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当中岛美雪太子妃看到林俊逸拿起藤条,准备抽打时,她彷佛感到自己要被虐打,不由的发出了轻哼,那是一股由和甬道传来的令她近乎般的轻度昏厥,他不由转头看了她一眼,藤条毫不犹豫的落在了她刚才暴露出来的上。

    看来是第一次他手上把握了相当的分寸,让她感到了疼,可又不会令她产生抗拒和逆反,他快速的用藤条敲击着她白皙丰满的,连续不断的打击几乎令她升上了顶峰,一闪即失的抗拒瞬间化为对的期待。

    就在她潜意识期待他能再用点力时,林俊逸将击打转向了宫藤美惠皇后,宫藤美惠皇后尖励的叫声使她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是宫藤美惠皇后浑身颤抖,两眼含泪的看着他,当再次击打落在宫藤美惠皇后白嫩的胸乳上时,除了尖叫还不停地呼唤着:“主人,主人,求您绕了奴!”眼神中透出了乞求的意思。

    林俊逸伸手轻抚被击打的**,待宫藤美惠皇后平静一点之后再次抽打,宫藤美惠皇后疼的浑身发抖,她知道她刚才承受的与她无法相比,她被击打的地方只是开始显出粉红的红,没有明显的条状痕迹,而宫藤美惠皇后的**上各有一道已经开始坟起的、鲜红的印痕。

    终于结束了,宫藤美惠皇后从新套上那条短裙,拿着他给她的钥匙,按照他的吩咐去清洗自己后休息。

    待宫藤美惠皇后离开后,他按住中岛美雪太子妃坏笑道:“现在可以让她看看你的湿润程度了。”

    中岛美雪太子妃像失意一样的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失神的看着他蠕动的嘴唇,耳边响起清晰的声音:“把衣服脱了吧,再出现类似的情况惩罚会升级的。”

    她回过神来,看着他坚定的目光,那目光告诉她,她没有抗拒的理由,只有听从他的吩咐,内心里产生的无力的抗拒使她脱下衬衣,准备站起来时,令她吃惊的是竟然一下没能站起来,离开沙发很快又落回到沙发上,感觉自己双腿无力,本能的再次调整了一下站了起来。

    此时内心已经没有更多的想法,只是在想他要她脱光了,强烈的羞耻心让她有点迟缓,但没有停止自己解开和服袍带的动作,怀着强烈的羞耻心带来的冲动,她终于脱下了宽大的和服。

    虽然早在炎都池底就被大男孩夺取了贞,可是一想到在皇宫内室这个往日里隆裕太子皇后他们夫妻就寝的处所,在隆裕太子夫君之外的大男孩面前公然裸露,理智和道德使她感到了极度的羞耻,中岛美雪太子妃下意识的夹紧双腿,手挡在前面,尽可能的避免大男孩那如刀的目光的直视,同时感到自己的气喘,大量的在挤出火热的花瓣。

    林俊逸没有说话,很自然的伸手到她的身后,一勾手便按在了她由于紧张而又点发颤的上,光滑敏感的肌肤被他有力的触摸不由绷紧了,她随着他的力量向他迈进了一步,这样那已经不堪的沟壑幽谷离他的面部不到一尺的距离。

    林俊逸另一支手在她洁白光滑的大腿上抚摸了一下,便坚决的插进了她柔软夹紧的两腿之间,这一下几乎就使她感到的那种全身无力的酥麻,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呻吟。

    接着是更加令中岛美雪太子妃冲动不已的快感,他的中指在已经嵌入两片花瓣的裤衩上扣摸着,食指和无名指自然的顶在被挤的凸起的双唇上,更令她羞耻的是她耳边传来了东西在泥泞中进出时“叽咕”的水声,她就感到自己荡无比的丑态完全暴露给了他,自己原有的矜持和高傲消失了。

    林俊逸没有因她的极度羞耻而停止,从中岛美雪太子妃发烫水湿的抽出手指说:“太子妃殿下你真是越来越敏感了,你的潜质比她想象的更好,自己看看,闻闻你荡的味道。”说着便把手指放到她的人中上。

