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今日兽兽先明白生理上的刺激,已经征服了一直自以为很贞洁的她。她觉得林俊逸除了技巧好之外,他的大真的可以完全满足她,她觉得他具有充满野性的男人魅力。兽兽不再避嫌的回答:“嗯林总啊你要帮我老公出力人家我啊捅擢啊撑松啊”

    林俊逸撑起上身一边耐心的吻她面颊、耳朵、,开始有节奏的以方式捅擢她真的很受用,同时亦伸手抚摸林俊逸的和结实的,然后一下一下的掐的肌肉以示鼓励。她口中喃喃道:“嗯啊嗯啊啊啊”

    林俊逸插了几分钟之后,加快了的速度,但每次将近顶到的时候便抽回,一轮急促的捅擢了两百多下,粗大的不断磨擦但没有撞击过一下,令她深处反而感到一阵空虚,里面痒得要死了,她以求饶的语气对林俊逸说:“嗯林总老公啊我好痒啊好想给捅擢呀点啊求你大力点丫老公痒死兽兽大力啊”

    林俊逸知道已经完全用控制了兽兽,放心地尽情享受她完美的。他开始大力的捅擢,可能从来未试过像他那么巨型的,粗大的配合强劲的冲刺猛撞着,起先确实很痛好像令她吃不消,但林俊逸一口气急促的疯狂捅插之后,她的内每一分都给撑得胀满充实之外,早前的没了,换来一阵前所未有的快感。以往听过她的一些性生活较开放的女友人说,男人的大小是如何重要,给粗大的捅擢有多爽,当时她不以为然的仍相信老公的虽然只是一般大小。

    但她很爱他便可以弥补,到今日她要承认身体受到强烈的刺激才是最受用,兽兽一边摸着林俊逸的炽热身体,一边叫道:“哎啊啊老公兽兽爽爽死快点插大力点兽兽啊爽哎哟爽啊大力点插啊啊啊”

    虽说林俊逸仍是直来直往的,只不时旋动个几下,动作和以往全没什么区别,但或许是因为自己之前放开一切地喘叫开来了吧?兽兽只觉体内的快感犹如风起云涌,再也无法遏制,虽是一样的刮弄揩擦,滋味却大有不同,就好像自己那放浪的呼声,已把她的**彻底洗礼过一回般,她只觉每一下被他时的快乐,都比以往强烈得多,舒服到她一时间连叫都忘了。

    林俊逸俯下头去,舌头慢慢地顺着她颈脖的曲线,温柔地走着,良久良久才滑到她那已经贲张娇挺的蓓蕾上头,林俊逸一边对兽兽的甜蜜地拨弄,一边以双手滑下兽兽臀后,轻托着她的**,将她的娇躯微抬起来,还顺便带着她旋转磨动。彷彿被林俊逸的动作从美梦中唤醒了一般,原还沉醉欲乐当中,连声音都忘了发出的一声轻吟,一面将纤腰**旋动不休,好令已被他深深佔据的幽谷,能更深入地享受他的火力,一面在林俊逸的攻势下婉转呻吟,娇弱不胜。

    “哎唔嗯好好林总兽兽好好舒服喔就就是那里了哎再再用力点啊怎么会怎么会这么美的喔好好烫唔好林总你你让我飞天了”

    一面扭腰挺臀以迎,兽兽虽不是不知道,自己这般放浪语,已将贞洁少妇的面貌全盘抛却,但在体内汹涌欲火的重重焚烧之下,理智早已灰飞烟灭,整个人都像已遭欲火控制般,再不能自己。

    “哎林总不要不要停嗯兽兽要要上天了唔好林总你这这么行搞的兽兽又唔又啦啊好好丢脸兽兽怎么会怎么会这么易丢的嗯好好棒好林总你你干的兽兽美美翻了美透了唔又又这么干啊兽兽又要又要疯了嗯林总你你真棒兽兽爱你兽兽爱死你了兽兽要一辈子跟你干再也不分开来啊”

    也不知这样疯狂喘叫、尽情迎合了多久,兽兽只觉整个人都已化成了一滩水,任由林俊逸骤急骤缓的动作,摆佈的波浪飘摇,此刻的林俊逸再不起落了,他深深抵进了兽兽的幽谷当中,紧紧啜住她娇嫩异常的所在,那处乃是兽兽的,最是深藏的要害所在,林俊逸虽然粗长,每次都似犁庭扫般遍袭她的幽谷,但若非今日玩的特别浪荡颠狂,爽的浑身娇颤,每寸香肌几乎都被的热力所烧熔,那处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暴露出来,落入林俊逸掌控之中。

