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还在自得其乐的摩擦着,美雪太子妃急得无法可施,那种期待的心痒令她痛苦无比,突然灵光一现,她明白他是在等待她对他的恳求,她没有片刻的犹豫说:“好主人,我受不了了,请给我吧。”

    林俊逸笑笑说:“称呼呢?还有给你什么?”

    美雪太子妃一下子感到了极大的羞辱,但不争气的反而更加兴奋,她看着他的眼神,仿佛被催眠了一样的张嘴叫了出来:“主人,请疼爱雪奴奴吧。”这已经是她能想到最无耻和下贱的请求了。

    林俊逸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猛地一下贯穿了她的甬道,一股强烈无比的疼痛令美雪太子妃惨叫出来,那撕裂的感觉比丈夫隆裕太子陛下第一次进入时强烈百倍,他没有继续,而是趴在她身上,扶着她的双肩极其温柔的说:“太子妃殿下,虽然不很满意,但第一次你做的已经非常出色了,我会好好的疼爱你。”

    美雪太子妃被他的话感动了,不知是因疼还是感动,还是背叛丈夫隆裕太子陛下的负疚感,泪水从她的眼睛里流了出来,林俊逸一边象一个体贴的丈夫一般亲吻着她流泪的双眼,一边用的微微扭动让她适应他粗大的。

    看美雪太子妃已是如此放纵,眉宇之间满是诱人的娇柔媚意,原已有些难挨的林俊逸却不心急,他的手指头轻轻地在幽径口上滑动,带着她泉水汨汨奔流而下,指尖儿又暖又湿,直到已然确定,美雪太子妃的幽径口正急喘喘地缩张起来,期待着他火热的侵犯时,林俊逸才把手移到了她圆胀紧挺的臀上,带着她向上一挪,火红发烫的顺着水流滑上继续深入,在美雪太子妃声声娇弱的轻喘呻吟之中,将她的**给贯满了,被满满地充实了的成熟美妇,有如酥了一般,软绵绵地紧缠着他。她双手被固定着,有一种被的感觉,但更多的是红杏出墙那种偷情的愉悦,她一边也尽可能的蠕动配合他,一边说:“主人主人,我想抱你。”

    他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用他那坚硬有力的快速粗暴的在甬道内穿刺。听着美雪太子妃满足的娇哼,林俊逸温柔地推送着,慢慢地前进,直至全根而入,雪奴仍是那般的窄紧,柔软的肌肤紧紧熨贴着他最火烫的部份,那舒服真叫人心也要酥了,尤其是雪奴竟主动抬起了腰,配合着他的动作,让林俊逸能插的更深,那娇弱的媚态,光是看着都是一种享受。

    “唔”的一声,美雪太子妃感觉到了,林俊逸的钢枪已彻底滑入了她,幽径之中登时涨的满满的,那充实感的确美妙无比,虽难免有些微微地、被撑开的裂疼感觉,比起快感来却根本算不上什么。

    慢慢的,美雪太子妃心花怒放,随着他火热的熨烫,那灼人的痛楚,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只余充实和酥麻感留在身上,整个人都像麻了一般,软绵绵的,林俊逸紧紧地抵在她体内,一直没有开始动作,只是无比温柔地吻着她、抚摸她,让美雪太子妃紧紧地夹住他,享受那柔嫩肌肤的温柔。

    “好好主人你动一动吧”美雪太子妃巧笑嫣然,纤手轻轻按在他背上,娇柔的语音犹如花瓣一般的绵滑,“雪奴雪奴可以了不过你真的好大又又弄的雪奴浑身酥麻了你可要轻点儿免得把雪奴玩疯了以后不好见你呢”

    “太子妃要我怎么动呢?”

    “主人,你还这么坏”美雪太子妃轻咬了他肩口一下,羞的抬不起头来,林俊逸只觉胸前一股娇弱的火正在燃烧,“都把奴逗成这模样了还在使坏,你可是有经验的,要怎么玩弄雪奴的身子哪要奴说啊?雪奴把一切都交给你了,你偏偏”

    “殿下别生气,我保证保证让你气不出来,好不好?”林俊逸扶着她的腰,原本才刚突破了她身子的钢枪再向内进,他的粗长这才显现出来,虽说林俊逸已是极尽所能的温柔了,虽说美雪太子妃已被逗的波涛汹涌,湿滑无比,但他缓慢的侵略仍让美雪太子妃深吸了几口气,才慢慢撑下。

    等到林俊逸全根而入的时候,美雪太子妃已是花容失色、气若游丝,只觉那火热似已突入了她的五脏六腑,顶入了她心窝之内,那粗壮将她柔弱的身子整个撑开,让她全身上下都开放了,虽说算不上痛苦难耐,不过也颇吃不消哩!

    她被这状态吓坏了,强烈的撕裂感带来的疼痛令她惨叫,他停了下来,又开始扭动,她缓过一口气,娇喘吁吁的呻吟道:“好疼啊!”

    但从内心讲他那凶猛的抽动给她带来的不只是疼痛,还有丈夫隆裕太子陛下不能给她的快感和潜意识期待被征服的满足。

    “雪奴,还疼痛吗?”林俊逸显然是理解她的发问,也知道她完全明白那凶狠的抽动是对她的惩罚,她心里明白了,他是要让她时刻处在的角色里,她想拒绝这种关系,希望他能象情人一样的爱她。

    但美雪太子妃自问是否爱他,答案是肯定的,那自己为什么不能接受不同于常人的方式呢?自己的内心不是也期待不一样的方式吗?隆裕太子陛下那正常通用的方式不是无法给自己带来新的感受吗?

