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嘿嘿”

    林俊逸笑地半蹲起来,放开一手压着董洁的大腿,拉下三角裤,抓着将硕大的抵在花瓣上,滑动磨擦着沾湿。

    “嗯哦”

    董洁抬高头,盯着抵在花瓣又硬又烫的挤开两片花瓣,心里兴奋又带着紧张想:“终于要要进来了”

    “哦好紧”

    缓缓的将塞进花瓣,林俊逸感到一阵紧束,爽叹了一声。

    “嗯啊”

    董洁抖颤着甩头后仰,跟着娇吟了一声,心头叹息着:“啊终于进进来了”

    林俊逸不想就这样让董洁爽,将做为支点,扭动美臀,“滋噗滋噗”

    磨刮着水声作响。

    “啊啊啊不要再折磨我了呜呜”

    等了一会,林俊逸只在里磨转挑逗,心里空荡荡的难受,刚才得不到满足,方才被迫停止的,和现在的空虚折磨,董洁感到花瓣万分的,心头无比委屈悲苦,哀怨望着林俊逸,泪水在眼里打转,戚声呜咽。

    “我说过了,只要你求我,我就会让你爽。”

    “老公干我呜求你干我”

    董洁闻言心里一紧,接着一松,再也忍不住,大声哀叫着道。

    林俊逸听董洁终于说出口了,嘴角一扬,上身伏低肩膀扛着两腿,双手撑在董洁两肩旁,用力的往下一压”滋”

    刺进花瓣。

    “哦啊”

    瞬间,灼热而涨腻的感,强烈袭来,花瓣被滚烫粗大的塞满,董洁舒服得仰头发出一声满足的,滴落欢愉的泪水。

    “董洁姐的里面真荡啊,夹得紧紧的。”

    林俊逸每次抽出落下,都是顺着自己的体重,一下一下的打椿般重击,沉重又集中。

    “哦好弟弟啊哦啊啊啊好好厉害嗯哦”

    花瓣中那又酸又涨的充实滋味,一下下钻刺柔嫩敏感的,火辣辣的让人**,酥美的令人心醉,董洁感觉憋闷在心里三年的郁闷哀苦全部消散,随之而起的是前所未有的解脱、欢快,这一瞬间的畅快,极快地将董洁冲击的迎上了。

    “哦,小嘴咬的真爽,董洁姐真是个浪货,这么快就泄了。”

    “嗯”

    终于爽美地了一次的董洁,听着林俊逸的秽言词,再也生不出一丝耻辱,反而有一种欢美和刺激的快感环绕整个心神。

    “哦啊啊啊美好美啊啊啊哦好棒啊啊”

    “啊啊啊”

    董洁睁着一双迷离陶醉的眼睛,望着在自己身上不停驰骋的林俊逸,心里似下了一个决定,忽然抬手柔媚地抱着林俊逸脖颈,用力地收紧臀瓣,紧夹着,脸上露出迷恋痴缠的神情。

    林俊逸突然见董洁美艳的脸上,浮现出魅的迷恋小女人状,呆望凝滞地停止了的动作。

    “啊嗯不要停好弟弟老公快点干人家啦”

    董洁小女人样的柔腻嗲声撒娇,美臀不依地扭转。

    回神的林俊逸,看着董洁展现出离异的媚腻,双眼似要喷火,兴奋的直粗喘,心里狂喊“就是这样,这才是我意想里的味道,哦哦哦,太爽了”腾腾暴涨狂跳。

    “哦啊啊好棒好厉害老公又变大了啊涨涨得人家里面发疼啊”

    感觉花瓣里的,不断跳动地变粗变大,董洁浑身颤栗的后仰头,媚声浪的呼喊。

    喘着粗气的林俊逸,凶狠的顶刺董洁花瓣深处的。

    “啊啊顶顶到了哦好酸啊又顶嗯啊啊嗯哦一直一直顶着人家嗯人家花芯好厉害啊啊啊”

    “嗯啊啊好爽啊啊人家被啊啊你干的好舒服啊”

    了几十下,林俊逸拉开了董洁的手脚,“噗”

    地一声把拔出了被花瓣紧咬的,站在地上推开了沙发间的桌子后,反身把董洁拉下了沙发。

    “啊”

    董洁身体跪撑地上,迷濛的回头望着林俊逸。

    “想被干就快点趴好,美臀抬高。”

    林俊逸挥手,“啪”

    拍了董洁丰腴滚圆的美臀一下。

    “嗯”

    董洁疼得低吟了一声,顺从地伏低腰身,侧脸双肩贴地,高高的跷起美臀,接着两手分开臀瓣,打开大腿,晃动美臀地就要转头出声讨干。

    林俊逸见董洁在地上抬高美臀趴好,就急急的将对准花瓣插了进去。

    “啊好爽啊啊”