    立刻先前就嗅到的味道一下变得浓郁起来,强烈的酸味中夹杂有淡淡的腥,这味道美雪太子妃太熟悉了,特别是自从在炎都池底遇到他,回来之后晚上幻想冲动时这个味道就越来越使自己迷醉,她深深的知道这个味道的浓郁程度说明了她多么冲动,她为自己如此的荡和欲求感到无地自容般的羞耻。

    美雪太子妃本能的矜持让她微微的将头扭向侧面,林俊逸没有停止打击她已经羞耻不堪的心理,将手指上的涂在她的人中上,立刻那种令人欲醉的味道仿佛让她知道了自己荡的本性,她下意识的伸手想擦掉,他阻止她的方法是迅速的将拉下到大腿上,她本能的惊呼一声,想拉住下落的,但是没有成功。

    嵌在花瓣间的在弹出花瓣的挟持时,给美雪太子妃带来了触电般的感觉,她的手在中途停了下来,那几乎的感觉使她哼叫一声,双腿再也无法支撑的开始弯曲,同时嘴里发出了一声根本不受控制的惊呼:“噢!”

    林俊逸非常准确的把握时间的扶住了她的,没有使她彻底的软倒,待她从新站直后,他的手抬起她的一条腿,打开的花瓣再也无法约束充满甬道的涌出来。

    美雪太子妃羞愧到了极点的想将腿并拢,可他有力的支撑使她失败了,被抬起的脚落在了沙发上,算是有了支撑,同时她知道自己荡的沟壑幽谷完全收入了他的眼睛,这种感觉是无法言述的。

    由于被毫无遮盖的看到自己荡不堪的样子,羞耻心还是让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沟壑幽谷,林俊逸轻轻的抚摸着她光滑的大腿,抬头看着她坏笑道:“太子妃殿下,你真够荡的,刚出日本,就准备手给我看,真是太好了。”

    美雪太子妃本能的遮盖在他看来变成了她主动在他面前手,这使她没有思考的娇喘呢喃道:“不!不是的!”

    立刻将手从沟壑幽谷拿开,在拿开的同时她已经明白自己落入了他的戏谑之中,此时她完全变成了两难。

    林俊逸没有因她无比的尴尬而放过她,还在羞辱她几乎崩溃的心理坏笑道:“怎么,想让我看你迷人的处了?”

    大男孩的话就像子弹一样射透了她已经无法控制的防线。

    一股放弃一切,激情享受的想法,自己根本无法与之相抗的失落感和潜意识里的奴性,以及被征服的期待使她不由自主的说:“看吧,我就让你看。”

    说完原有的高傲和矜持又让她感到委屈,美雪太子妃的泪水从眼睛中涌出,同时撒娇般的娇嗔道:“你欺负人。”

    林俊逸没有说话,而是完全出乎她意料的用他温热的嘴唇覆盖了她的沟壑幽谷,这种感觉和行为她从来没有过,只是在炎都池底曾经享受过大男孩给予她的美妙感受。以往和隆裕太子夫君在一起,他也曾要求,她都以不干净拒绝了,因此也没有为丈夫做过,而此时自己沟壑幽谷沾满的完全破坏了原有的美感,大男孩丝毫没有嫌弃。

    火热灵动的舌头在她还没有完全决定是否阻止他时,他已经将她完全控制了,一阵快似一阵的快感,象潮水一样冲击的她失去了理智,仅有的一点矜持也在顷刻间灰飞,她完全被他给她的那种全身酥麻无力的感觉控制,身子和灵魂分离,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停止了,全身由的痉挛带来的颤抖所控制,的那种无法言述的灵魂出窍般的感觉使她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当神智恢复过来时,美雪太子妃才感到自己双手将他的头紧紧的按在上,一丝凉凉的液体顺着大腿流向脚下,她放开手,他从她的沟壑幽谷抬起头,她看到他沾满她的嘴唇时,一瞬间令她产生了错觉,脑子里一个声音告诉她:隆裕太子阉割了,天皇死了,这才是你的夫君男人,你的一切都该是这个大男孩的,从今往后你就是这个大男孩的奴隶。

