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喔”

    麻痹般的快感瞬间将刘亦菲淹没,双手扯着林俊逸的头发想要推拒,但背脊却在强劲吸力的带动下挺直起来,快感的电流反复激荡,刺激得全身都开始灼热,并伴随着些微的颤抖。

    林俊逸的动作大力沉重的,甚至有点粗暴,但是对于心情抑郁复杂的刘亦菲来说,只有这种强烈的攻势才能让她萌动本能的生理愉悦。

    这个时候,即使偶尔男人因太过用力噬咬而传来的疼痛,也变成了丝丝的蜜意。

    “放开我”

    越来越汹涌的快感令刘亦菲几乎已不能自已,却还是如同叹息般喊出了这句,然而林俊逸却听话般的停止了动作,抬起身来,反而让刘亦菲失落般的睁开了眼睛。

    她首先看到的是自己原本圣洁完美的胸脯被玩弄得愈加膨胀饱满,雪白的上洒满了林俊逸贪婪的齿印与吻痕,细嫩的更是又红又挺,并沾着黏黏的口水。

    自己引为骄傲、视作瑰宝的纯洁身体,竟被一个刚认识几天的男人肆意糟蹋,刚才的生理快感立时退却,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悲恨交加的哀羞。

    “我的清白,就这样毁了!”

    一滴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

    对于刘亦菲复杂的心理活动,林俊逸完全一无所知,他只想着如何享受当前的美色,如何征服身下的美丽少女。

    就在刘亦菲暗自神伤疏于戒备的时候,林俊逸已经毫不费力地欺身在她的两腿之间,并且在柔嫩的舔舐起来。

    “啊不要”

    刘亦菲发出惊惶的声音,两手拼命掩着,企图守护住最后一道防线。

    然而林俊逸的举动却出乎她意料的,竟然将头一直向下移动,最后抬起她的小腿,在她光滑的脚背上留下深深一吻。

    这个彷佛吻足礼般的动作让刘亦菲感到自己其实还是被重视被尊崇的,这种女人的虚荣心,让她紧张的情绪开始逐渐缓解。

    林俊逸继续着他龌龊的行动,捧着刘亦菲一只玉足,将白嫩的脚趾含进口里,一根一根细细的吮舐起来,连趾甲和趾缝都不放过。

    对他而言,这样做只是为了彻底占有这位美丽少女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部位。

    但在刘亦菲看来,这种亲密无间的行为,却多少令她有点感动。

    “别这样脏”

    刘亦菲一面轻声劝阻,一面想要将脚从男人的掌握下抽离。

    “亦菲妹妹,我爱你,爱你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你是那么的冰清玉洁!”

    林俊逸捉紧了她的足踝,反而吮吸得更加卖力,甚至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林俊逸肉麻的话语非但没有引起刘亦菲的反感,反而让她的语气不自觉地由恼怒变成了嗔怪:“你骗人!如果你是真的,怎么会把人家弄成这样?”

    刘亦菲无限爱怜地托起自己的娇乳,当纤柔的指尖触及到滑腻肌肤上男人的齿痕时,又激起一丝丝轻微的痛意,而在她心里,又隐隐感到一缕缕甜美的刺激。

    “对不起,我的好亦菲妹妹我是太喜欢你,所以才会控制不住自己”

    像是为了表白自己,林俊逸将舌头转向了脚心,顺着足弓优美的弧线反复舔动。

    “才不是!骗子!坏蛋”

    突然发觉自己的口吻丝毫没有怒气,反而像极了平时在丈夫面前使小性子的情形,刘亦菲立刻抿着嘴再不敢做声。

    “别生气了,我的亦菲妹妹让我好好的疼爱你,治好你的病,来将功赎罪吧!”