    “哦啊啊”

    董洁美臀配合的用力往后迎送。

    林俊逸激烈地齐根全没地,的”啪”

    碰撞声,连着董洁丰肥的美臀肉,像似石头落水般荡起一阵阵的波纹肉浪。

    “啊啊啊慢慢点啊啊太激烈了嗯哦要我了啊”

    从没如此激情过的董洁,被林俊逸一阵的不断激,渐渐的受不了愈来愈高,愈来愈多的强烈快感,抖颤着声哀叫。

    林俊逸根本不理哀叫的董洁,反而兴奋高亢地紧抓着董洁的腰部,加快了耸动的频率,享受着身下湿腻饱满的花瓣,时层层叠叠的紧束夹箍,抽出时花瓣吮咬不放的吸力,带来的美妙不伦快感。

    “啊太激烈啊啊啊哦呃不不行了哦哦泄了哦哦哦”

    董洁被林俊逸突然再次加快的频率,激得全身痉挛的一抖一抖地,仰头向前,小嘴张大,双手紧握;乳白的夹杂着,从花瓣“滋滋滋”

    地狂喷大泄。

    林俊逸发疯似得,双眼发红地粗喘着气猛干。

    “唔唔啊唔哦哦唔嗯唔啊啊啊唔”

    泄得浑身酸软的董洁,还未退,就被仍在的林俊逸,得激狂的迭起。

    “唔唔哦求求求你唔啊别干了唔哦小嘴受唔受不了了哦啊会坏啊啊啊会坏掉求求你停哦啊啊啊”

    身体不由自主的配合,美臀无力的拚命来回迎送,董洁如惊涛骇浪般前后晃荡,满身大汗的失声哀求叫喊。

    “唔唔哦哦要要坏掉了哦哦唔求求你不要再干了哦哦”

    就在林俊逸终于得要射时,从两人处喷溅地上的,积成了一大片水渍,让林俊逸跪立的腿膝,向后滑了一下,重心失稳的压着董洁倒了下去。

    “哦”

    倒在地上的两人,在这瞬间,一个重重的刺穿了,和一小半进到了顶着,一个感觉被刺破洞开,被填塞充满,同时发出了一声至高的爽快啸。

    “哦哦哦”

    董洁翻着白眼,身体瘫软,抽搐的泄出一股股大量热烫的,在冲刷着。

    林俊逸被这么一淋,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又涨大了一圈,抖动得激喷一股股大量的浓郁黏稠的。

    “哈哈哈”

    瘫软如泥的董洁,被滚烫的喷得一抽一抽地,小嘴张大地吐舌无力呻吟。

    第一次经历如此疯狂又激烈地,董洁美颦轻蹙,神智仍半迷醉半空白的,忽然感觉一双微带粗糙的手,在敏感的娇躯上,游走爱抚着娇嫩的敏感部位,让细细品味余韵的董洁,持续不断地发酵,娇艳的面庞带着浓浓的满足感,鼻间不时“嗯嗯嗯”

    发出一两声娇哼。

    林俊逸的体力比董洁好很多,压趴在董洁身上休息了近十分钟,就回复了精力,大手在董洁的身上摸了一阵,”

    滋噗”

    拔出了依然硬挺的,翻身侧靠沙发后,伸手拉过董洁,侧躺自己手臂,左手抬高董洁一条大腿,胯靠腰上依进胸怀里。

    “舒服吗,董洁姐。”

    就这样又温存了一会儿,林俊逸左手轻抚着董洁的丰盈,右手摸着头发,问道。

    “嗯人家第一次感到这么的舒服你好厉害呢”

    董洁露出极度迷醉的满足微笑,小手抚摸着林俊逸的结实胸肌。

    “那说说我有多厉害啊,让你有多满足”林俊逸嘻笑着调戏董洁。

    “啊你坏死了把人家那个了还要问人家这么羞人的事”

    董洁脸上一片羞红晕色,轻轻打了林俊逸几下,停顿了一会,性感诱人的红润樱唇,开合地发出柔腻回味的呢喃声音说,“你的好大又长塞得人家里面满满的涨疼嗯次次都顶到人家的花芯还进到人家最里面的的里人家里面被你弄得又酸又麻的激烈得差点弄坏人家那里到现在人家那里还麻麻的呢嗯讨厌羞死人了”

    说到最后,花瓣又流出的董洁,娇羞得把脸埋进林俊逸怀里,贴着结实的胸肌迷恋的磨蹭。

    “呃”

