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亢奋过后兽性放下了,换来是对兽兽一轮温柔的吻,吻遍她的颈项、面颊,又用舌头舐她的耳朵,更想跟她接吻兽兽以为林俊逸要胁她的目的,跟一般男人一样主要想玩弄她的身子、看看她的媚态,再搓掐一下她的、让捅擢之后泄了精佔有过她便满足。没想过他会当她像情人一般给她湿吻。本来她认为让他玩过身体虽然是对不起老公,但只是林俊逸作主动去辱她,还可勉强给自己开脱一点内疚感,但他对她的热情令她亦不禁和他亲起了嘴、两条舌头交缠在一起,只有热恋中的情侣才会这样啊

    林俊逸只听得兽兽喉间轻嗯了一声,不但没退开去,反而伸出小香舌,甜甜地迎上他的舌头,还一点一点地,将他引导进她的檀口之中,任由林俊逸贪婪地吮吸着香唾。

    两人的动作一开始还嫌稚嫩,但随着丁香暗渡,林俊逸的胆子一分分地大起来,舌头的动作也愈来愈大,兽兽只觉在林俊逸愈来愈强悍、愈来愈深入的舌头之下,自己的身体正被他一寸一寸地弄热起来,彷彿气息都要被他席卷而去,偏偏他的手段温柔如蜜,这种自己正被步步侵犯的感觉,又是如此醉人,兽兽喉中唔嗯连连,竟是一点挣扎也做不到,只有任凭施为的份儿。

    也不知被林俊逸这样吻了多久,等到林俊逸松开了口,让兽兽可以喘气的当儿,这美女车模已是娇喘嘘嘘、手足酥软,几乎要靠着他出手扶住,才不至於滑下地去,一双眼儿更是媚眼如丝,微启似闭的眼中媚光流散,光是呼在林俊逸脸上的气息都是如此火热,彷彿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她们热吻了数分钟之久,一对被林俊逸掐得酥酥热烫起来,兽兽嘴边吟道:“唔唔唔唔啊哎啊”

    林俊逸察觉到她的动情,带她一齐起身草草的抹乾身上的水珠,用强壮的臂膀抱她入房放在软软的床上。虽然兽兽真的有点动情但理智叫她不可表现出来,况且她真的不知下一步要怎样奉承林俊逸呢?但很快林俊逸给她答案了。他亲吻了她面颊,揉掐了一会之后,将脑袋伏在她的大腿之间,舌头在她双脚之间游走,好快一道痒痒的感觉传到里。他将枕头垫在她下面,又用手拨开她大腿,让展露在他眼前。

    兽兽在老公面前也未试过如此开放让他检视她的啊而且林俊逸像是有意要看清楚她的**,所以将房内的光线较的最猛,相信粉嫩的会清楚的让林俊逸检视到。真令她感到很羞涩。林俊逸一边用手指撩拨罅隙、揩擦着珍珠舌尖一点点顶在肉罅上、上下轻轻一扫她感到酥酥痒痒的并且叫道:“噫啊噫噫噫哎唉”

    林俊逸舌尖和手指在外很有耐心的把玩了数分钟,兽兽感觉自己脸颊热烫、喉乾舌燥,但为了仅有的羞耻感令她忍着不再加大呻吟的声音,狠狠的咬着两片嘴唇林俊逸见她强忍着诡诘的望着她笑一笑,然后用手轻轻拨开两边,让内里更嫩滑的罅隙露了一道出来,舌头一下一下钻入去,打着圈子的扫擦着。

    “啊呀啊啊啊”

    强忍住用微弱的声音呻吟,但兽兽已觉十分羞耻。

    **的舌头配合着手指入面,舌尖伸入里面还不断向上顶刮她,林俊逸舐得兽兽声像摩打一样不停钻挖,被快速又强烈的揩擦着,阵阵快感传来,好像泉水一样淙淙流出来,大腿旁和床上都沾得湿湿的。

    林俊逸停了下来说:“兽兽小姐你的很清甜啊啊兽兽呀”

    她不知林俊逸是否为了取悦她而说。但兽兽听到之后很受刺激,觉得眼前的林俊逸很珍惜她的身体,也就更多。舌尖深入的急攻深处一轮,传来一阵子麻痒的刺激,然后林俊逸改用三根粗大的手指挖入内,指头屈曲起来成直角般,随着出入不断刮弄如电击的快感令她很难受,最惨的是她无法用呻吟去渲泄心中的快意。

    林俊逸还问我:“兽兽小姐我这样弄你爽不爽爽不爽姐姐你喜不喜欢?他有像我这样替你弄吗?”