    一闪的思想过去后,美雪太子妃冲动的低头用力的吻向他的双唇,舔食着那散发着浓郁酸味的,她紧紧的抱住他的头,贴在她发胀的**间,颤抖的说:“主人,我爱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一手流连在美雪太子妃软柔的发上,轻轻拨着她皙白娇嫩的粉背;一手慢慢向下滑动,在美雪太子妃的腿上爱抚许久之后,才溜上了泉水潺潺的幽径,手指头儿轻轻刮弄着那嫩嫩的玉肌。美雪太子妃快活地叫了起来,林俊逸那灵巧的舌头,正轻重有致地,将她粉红的蓓蕾又舐又吸,敏感处受到如此强烈的挑逗,美雪太子妃的心弦慢慢地被拨弄着,意兴渐渐飞扬了起来。

    舌头的动作更进了一步,林俊逸索性整张嘴都罩了下去,将美雪太子妃大小适中的给吞了进去,牙齿轻轻磨挲着、嘴唇柔柔揩擦着,加上舌头逗的美雪太子妃贲张的更嫩红了些,美雪太子妃乐的再也跑不掉了,即使想摆脱那带着魔力的唇舌,美雪太子妃也没有办法做到,那不只是因为她正渴望着,也是因为林俊逸搂着她的手,贴在她背上,轻轻地迫她拱起了胸,任他大快朵颐。

    林俊逸用嘴在美雪太子妃胸前的两团间交替的亲吻着,一只手伸到她两腿之间,手指异常熟练的进入了她水湿腻滑的甬道,他的侵入很快就令她进入了沸腾的状态,心中突然产生了他的如果进入会是什么样的想法,同时另一个她用严厉的口气说: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背叛隆裕太子陛下幻想中国大男孩的。

    另一个想法解释着,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她需要,但是如今自己的未婚夫隆裕太子已经被林俊逸阉割了,自己就是名副其实的守活寡。

    美雪太子妃矛盾的接受着他的抠挖,就感甬道里灵活的手指不断给她带来快感,快感慢慢的聚集着,她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什么样子,她的内心有一个说不出来的感觉,强烈的期待着什么,可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脑海里不断地幻化出那红绳捆绑下,扭曲的的照片和宫藤美惠皇后那一条条坟起鲜红鞭痕的丰臀,想着这些她的身体的热力加速的升腾,强烈无比的令她冲动。

    随着林俊逸的拇指一下按在她肿胀的珍珠花蒂,美雪太子妃如同被电击了一般的颤抖着叫了起来,体内的手指有力的刺激着她敏感的,聚集起来的快感带着她的思想和冲向顶峰,她感到那令人麻醉的瞬间就要来临,忍不住发出了欢快的叫声。

    美雪太子妃比起以前更加敏感了,身材也比以前更为完美,肌若凝脂、香比玫瑰,娇媚宛如仙子下凡一般。

    林俊逸一边感叹着,在她幽径口抽刮的手转移了位置,揉搓得更加轻柔了些,带起的呻吟声却更为诱人,美雪太子妃叫的更为柔媚了,充血盈满的被大男孩轻搓慢捏,美雪太子妃真有魂销神荡的感受,她一双纤手插在林俊逸发内,本能地搓动着,**带着无比的饥渴,紧紧地贴上了他,温暖的**不断地揩擦着,肌肤之亲确是诱人已极。

    一切都毫无征兆,就当美雪太子妃几乎攀升到顶点时,林俊逸突然停了下来,扔下一句话:“洗一洗,我们到卧室里去吧。”

    看着他走向卧室,一下子突然的空虚令美雪太子妃不知所措,心里极度的烦躁产生了穿衣离去的念头。

    林俊逸近乎冷酷的离去,让她感受到了如同垃圾被抛弃的屈辱,高傲的本性令她抓起衣服准备离开,但内心由强烈的屈辱的感受让她潜在的受虐欲得到了些许的满足,同时想到宫藤美惠皇后被鞭打的臀部,一下从甬道里产生了一股热流。

