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老公,我们不要在李云刚面前做,好不好?”

    宁薇一边软语哀求,一边分开粉胯骑坐上去,以此来麻醉自己。

    “美人大姨,”

    林俊逸坏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们毕竟曾经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过,应该让他看看你现在的生活是多美好!”

    宁薇不禁羞得俏面绯红,但是林俊逸的话让她放弃了矜持,伸出玉手握住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入手只觉坚硬滚烫,硕大无比,不由芳心狂跳,想不到自己的幽谷甬道竟能吞下如此庞然大物,她自己都有些不能相信,刚才的感觉欲死欲仙,忍不住暗想,要是前夫李云刚有这么一个大宝贝,自己早就幸福死了,哪里还会产生那么多矛盾呢。

    宁薇骑在林俊逸身上,羞涩中将庞然大物对准自己的,迟迟不敢将庞然大物纳入,只是放在洞口研磨,过了一会儿,才银牙一咬,肥白的用力向下一沉,“噗哧”一声,把整根庞然大物吞入中。

    “啊”

    强烈的快感袭来,宁薇浑身哆嗦,原本已经褪去的又爆发出来,禁不住涌出一股春水,她心知林俊逸极强,让他泄出不易,看来要使出些手段来刺激他一下,宁薇深吸一口气,开始缓缓上下起来。

    为了尽快搭救前夫李云刚,她深知要让林俊逸尽快射出精来,与之的少妇必须全心投入,她抛却羞耻之心,她一边,一边用言语来刺激林俊逸,娇喘道:“啊老公你的巨龙好长嗯”

    口中说着秽的话,的也随之加快,“咕唧咕唧”

    浪声不断从两人的处响起。

    由于太过投入,宁薇的欲火迅速上升到极至,她近乎疯狂地吞吐着庞然大物,每次都能抵达,刺激得她娇躯乱颤,花蜜不断流出,顺着庞然大物流到了林俊逸的腹部和上。

    宁薇索性抓起林俊逸的大手,按上她娇挺的,娇喘道:“啊快摸我对好厉害我快受不了了啊”

    林俊逸见到少妇宁薇的浪态,不禁血脉贲张,抓住她丰满的,不停上挺,调笑道:“大姨,侄儿厉害吗”

    听他提到夫君,宁薇心中一羞一痛,但是为了迎合他,她也已变得狂乱,娇喘道:“老公你最厉害用力干我吧我是你的随时给你干啊又快来了用力啊我们一起来吧”

    说完竟伸手握住林俊逸肥大的。

    在这张宽大的床上,宁薇完美无暇的身体骑在林俊逸身上,成熟丰满的不顾一切地着,一对坚挺的上下波动,口中不断发出,两人的芳草和森林连成一片,天衣无缝般地结合在一起,不断涌出,随着两人的动作,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

    “不用松开,我还有绝技呢,嘿嘿,抱紧了!”

    林俊逸兴致勃勃,话音一落,两手紧接宁薇腿弯出伸进,探入其后,手掌握紧肥嫩的两瓣翘臀,五指陷入美肉之中,起身用力一带,就将宁薇娇躯整个地抱了起来。

    宁薇正自春心勃发春情荡漾,林俊逸突然发力,让她措手不及,顿时玉背后仰,向后跌去,於是本能的将双手揽在林俊逸脖子上,胸前狠狠的撞在林俊逸身上,紧紧相贴,一对丰满娇挺的圣女峰也被压得变了形,颤巍巍的晃动。

    “啊”

    宁薇发出一声娇呼,身下传来的热力,让她惊觉,“他,他这样的姿势也可以将那东西,抵在我的那里,啊好热怎么都这么长时间了还那么硬啊”

    林俊逸将庞然大物卡在宁薇幽谷甬道之中,手上用力,狠捏着臀肉,开始在房间里外走动起来,一个半身**的少妇,肌肤雪白,与一个英俊强壮的大男孩抱在一起,并且不住发出勾魂的娇吟,这一幕场景,看的人血脉喷张。

