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中岛美雪跪了下来,低头以膝行的方式来到林俊逸的面前:“请主人调教雪奴!”

    “做得不错!雪奴,你一定要记住主人网络调教时对你说的话,一个女M在接受男S调教的时候,没有得到主人许可,永远不能抬起头,目光不可以扫视到主人宝贝以上的部位!”

    “雪奴记下了!”

    林俊逸满意地点点头,伸手解开中岛美雪衬衫最上面两个纽扣,对她命令到:“雪奴,现在按本主要求的那样,把你的放出来!”

    中岛美雪闻言,跪着后退一步,伸手把自己那对雪白的从衣服里掏出来,挂在大开着的衬衫上面,鼓鼓地,显得格外的诱人。

    揉了揉女人鼓鼓的,“啪”,林俊逸冷不丁地在这对漂亮的上不轻不重地拍打起来,雪白的随着男人的拍打,轻轻颤动着,浮现出一道道微微的红色手印来,拍打之中,两颗粉粉的新剥肉鸡头渐渐粗硬了。

    拍打了一会儿,林俊逸看女人又渐渐陷入迷离之中,马上停下手,命令道:“雪奴,现在伺候本主的宝贝吧!”

    中岛美雪嘤咛了一声,再次膝行向前,笨手笨脚地解开男人的裤子纽扣,从中掏出一根狰狞的,羞涩地放入自己的口中。

    以前,中岛美雪并不喜欢男人的。与此相反,她对男人吸吮、自己的却是异常的享受。当男人热烘烘的嘴巴盖在毛茸茸的上,她就会由内而外产生别样的期待;当男人粗厚的舌头掠过潮湿的口,深处总会产生让人舒服得想发出呻吟的热流;当男人的牙齿轻轻咬到藏在肉褶子里的那粒,那粒总会急剧膨大,然后以为原点,全身上下迅速扩散着被电击了的酥麻感觉!

    看着中岛美雪两手捧着自己的,生涩而认真地用舌头在红红的上舔着,林俊逸不由得想发笑。

    那几天,林俊逸问起她是否享受男人对她的,问起她的口上功夫可还了得,中岛美雪如实地回答了。林俊逸当即表示,作为一个女M、一个,如果不能用自己的小嘴把主人给伺候好了,那根本就不能算一个成熟、合格的女M和!

    中岛美雪非常的苦恼,不知道如何来克服对男人的恶心,不知道怎样来侍奉男人的东西。林俊逸告诉她,其实也很简单,当她捧起男人的时候,一定不要把它当成一条喜欢钻到女人里去玩的东西,要在脑海里面把那玩意儿看作一只冰淇淋,一只她自己最喜欢的风味的那种冰淇淋,然后,把这只自己喜欢的“冰淇淋”捧在手上,一口一口地舔下去,从头到脚整个儿给舔化了,吞肚里去。

    教到这里的时候,林俊逸还特别地强调了“舔”这个词,不能是“吃”,更不能是“咬”。否则的话,一口“咬”下去,她伺候着的“主人”就杯具了,不但再也不能做她的主人,反而得剃了头、蓄了辫子,进宫去伺候别的“主子”了。

    现在,中岛美雪就捧了自己高高立起的“冰淇淋”,伸出红红的小舌头,认真地在那里舔着,一副要努力舔化的样子。可惜,中岛美雪到底还是习惯了用糊弄的态度来面对男人的,舔着舔着,下意识地就用牙齿在林俊逸的上咬了一口,弄得林俊逸啊地叫了出来。

    中岛美雪反应过来,忙不迭地松了口,吐出那根狰狞的东西,惊慌地嘟着小嘴不住往上面吹着气。

    林俊逸色心大起,一把抱起跪着的小女人,疾步走到床边,把她扔到床上,随即俯去,双手按在中岛美雪的腰肢上,沿着腰部美丽的弧线往下,插进裙口当中,拉着黑裙往下褪去。中岛美雪蛇一般扭动着腰肢,配合着林俊逸的动作,将黑裙从褪下,把一双结实修长的双腿完整地呈现在林俊逸的眼前。

    从中岛美雪光洁的小腿开始,林俊逸细细地抚摸着中岛美雪,一路向上,穿过浓密的毛发,来到女人的处,熟练地解着女人白衬衫的扣子。随着一粒粒纽扣的被解开,女人的呼吸越发的急促起来。

