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日本皇后太子妃荡系列,

    第一集[影片名稱]:未亡人皇后被凌辱,怀上中国人的儿子

    [格式類型]:Rmvb

    [影片大小]:443MB

    [影片時間]:02:01:50

    [主演]:男主无可奉告,为了避免麻烦。女主宫泽美惠皇后

    [有碼無碼]:有碼(三点全遮,林俊逸可不想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占了便宜,虽然是日本女人,但好歹被自己干过!)

    [特徵代碼]:7CD690CA5DFADF821C647CC4209BACC060B13DFA

    [種子期限]:3天不定時。過後刪,幫留種,謝謝!

    [下載軟體]:Bitet,BitSpirit等正版BT軟體.請不要使用非正版BT連接!

    [圖片預覽]:如不能打開圖片或圖片打開緩慢,請掛代理.也可以先下載種子裏的圖片

    高清自动录像机,准备,开始!

    素洁的灵堂,白色帐幔四垂。案台上烛影摇曵,一炷檀香兀自飘袅。

    灵案下静静地跪着一个披麻戴孝的女人,头微微下合,长长的睫子低垂,一闪不闪,神情有点木然,仿佛入定。

    白色缟服的袖子里伸出一对玉手,十指如葱,白净纤柔,平平地扶在膝盖上,好象在忏悔,身侧拖着一个变了形的影子。

    淡淡的烛光映着她那姣美绝伦的脸庞,身上的素白孝服衬托出一种唯美的质感,一切都是那么素雅,贞洁,朱颜素裹,分外美艳。

    这种过份的美丽与冷酷的环境构成一种反差,让人感到有点残忍,但这却令到她愈加惊艳迫人。

    香草熏沐过的身体留着淡雅的幽香,云鬓轻挽,发根还带着浴后的微湿。

    脚有一点发麻,宫泽美惠皇后不知自已已经跪了多久。

    这种事对她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从自己在皇宫里被绑架,自己沦为林俊逸的美惠皇后以来,这样的生活不知不觉已过去将近三个月了。

    妊娠初期的种种不适,心闷,作呕,腰酸,食欲不振,而身体的变化也越来越明显,肚子渐渐隆起,轮廊已依稀可见,也日益膨胀,盆腔变宽,变大压迫到膀胱,令她常有频的现象。

    三个月的身孕,胚胎已经发育成形,通过B超可以看到了一个新的生命在形成,想到自已竟成为那个侮辱挑衅日本的中国大男孩的生育工具,她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可悲,一个堂堂日本皇后,竟不能保护自己,自己沦为征服者的美惠皇后不说,连已经沦为阶下囚的隆裕太子陛下也保不住命一命呜呼,这实在是一种讽刺,面对日渐隆起的小肚,她感到自己的孽已越种越越深。

    难道冥冥中一切都已注定?

    一阵微风拂过,烛火飘摇,宫泽美惠皇后不觉抬起脸,目光触及案台上的灵牌,上面一行字:先帝酒井陛下之灵。

    宫泽美惠皇后只觉心底一寒,身子打了个颤栗,一种莫名的恐惧袭来。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就在她想要回头的时候,一双有力的臂膀从后面搂住了她。

