃奶呢,蜜月情浓的时候,老公李云刚就是喜欢吸吮她的,她也很享受被吸吮的快感,轻抚著他乌黑的短发,把凑的更紧。

    可不对啊!她是回到娘家飞龙别墅的,一个机灵,想起了老公李云刚和自己吵架了,那这是谁啊?她慌乱的张望著四周,这又是哪?

    忽然间脑袋里闪过一些情景,忙把怀里的人给推开。

    “你”

    这个被她推开的男人居然是侄儿林俊逸!林俊逸赤身**的坐在她身边,头发凌乱,嘴唇微张,酡红的双颊带著羞涩的表情。再低头看看自己,也是全身**,高耸的上缀著两颗红润的,难道那是林俊逸的杰作?

    随著余光,瞥见林俊逸下腹之间一丛黑茸茸的毛堆里,矗立著一根坚挺的肉柱子,上头闪著晶亮的水珠

    怎么会这样?宁薇记得昨天她和林俊逸在一幕幕迷的画面在脑海中播放著,心口像被巨石压著,该死的,她做了什么?她明明在春梦之中与老公李云刚缠绵,后来好像又莫名其妙变成侄儿林俊逸的模样,难道自己潜意识里也想和侄儿林俊逸发生不伦之恋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让侄儿喝乃至吸也就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我的天啦!”

    宁薇懊恼的惊叫著,抬头再看到侄儿林俊逸那一张含羞带怯的神情,脑子一下子清楚了,原来昨天她抱著的是侄儿林俊逸,而他明明知道她喝醉了认错人,却不加以阻止,还将错就错,看著自己和林俊逸裸裎相对,一股羞愤的感觉涌上心头,她不自觉的厉声责问著他。“你怎么可以对我作这样的事?”

    “大姨,我不是故意的我”

    林俊逸张了张嘴想开口解释,可最后还是没有继续往下说,也许他已经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看他的神情和语气有些悔过的意思,可他的眼神却出卖了他,他依旧紧紧盯著宁薇那洁白的身体,那只有李云刚可以爱抚的身体。

    “你还狡辩!”

    看到他得了便宜还卖乖,宁薇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右手不由分说的朝他那阳光般的脸扇了过去,只听得“啪”的一声,他的脸颊重重的响了一下。

    挨了她一巴掌的林俊逸,并没有去抚摸被她掌掴的脸颊,仍旧睁著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凝视著她,那看似困惑的眼神,好像无言的抗议著,不认为他做错了事,这种不认错的倔强,让她的怒火更加上升,伸手又朝他的脸颊扇了过去,“啪”地又是一声巨响。

    “你有没有羞耻心啊?书都白念了,我是你大姨啊!你明不明白?”

    宁薇怒不可遏的问著。

    林俊逸点点头,但一双眼依旧盯著她的**,那双带色的眼,看的宁薇浑身不自在,她下意识的拉紧薄被遮住裸露的身体,“我看你一点也没明白。”

    未曾从**的惊慌中清醒过来的她,不由自主的把手又朝林俊逸的脸庞挥了过去,“啪”的又是一声,这下子宁薇清楚的感觉到了她的手击打在他的脸庞上,因为她自己的手也感到了疼痛。

    好一个倔强的侄儿,被她打了几个巴掌,他连摸都不摸一下,只是继续的凝望著她,本来以为他是困惑的,是懊悔的,可他紧盯著她的眼神,让宁薇困惑了,迷惘了,他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还认为是她勾引他。

    是的吗?不是吗?是的吗?不是吗?

    真是太可恶了!宁薇还想伸手打他,可是突然感觉到手心里传来的刺痛,打的她手都疼了,再看看他红肿的脸颊,三个巴掌连续打在右颊上,俊俏的容颜都因此变了形,让她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阵怜惜,一瞬间她竟然有些后悔手下得这么重。

    她是怎么了?居然还心疼起他来,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心疼眼前这个夺走了自己贞节的侄儿,宁薇扬起手又是狠狠的扇了他两个耳光。随著巴掌落下,忽然之间,觉得整个人虚脱了起来,打人也是颇费力气的,也许是气急攻心,或者是宿醉,觉得头有些晕眩,她连忙扶住额头,支撑摇摇欲坠的身体。

    “大姨你怎么了?”