    当最后一粒纽扣被解开,中岛美雪因平卧而稍显扁平的一对这一次可是连根部一起,完整地暴露在林俊逸面前。男人低下头,把脸埋在她颤动的**之间,来回在两粒硬挺的上吸吮着。在这个过程里,中岛美雪一直在娇吟着,她的娇吟声越来越高,用她越来越让人兴奋的声音,用她身体的扭动,来表示着内心的喜悦和渴望。

    林俊逸快速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束缚,略显粗鲁地拉掉还在中岛美雪中“嗡嗡”作响的粉色玩意儿,把自己凶猛的分身插向女人的巢。

    渴盼了如此之间,女人的可谓湿润得不能再湿润,没有任何的迟滞,粗壮的分身一贯到底。女人双手紧紧搂着男人后背,两腿高高举起,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这声音是如此之高,几乎令男人产生门窗玻璃都将被震破的错觉,男人不得不用自己的大嘴堵住了女人诱人的红唇。

    林俊逸两手抄到中岛美雪股下,微退腰身,将武器缓缓退出大半,沉腰而入,在触底的一刹那,女人高高举起的双腿弯曲下来夹住男人,随即蛇一般紧紧地缠绕到男人的腰际,两个**的、灼热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被堵住的红唇发出含糊的令人热血沸腾声音

    林俊逸的勇猛和中岛美雪的柔媚,配合的天衣无缝,两条**裸的人体缠绕着,在床上剧烈地起伏起来,汗珠自他们身上飞溅出来,一颗又一颗,就像是晶莹剔透的珍珠,飞洒在随他们剧烈起伏的大床上,也洒到房中的每一个角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才慢慢地平息下来,两条**的身体还是那么让人羡慕地紧紧贴在一起。又相拥了好久,感受着身体内男人曾经骁勇的武器渐渐软去,中岛美雪把头埋到“主人”宽阔的胸膛上。

    林俊逸把中岛美雪搂在怀里,闭着眼,疲惫而惬意地在她汗淋淋的上身摸索着,中岛美雪则象懒睡的小猫一样蜷着身子,尽量把卷曲着的身体往林俊逸的怀里钻着。

    “小雪奴,和你想象中的一样吗?”

    林俊逸带着余兴,揉捏着中岛美雪胸口那两颗鼓凸的的突起。

    “主人,比雪奴想象中的更棒”

    中岛美雪在林俊逸怀里扭动着身子。

    “小雪奴,主人只给你上了一只遥控蝴蝶,,这还仅仅是开了一个头啊”

    林俊逸对怀里的中岛美雪说道。

    来日方长,在中岛美雪身体里美美地发一次后,林俊逸没有紧接着再对小女人进行更多的调教。

    过犹不及,在调教上林俊逸总这样认为。一个美丽的小女人,如果一次就玩得再都叫不出来了,那是战略上的重大失败啊。尤其是象中岛美雪这样的,从她生涩的动作上,林俊逸看得出来她绝对是现实里第一次玩。这般年轻的女大学生,如此敏感的,那样多汁的,既然已经遇到,不按部就班好好地给予细心的调教,八辈子没尝过女人一样扑上去,一口咬得太过,一张嘴,女人跑了,再也找不回来了,那才是暴敛天物的行为!

    于是云消雨散之后,和中岛美雪说了一小会儿话,林俊逸搂着她小憩片刻,抱着她一起到卫生间舒舒服服洗浴了一下,林俊逸退了房,把满足的小女人送回了大学校门口。在女人额头上温柔地啄了一口,咬着她的耳朵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中岛美雪红着脸下了车。

    吹着口哨,林俊逸驾车离去。

    林俊逸的心事愉悦的。今天的调教,仅仅是一根电动遥控蝴蝶,一个简单地羞辱调教,已经让这美丽的女大学生到令人难以相信的程度,把其他的项目用到她的身上,还会有怎样的惊喜呢?

    林俊逸似乎看到,中岛美雪被捆成了一个弯曲的粽子,嘴里塞了个口塞,一丝丝晶亮的唾液悬挂在下巴上、披头散发地躺在房子中间的样子……

    深夜,西华大学女生公寓某房间的床上。

    被送回西华大学的中岛美雪只穿了条可爱的小裤裤,侧卧在床上,一对胸乳以足以让男人猛吞口水地姿态款款地耷拉在那里。被侧压着胳膊的那只小手偷偷伸到自己的小裤裤里,在慢慢摸索着,似乎是在回味蝴蝶在那里耕耘的余味;另一只手则捂在自己的上轻轻地揉着,半开的小嘴微微颤动着,似乎正在发出**的呻吟。

    “主人”林俊逸在自己下车回到学校前,咬着自己耳朵说的话在中岛美雪脑中回响:“小雪奴,主人下回给你准备着狗项圈、狗尾巴等你哦”

    下一回,下一回“主人”林俊逸还会带给自己怎样的惊喜呢?中岛美雪已经开始对下一次的见面充满了期待!