    “呵”感觉到大男孩温暖宽厚的胸膛,宫泽美惠皇后竟不觉向后靠去。

    林俊逸的双臂慢慢地收紧,搂着这具成熟香艳的,脸埋在女人馨香的耳畔,开始慢慢地吻那洁白的颈项。

    “嗯”身子象融进一股暖流中,那种感觉很好。女人的娇躯好象被熔化,发出醉人的嘤咛,腻腻的。

    林俊逸吻住美惠皇后的耳珠,热气不停呼在上面,宫泽美惠皇后的身体已经完全倒在大男孩怀里,无力地接受着。

    大男孩的大手不知何时解开了孝服的纽扣,从领口伸了进去,直接握住了她的,一下一下地揉捏起来。

    “啊不”女人一阵迷乱,身体扭动着,不知是在挣扎还是在动。妊娠期的十分肿涨,富于弹性,又不失滑腻,抓下去会把手指弹回来。

    林俊逸捏住两粒竖起的来回玩弄着,嘴从后面探了上来,寻到女人的樱唇强行吻了起来。

    “嗯嗯”宫泽美惠皇后美目如丝,从鼻里发出丝丝呻吟,大男孩的一只手慢慢地摸下去,滑进她的芳草地,探索着抠进洞。里汁水泛滥,湿滑无比,被大男孩一阵挖弄,迷乱的美惠皇后开始不能自持。

    “啊不行”

    林俊逸看着怀里的美丽未亡人,由于她身穿和服式丧服,很容易看到宫泽美惠皇后露出和服无法完全遮敞的迷人**,林俊逸一边摩擦着她的娇躯,大嘴袭击着美惠皇后的樱唇,尽情的吸舔着娇嫩的香舌。

    一手向下滑过美惠皇后的纤腰,直到浑圆高耸的上,林俊逸的五指笼罩着圆臀,用力地抓着臀肉,已为未亡人美妇的成熟,一手并不能掌握,林俊逸手指深陷美惠皇后柔软的小山丘上,感觉着美惠皇后美臀惊人的弹力,开始大力磨蹭着美惠皇后双臀的,并用修长的中指深入,挖弄着神秘的溪谷。

    美惠皇后哪堪这般玩弄,拼命晃动,闪躲林俊逸的手指,但丰满的双臀不住的摇晃,不但没有甩掉林俊逸的侵犯,反而使好色的手指陷得更深。

    “呜呜呜”美惠皇后被林俊逸封住的小嘴,只能发出一阵阵呻吟。

    林俊逸和美惠皇后分开的双唇连着一道黏稠的银丝,分不清楚是谁的口水从美惠皇后美丽的口唇间缓缓流出来。

    “看看,这是什么?”大男孩把沾满的手指放到美惠皇后眼前。

    “啊真秽这样的事”

    林俊逸另一手不动声色解开宫泽美惠皇后的衣襟,不能穿胸罩的黑色丧服中,立刻弹跳出一对雪白,黑色的丧服,称着雪白的肌肤和双峰更加艳丽。美惠皇后直觉反应用双手把雪白的遮住,但丰满的**根本不是双手能够完全遮掩住,这样做反而使被迫挤着的看起来更加丰满诱人,林俊逸的怪手滑过美惠皇后双手防御,向没有被掩护的地方进攻。

    宫泽美惠皇后成为之后,敏感的程度连自己都感到害怕,成熟的被玩弄,被挑起的,不自觉产生着强烈的快感,支配理智,此时美惠皇后一瞬间失去反抗的能力。

    林俊逸把宫泽美惠皇后酸软的手分开,此时雪花落在美惠皇后雪白的上,但美惠皇后的肌肤比雪花还白晰,加上上的两点嫣红,形成一副绝美的景色。随着他们身体的纠缠刺激,林俊逸手指间小巧玲珑的娇嫩逐渐挺起,慢慢变得坚硬,林俊逸的大手毫不犹豫的攻占整个。

    林俊逸的怪手在宫泽美惠皇后一只上轻揉慢捻,压挤掐捏,在指缝间恣意蹂躏,将那粒嫣红的轻轻拉起,只见娇嫩的慢慢伸长至令人不忍目睹,又用手指用力的按下,直到红肿的深陷白嫩的山丘里,有如埋在雪地里的红梅;林俊逸的大嘴亦不甘示弱一般转向另一只,大嘴包住了美惠皇后绽开的,连吸带舔,舌头则卷起娇嫩的,轻咬深含,极尽所能的玩弄。