    林俊逸更加细致地品味着眼前粉莲般的美女玉足,连脚心的任何一条纹理都不放过。

    他又像是怕冷落了另一只脚,在刘亦菲的双足间左右交换,来回游移,狂热似的舔舐吸吮,同时两只大手也配合一样的开始捏揉起来。

    如同足浴一般,刘亦菲的身体在逐渐地松软。

    从接受治疗的时候就紧绷着的心弦,此时此刻被足部传来的酥柔感觉慢慢地舒缓,而脚心偶尔的轻痒,又让她感觉像羽毛一样轻柔起来,不禁疲倦般地闭起了眼睛。

    在一段长时间的吮舐中,林俊逸的唇舌经刘亦菲的脚踝、小腿、腿弯、大腿,贴着白色边缘的,开始接触细腻的肌肤。

    “啊”

    刘亦菲犹如突然梦醒般地挣扎起来,想要闭起双腿,却被林俊逸强健的腰身所阻隔,眼看自己最隐秘的部位即将受到侵犯,情急之下,她拼尽全力扬起手来,“挣开他的手。

    美妙果实在望,这个时候自然不能放弃,林俊逸使出蛮力,一阵撕扯之下,刘亦菲身上紧紧包裹着她身体的遮羞物顿时化作碎片纷飞。

    由于双腿分开的姿势,女人最神圣的领域完全暴露在透过落地窗照入的明亮阳光下。

    柔软的下部是一团晶莹的雪白,而从蔓延着乌黑耻毛的开始,呈现出绮丽的春色。

    彷佛溢散着桃色光泽的鲜肥中间,两片红嫩的小花瓣轻掩神秘的,空气中弥漫着馥郁的女人味道。

    “不要不”

    从没有男人这样仔细凝视过自己的,此刻却彻底暴露在这个根本算是陌生的男人面前,过度的羞耻感使刘亦菲几乎要眩晕过去。

    “好美好香的小”

    果然不同于林俊逸以往经历过的女人,刘亦菲的清纯温婉不止体现在容貌与气质上,就连,也是如此的圣洁华丽。

    然而在男人邪恶的心里,想到的不是爱怜和呵护,油然而生的却是凌辱的念头。林俊逸用手指拨开纤嫩的小,于是在刘亦菲雪白的股间,宛如娇艳的花朵绽放开来,露出紧凑红润的孔。

    由于林俊逸长时间爱抚的缘故,里流淌着一股湿润而靡的气味。

    “好香我的好亦菲妹妹,我要好好地尝尝你的小”

    林俊逸深吸了几口气,埋下头,如同接吻一般,将柔嫩的小花瓣吮在嘴里,然后用舌头一下下。

    “啊不要”

    被迫采取这种秽的姿势,不但最宝贵的圣地被侵犯,而且还被林俊逸的粗言猥语所侮辱,对刘亦菲的自尊是一场沉重的打击。感觉世界已经被毁灭一般,眼泪开始在脸上无声地流淌。

    对于刘亦菲的神情丝毫未曾注意,林俊逸用嘴唇压迫着娇弱的小花瓣成张开的姿态,并旋转着舌头舔舐阴缝里鲜嫩的媚肉。

    “不要不要这样”

    刘亦菲彷佛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以近乎呻吟的声音抗议着,而身体则与她的意识无关,从以下蔓延着热力,在林俊逸高超娴熟的舌技下发生颤抖。小巧的肉孔开始微微地翕张,有丝缕的蜜汁泌出。

    林俊逸感受到女体的反应后,更加兴奋地撩动舌头,偶尔还将舌尖抵住孔进行研磨,并发生“啾啾”的声音。

    “放开我不要”

    心脏的跳速彷佛在加快,刘亦菲苦闷地扭动着,却根本无从逃离林俊逸贪婪的唇舌,桃红色的脸上一片湿渍,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液。

    随着热热的花蜜逐渐浓郁,刘亦菲的散溢着带着腥味的女人气息,更刺激得林俊逸加大舌头运动的幅度,在疯狂舔舐缝的过程中,舌尖就会时不时地触碰到媚肉顶端的嫩芽。

    “唔”

    刘亦菲最敏感的部位一旦遭到侵袭,她不但向前挺起,就连小都开始颤抖起来,完全不受思维控制的身体涌现出性感。

    这个时候,她完全是出于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咬紧牙关,才能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像是刻意要让美丽少女的为官能而屈服一样,林俊逸用舌头一下一下弹弄着微微露出的。当沾满了蜜汁与唾液的承受不住挑逗而挺凸起来,就被男人一口噙在嘴里,并且深深地啜吸着。

    “喔”