    原本兽兽实在没面目回答的,但她知林俊逸是不会罢休的,唯有以眉头紧皱的痛苦样子去点头回应,口中发出低沉的呼叫:“唔唔唔”

    林俊逸见她的媚态好像很高兴,笑了笑便变本加厉的擢挖,他一口气用指尖刮了百多下之后,兽兽身体一阵奇怪的感觉涌出,脑袋一片空白,喷射而出,她丢了“哎呀啊啊啊呀”

    兽兽初时以为自己被林俊逸弄得床了,但想起老公和她看片时那些女的被挖挖的床,日本人叫那的是吧!老公每次一边看也会想看男主角一样替她玩,可能他的技巧不当,虽然总算是蛮舒服但总是没法做到,后来他也就算了不再和她试了。想不到今日她会给他朋友轻易的弄丢,那种空洞的感觉很爽啊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另一种极度渴望,不单止没因为而满足,反而很需要一根大去,只可说这一刻任何一个男人—是陌生的、丑陋的、猥琐的或甚至是老伯伯、初中少年,肯将塞入去兽兽都不会作一点点抗拒。

    而林俊逸亦看准她的迷糊状态,伏在她身上后问她:“兽兽小姐你说我的够不够粗大?”

    兽兽初时半张开眼望着眼前的他点头,但林俊逸显然不满意,他用揩擦口一直不肯长驱直进入去,并再问:“兽兽小姐你是受不了吧?那就不要再口硬给我乖乖回答我的够粗大吗?”

    这次她再不敢逆他意思,反正她给他玩是定了,抛开羞愧的回答道:“啊林总的很粗很大啊”

    兽兽感觉到一根火热的巨物轻轻地点在**内侧,彷彿长虹吸水般,不住刺探着她黏滑湿润的泉水,顺着她的湿润缓缓探源而上,偏偏就留在泉溢出之处,只在那儿轻点缓揉着,再不肯前进一步。被那甜美的刺激和体内亟待充实的空虚所推动,兽兽甜美地一声呻吟,差点忍不住想挺腰主动迎上林俊逸的,偏偏汗湿的纤腰此刻却在他双臂的控制之下,连这样都做不到。

    彷彿像是鱼儿般,想要吃饵偏被那钓客时上时下地逗着,想咬又咬不到,但在体内贲张的摧动之下,她的羞意早被强烈的需求所盖过,再无法掩饰了。似抗议又似渴求地轻抬**,将林俊逸的腰上一夹,一夹之下,兽兽的**整个贴着了林俊逸的,还是大腿内侧最敏感的部份,她这才发现,林俊逸的竟是如此粗壮巨大,犹如火焰般的炽热,也不知是原就天赋异禀呢?还是在兽兽似主动要求又似婉转承欢的娇媚浪荡之下,才把他刺激的如此欲念贲张呢?光只肌肤轻柔地贴了上去,已炽热地令兽兽娇躯微颤,差点儿经受不住。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纳入这般巨物,任林俊逸在自己守贞如玉的上头予取予求,明知他的温柔体贴,兽兽还是忍不住怕起来。

    虽说只是双峰落入林俊逸之手,他的力道也没有以往那般用力,但这种刺激感之美妙,却远超老公的手段,兽兽又羞又喜的发觉,那种自己以往不敢出口的言语,功效竟真的这么大!光只是说出口来而已,上头的感觉就好像敏感百倍般。若当她真被佔有时,感觉也这般强烈扩展,那可真是兽兽当真不敢去想,只怕自己会撑不住那种的快感。

    “啊”

    兽兽一声娇吟,声音甜如蜜糖,还发着甜蜜的颤抖。将她压在身下之后,林俊逸一面把玩着她滑若凝脂的高耸,不知何时开始已是以口代手,整张嘴儿含住她的顶端,不仅嘴唇在她的敏感处不住搓动,灵巧的舌头更在她敏感的蓓蕾上头不住舔转舐弄,遑论齿牙轻磨之间,她的蓓蕾被吸的硬起,彷彿要被他吸去一般,弄得兽兽更加娇啼婉转、难以自拔。

    “哎好好林总真是真是太美了啊兽兽要要疯了怎么会怎么这么厉害嗯好好热好棒的舌头你舔的舔的兽兽唔兽兽被你被你弄的酥麻了哎唔怎么会好像啊兽兽好像被你吸的吸的又大了又热唔又舒服真真美啊”

    原先她和老公情浓之时虽也是夜夜**,花式也试了不少,但这招老公却是从未用过,就好像是就好像是此时此刻林俊逸在等她终於放开一切,能放浪以迎的时候,才用来弄她的秘术一般,初次被口舌舔舐的,就好像被他一点一点地吸得更胀更热,连峰顶的蓓蕾也似更火烫肿胀,畅快的令兽兽几乎疯狂,她真不知这是因为自己的放浪,还是他的秘招,才弄得自己这般酥麻酸软的。

    “好啊唔好林总好棒你太太棒了兽兽头一次头一次这么爽的对不起是兽兽不好都是唔都是兽兽装矜持才会才会到这时候才领略到林总你这么棒啊好林总处罚兽兽吧兽兽要你要你尽情搞尽情玩唔把兽兽全都全都变成你的女人弄的兽兽愈愈浪愈好啊哎好好热你的嘴唔太棒了兽兽都要都啊”

    一边承受着林俊逸带来的浓情蜜意,兽兽一边感觉到,不知何时开始,林俊逸已转过了身子,一面让兽兽发情的蓓蕾,缓缓滑过他的胸口、腰间,直到贴上了他昂然挺立的,令兽兽犹如电殛般,酥的浑身发软,泛着春泉的幽谷,登时暴露出来。

