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坐在车上的林俊逸把手中的遥控开关对准了一步一步走远的中岛美雪,将开关拨到最大的档位上。林俊逸看到,中岛美雪猛地停了下来,双肩颤动着,两条细长的腿夹得更紧了足足十几秒后,稍显适应的中岛美雪迈着更奇怪地步子朝前面挪去。

    林俊逸张开嘴,哈哈地笑了起来。

    找个地方停好车,林俊逸走进1号房间的时候,中岛美雪正眯着眼睛坐在床头,两手揪着裙摆,猛劲地拧着。一见林俊逸进来了,绯红着脸站起来。林俊逸关上房门,再回身拉住中岛美雪的小手,她已经软得象一堆泥,软软地靠向林俊逸。

    拦腰抱起中岛美雪,林俊逸脸凑到粉脸边,在脸颊上亲了一下,小女人鼻息粗重,两腮潮红,媚眼如丝,显然是意动情迷到了极处。

    把中岛美雪平放在床上,小女人水蛇一般扭动着腰肢。林俊逸捉住女人的一条腿轻轻拉开,原本依稀可闻的“嗡嗡”之声清晰可辨。林俊逸解开遥控蝴蝶一边的松紧系带,慢慢把涂满白浆的假从女人中,那鸽蛋大小的粉红刚拔离娇嫩的口,小女人两腿一紧,中喷出一大股透明的来

    某豪华酒店总统套房里。

    林俊逸拔出遥控蝴蝶的一刹那,中岛美雪感觉脑中一片空白,紧接着,好像自己又置身于一片白茫茫的云海之中,全身上下轻飘飘的。被遥控蝴蝶假堵塞了20多分钟的里空洞洞的,中岛美雪从心底深处发出令人躁动的呻吟,呼唤着男人坚挺的武器来进犯、来填塞满那空洞的巢。

    可是,可恶的“主人”林俊逸把嘴巴贴在自己的耳垂上,吃吃地笑着,那滚烫的男人气息拂过耳孔,撩拨得人更加心乱如麻。迷迷糊糊当中,中岛美雪不由得把芊芊小手伸向“主人”的两腿之间,主动去寻握“主人”凶猛的武器。

    “雪奴,你是要“主人”占有你吗?”

    林俊逸还是贴着中岛美雪的耳朵吃笑着问道。

    “嗯——”

    中岛美雪发出浓热的鼻息声。

    林俊逸轻轻拨开握住了自己坚挺分身的小手,张嘴含住迎空绽放的一个一阵温柔的吸吮,戏怩地笑道:“还不到时候哦。”

    所谓“不到时候”是林俊逸的一种坚持。这两个多星期以来,林俊逸一直在给中岛美雪灌输一种思想,女M看起来是给男S捆绑、羞辱乃至凌辱来让男S泄欲的,本质上却是被男S尊重和由男S来服务的。林俊逸给中岛美雪举的最简单地例子就是,一个好的男S,在调教女M的过程当中,就必须看管好自己的下半身!

    林俊逸的理由很简单。男人看起来很强势,实际上却很脆弱。在**过程当中,一个男人只要发射掉,基本上就处于熄火状态,女人则不同,在一次里,只要得当,就可以获得若干次的和快感。同样,在里,一个好的男S就不应该草草地把自己的分身女M的,以避免过早的,应该管住自己下半身的,用大脑来指挥自己,或捆绑、或拍打、或羞辱、或撩拨,通过多种多样的手段,合理延长时间,为女M服好务,让她获得一次又一次的!

    在这样的理念之下,林俊逸当然不肯如中岛美雪的心愿,早早掏出分身来将她的沼泽填满。被强烈的性快感猛烈冲击得云里雾里的中岛美雪,对于“主人”如此地言行一致,为了给自己服好务,强忍高炽的而不早早自己,只是为了让自己享受到更多的和快乐,让自己体会更大的的魅力啊,心里是充满感激:“这才是最好的“主人”啊”,迷迷糊糊的中岛美雪在心里迷迷糊糊地感叹。

    迷迷糊糊的中岛美雪不知道,林俊逸一边贪婪地吸吮着美丽大学生还不是很肥大的椒乳,一边用手一寸寸把玩着美丽大学生姣好的美体,他心里笑开了花。

    要为女人服好务,管好自己的下半身——这不过是林俊逸忽悠小女人的美好说辞。无论是自己过往的经历还是众多狐朋的饭后交流,都充分证明,当一个已经不再是身强体壮的男人,管不住自己下面那蠢蠢欲动的老二,匆忙发射之后,空自面对诱人的女体、动人的娇娃,欲无器、想插无力,是何等的杯具!

