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宁薇睁开迷离的眼神,不解的看着身上的男人,目光中充满了渴望的哀求。而林俊逸的视线则落在了她裸着的上半身上唯一一件装饰品。

    人们都说,当两人相通的时候,心也是相通的,宁薇真希望这句话是错的。可还没等她出言制止,林俊逸已经从她优雅的脖子上摘下了那串漂亮的粉红色珍珠项链。

    “不行好侄儿老公那是我的”

    还没等她的话说完,那串圆润光洁的珍珠就被塞进了她泥泞的花谷中,他的手按在宁薇娇嫩的肉贝上,把一颗颗的珍珠慢慢的送进刚刚拔出的里,满是汁水的里面马上溢盈出大量的半透明来。

    “啊”

    宁薇哀鸣一声,一阵激颤,花谷愈加湿润起来。她想要出言制止,但是重新充实的快感让她说不出话来,出口便是女人难耐的呻吟声,“啊不不要”

    她的娇吟反而助长了林俊逸玩弄她的乐趣,看她无奈羞耻的闭上眼睛后,他猛地拔出珠链,然后把这件珍贵的生日礼物抵在了她嫩嫩的肛菊之上。

    “啊,不要,啊!”

    宁薇看着前夫的心意就这样成为了情夫玩弄自己身体的秽道具,而且还要插进自己最污秽的地方,实在无法忍受。

    可全身都在对方掌控下的她根本无力反抗,就在她出言制止的同时,第一颗葡萄粒大小的珍珠就在她自己的润滑下,顶开淡褐色的小菊花,进入了她最污秽的地方,她觉得自己彻底玷污了前夫李云刚的爱。

    一颗,两颗,三颗,随着挤进身体的珍珠粒不断地增加,宁薇感到自己的越来越涨,也越来越热,甚至都能透过那薄薄得肉膜,让空虚的都感觉到了,她难耐的摇动着脑袋,不知是羞耻还是快美。

    林俊逸把她翻过身来,侧卧在自己身前,然后拽下女人碍事的裤,把它随手丢向衣柜,砰的一声打在柜门上,掉落在地上,好像在向里面的前夫李云刚示威一样,李云刚在细小的门缝里看着,林俊逸在背后抱住宁薇,分开她修长的美腿,一条贴在床上,另一条用手扶着腿弯,高高的竖起,甚至都能看到大腿根的股筋绷出,在最上端的美足上还穿着黑色高跟鞋。

    “后面插着前夫姨父送的生日礼物,舒服吗?”

    林俊逸在后面用大嘴亲吻着美少妇刀削似的白嫩香肩,手指在汗津津的大腿上像弹琴似的点弄,刺激着每一个敏感点,猥亵的问道。

    宁薇难耐的扭动着自己丰满的贴近对方火热的地方,只塞进一半的珠链随着外面部分的晃动,磨得里面不断地发痒。听到他的问话,她红润的嘴唇微微的颤动了下,答话随着娇哼声出口,“嗯我要”

    美少妇顺从的样子让他得意的笑了起来,说道,“那好宝贝,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了吧。”

    宁薇伸直一只藕臂在自己的乱摸了几下,好不容易才抓到那还在抖动的坚硬,轻柔的握住它,感觉它还在手中跃动,那掌心中的满涨感正是她需要的,白皙的小手抓着黑色粗大的,将它对准自己柔嫩的玉户。她没有想到,这一切都看在对面自己还爱着的前夫的眼中,李云刚真的希望自己现在马上晕厥过去。

    粗大的棒头刚与相接,的好像立刻就感受到逼人的炙热感觉,花瓣开始抖动,里不由自主开始酸麻起来。美少妇急促地娇喘着,但是情人不挺身她是不可能享受到这种充实感觉的。

    “想要吗?”

    林俊逸在后面用舌头轻舔她精致的耳廓,惹得她一阵动。

    “嗯。”

    宁薇难耐的点着头。

    “那你想要什么?”

    他明知故问。

    美少妇知道对方这种恶质味,不羞辱到自己无地自容他是不会停下的,她握着的手轻轻的上下着说道,“我想要老公的大,我想要好侄儿的大宁薇的到小里。”

    柜子中的李云刚怎么也没想到,平时在欢爱中说一句“我要”都会羞得脸红的宁薇,居然可以对别的男人说出这么下流的粗话来求欢,平时自己说个荤笑话都会惹得美人一顿好打。

    林俊逸邪地笑着,顺势把顶入少妇的。“啊”

    宁薇应声尖叫,声音中充满了满足和快感。宁薇“啊”的一声呻吟,叫声中又愉快又痛苦,宁薇虽然早就知道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异于常人,但却也没想到许久不见,此时此刻林俊逸的庞然大物竟能将自己得完全塞满还有余,让宁薇宛如回到洞房花烛夜时,被丈夫李云刚初破瓜的痛苦。

    但也因为林俊逸的异常粗长,竟然一下子就直接顶到她幽深暗藏的顶点,让她体验到前所未有的酥麻酸痒,那种奇妙的感觉,酣爽畅快,简直使她飘飘欲仙,如登仙境,这种极度的舒爽感让宁薇修长浑圆的雪白双腿,完全无法克制的朝天直竖起来,足趾蜷曲并拢向上用力伸展,整个人完全浸在无可言语的欢娱中。

    她湿热紧绷的马上箍住入侵的,粗大的一下穿过积满稠汁的,“好舒服的缝啊!”