    不断像机器般冲击,林俊逸虽然满脸大汗,但疯狂的一口气擢十多分钟仍然没疲态出现,相反得更狂每一下都奋尽力似的撞击兽兽深处。林俊逸双眼通红像一头野兽一样玩弄她身体、像要撕裂她的,她感觉像被人的。可能以往老公的时候无论如何兴奋,总因为怕弄伤她的娇嫩身体和,始终留有余力,而且老公的没林俊逸粗壮,所以从未有被真正粗暴玩过,这一刻她潜意识内喜欢被的刺激感觉,一下子得到林俊逸给她完全满足,身子一阵抽搐、双手无意识的发狂抓刮他背后、脑袋如被一度强烈的电击后变成一片空白,像洪峰缺堤般从激射溅出,她又丢了并大叫:“哎啊”

    林俊逸见来了不但没停低还猛地,令她可以继续以完满的姿态去饱享带来的兴奋

    她从未试过可以廷续差不多两分钟之久,虽然刺激慢慢散去但身体满足的畅快令她依然很浪,她紧抱着林俊逸的强壮身体并娇喘着对他说:“呀爽死啦兽兽给老公得爽死啊”

    然后她主动的和林俊逸湿吻、两个舌头激烈的搭在一起交缠,林俊逸揉掐得她的很软,虽然暂时停了,只是塞满里面作轻微的抖动,但粗大的令她刚从的余韵中恢复一会,便又再惹的入面痒起来,兽兽像无耻的呻吟:“嗯老公兽兽又痒了啊”

    林俊逸见她的媚态再加上还未泄,回气之后又再被她激起兽性,他放弃之前的温柔,吩咐她伏在床上,她的面庞正在对着床前的一面大镜,从镜中看见自己像条一样跪着等待林俊逸她林俊逸一边看着镜内兽兽的倒影,然后又再给她塞满,换了姿势后的角度不同了,也就带来另一种强烈的快感,林俊逸一开始便疯了的捉住她的腰肢捅插起来,像要被撑爆一样、被撞击的传来阵阵快感

    林俊逸伸手向前发狂的挤掐她的兽兽的、又掌掴着她的嫩嫩粉臀,从镜内除了看见自己的荡表情之外、还见到一对原本好端端的被他的粗暴大手掐出一道道红痕,她相信粉臀上亦会一样青青瘀瘀,再想到老公从未如此粗暴亵玩她的身体,若果他看见她被林俊逸玩得一身瘀青会怎样

    兽兽此时真的了,只感到这样秽的性幻想令她更刺激,她对林俊逸叫喊:“哎老公老公你可以再粗暴点奸兽兽呀兽兽爽死兽兽要被你尽情哎啊”

    经过她的鼓励之下,林俊逸亦老实不客气,定一定神抖了大口气之后便拼了命一般,像野兽像魔鬼上身一样,搾得她的变了型、扯得又硬又长剧烈的上痛苦令她更畅快。林俊逸奋力狂,还在连连嚎叫粗大火热的大强劲如火车头的冲击像野兽般配合捅插的节拍大叫:“呀爽不爽爽不爽小妇爽不爽小贱人爆你死你”

    兽兽被他如此激烈的,真的感受到很大的屈辱一样,镜里面看见自己被身后的一头野兽着,身体被疯狂的辱,她哇一声大喊起来眼泪如泉涌出,无耻的屈辱加上强烈的刺激,配合着林俊逸发狂的捅擢。

    “啊兽兽要又”

    那乐犹如决堤洪流,将她整个人淹没,偏偏那种快乐真是美妙无比,兽兽也不知是初次尝试呻艳吟,一时间想不到语句形容,还是这种欢快,确是无法以语言描述於万一,她只能在婉转呻吟当中,轻吟出“又”这么一句话,再没他言可说。

    林俊逸再大叫“呵呀呀”

    身后传来林俊逸抖了两下,他伏在她身后整根顶满、塞得胀痛着,她叫喊:“丫哎哎”

    大泡滚热的喷在深处、在和仅余的罅隙间溅出和不断抽搐分不清是她还是林俊逸的嚎叫或是呻吟“哎呵啊啊”

    林俊逸在之后仍然紧抱着她,还疯狂的吻她,好像要将她吃掉一样。他除了造爱的技巧和持久力很厉害之余,一副精壮的身体令他很快又再回了气。过不了两三分钟又再硬起来,他老实不客气坐在床上,将满是半干的、的她小嘴里面,一阵腥臭气味攻入鼻腔内,真的令她有点作呕,但林俊逸没理会她只顾将向她口内。可能她被他在短时间内弄丢了三次之多,身体很累连之前的欢愉感觉亦没那样强烈了,再加上过后她回复冷静。

    想到今日竟然给林俊逸玩得好像一样,除了上连思想上也对老公完全不忠,以后更没面说什么贞洁什么端庄什么贤惠的事而她竟然给一个用卑鄙手段奸她身体的陌生男人,曾经产生过情意,还一而再被他用各种方式弄的迭起。

    兽兽只要保持贞洁的心景,让林俊逸这个毫无道义的小坏蛋大色狼,占有奸她的一次,老公会明白她的苦心,她只爱他啊但刚才自己被林俊逸得玩弄得荡不堪,若果给老公知道她如此放荡不贞,老婆的身体竟然给林俊逸轻易的玩过,还弄的比他她时爽得多,他的男人尊严和面子便扫地了,叫他怎可能原谅她呢?

