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的手指在发硬敏感的上涂上那的后,将手指一点点的侵入她的体内,他的眼睛一直在注视她,她无法回避,因为她闭上眼睛,他会用手掌拍打湿滑无比的沟壑幽谷,给美雪太子妃带来心跳加快的难以言述的感觉。

    如果仅止于此也就罢了,美雪太子妃也曾**裸地和他相拥在汉白玉石床上,共入美梦,应该早习惯了他的邪眼光,但是那时她可是在林俊逸的视线外才脱衣进入水潭的,连进到林俊逸怀中,也是羞答答地先叫他闭眼,那时节,林俊逸所能看到的,只有美雪太子妃如玉笋一般,甜美白嫩的高峰,虽说也是羞人之至,可是现在可不同了,美雪太子妃真的是抬不起头来,贲张的和羞意,正在她体内四处乱窜。

    林俊逸那有如烈火一般的眼光,慢慢顺着美雪太子妃优美的曲线移动,慢慢移上了美雪太子妃乌光柔润可比得上秀发的,美雪太子妃真的不知要说什么才好。

    其实这也是美雪太子妃咎由自取,若非得她建议及首肯,林俊逸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她做这事呢!在这情形下让林俊逸得到自己,美雪太子妃可也是芳心忐忑,或许这肢体受缚、完全无法挣脱的情况下,林俊逸才能发挥他那魔本性,那无情地挑逗、玩女子**的高明处,但身受其乐的美雪太子妃,心中却也有些微微的不安。

    但美雪太子妃可一点也没有想到,一旦自己**受缚,被他绑在床榻上,任他浏览赏玩之时,竟是如此羞人的感觉,她根本就不敢迎上林俊逸那灼热的、像是要烧化自己的眼光,偏偏在这情形下,身体的感觉更加灵敏,让她一点不留地感觉到、接收到他的欲。

    一想到待会儿的自己,想到到时候自己会被搞成什么样儿,美雪太子妃只觉身子慢慢濡湿,轻沁的香汗柔顺地滑在透着娇艳酡红的肌肤上头。

    加上林俊逸的手方才温柔地探入她未启的幽径,将细细的红绳套在美雪太子妃幽径口处的上,还在绳上打了结,若有似无地刺激着美雪太子妃好久未被男人侵犯过、犹然新鲜甜美的小唇,本就叫她心动,现在在他的眼光刺激之下,美雪太子妃只觉自己已湿透了,幽径之中春泉汨汨跃动,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想要被他侵犯、被他占有、被他得到,那快感令美雪太子妃忍不住想要大声叫出来。

    看着美雪太子妃羞不可抑,偏又热情如火,直欲爆发的诱人模样,听着她压抑着的娇呓,林俊逸承受这双重的美艳感官刺激,只觉前所未有的挺硬,真想要就此冲入她,让美雪太子妃得到满足,让她承受那持续良久,足以令美雪太子妃融化、将她带入仙境的美妙,直到她软瘫、慵弱地倒下来为止。

    一想到为了他,美雪太子妃放下了身段,放掉了自己高雅如仙的气质,让他饱览她纵情的娇野放任,美人恩泽怎易消受?他又岂起得了狂欢纵欲之心?

    难以想像的快感从传来,美雪太子妃不由得高叫了起来,什么矜持、什么内敛都抵不过被他吸啜时,那电流一般瞬间流过全身的快意,比之任何手段更快地引发了美雪太子妃蠢蠢欲动的。

    不该这么快动情的,美雪太子妃火花乱闪的脑中想着,她是怎么了?白玉一般耸挺无瑕的**,又不是第一次被林俊逸享用了,这一次怎会如此热烈呢?难道这种被绑缚的情形之下,比之平常的状况更能让美雪太子妃享受到的美妙吗?

    其实是也不是,此时的美雪太子妃完全无法转移注意力,满脑子都是将要被林俊逸占有、被大男孩接收的景象,加上自己正**裸、全无防备地在他眼前,那将要被侵犯的自觉,才是最强力的春药;更何况在这巧妙的束缚之下,美雪太子妃的被整个束着,贲张的血液全涌了进去,映着鲜美艳丽的红润色泽,贲张的血脉使美雪太子妃更为敏感,如此种种凑合之下,美雪太子妃焉有不意乱情迷之理?

    “把头抬起来,好吗,太子妃殿下?让我看看你的脸蛋儿,你好美、好像下凡的仙子一样,我要尽情地玩你、逗你、解放你的每一寸肌肤,把你的心、你的人完全得到手上,让太子妃殿下在之中,知道床事是多么棒,教你以后夜夜都想和我上床寻欢,直到永远。”

    林俊逸喘息着,慢慢松开了美雪太子妃迷人弹跳的**,舌尖轻巧的舔舐着,无比温柔地向上滑去,从美雪太子妃酡红的脸颊上溜过,直抵她小巧的耳垂,若有似无地挑动着。

    “好好主人主人好主人你弄得弄得人家舒服透了雪奴嗯整个都是你的是你的私产是你的玩物是你床笫间的战利品哎雪奴反抗不了要被你纵情玩弄了你就行行好心把雪奴把人家变成女人吧别别再逗人家了唔”