    宫泽美惠皇后娇媚的声音发着颤,忍着傲人的**被玩弄的羞耻,哭泣般的断续道:“不,不要啊”浑圆丰硕的在林俊逸的把玩下,变换着各种靡不堪的形状。

    林俊逸将她的骄人双峰捏在一起,相连,相接,双手搓揉不休,如揉捏面团一般,美惠皇后一对顶端的粉红色彷佛晕散开来,凸起的宛如闪亮的红宝石,硬硬地顶在男人的手心上,像不知道主人的哀羞一般,反而骄傲地向大男孩展示它的美丽。

    宫泽美惠皇后不停地发出呻吟,林俊逸感受丰盈柔软、滑腻弹性的触感,从手掌直窜心底。美惠皇后灼热的娇躯后仰,樱唇半闭半合,艰难逃避着林俊逸的侵犯,似乎还保留着最后的一丝清醒,颤声叫道:“不、不要在这里”美惠皇后脸上满是揉合理性的挣扎。

    “也该差不多了。”林俊逸用力拉开着宫泽美惠皇后丧服的下摆,只见美惠皇后浓密的芳草极为诱人,隐隐约约露出的甬道里蜜汁早就流出来了,潺潺的流到雪白修长的**上,整个都是湿漉漉的。

    林俊逸露出残忍的笑容,伸到美惠皇后神秘的上,用手指拉开一点,浅红色的突出,连最怕羞的花蕊也暴露出来,手指慢慢剥弄美惠皇后娇嫩的花瓣,挖弄着。

    大男孩把她向前一推,宫泽美惠皇后双手撑到地上,膝盖仍然跪在蒲团上。

    林俊逸把她的素白孝服撩起来,里面没有,两片肥厚的臀肉白晃晃的。

    “不可以不要在这种地方”女人仿佛一下子想到什么,挣扎着想直起身体。

    林俊逸当然没有给她机会,“啪”,重重一掌打下去,击起一层臀浪。

    “嗯”美惠皇后一痛仰起迷离的脸。

    “我是谁?”大男孩冷冷地问,大手抓捏着雪白的臀肉。

    “”美惠皇后犹豫了一下,仿佛在寻找答案。

    “这也要考虑么”大男孩显然不太满意,“啪”又是一掌下去。

    “是主人”美惠皇后赶快回答。

    “谁的主人?”大男孩沉声逼问。

    “美惠皇后的主人”

    宫泽美惠皇后轻轻叹了口气,知道这晚的调教要开始了。

    “要拜托主人做什么呢”大男孩公式般发问。

    气氛很特别,在这种阴森的地方,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啊又要说那些讨厌的脏话”

    林俊逸喜欢用这种方式从心灵上污辱美惠皇后。

    “请我”宫泽美惠皇后低下头轻声回答,中间那个字细得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这是既定的回答。

    这样的话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思议,但现在,经过无数次的反复调教,美惠皇后已经从心底里容忍了自己的不知廉耻,每次说出来的时候,强烈的秽感让她感到自己在坠落。

    多么下流露骨的脏话啊!竟从那张神圣的嘴说出,令人难以置信。这就是昔日里雍容高贵正直庄重的菊花王朝皇后吗?

    “嗯看着我再说一次”大男孩对于细节的问题比较严格。

    “啊这样的事太难为情了”说出刚才的话宫泽美惠皇后已经无地自容,她低下头是不想让大男孩看到自己的表情。

    没有选择的余地,受到大男孩的鞭策,美惠皇后不得不抬起屈辱的脸,刚才的红云还没散去。

    “看着我”大男孩伸手拉她的头发。

    所有的事情只有按大男孩的意图去做,这是几个月来形成的不成文规矩。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美惠皇后艰难地把脸别了回来,努力地让自己看到大男孩的脸。

    “说”大男孩双手按住她的臀部。冷清的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一阵沉默。美惠皇后让自己的眼神和大男孩对上,眸子里蓄满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