    兽兽心灵上的内疚感像百斤重担压下来,想到老公知道自己是一个比妓女还要下流,羞愧的要死了

    林俊逸显然只顾再在她美妙的身体上寻找的快感,他伏在她身上又再冲刺起来,这次他是纯粹为了要让带来更进一步的刺激,没有理会她享受与否。

    兽兽想男人去召妓的时候也像现在一样吧!不停的冲击,而上被他强烈的刺激,无可控制下还是不停分泌,林俊逸没察觉到她和刚才真情流露的分别。她的一边流着,但同时老公浮现在脑海,令兽兽心里面呜咽流泪而她知道林俊逸奸她已经接近尾声,无论如何辛苦她都要继续讨好他,她被他时,强装兴奋的大叫:“嗯老公爽死兽兽啊大力点死人家啊啊啊好大啊人家爱死爽死啊哎哎哎哎啊”

    最令她难受的是无论自己心里多内疚,但林俊逸的粗大真的太厉害,被了廿分钟之后,已经麻痹,入面被撞的发麻酥软得想死。这时候林俊逸发狂的她之余,突然用牙咬她的白雪挺拔和粉嫩小“丫哎哎哎”

    她被他咬的很痛大叫起来。上和被他无情的咬得青青瘀瘀,一看便知道是牙印若果给老公看见怎算啊?她惊的向林俊逸喊着求饶:“哎呜呜呜老公不要啊呜呜不要再咬啊这样他会知道人家给男人过不要咬啊呜呜呜”

    可能林俊逸也不想事情闹大,再看看她一身给他留下的烙印瘀伤,好端端的一个美女车模给他痛快辱,即使去召妓也不能如此过份玩弄身子啊!于是他终于停止咬她,专心托起她一双长腿放在他肩膀上,发狂的她,每一下撞在上的力度很巨大,给撞的似的,她的身体被冲击得整个人郁动,脑袋不停撞向床头。这种像被野兽的屈辱和的刺激,令她无法控制下再一次对着眼前的禽兽产生剧烈的,但同时她的泪水亦缺堤了

    表面上他只是比老公杨迪长了些许,可只有亲身体验过的她,才能真正体会到,这少许的差距,对女人来说是怎样的**滋味,加上林俊逸又特别体贴她,总像孩子一般的在兽兽娇嫩幼滑的肌肤上头留连不去,直到兽兽心猿意马,才深深地攻陷了她的,令兽兽最敏感的深处,都在林俊逸的攻略之下尽情沦陷,玩的兽兽似连内都给他翻了出来,彻头彻尾地拜倒那物之下。

    “呜哇不要不要呜死啊啊不要呀呜呜呜呜死啦呜不”

    林俊逸见她又被他爆一次,而且崩溃地狂哭。全身上下的敏感处受到攻击,只见兽兽终于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好好舒服我我泄了我完了”

    两手死命地抓着林俊逸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地夹缠着林俊逸的腰部,浑身急遽抖颤,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林俊逸的给夹断般,深处更紧咬着顶端不住地吸吮,吸得林俊逸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酥爽,一道热滚滚的洪流自深处急涌而出,浇得林俊逸不停抖动,只听林俊逸一声狂吼,一挺,紧抵住深处,双手捧住兽兽粉臀一阵磨转。

    他没有因此怜悯反而更有变态的满足感,一口气以最粗鲁的捅擢力量速度她,两百多下的冲刺之后,将大泡浓浓滚热的喷入她里面,源源不绝的一泡又一泡射入她身体内,现在她真的害怕给林俊逸弄的怀孕啊。但他紧紧的搂着她柔弱的身体,享受着疯狂之后的余温,怎肯将她放手。唯有饮泣着等待

    经过绝顶后的兽兽,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似的,整个人瘫在林俊逸的身上,那里还能动弹半分,只见她玉面泛着一股妖艳的红晕,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地颤抖着,鼻中娇哼不断,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吐出,整个人沉醉在的快感中。看着兽兽这副妖艳的媚态,林俊逸内心有着无限的骄傲,什么美女车模!管她是“闭月羞花”还是“沉鱼落雁”到最后还不是被我插得魂飞魄散,虽然还是硬涨涨的叫人难受,他还是不想再启战端,兽兽那柔软如绵的娇躯紧紧地靠在他的身上,胸前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地在他胸膛轻轻地磨擦,更令林俊逸感到万分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