    只有管得好自己的,才能玩得好女人的,这,才是林俊逸一直的“坚持”!看着眼前的女人挣扎扭曲的身体,林俊逸从中岛美雪犹如泉涌的抽出手来,把满手的抹在女人挺拔的上,大嘴猛地压在了中岛美雪半开的小嘴上,房间里响起“呜呜”的声音

    半个多小时后,酒店餐厅里。

    酒店餐厅里就餐的人不多,只有稀疏的两三桌。林俊逸和中岛美雪就坐在餐厅最靠门儿的那桌。

    中岛美雪神情局促地坐在座位上,餐桌遮掩着的两腿不时换来换去的。在她的两腿根部,那条可爱又可恨的遥控蝴蝶依然紧紧扎根在她泥泞的当中,“嗡嗡”地叫着。

    由于“主人”的怜惜和疼爱,尽管“主人”的武器早就坚如钢铁、壮似金杵,他抱住自己揉了又揉、扣了还扣、顶了再顶,却始终不肯把的武器真正自己的鞘中。中岛美雪好感谢“主人”啊,虽然说心底还是隐隐有些埋怨他不肯早早自己的,但是,“主人”是为自己好啊。

    因为“主人”要雪奴享受到更多的欢乐,所以出房间到餐厅吃饭前,再一次把遥控蝴蝶戴在了雪奴的。没有经受男人武器的从而得到安慰的,蝴蝶一贴上去,粘粘的分泌就喷涌而出。害得雪奴很担心,担心蜜液会顺着大腿流下来。

    刚开始的时候,“主人”把遥控蝴蝶的档位开得最小,蝴蝶调皮的小嘴轻轻地“吸吮”着雪奴涨得犹如米粒般大小的肉蕾上,里面假也是轻轻地震动着,让她高一脚低一脚地宛如在云中漫步。当“主人”促狭地把档位开到最大的时候,雪奴清楚地感觉到,从紧塞着的口汨汨地流出一股,顺着大腿慢慢流了下来;更要命地是,遥控蝴蝶发出的“嗡嗡”之声在空旷的餐厅里,隐约可闻!

    看着临桌的客人张目四顾的样子,中岛美雪恨不得把头埋到桌子下面去。

    林俊逸嘴角隐隐带着笑意,若无其事地慢慢吃着东西。羞辱,特别是大庭广众下的羞辱,无数次的证明,对于一个刚被调教的新人来说,是最好的锻炼了啊。可惜的是,今天西御园乡村酒店餐厅里就餐的人太少了,如果人再多一点就好了。嗯,要是同桌的还有别的人,效果更是可以达到更好的一个层次哦。

    轻轻放下筷子,优雅地用纸巾擦了擦嘴巴,林俊逸很自然地把左手放到了桌下,摸到左侧就座的中岛美雪双腿之间,满手的湿滑,使得林俊逸的嘴角弯成美丽的上弧线,多么美妙的女体、多么敏感的女人啊!

    隆裕太子在片中扮演一个50多岁的半老头子,光棍,是酒店的花草修剪工(在过去,都是日本向中国输出大量的,现在我们也要向日本出口我们的,而且主演还是他们高贵的皇室!)

    这天下午,杨胜发拎着花剪,东边一刀西边一剪地在园子里乱转。瞅着这离天黑还早,找了一个角落,往绿化隔篱后面的地上一躺,迷迷瞪瞪地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走了过来,把老杨从昏睡中惊醒。老杨头从心里面直叫“晦气”,这个地方都会有人来吗?

    餐厅里面,如坐针毡的中岛美雪好不容易等林俊逸慢条斯理地吃完东西,低着头用低不可闻地声音羞涩地对林俊逸说道:“主人,可以回房间了吗,我想。”

    低着头的中岛美雪没有看到,闻听此言后的林俊逸,眼睛里闪过一道浓浓地笑意。

    林俊逸站了起来,把手揣到衣兜里,示意中岛美雪把手伸到他的手挽中,两个人亲热地走出了餐厅。出了餐厅的大门,林俊逸把嘴巴凑到女人的耳朵边上,带着明显的嬉笑之意问着她:“乖雪奴,憋得厉害吗?”

    “嗯——”

    女人娇羞地从鼻子里发出低低的声音回答着林俊逸。中岛美雪感受到,在蝴蝶伸在自己腔道中的假的压迫和刺激之下,中的意越发的让她难受起来。

    挽着中岛美雪,林俊逸没有走向房间,反而往乡村酒店后面的小花园走去。一进小花园,张目四顾,林俊逸看到,一道大约有成年人小腿高的绿化隔篱后面,隐约露出小半个人影来。拉着中岛美雪的手,林俊逸故意加重了步子,往那道绿化隔篱那边走去。

    走到大约距离绿化隔篱7、8步远的地方,林俊逸看到隔篱后的人影晃动了一下,然后保持一种姿势僵住不动了。林俊逸停下脚步,对中岛美雪说道:“就在这里吧。”

    看着隔篱后自以为藏得很好的人影,中岛美雪张大了嘴:“就在这里?”