    林俊逸暗爽,虽然在上海舞林大会的时候已经被自己过无数次,可每次进来都这又热又湿,既紧还小,根本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

    本来就多褶皱的花径里,因为隔着薄薄的肉膜还有一颗颗葡萄大小的珍珠在,所以更显得凹凸多棱,让久经沙场的他险些失守。

    林俊逸连忙减慢了速度,为了分散注意力,开口问道,“大姨,那件事情你和你前夫姨父在电话里说了吗?”

    “啊?”

    本来在享受雄性冲击的宁薇,一愣,接着就意识到了对方说的是什么?猫儿似的眼睛眯的更紧,像是要闭上好逃避这个问题,满是春色的脸上混合着羞耻,苦楚和难以抑制的兴奋。

    “嗯,好侄儿,我不敢说,太羞人了。”

    背德的快感让她更加难耐腿心的苦闷,不自觉的轻扭着腰肢,想要多得到些男人的滋润。

    “什么话,你不敢说啊?”

    林俊逸明知故问道,他的故意躲开女人迎来的动作,不紧不慢地玩起了的把戏。

    宁薇几次摇动都被他躲开了,知道他在故意的玩弄自己,可她背对着他的身体,抱又抱不到。一条长腿被他的手掌托在空中,勾也勾不着,只能任凭他的摆布。敏感的里能清晰地感到他的形状,那不断积累又不能发泄的快感就像一把锉子,一点点的摩擦着她的神经,让她娇嫩的花径里渴望他更强烈的冲击,渴望他用男性的雄风来征服女性的身心。

    “让我告诉你姨父说我要给云裳表姐生一个弟弟!”

    美少妇娇喘着,闭着眼睛,扭动着腰肢,白皙的身体上挂满了圆滚的汗珠,在她的身体上流过,滑出一道道水痕。

    “那孩子的父亲是谁呢?”

    林俊逸问的同时在她的大腿上用力的打了一巴掌,啪的一声,紧绷的细嫩皮肤上马上就浮现出五指的痕迹,颤颤抖抖的美肉把震动一直传导到女人的身体深处,裹挟着珠链的菊肛和夹着的同时被连带到,让美少妇体内的欲火烧的更旺,的本能让她根本拒绝不了他过分的要求。

    “是我妹妹的儿子,我的亲侄儿你啊”

    听到她颤抖着,说出这么羞耻的话语,林俊逸猛的一挺,顶到了花径的最深处,让没有丝毫准备的宁薇尖叫出声。李云刚这才明白自己一厢情愿上当了,原来是被林俊逸利用作为这场绿帽戏的配角而已,他在衣柜里面死死地握住自己的拳头,恨在心底,却又无能为力,实实在在的屈辱,此时此刻身为前夫的屈辱远胜于那次身为丈夫的屈辱。

    好像是被美少妇的话语说刺激,林俊逸一手搂住她的肩膀,一手扶着她的腿弯,快速的前后抽动,粗大的的撞击,让久久徘徊在酸软状态下的宁薇一下到达了。

    但是这仅仅是开始,同时林俊逸也被庞然大物传来的极度快感所吸引,只觉得宁薇的生出一股吸力,紧紧吸吮着入侵的龙头,肉璧里层层叠叠的摺缝,混着不停分泌的滑腻花蜜全无空隙的挤压研磨着入侵的庞然大物,这无比舒爽酣快的感觉,让林俊逸忍不住的挺腰摆臀,大起大落的狠插起来,林俊逸的的庞然大物就像冲锋陷阵的战士一样,勇猛剽悍,毫不留情。

    在男人有力的插动下,排山倒海的快感一**的冲击着她的感官,甬道里不断地在抽搐痉挛,流着唾丝的小嘴里娇吟声又高又尖,“啊啊不不行了”

    看着身下美少妇无法自制的样子,男人心中充满了雄性的骄傲,他一边快速的,一边喘着粗气说道,“对,这就是我的游戏,替代你前夫你的里,证明我的能力更强,能搞大大明星的肚子,哈哈哈。”

    林俊逸的叫嚣让李云刚全身的颤抖无法控制,如果说之前的所有只是让他疼,让他痛,让他心碎,那么现在的事实已经让他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在崩溃。这个林俊逸不但玷污了自己的前妻,还肆无忌惮的践踏着自己男性尊严,而且自己视作生命即使离婚之后仍然深爱的前妻宁薇居然也在配合着,乐在其中。

    李云刚感到自己眼前一片黑暗,他在用最后的意志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去,这次只是为了自己最后的尊严。

    而他深爱的妻子宁薇正在对面的床上,侧卧着面对他的方向,美艳的脸蛋上满是的冲击,风情万种的长发早已散开,沾粘在布满汗水的雪白上。胸前的随着林俊逸抽动不断荡出诱人的乳波,平坦的上抖出无数闪亮的汗珠,纤细的蛮腰像水蛇似的忘情扭动配合着男人更深的。

    像发情的一样岔开,两条修长的美腿一条被林俊逸压在身下,另一条翘在空中,大腿在对方的支撑下扬起,小腿从腿弯处折过,在空中无力的摇摆着,黑色的高跟鞋早已甩在了地上,白皙小巧的玉趾蜷伸不断,连脚心都皱在一起。

    在女人最私密的地方,一团修剪整齐的毛发下,男人黝黑粗大的在白嫩的腿心,前后大力的,艳红的肉瓣大大的分开,随着男人每次抽出都有耀眼的嫣红被带出,然后在的水声中,在臀肉和对方的撞击声中,再被顶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