    林俊逸关切的询问著,手伸了又缩了回去。

    “不要你管!”

    宁薇大声的怒吼著,“你要是真在乎我,怎么会做出这伤风败德的事来,你让我拿什么脸去见你大姨夫。”

    想到老公李云刚,一颗心更沉了。人家是担心老公到大陆旅游会外遇,而她却是在自己娘家就红杏出墙了,而且是和自己的亲侄儿林俊逸。

    “大姨,我并没有对你我并没有和你的。”

    “嗯?”

    这是什么意思?衣服也叫他给脱了,也叫他给吸了,却说没和她!

    “大姨,我只是只是吃了你的奶而已。”

    林俊逸羞愧的低下头去。

    “那还不是一样,你不该碰我的,再说,谁会相信你的鬼话。”

    虽说不怎么相信,可是宁薇心底好像稍稍松了一口气,只要他没进她的身体,她就不算背叛丈夫李云刚了。

    但他的话她能信吗?宁薇把手往一摸,只有一点点的湿润,那是来自她甬道的,可这能证明什么呢,说不准他是带了保险套,又或著要之前拔了出来,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的。

    “我真的没有,可我想”

    他欲语还休。

    宁薇扬起手又想打他,可他刻意的又将脸凑上来,她却下不了手了,“我去找你妈妈告你。”

    说著她连人带被的站了起来,气呼呼的想去找宁雪。

    谁知一个重心不稳,眼看就要跌到床下。

    说时迟,那时快,她人已经朝地板倒去,这样是倒下去肯定头破血流了,却在千钧一发之际,林俊逸用他的身体挡住了宁薇,她是结结实实的倒了他满怀,想要爬起来,却发现他双手把她的**抱的死紧。

    “你还不放开我。”

    宁薇大声斥喝著,身子一阵热,脸也像火烧似的,心跳更是乱成一团。

    “不放,大姨,我不放,我要作你的男人。”

    林俊逸斩钉截铁的说著。

    “你胡说什么。”

    宁薇怒斥著,身体拚命的挣扎著。

    “我是真心的,我喜欢你,我要你。”

    林俊逸的话像一阵暖风在耳边清拂过内心里一块柔软的地方。

    拉回差点失去的理智,宁薇喝道:“我已经是你姨夫的人了,怎能再跟你。”

    宁薇继续的挣脱林俊逸,可是却感到无能为力。他是一个男人,力量比她大了不知几倍,只觉越挣脱,与他的手掌接触的更频繁,身体越是敏感,仿佛又感觉到有股湿热的液体在流动,当臀部碰触到他坚硬的正抵著她,那种搔痒的感觉又出现了。

    “大姨,既然大姨夫不知道怜香惜玉,不知道珍惜爱妻,我要作你的男人,疼你爱你给你幸福。”

    林俊逸坚定的说著。

    “别闹了,你说没碰我就没碰我,也叫你给吃了,也该知足了,昨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我不会跟你大姨夫,也不会跟妈说的,你就放开大姨吧!”

    硬的不行,宁薇就软声相求,只求保住名节。

    “大姨”

    林俊逸轻柔的声音呼唤著宁薇,搓揉著她的的手更灵活了,一边揉著丰润的,一边拨弄著挺立的,随著他的抚弄,感觉到甬道口不断的有湿热的液体流出。林俊逸光滑的面颊贴著宁薇的脸颊耳鬓厮磨著,“大姨,我爱你”

    林俊逸不停地刺激著她身体上最最敏感的,又用这种让人迷醉的声音挑逗著她,可脑海中残存的意识,不断地提醒自己,“不可以,我不能对不起其刚。而且,我是他的大姨啊!”

    宁薇想抵抗,却只觉浑身酥软,使不上力来。

    “不可以的。”

    宁薇发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薄弱。

    “大姨我只想给你和大姨夫一个儿子,大姨一直想要的,不是吗?”

    儿子,是的,宁薇想要一个儿子,可是她要的是和李云刚的爱情结晶啊!但是自从小囡囡出生以来,李云刚就冷落疏远了她,就再也没有过怀孕的可能了,难道她真的无法拥有属于他们的儿子吗?

    “大姨,我爱你,让我给你一个儿子吧!”

    林俊逸不断的再说服宁薇。

    “不行,不行。”

    宁薇拚命的摇头,奋力的想挣脱出他的怀抱,却越加发现只是徒劳无功。

    “宁薇让我给你一个儿子吧!”

