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唔好好大,又好热,美雪太子妃温柔地忍受着,光只是看着已叫她心惊,没想到真的让他进来体内,竟会撑的如此充实满足,几乎连一寸空隙也没有,直直截截地顶入了里。

    其实并没有那么痛苦难耐,美雪太子妃也知道,只是她是头一遭,难免有些紧张,身子也绷的紧了些,她放松了身子,承受着林俊逸那时轻时重、威力万钧的手法,火热的情怀慢慢又回到了身上来。

    幽径深处那透骨的酥酸感,让美雪太子妃忍不住嗯哼出来,林俊逸这才扶住了她臀上,轻轻将她微抬起来,好更适切彼此的体位,美雪太子妃这才发觉,幽径中的潺潺泉水,不知何时已涌了出来,染的两人交接处一片湿滑,而她的**正顺着那火热,慢慢地扭摇着,羞的她红透了耳根,偏又忍不住要迎合那无比的愉悦,身子已本能地动作起来了。

    温存了这么久,你可终于承受得了了吗?林俊逸暗地里松了口气,慢慢将自己也解脱开来,把体内小银龙的长处发挥了出来,一面亲吻得美雪太子妃迷迷茫茫,乐的不知人间何处;一面开始轻抽缓插,让勃发的热力下下抵住她敏感的。

    随着林俊逸熟练至极的轻抽缓动,炽烈的欲火渐渐染满了美雪太子妃全身,让她在呻吟之中,情不自禁地配合上林俊逸的节奏,放浪地扭摇了起来,那在体内深处不住摩挲、钻营的火热,紧紧贴着她软滑的嫩肌,弄得美雪太子妃愈扭愈是舒服痛快、愈摇愈是大放,她热情地回吻着他,双手紧紧捏在他背上,承受着那带给她无比愉悦的,沉醉在无比的狂放之中。

    林俊逸的温柔慢慢变成了大起大落、狂攻猛进,他的吻也变得粗暴,不像方才那样温柔地挑动,而是粗暴的攻势,将美雪太子妃体内的空气一点一点地挤了出去。

    美雪太子妃感到愈来愈虚弱,不只是因为他的把美雪太子妃珍贵的**功元阴给抽了出来,贪婪吸吮,也是因为在如此强烈亲吻之下,美雪太子妃渐渐无法呼吸,她紧抱着林俊逸,疯狂地吻了回去,吸着那灼热的空气。

    随着这种强烈的爆发,美雪太子妃只觉体内纵横的愈来愈激烈,那力量好像冲击到脏腑和经脉处,一点一滴地将她的功力和阴元完全挤压了出来,一点不留地溃堤流泄,被林俊逸吸光了。

    在功力散尽的那一刹那,美雪太子妃体内的快感也终于积压不住,猛烈地了开来,美雪太子妃在一阵阵的欢愉冲击之下,完全失去了知觉,瘫软了下来。

    而同样舒爽无比、达到的林俊逸可没有就这样瘫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运功炼化了刚从美雪太子妃体内吸来,醇厚如美酒的元功,将它们完全化入了自己体内。

    “雪奴雪奴”呼唤似由天际飞来,美雪太子妃幽幽转醒,搂着她的林俊逸温柔地环在她身上,面上浮着一种很奇怪的表情,好像大惑方解,又像被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那又好气又好笑的怪样子,美雪太子妃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你醒了?”

    “嗯”美雪太子妃微嗯着,想要坐起身来,的一股裂疼让她哼了一声,又软入了林俊逸怀中,那不光是擦破甬道细皮的疼痛,还加上了一股火辣辣的感觉,湿腻的感觉正萦绕在身上。

    “痛吗?太子妃殿下先不要动,有什么事我来就好。你细皮被插破了,行动自会颇为不便再加上”

    “加上被好主人的天赋异禀弄过”美雪太子妃甜甜地笑着,柔若无骨的玉臂环上了他,“雪奴真的舒服到极点了,骨头都像酥瘫了一样,就冲着这一点,雪奴就不后悔被你收为禁脔,就算是插破插肿了也不在乎,雪奴真的满足到家了。”

    “看你说的我好像比鬼脸恶魔还要残暴似的。”林俊逸笑道,“我已经输入内力帮你恢复了,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吧?”

    “好多了!”美雪太子妃闭上了眼睛,整个人都还沉醉在方才的余韵中,酥酥软软的不想动作,“好主人主人扶雪奴一下子,把雪奴扶到梳妆的镜台前面”

    “嗯”林俊逸也不问原因,轻柔地抱起了美雪太子妃窈窕纤细的**,坐到了台前去。

    美雪太子妃望着镜中,彷彿已经为之沉醉了,镜中的玉人儿,就是方才被大男孩弄的爽入骨髓的自己吗?