    林俊逸用毋庸置疑的眼神注视着面前羞红了脸的女人,肯定地点点头。

    天呐,那边还不知道藏了个什么人呢!中岛美雪在心里面叫着。

    一手把中岛美雪搂在怀里,林俊逸用标志性的动作,把嘴巴凑到女人的耳边低声说到:“乖雪奴,你不是好奇被当众羞辱调教是什么样的感觉吗,只是当着一个人小便,你就无法承受了吗!”

    被放开的中岛美雪,僵直着身体,用机器人一般僵硬的动作,把短裙撩到腰间,背对着绿化隔篱,慢慢地蹲了下去。

    一直趴着藏在绿化隔篱后面偷窥着面前这对男女的半老头发瞪大了眼睛。半老头看到,这个白衣服的漂亮年青女人背对着自己,光着蹲了下去,伸出一只小手,从拉出一根粉红色的有着奇怪的底部却又长出男人一样的东西来。在目瞪口呆的偷窥下,从女人的裆间飚出一道淡黄的水线,“滋滋”地冲击在草地上,溅起白白的一片泡沫,与此同时,女人尖叫了起来!

    半老头发傻了,他感觉到,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自己有个东西开始急剧膨胀起来。半老头闭上了眼睛,手不由自主往自己的裆部摸了过去

    中岛美雪已经忘记是怎么回到1号客房的了。

    当她把塞在里的玩物从粘糊糊的里,憋了许久的膀胱一下子失去了压力,热乎乎的液顿时喷射而出。在那一刻,即使是背对着藏在绿化隔篱后那一个还不知道性别的人,中岛美雪依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双火辣辣地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激射着水的裆部!中岛美雪的脑中再一次一片的空白,中一热,喷出一股,和着浑黄的水,冲击到了草地上,嘴里无意识地发出一阵尖叫。

    清醒过来的时候,中岛美雪已经好好地躺在1号房间的床上,“主人”林俊逸坐在房中的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看着那双满带戏怩的眼睛,中岛美雪再一次地红了脸,拉过一旁的被子,鸵鸟一样地把头埋在了柔软的被子下面

    看见清醒过来后的中岛美雪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柔软的被子下面,林俊逸站起来,走到床边,左后手穿过黑裙摸索着她修长的大腿,右手掀起被子露出中岛美雪潮红的粉脸,习惯性地咬着她的耳朵问道:“小雪奴,现在感觉怎么样?”

    紧紧地咬着嘴唇,中岛美雪没有说话。但是眨动的长长眼睫毛、潮红的粉脸以及越来越粗重的鼻息出卖了小女人此刻的心情。随着男人的手指在大腿上游走,酸麻如蚁行的感觉越来越靠近依然泥泞的,当林俊逸的手终于移动到女人双腿间最为敏感的地方的时候,中岛美雪再也忍不住,双腿僵直地绷紧,把整个身体绷成一个微微的弓形,伸手搂住了林俊逸的脖子,殷红的小嘴主动吻向男人的大嘴,房间里响起一阵阵让人脸红的声音。

    良久,一对快要喘不过气的男女才分开了双唇。

    搂着林俊逸,中岛美雪用腻浓得快要化成蜜水的声音低低地呻吟道:“主人雪奴要”

    还是轻咬着女人的耳朵,林俊逸话里有话的对着中岛美雪笑道:“小雪奴,你可是本主的啊,你伺候过主人了没有?”

    一边说着,林俊逸一边把右手的一根手指伸到中岛美雪小嘴上,在那两排洁白的小碎牙上轻轻地拨拉着。中岛美雪微微张开小嘴,他的手指又轻柔地划拉进女人的口中,绕着柔软的香舌划着小圈。

    见中岛美雪还没有明白过来,林俊逸从她的裙子里抽出左手,拉着中岛美雪的一只手,放到自己搭起的帐篷上,嬉笑着看着她,右手手指在女人口中划拉得更快了。

    中岛美雪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坐起身,低眉顺眼地用林俊逸在网络上教过的“程式化”语言低声说道:“我的主人,雪奴给您请安了!请主人允许雪奴伺候主人!”

    林俊逸哈哈一笑,站起来回身回到到房中的椅子边上,大刺刺地坐好,等着中岛美雪接下来的侍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