    林俊逸想不到董洁真的会说出来,愣愣的看了董洁一会,心潮兴奋澎湃地又起浓烈,左手把董洁的美臀拉了过来,将“噗滋”

    插进了仍流着,湿漉漉的花瓣里。

    “嗯”

    董洁发出一声娇吟。

    林俊逸左手环过董洁腰部,手掌紧捏着美臀,轻摆缓慢的。

    “啊啊人家不行了嗯啊不要了啦啊”

    董洁小手撑着林俊逸胸怀,望着林俊逸,娇哀腻声地求饶。

    “不行,除非你答应做我的情人,让我每天。”

    林俊逸想了想,低头在董洁的耳边说道。

    “啊啊人家人家都让你这样了啊”

    董洁低头,羞涩娇吟地小声说:“从人家顺从你任你欺负人家人家就己经是你的人了”

    “哈哈哈,那叫老公。”

    林俊逸欢喜不己,捏着董洁的下巴抬起头,凝视着董洁的眼睛。

    “老公”

    董洁深情地望着林俊逸,语气甜腻柔媚地娇喊。

    “乖,老公要干老婆了。”

    林俊逸奸笑地说完,扛起董洁的大腿,用力的耸动。

    “啊啊你好坏哦啊啊啊你你骗人啊,怪不得兰花秀珍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呢”

    董洁娇吟的声音响彻房内,已忍不住欲火的林俊逸业已占有了她,攻陷了董洁窄紧的幽谷,就着湿润着,黑黑壮壮的一次次地抽出了她泛滥的香露玉液,染着两人交接处一片浪花滚滚。

    刚才董洁还只顾着咬牙紧忍,之后就是在他的强猛之下叫好讨饶,全没办法用心去感觉林俊逸的强大,到这一次才知被他占有的好处。虽有着圆臀的屏障,林俊逸没能完全发挥长大的优势,但尖锐的仍紧磨着她一阵阵的麻痒酥酸,刮得她香露尽泄、畅美非凡,尤其是林俊逸伏在她背上,吮着她耳垂,在董洁耳边不断说着无比诱惑的挑逗话,让董洁心大动,扭转着腿臀,主动迎上了背后上来的快感。

    娇呓声愈来愈柔软、愈来愈媚荡,董洁被林俊逸强猛地冲了几下,已是承受不起,偏是被他勾动了春情,虽说是额上冒汗,仍强自撑持着,迎合他的动作,精力似乎都化成了愉悦,占领了她全身。

    林俊逸干得兴起,将枕头垫在她臀下,让董洁的花瓣高高地敞了开来,正合男人强抽的兴味。董洁不住地扭挺着身子,指甲不自觉地陷在他背上,掐出了红痕,任随着动作喷溅出来,迎合着强有力的冲刺,每一下都让她酥爽无比,没几下就泄了,达到了。

    看着美女脱力而慵倦,无比满足的表情,加上被她窄紧的甬道紧紧箍着,股股温润的热气滋润着,感觉真个**,偏生他的欲火才刚刚起步而已,连威风都没发呢!也不管董洁已泄的颊比枫红、媚眼如丝,四肢百骸全酥软了,林俊逸将她的腰一兀,把她整个人大字形地摊在床上,紧紧压着,耸动着腰臀,得更猛烈了,还不时打个旋儿、钻她一钻,让董洁的蜜汁一滴一滴给汲了出来,钻的她芳心鹿般乱撞,偏是不能自己的娇躯,任君玩,**随着急促的呼息而震跃弹跳,美不胜收。

    给这样猛烈下来,董洁似连动根手指的力量都没有了,整个人软软地瘫在那儿任君宰割,只呻吟欢叫声愈来愈大、愈来愈娇媚,娇呼地抒放了藏在心里不敢言语的情火,神智昏茫,也不知了多少次。

    董洁麻到再没感觉的**软软地伏着,林俊逸这才昂起了身,上身挺了个直,带着也顶的更深了些,只胀的董洁娇娇弱弱地讨饶求恳,她可一点没想到林俊逸竟能这样深入她,这深深的入让董洁不禁魂飞魄散,心神全飞上了仙境,给林俊逸在体内深处好好地了几下,等到林俊逸也攀上了顶峰,再忍不住地一下重重地她体内深处时,她早半晕半茫地倒下了,那的力道似乎是击穿了她软肉,火般的犹如电击,捣的她体内深处一阵澈骨酸麻,只乐的董洁媚眼如丝、四肢无力,回光返照地叫一阵后,那激射的热情有力地冲刷进了乏力**内的最深处,那爽快的感觉才把她带回了迷迷茫茫的现实世界,瘫痪在他怀中,眼里尽是沉醉,**像是融了的糖一般的软腻,软黏着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