    美雪太子妃柔顺地抬起了嫣红的脸颊,娇慵地舔吸着他的手指头,就好像刚才为他一般,而她那最易动情的耳根子,早已在他的啜吮之下彻底软化。

    像海啸一般,强猛地吞下了她,冲的美雪太子妃飘飘欲仙,降服的咸湿言语不断飞出了她甜美的檀口,她的樱唇和耳珠,都被林俊逸逗的热乎乎的;更何况林俊逸的另一只手,正时轻时重地挑玩着她纤细的樱桃儿,掌心还温柔地包覆在她柔软的上,将一股股热力的气息传入,美雪太子妃很快就惊喜地发觉了,自己的身体变得动情浪荡,幽径之内水花四溅,甜蜜而想要被充实的冲动已鼓胀了幽径内外。

    “好主人好主人你要了雪奴吧哎呀你拧的好重唔不要千万不要松手再再重一点雪奴的是你的尽情地捏拧吧嗯雪奴要化了主人主人雪奴舒服透了只差只差被你被你占有被你彻底变成你的女人雪奴爽昏了雪奴爱死了的主人快来雪奴身上快雪奴啊你的手呜”

    听着美雪太子妃甜美的呻吟,林俊逸也已经有些忍不住了,但他也很明白,美雪太子妃虽已情热无比,这良田只待他的开发和采撷,但在如此诱人的挑逗之下,连比起以往来都只有更加的粗长强壮,绝非易与,若不先以手和口将美雪太子妃玩得神魂飘荡,真的开了她的幽径时,美雪太子妃保证是吃不消的。

    林俊逸改变了手法,被美雪太子妃舔的手指头儿轻巧地滑溜了出来,缓滑而下,轻挑慢捻之中,带着美雪太子妃香甜口气的手,已箍住了美雪太子妃另一边,抚的她的白玉软滑不住地抖颤着,带着湿气的手比之以前更能诱发她的内涵。

    前所未有的快活又出现了,美雪太子妃娇媚的喘息声却堵在喉中,她迷乱地近上了林俊逸的强吻,享受着被他侵入口中,尽情舔吸她淡雅口气的醉人。

    至于林俊逸的另一只手呢?那可就有得忙了,在美雪太子妃香肩上一阵搓揉,让她全身都酥麻下来之后,慢慢地、以极为轻柔的动作移动着,避过了绳缚之处,缓缓而下,顺着美雪太子妃一丝赘肉也无、平滑纤细的,又轻又慢地溜流而下,火热的掌心终于贴上了美雪太子妃泛着粉红的肌肤,缓慢温柔地探索着,轻轻地拨开了乌润微湿的草丛,指尖轻搦着她湿润的内外小唇。

    美雪太子妃颤抖地欢叫出来,声音发着快乐的颤舞动着,被林俊逸的嘴紧噙的纤指上同时传来了一点点微微的疼痛,却是那么舒服。

    虽说他的手没有侵入幽径去,但指头却勾住了轻套着的红线,轻扯之下束了起来,最敏感的也被指头儿擦上了,微痛和快感强烈地混合,登时涌出了一团火来,烧的美雪太子妃身子直颤,娇吟不已,还有还有,那红线中打着小结,就浸在美雪太子妃水滑潺潺的幽径之内,在轻扯之下不断游移,摩挲着美雪太子妃嫩比水纹的玉肌,轻柔处比之大男孩的手,更有一番乐感。

    美雪太子妃哭了出来,快活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倾泄而出,林俊逸又变了花样,这一次他的嘴移了下去,温柔地吻上了幽径口处敏感无比的小唇儿,舌尖灵巧地滑动着,在这轻舐之下不住贲张。

    美雪太子妃似已魂飞天外,茫酥酥的叫喘声不断传出,一声比一声更柔媚,因为林俊逸不只是舔她,还用舌尖为她解缚,灵巧地褪去套着的红线,不断的啜动让美雪太子妃陷入了茫然的仙境,她**勉力夹着林俊逸的头,却不是要阻止他,而是不断地点醒他,他的舌头正吸啜着美雪太子妃最敏感的地方,那吸吮正把她玩弄的无法自拔,再一下,只要再一下,美雪太子妃就是他的人了。

    美雪太子妃的舌尖也没闲着,林俊逸的手已经伸入了她口中,不是那抚爱着她的手,而是方才沾着她幽径中汨汨流泉的手指,即便有些不愿,美雪太子妃此时也没法儿了,她温柔地舔吸着,那香甜竟不比她的樱唇逊色,美雪太子妃这才知道,他为何要在她留连这么久,那处的温馨甜蜜,确令人忘怀。

    等到林俊逸解去了幽径上的红绳,美雪太子妃早达到,她软绵绵地瘫在椅上,一副任君享受的慵媚样儿。

    解去了她身上的麻绳,林俊逸爱怜地将慵弱的佳人抱到床上,温柔地吮吸着美雪太子妃身上的红痕,美雪太子妃此时才发现麻绳磨擦处那擦伤的疼痛,在他的怜惜下竟是如此甜蜜美妙。

    林俊逸手扶那完全的,用光滑的摩擦着她火热无比、狼藉不堪的,甬道口和花瓣敏感忠实的将快感,以及甬道深处的传递给她,她的心跳无级的加速着,期待着他有力的,甚至自虐般的期待给她带来第一次时那种撕裂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