    林俊逸改了称呼,直接喊她的名字。

    “你不能这样叫我的。”

    宁薇纠正他,傻侄儿,虽然有了那么多的美女大姨妹妹老婆,却还没有为人父母的经验,还不知道女人在哺乳期不可能再怀孕的道理。

    “就一次,像刚才一样,把我当成大姨夫,我现在是你的丈夫李云刚。”

    果真是这样,她把侄儿林俊逸当成了丈夫李云刚,对他做了不该做的事。

    “对不起,小逸,我以为是云刚”

    宁薇内疚的说著。

    “没关系的,大姨,我喜欢你对我做的事,我要你”

    林俊逸的脸靠得更近,柔软的嘴唇在宁薇的面颊上亲吻著,像片片樱花落在她的面庞上,是那样的轻柔舒适。

    他突然将一只手抽离了她的胸部,他要放弃了?她疑惑著,忽然间感到一股莫名的空虚,心头有股冲动,想伸手挽住什么。未及动手,他的手已经揽住她的膝窝,缓缓的从薄被里抱起她,一步步走向他的睡床,将她轻轻的放倒在柔软的床垫上。

    碰触到床垫的那一刹那,脑袋一下子又清醒了,宁薇连忙坐起身子想要逃走,可是他立即伏在她的身上,他身上浓烈的男子汉阳刚气息夹杂着靡霏霏的味道向她袭来,熏得她心神迷醉,强壮的胸肌几乎要和她的柔软的碰在一起了,她下意识的想隔开距离,身子却一下失了力的倒在床上。想再挺起身子,却正好贴上了林俊逸硬挺的小小上,她忙又躺回床面,努力的憋起气来,不让胸乳因呼吸的起伏,而碰触到伏在她身上的胸肌。

    “小逸,不可以,我是你大姨,我们不可以这样做的。”

    身体受到了他的牵制,宁薇只能开口试图阻止他。

    “大姨,我爱你,我不忍让你空守闺房独耐寂寞,大姨,我会很温柔的。”

    林俊逸的脸上挂著甜美的笑容,轻柔的说著,一个个吻落在宁薇的额头、鼻尖上雄壮的胸肌也刻意的在她的上摩挲著,一直挺立著的在他的磨擦之下,隐隐地产生了麻痒的感觉。

    “唔”

    宁薇又要开口阻止他,却让他歹著空隙,一下子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勾引起她的舌尖。她知道侄儿有着很强的恋母情结,所以对宁雪和宁菁十分喜爱,她知道侄儿从小缺失了家庭的温暖,她又何尝不是想给侄儿更多关爱和疼爱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暧昧边缘徘徊,时不时给他人乳喝呢!她或许只想和这个英俊潇洒讨人喜欢的侄儿在若即若离之中享受柏拉图之恋的甜蜜,却没有想到侄儿早就对她这个大姨起了突破禁忌的不伦之心。此时被侄儿林俊逸紧紧搂抱着挑逗撩拨,才知道小坏蛋的勾人手段到底有多么高明。

    “唔”

    林俊逸有了那么多的美女老婆,他接吻的技巧比其刚更加高超娴熟,宁薇竟有些微微失神的和他吻了起来。

    恍惚间,伦理道德使得宁薇再次清醒,奋力的推起他的肩膀,舌头使了劲的要把他挤出去,但是他的舌头也不干示弱,反而加深了他们在口中纠缠的强度,逼不得已,她只好用牙齿吃咬了他的舌头一口,但林俊逸并未因此而退缩,反而更用力的吸吮起宁薇甜美滑嫩的香舌,忍无可忍,她只好就著他的唇狠狠的咬了下去,浓浓的血腥味立刻在口中化开。这突来的疼痛,总算让他退出了她的口中。

    “你咬我?”

    林俊逸一脸讶异的看著宁薇,并舔了舔被她咬破的嘴唇。

    “是,我咬你。”

    宁薇理直气壮的瞠视著他,“我是你的大姨,你不可以对我胡来的。”

    她一边骂著他一边想坐起身来,可他还是倔强的压著她,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

    他们四目相交了一会,林俊逸低下头又想吻她,宁薇勉力的将头撇开,“你不要这样!”

    她大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