    然而宁薇此时却有苦说不出,林俊逸走动时,不时的腾跃跳起,每当落地,两人的就会撞击在一起,几次下来,宁薇的将庞然大物夹的更紧,春水也从幽谷甬道里汩汩流出,发出奇异的少妇体香,更加刺激着林俊逸用力的玩着宁薇丰满圆润的粉臀。

    “大姨,我不行了。”

    林俊逸再也经不住成熟的诱惑,托起宁薇的美臀,疯狂的耸动起来。

    “噗嗤噗嗤”的声响在房间里反复回荡,夹杂着少妇宁薇的娇喘,相映成趣,林俊逸就站在李云刚的面前停住,粗壮的庞然大物在雪白的臀缝间进进出出,显得荡非场,宁薇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气愤难当双眼怒瞪的前夫李云刚,不禁羞愤欲死,来回被大力托起,再放下,上下摆动摩擦,乳浪摇曳,浑圆的大腿盘在林俊逸的腰间,闪着动人的光泽。

    “对不起啊哦对不起老公放下我恩恩”

    身体不由自主的随着林俊逸上下翻飞,宁薇只得将林俊逸的头紧紧搂在酥胸前,借以维持平衡。

    林俊逸的整个头都埋在宁薇了香甜**之中,像个野兽一样拱来拱去,乳液横流,让宁薇更加难以自禁,享受般的开始主动迎合林俊逸,在不知觉间深陷,难以自拔,只有仅存的一点灵智在无力的提醒她。

    “哦,好爽你的真美,我一定好好让你享受极乐哦”

    林俊逸加快了耸动的频率,两人由于剧烈的起伏,身边蒸腾出一圈热气,但是转瞬间两人又被汗水浸湿,宁薇紧闭双眼,喘息不止,身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丰臀,让人情难自已。

    宁薇被摩擦的快感不断升温,春水不受控制的一股一股的流下,在这靡的气氛下,将这一场渐渐推向。

    “啊,我怎么会如此放浪。”

    宁薇眉眼含春,为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暗暗自责,同时心底的另一个声音,也在暗暗告诉宁薇,“既然已经**,为何不好好享受呢?”

    皮肉的撞击声不绝於耳,林俊逸闷哼一声,把宁薇象牙般洁白的躯体,牢牢按在一旁的平滑墙壁上,扳开宁薇的双腿,用力的将庞然大物抵着,在其间猛烈的起来。

    宁薇只觉庞然大物粗长坚挺,虽然是在前夫李云刚眼睁睁看着的面前,却也的她好不舒服,而且更加禁忌刺激,芳心一阵迷失,幽谷甬道随即喷出一股,她轻住咬香唇,双腿紧夹,十根玉指深深的扣入了林俊逸的脊背之中。

    “”

    林俊逸双手紧抓宁薇丰满的,腹部不断撞击她肥白而富有弹性的,开始了又一轮的,庞然大物每次都是整根抽出再整根,让宁薇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纵深感觉。

    “”

    宁薇美目迷离,秀发散乱,成熟雪白的随着有节奏地颤动。

    林俊逸黝黑的身体紧紧贴着她的,不断耸动,口中忍不住道:“你的真是太妙了,和你干真是舒服。”

    宁薇此刻已完全沉醉之中,暂时忘记了一切,承受着酣畅淋漓的,的快感让她肥白的禁不住前后耸动,迎合着林俊逸的活动,发出“”的撞击声。

    不知换过了多少个姿势、也数不清热吻了多少次,两个人由床头干到床尾,再由床尾跌到床下继续翻云覆雨,然后又爬回床上继续颠鸾倒凤,一会儿站在李云刚的头前,一会儿站在李云刚的身旁,一次次的绝顶、一次次的痛快,让原本激烈的呻吟和高亢的声,已经转变为沙哑的轻哼慢哦,双颊红嫣嫣的宁薇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

    与此同时,林俊逸坚挺的再次无情的了她的体内,像一头发情的野兽般横冲直撞,只见宁薇两条纤细的玉臂像吊钟似的勾住他的颈部,一双雪白的大腿抬起绕上了他的腰际,柔嫩的腿肌在抽搐中紧紧的纠缠着,林俊逸两只大手紧抱着她的小巧的,将她贲起的花瓣与自己的耻骨顶得紧紧的,让宁薇的小花瓣紧紧的咬住了他粗壮雄性根部,使他们之间的接合得一丝缝隙都没有。

    “嗯哼好侄儿快点!”