    美雪太子妃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然拿着和服走向卧室,心里产生了一种看你把我怎么样的想法,甚至自虐的期待他让她难堪,同时告诫自己要是他不能给自己想要的就结束。

    温热的水冲刷着她火热的,带走了那腻滑的液体,身子也平静了许多,但心里却越来越烦躁,强烈的期待和需求令美雪太子妃身不由己的将手伸向自己的,理由是清洗还在流出的,心里也明白不能这样,这样的结果会使自己变得无法控制,但手指还是坚定的揉搓着自己火烫的。

    令自己全身发麻的那种感觉使自己的欲火再次轰然起来,理智让美雪太子妃调低了一点水温,好使自己能清醒一点,强忍着体内的匆匆的清洗干净,也知道自己的内衣是不能再穿了,正在犹豫该怎么出去时,卫生间的门开了,本能的羞耻心令她忙遮挡女性特征的部位,心里产生了一股对他无礼行为的反感。

    林俊逸递给她一条裙子,还没有打开包装,同时坏笑道:“太子妃殿下,你穿这个吧,试一下是否合身。”

    说完就出去了,美雪太子妃一边打开包装一边心里感到他非常善解人意,先前对他产生的反感变成了自责,同时责怪隆裕太子陛下就没有这样体贴。

    穿上翠绿的低胸真丝短睡裙,站在被水雾模糊了的镜子前,用毛巾擦去镜面上的水雾,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美人出现了,立刻她就感到了自己是如此的适合翠绿的颜色。

    吊带式的裙子将她的圆润的肩膀裸露出来,由于裙子的样式和色彩使她感到自己裸露的双肩线条那么的优美,心里对大男孩的审美观和独到的眼光产生了强烈的佩服,同时对他的爱意又有了更深的情愫,一股强烈期待被他占有的使她走出了卫生间。

    林俊逸见她出来迎上来一边吻她一边说:“你太美了,等我一会。”说完就去了卫生间。

    美雪太子妃被林俊逸的赞美打昏了,女人都很在意男人对自己的看法,强烈的虚荣心使女人希望得到更多的赞美,特别是女人看重的男人的意见,几乎可以左右她的审美趋向,她坐在松软宽大的床榻上,床头上放着一杯红酒,她知道是为她准备的,端起来呡了一口,然后惬意的躺在床上。

    脑子里又开始出现他的遐想,回忆着大小和形状,预感着他对她会与炎都池底那回有什么不同。

    对性的幻想令自己本就强烈的是一种挑逗,一股股的热流从向全身扩散,不停涌动的热血将全身的汇聚起来,脑海里不断出现的被红绳捆绑,扭曲的和宫藤美惠皇后布满鞭痕那白皙的臀部,以及那贞带般嵌入花瓣的皮带,她开始产生了期待他对她粗暴一点的想法。

    脑子里不停的问自己,他会粗暴吗?真的粗暴起来她是否能接受?接受程度到多少?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坚信能接受他的方式。

    当林俊逸只穿着一条平腿的短裤走出来,美雪太子妃一下被他健康壮实的身材所吸引,比炎都池底的时候更加强壮健美,非常明显经常运动的他有着线条清晰的肌肉曲线,一股强烈的投入他怀抱的冲动令她一下站了起来,眼睛却将目光投向了刚才不断幻想和希望的地方。

    紧身的短裤使他的秘密和她的猜想得到了答案,高高突起的裆部将他男性的特征完全表露出来,比炎都池底的时候好像更加硕大无朋了,她产生了一种昏厥的麻醉感,快速的想着进入她身体后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林俊逸迎着美雪太子妃抓住她的双肩,顺着手臂抓住她有点颤抖的手,放在他腰的两侧,她坐在床沿上,仰头看着他,她在他的指引下慢慢的退下那条短裤,立刻一根令她吃惊的抓住了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