    在视频上,“主人”已经给中岛美雪看过了。那是一套林俊逸特地在网上给中岛美雪订购的物件:一个红色的小球,中间留着小孔、两边带有细长的可以围起来扣在一起的带子,这是口球;一个约两指宽的黑色皮圈,小圆环上连着一根长长的不锈钢链子,这是狗项圈;还有一根尾巴,散开的尾巴她不知道是怎么做的,可怕的是另一头,一个硕大的塑料的假——“主人”说那是用来插在她的,或者菊花里面的!这些,就是“主人”这一次为中岛美雪准备的东西。当然,还有别的一些小玩意儿,“主人”没有说明白,只是表示,到时候她就清楚了。

    “主人”最后还提醒中岛美雪,同样是白衬衫、黑裙子,衣服里面同样不允许穿上胸罩和小内内。唯一和上次不同的,“主人”要求她这一次要穿一条黑色网眼的丝袜。自己以前可没有黑色的网眼丝袜,为了让“主人”满意,中午时候,中岛美雪特意跑到郫县城里面去了一趟。当然,中岛美雪可不是就只买了一条黑色网眼丝袜,而是买了好几条各种颜色的。这一次“主人”要求是黑色的,万一下次就要粉红的呢?

    第一次和“主人”见面,中岛美雪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并不是很清楚。而这一次,“主人”会把那几件东西以怎样的方式用到自己身上呢?想到这个问题,中岛美雪两腿之间又是一热,心头涌起异样的感觉。

    唉,“主人”啊,你怎么就这么喜欢让雪奴上身真空上阵呢?刚才在宿舍里面,那两粒微微的突起已经让那群叽叽喳喳的小女人们在怀疑自己的外衣里面是否空空的,李燕那疯丫头就嚷嚷着要掀开自己的衣服看看,来个验明正身。

    出校门口的时候,一个男保安看着中岛美雪的眼神就怪怪的,很暧昧,似乎也从她身上看出了些什么,让她不得不把手袋抱在胸口,羞红了脸,快步小跑着出了大门。

    “主人”的兰博基尼,就停在校门外。拉开车门,中岛美雪弯下了腰:“主人,雪奴给您请安了!”

    下一刻,兰博基尼启动了,驶离西华大学的校门口……

    林俊逸缩回放在中岛美雪穿着黑色网眼丝袜的大腿上的右手,满意地上下打量打量她。小女人还是听话地服从了自己对她的服装要求,这是一个很好地开端啊。

    开着车,林俊逸头往后座上摆了摆,对中岛美雪说道:“雪奴,袋子里面是主人给你准备的,打开来看看。”

    事先让女M看看调教器具,是林俊逸一贯的做法。这就是一种心理暗示,让女M在心里面先去设想、去期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在女人没有注意的时候,调教其实已经开始了。

    汽车后座上,有一件浅色的风衣和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中岛美雪打开塑料袋,口球、狗项圈和狗尾巴毫无意外地躺在那里,她把它们一一掏出来放在大腿上。紧接着,中岛美雪从里面掏出两盒酸奶来,“主人”怎么把酸奶放在这里面了啊,小女人有点奇怪。手继续伸进去,拿出来的是一个粉红色地头部小火箭头一样、中间很细、薄薄的尾部带了个小环的东西。手又伸进去,再出来的时候,小手里面俨然是一只大号的注射用针管。

    “难道是”

    对并非一无所知的中岛美雪的脸红了。

    这一次,林俊逸没有在路上做任何停留,也没有再往中岛美雪空空如一的作任何的预处置,直接把车开到了西御园乡村酒店。只是在车开进停车场的时候,一个花工模样的人冒冒失失地从旁边的林荫道上窜了出来,幸亏林俊逸开得不快,猛地打了个方向,才避了过去,没有酿成一场惨案。林俊逸把头探出车门,恼怒地呵斥着那个人。那人看了林俊逸一眼,转过身去,慌慌张张地跑开了。

    定了定神,林俊逸拎起后座上的风衣,搂着提了黑塑料袋的中岛美雪往事先定好地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