    美雪太子妃很快就说服了自己接受他的方式和他要求的这种关系,说服自己后一切都放松了,生理的需要也完全释放出来,疼痛也不再是不能忍受,快感慢慢的取代了痛感,她的眼神变得对他充满了兴赏和依恋,在他耳边呢喃道:“主人我错了,要惩罚就来吧,我想抱着主人。”

    说出这些自己都有点意外,但感觉很轻松,认错是突然的一个念头,目的是为了使他高兴,美雪太子妃开始更多的在意大男孩是否快乐。

    林俊逸将美雪太子妃抱了起来,他坐在床上,让她跪骑在他的腿上,一边帮她解开身上的绳子,一边亲吻着她说:“相信你会记住的,下次再忘了惩罚可是会很严厉的,不过我真的希望你犯错,这样我就可以惩罚你了。”

    美雪太子妃双手一解放顾不上发麻便急不可待的抱住林俊逸的头,有点花痴样的狂吻着他,他的双手半抱半捧着她自信的,开始上下的让她的身体起伏,她也已经适应了他粗大的,每一次坐到底都会感到被顶入腹腔的酥麻,她自主的开始加快速度,双臂架在他肩上,借力使自己能自如的套着他一柱擎天的滑动,极度湿润的不时会传出那种“叽咕”的声音,每次气体从甬道中被挤出,她就会感到他火烫的给她的充实感。

    林俊逸低下头含住美雪太子妃的一个,另一个随着上下的波动不停地在他脸上摩擦,坚硬的须根给她带来麻麻的刺痛,她被逐渐聚集起来的快感送到了的边缘。

    美雪太子妃再次加快了速度和的行程,每一次都深深的坐到底,感受他坚硬的撞击的冲击,那种感觉令她心跳加快,她已经开始急促的喘息,下意识的用力收缩自己的甬道,感受更加充实的快乐。

    林俊逸经验老到的感觉到美雪太子妃的状态,将含着的改为用牙齿咬住,也不再随着她的起伏而用头配合,他叼着她的,让她在上下起伏间自主的拉拽着娇嫩的,立刻她就感到在疼痛中减缓了行程和速度。

    林俊逸双手用力的抬起她的放下,美雪太子妃意识到他是要她保持快速的节奏和行程,减缓后快感顿减,这也使得她开始自虐般的拉拽娇嫩的,目的是获得甬道内那种一**的快感。

    美雪太子妃感觉自己浑身发烫,快感将她推向,从腰间命门传出的信息越来越强烈,全身的感受变得异常的敏感,就在这时她最隐秘羞耻的器官——菊花,被他用手指按住了,这个刺激就像开关一样,一下打开了,她敏感的身体变得麻痹了,只有那摄魂夺魄的、令全身舒泰轻松的占有了她所有的思维,她接近疯狂的在他的帮助下起伏,无视被极度拉拽带了的疼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延长这人生以来第一次获得的、感觉如此强烈和不一样的。

    林俊逸一下用手臂箍住美雪太子妃的腰,将她尽可能的按到最低,让她无法动作,他用有力的腹肌驱动粗大的,使几乎顶入了蠕动起来,她的被他延续了,有力的顶撞和摩擦,使她的全身酥麻无力,心跳仿佛要从嘴里出来一般,一股舒服无比的感觉令她昏厥。

    耳边有一个女声在叫:“主人,太好了,我爱你,我要做你的好奴隶,啊”

    就在美雪太子妃几乎失意的时候,林俊逸翻身将她放躺在床上,这个过程让她感到了腾云驾雾的晕眩,一种失重的感觉,她的身子落在床上,意识也恢复了。

    林俊逸伏在美雪太子妃身上,宽大的胸脯压扁了她原本坚挺的,他双手紧紧的扣住她因出汗而有点腻滑的,快速的、象汽锤一般用力的撞击着她的耻骨,如铁般坚硬的在她的甬道里,以快的令她吃惊的速度做着蹂躏她甬道的运动。

    美雪太子妃被大男孩几乎疯狂的抽动所惊呆,没有想到他有如此好的体魄,在这方面丈夫隆裕太子简直无法和他相比,他丰富的经验能使她获得无法言述的快感。

    此时林俊逸快速猛烈的运动,完全将她征服在他的,一股奴性在她体内滚动。

    林俊逸带给她的感觉太奇妙了,甬道变得火热发烫,全身不由随着他绷紧,心随着他每一次撞击都会加快跳动的速度,他浓密的每一次撞击耻骨时,接触到她的珍珠花蒂都仿佛放电般的令她麻醉。

    很快美雪太子妃在林俊逸快速的冲击下感受到了有生以来连续的,她感到她要死了一般,浑身酥麻的仿佛被抽了筋,全身变得无力,只有荡的甬道控制着她的思维,她明白自己已经完全屈服在他的方式下,所有的矜持和高傲雍容高贵在他面前都会消失。

    美雪太子妃内心无比冲动的想告诉他,她是他的,他将拥有她的一切,包括她的思想,一股为了获得他欢欣的冲动,使她鼓起力量将送入他的口中,一只手在根部捏紧,一只手搂着他的头说:“主人,咬我。”

    钻心的疼痛使她失去了意识,在这之前那种疼痛令她的甬道产生了痉挛。

    林俊逸温柔地拥着她香汗轻泛的身子,贪婪地嗅着美雪太子妃如兰似麝的幽幽香氛,轻巧温柔地和她**,慢慢地等待美雪太子妃再起的那一刻,等到那一刻到来,才是他大逞雄威的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