    镜中人嫩滑如暖玉的颊上浮着微微的汗珠,衬得透着薄薄晕红的脸儿更加娇艳,那汗珠慢慢地流了下来,顺着美雪太子妃一丝不挂的**,滑下了林俊逸环在她腰际的手上,全无一点阻碍;红晕如云的脸颊上,眼角浮现着微微的青黑色,美雪太子妃自己知道,那是她方才太过放纵,加上菊花皇朝**功元阴被大男孩尽吸,所造成的虚损之态,但这不但无损其娇颜,反而更显现出一种性感的诱惑力量,再加上在狂烈的吻吮之中,显得微微浮肿的樱唇陪衬,冶艳无伦,满腔春色完全掩藏不住。

    春情无限不只流露在眉梢眼角之间,也透在香汗轻泛的雪嫩肌肤上,含羞带怯的薄薄酡红,淡淡地彩在白皙如玉的玉骨冰肌上头,高耸如的**之上,粉嫩的初春蓓蕾正在展放,随着她愈趋急促的呼吸而美妙地颤抖着,连美雪太子妃自己,都为了镜中绝色而神魂颠倒,更何况是正拥着这成熟美妇的林俊逸呢?

    “哎“轻轻咬着牙,忍着那微微的痛楚,美雪太子妃再次承受了林俊逸那火热的侵略。

    这一回不比方才,刚才林俊逸怜美雪太子妃插破了细皮,柔弱不胜,先前便对她百般温存,直到弄得美雪太子妃欲火焚身,幽径内春泉滚滚,才慢慢地得到了她;但是这一次,美雪太子妃真的感觉到,林俊逸钢枪的强壮锋锐,强硬而威猛地将她撕扯开来,即便有着先前未褪的分泌,美雪太子妃方开的幽径,仍险些承受不了他,锐利的狂热将美雪太子妃充的满满实实的,再没有一分空虚,切身地感觉到那火热的威力。

    这一回,林俊逸采用的是女上位的姿势,双手扶着美雪太子妃的腰,让她沉坐下来,慢慢得到他的恩宠。

    美雪太子妃轻吁浅吟,感到自己被完完全全地充实了,紧紧的幽径再没有一寸肌肤能逃得开他火热的贴体温存,的最深处也在他的逞威之下,被完完全全地侵犯了,林俊逸可真是天赋过人啊!美雪太子妃这才晓得自己有多幸福,林俊逸的技巧过人不说,光是他的禀赋,便足以令每个尝过滋味的女子,在之中,身心完全被征服占有,即便是被他的女人,大概也逃不过沉醉欲焰的命运吧!

    双手反撑着梳妆台台面,美雪太子妃在娇喘声声、脆吟媚啼之中,再次陷入了狂乱的欲海中,她缓缓地扭摇了起来,荡也好、妖冶也好,美雪太子妃已管不到自己现在像是什么样的人,她只知放开一切,降服在的需求之下,顺着天性本能的指导,上下、前后扭摇,尽情地享受着深处被钢枪上的利齿时深时浅、刮搔痒处的无穷快感。

    偏偏那快感又没有止息的时刻,每当美雪太子妃一处的酥痒被刮的爽了,另外几处又变得更加贪渴,此起彼落的强烈饥渴和被满足的快意,让食髓知味爱死了大男孩滋味的美雪太子妃如何吃得消呢?她陷入了疯狂的仙境之中,叫声愈来愈娇媚酥软,动作也愈来愈大,面上的表情更是似爽似疼,愈来愈**。

    双手已不必再协助美雪太子妃扭摇了,林俊逸的手顺着美雪太子妃香汗如雨、火热软柔的**缓缓上移,抚玩着她触手如绵的娇躯,慢慢地托上了她随着强烈喘息而弹跳的,手指尖轻柔地挟着嫣红的蓓蕾,温柔地揉捏着。

    美雪太子妃在他的双管齐下之中,欲火燎原般地焚烫着,也不管被他强力撑开的幽径那难忍的酸麻和微疼,还有因为插破细皮的丝丝落红随着泉水流泄而出,她放怀地享受着、逢迎着,热情地奉献自己,一次次攀上了令她愉悦的妙境,让欲火和热力将她烧的全身融化,酥软无比。

    美雪太子妃微睁美目,看着镜中愈来愈浪的纵欲美妇,那妖冶浪荡、乐在其中的美态,真是吸引人啊!眼前的自己是这般的放荡愉悦,幽径传来的是愈来愈强烈的快感,美雪太子妃摇的愈来愈快活,**在他的手中,彷彿成了林俊逸的武器一般,横流漫溢的高度电流,电的美雪太子妃全身皆酥,爽的她连泄。

    很快的,她的力量就像是被吸干了般,美雪太子妃娇媚无比地瘫痪下来,动弹不得,狂泄的汨汨地暖着林俊逸正紧紧充实她的钢枪,被幽径温热地笼着、吸吮着、像纤手一般地捏揉着,让林俊逸几乎也要了,他吸了口大气,硬是压了下来,把美雪太子妃慵懒软绵、任他宰割的扶上床去。

    “太子妃殿下,我们换个姿势回到床榻上面继续吧!”

    “你哎”

    见林俊逸翻过身去,一把拉开锦被,好整以暇地躺卧床上,那雄伟硬挺地朝天而立,上头满足光华,想到那光亮的一面有一大半都足自己才刚泄出来的,美雪太子妃不由大羞;可体内欲火已旺,明知这小坏蛋要迫自己主动,好彻底打消自己最后一丝矜持,但对体内渴望满满的美雪太子妃而言,眼前那竖立硬挺的,比任何珍宝都要可爱太多,她又怎能忍耐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