    这一强烈的刺激,让刘亦菲彻底陷入了的旋涡。

    当意识已经呈现朦胧状态,反而令她从先前激烈心理冲突的痛苦中摆脱,只有身体里萌动着一种前所未有莫可名状的需求与渴望。

    “是时候了我的神仙姐姐,我要进入你冰清玉洁的身体,帮你治病了”

    听到林俊逸的话,刘亦菲才失神地睁开眼睛,视线落在他完全**的。

    在林俊逸长满黑毛的,有紫黑色的向上耸立,硕壮的顶端还冒着透明的液,这是一具无论从粗径还是长度都远胜一般男人的凶器。

    刘亦菲在潜意识里觉得害怕,但身体却软绵绵的丝毫无法动作,只能眼看着林俊逸挺着怒胀的对她的欺近。

    林俊逸将在**的阴缝里来回滑弄几下,便抵着圆润狭小的肉孔缓缓。眼周围的先是被挤得向下一陷,但随后就紧密地缠绕上来,快乐地承受着年轻雄壮的填充。

    “喔”

    虽然膣道内已经充份湿润,但是当紧狭的被粗大的时,仍发生强劲的压迫感,使得刘亦菲皱着眉,将一声无法抑制的呻吟吐出香唇。

    “好紧的”

    林俊逸忍不住发出惊叹。

    只听“卟哧”一声,刘亦菲清晰地感觉到她保持了二十年的一下子裂开了,林俊逸那十分粗大长耸的从到中部已狠狠了她娇嫩夹紧的中,刘亦菲那无比紧密窄小的顿时就被彻底捅开,直抵她那从未被人开采的花蕊。

    刘亦菲身体随着的破裂而一震,全身肌肉绷紧,上身后仰,双手把床单绞在了一起,粉脸高扬,性感而有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拼命咬住自己的一簇长发,秀美的淡眉紧紧的皱在一起,眼泪随着疼痛和破处的快感一下就并了出来,口中不时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哼声。两条修长滑腻的美腿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夹住了林俊逸的腰,痛苦的眼泪夺眶而出。

    既是疼痛,更是惆怅,刘亦菲知道自己已经永远的失去了之身。

    伴随着些许疼痛和强烈的官刺激,刘亦菲紧张的不断摇头,秀美的长发左右飘摆,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些许痛疼让她柳眉微皱,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刘亦菲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了,里面像是突然被撕裂一般,感觉仿佛一个大木桩深深地打入自己的处子里面。

    刘亦菲虽然感到有些许的疼痛,但更多的是涨涨的满足感;虽然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被顶出来一般,但靠着惊人的弹性、大量的滑腻和无比的柔韧性,还是将林俊逸无比粗大炙热的主动迎进了的深处。

    林俊逸这一插,直接顶到她的深处,直达从来未有人触及过的,但由于实在是太长了,仍有几公分还在外面。

    刘亦菲饱满多汁的紧紧箍夹住深入的的每一部分,里面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和火热湿濡的粘膜紧紧地含住,紧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小内。

    虽然里面有一些痛,但在那根粗深入到刘亦菲处子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也同时传遍两人的大脑神经,林俊逸的在刘亦菲的里面不断绞动着,很快一大股滚烫的乳白色从深处的花蕊上面喷涌而出。

    “呜呜呜”

    带着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刘亦菲接着发出一声娇吟,只觉一股酥酥、麻麻、痒痒、酸酸,夹杂着舒服与痛苦的奇妙感觉,随着火热的的一番绞动,贯穿体内直达深处的,一下子填满了她体内长期的空虚。

    刘亦菲急促地娇喘呻吟,娇啼婉转,似乎是抗拒,又仿佛是接受那挺入她被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

    本还以为在那乳白色汁水汩汩而出,恣意妄为地冲击之下,便是破瓜之疼,多半也会混在那快感当中,再无所觉,刘亦菲真没想到,在春心萌动春情荡漾的影响之下,自己竟似对那破身的痛楚感觉更加强烈,那一股痛犹如要将她撕裂开来一般,偏加上被林俊逸全盘突入的充实火热涨满感,起初痛仍是痛、舒服仍是舒服,但很快的这两者都混在了一起,感觉上却仍是泾渭分明,刘亦菲虽还能感觉到那痛楚的鲜烈和那快感的美妙,但却无法将它们分开,那痛和快完全混杂在一起的感觉,真是笔墨难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