    宁薇丰满的**随着上下晃动着,这时林俊逸一手拨开宁薇早已汗湿的头发,滚烫的双唇印在她的唇上,另一只手粗暴的揉捏着她的**,和那像永动机一样的依然凶猛的来回耸动着。终于,面对着在那洁白的床那那对疯狂的男女,一个是李云刚心爱的女孩,一个是充满豹子般精力的足球小子,黝黑对雪白,坚硬对娇嫩,凶猛对柔美,那种力与美的强大结合已经让李云刚无法自持。

    而这时林俊逸和宁薇显然已达到了另一个高点,宁薇的双腿圈上他的腰上,那双修长的腿盘在他的腰间缠绕着他,整个雪白的躯体蠕动着,在他快乐的响应着他每一下的挺进,承受着他每一次粗野的猛烈的冲刺,迎接着他一下比一下更强烈的进占。的声音已经沙哑得无法分辨,李云刚想那是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淹没她的结果,随着他的律动,不停地扭动着身躯,迷乱了神智。而那个在李云刚最爱的女人身上疯狂聘驰的男人,李云刚似乎发现一颗颗滚烫的汗水自他的额头滴落在宁薇雪白的胸前。

    “啊喔啊!啊!”

    林俊逸自喉咙深处发出粗重的怒吼,耸动的臀部发疯般的着,李云刚知道他终于要。果然,李云刚清楚的看见了他的肌肉连带着臀部的肌肉开始有节奏的收缩,那悬挂在鼓囊囊的明显的抖动着,“”

    “老公”

    “啊爽啊你啊”

    林俊逸粗声道。

    宁薇的双腿越夹越紧,脚趾不安甸缩在一起,时不时的还配合着林俊逸的迎送,上下蠕动,让庞然大物能够更加深入紧贴,寻求快感,两个人的结合的没有一丝缝隙。

    “啊要我来了”

    林俊逸叫道。

    “恩不要哦别里面啊”

    宁薇放纵的大声喊道。

    林俊逸将宁薇丰满浑圆的美臀狠狠的撞在自己腿根,低吼一声,身躯一震,火山轰然爆发,将一股火热的岩浆精华宁薇幽谷甬道之中,庞然大物在之中兀自一抽一抽剧烈抖动。

    林俊逸疯狂的叫喊着伴随着宁薇撕心裂肺的呻吟,那收缩律动的传送着无数的雄性,一股股浓稠的已经如火山喷发般射入了宁薇的宫深处。滚热的从插得紫红的里激射而出,浇洒入张开的颈口和,继而宁薇奔涌的液体流出花房,与里同时喷出的液汇聚一起,沿着他湿漉漉的棒身冲向口,一时间整个房间里弥散着和汗水的气息。

    很快的,李云刚能看见那股股乳白色的从她的口汩汩的流出,淌到了她下面的床单上,宁薇微微红肿的一片狼籍,,汗水,,各种的混合物在他们的处完美的混杂在一起。让李云刚意乱情迷的前妻宁薇美丽的躯体上最最隐秘的地方,如今在林俊逸的鞭挞驰骋下,已经把那片李云刚心中的圣地得一塌糊涂。

    “啊”

    林俊逸慢慢的抽出了插在宁薇的,抽出时带出的一片片和更把宁薇的印得无比的潮湿,宁薇口那白花花的似乎嘲笑着李云刚的无能。林俊逸强势俯冲着的女人,在她温暖湿润的里把无数的子孙送进了她身体的最深处,他坚挺的的每一次脉动的喷射,都有她整个身体里最为柔弱的为他包裹着,吸纳着,他硕壮的几乎已经进入了她灵魂的深处;而李云刚,在他享受着着一切的同时,只在两米之外的床边,膝盖接触着冰冷生硬的地板,眼睛冒着被燃烧到极致的绿光,嫉妒着,羡慕着,崇拜着,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