    虽是刚才已经让他看到其中奥妙之处,但兽兽仿佛食髓知味一般,光想到那儿最浓密的女体幽香轻泛的景象,全都钻进了他的鼻子,那感觉不只羞人,更令兽兽脑子发烧,好像自己变得愈来愈荡了,偏偏她的**,对这种荡的反应却是毫无抗拒,甚至还轻抬圆臀,好让林俊逸更深切地感觉到她的渴求。

    “啊”

    一阵甜蜜无比的感觉传上身来,兽兽酥的浑身无力,若非林俊逸的手已滑到了臀下,温柔地顶住了她,怕已倒了下去。她真是难以想像,自己的幽谷竟被一个又热又长、勾滑灵动的宝贝给逐步侵入了,在那宝贝的快转慢挑之下,原已春泉滚滚的幽谷当中,更是春潮荡漾,立时爽透心扉,不由自主地一泄千里,舒服的令兽兽差点以为,自己当真成了仙哩!

    娇躯微微抖颤,兽兽满足地轻吟出声,美的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以往老公虽也曾带给自己更强烈的快感,但却从未给过她如此接二连三的享受,她真没想到自己竟会被林俊逸以口舌这般连番侵犯,还舒服的活像登仙一般,就好像他正用舌头“奸”自己一般,真没想到这感觉竟是如此畅美。

    虽说兽兽已小泄了一回,但林俊逸却仍是日正当中,那挺拔的,彷彿被兽兽的反应所刺激,变得更加硬挺了,而他的舌头呢?深入兽兽幽谷的宝贝,虽在感觉到兽兽火热的潮水时停了一下,像是要给她喘息的时间,但兽兽喘息未定时,那宝贝竟又再次狂放起来,搔的才刚泄过一回的兽兽更加痛快,好像连都敏感了几倍,被他一弄就是一股泉水涌出。

    也不知是不甘示弱,还是声一出,矜持崩解,她当真已放开了一切,兽兽只觉朱唇之中无比焦躁,在一阵天人交战之后,被林俊逸撩起来,在体内回荡的快感,终於获得全面胜利。

    只听得林俊逸舌头一顿,一声轻吁声在她的幽谷当中回响起来,兽兽一双玉手已娇颤地捧住了他的,小香舌轻巧温柔地在上头舐了起来。虽说兽兽初尝此道,动作还不怎么熟练,加上那炽热无比,光捧上就可以感觉到林俊逸的欲火,但那稚嫩的动作,加上心中遐想,为自己吮吸时的兽兽融合着娇媚与羞怕的神情,对林俊逸而言,可真是再刺激也不过了。

    一边被他的舌头来回,不住奸着自己的,一边她的朱唇也已为他开放,将一层又一层甜美的香唾,温柔地抹了上去,兽兽只觉娇躯愈来愈热,体内的冲动也愈来愈强烈,不由在口舌服务当中娇吟连连,混着香舌在他上头轻舐缓舔时的轻响,声声句句愈发诱人。

    “好好林总唔你的舌头好厉害奸的兽兽的又流出来了唔啊你的好好热喔兽兽的小嘴根本根本含不下去而且又大又硬啊好林总兽兽以往以往真的被这干过吗唔好美兽兽真不知自己怎么怎么承受的啊好林总亲亲林总你太太棒了光用舌头用舌头就搞的兽兽爽到丢水都流出来了你还还不快干兽兽啊兽兽的又被又被吸了唔给我吧你的这么硬这么粗兽兽爱死了”

    听兽兽放开胸怀,尽情享受之时,那言浪语竟如此诱惑,浪的连青楼名妓怕都要自叹弗如,加上吞吐的朱唇,动作愈来愈是熟练,显然她已经抓到了技巧,林俊逸只觉愈来愈硬,插的兽兽的声音愈来愈难出口,也知不能弄她弄的太过火,连忙缩回舌头,转过身来。林俊逸知道她已经被他的手段控制着,幽谷中顿时空虚的兽兽腰臀一挺,似要追寻那舌头似的,一股水立时溅了出来,却被林俊逸对准目标的重重,连水一起推回幽谷,重击她敏感的芳心,那滋味美的兽兽差点疯掉。

    林俊逸将她的罅,起先大要很用力才可以撑开紧凑的肉罅,完全进入后,林俊逸没有再深入反而用的三份之一去擢她,但可能他的比她老公的粗大很多,兽兽已经被撑得有点胀胀的。他边玩边说:“兽兽小姐为何你的仍如此紧窄夹的我很爽啊”

    兽兽娇喘吁吁应道:“嗯我老公近来忙很少插人家的”

    林俊逸一脸兴奋然后一口气将整根猛地捅擢入兽兽入面,跟她说:“那就让我替杨先生出点绵力去玩玩你这啦兽兽小姐怕被我的大撑松吗?”

    他那根大顶入,兽兽从未试过这等巨物,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以往听一些开放多性经验的女性朋友说起,觉得被粗大的插,跟正常大小的是很不同的,那时她还天真的想她认为的大小不要紧,最重要是她是否爱那个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