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陈冠希突然明白过来,刚才她的表情和完全是装出来的!这个阴险的女人,她的目的完全是为了挑弄姐姐钟欣桐的!这必定是早已经和林俊逸商量好的步骤,一步一步把他的女友钟欣桐引诱进背叛的深渊。

    蔡卓妍把姐姐钟欣桐的手又抓住了,拉到自己的腿上摩挲,一点一点地接近她和林俊逸交接的位置。钟欣桐丝毫没有察觉,仍然紧闭着双眼沉醉在妹妹蔡卓妍带给她的快感中。林俊逸向后拉了下臀部,让从蔡卓妍的抽出了一部分,看着蔡卓妍把姐姐钟欣桐的手扯到了他的上面。

    直到钟欣桐的手指碰触到了林俊逸的,她还没有明白那是什么。但随后她马上就意识到了,猛然睁开了眼,当看到自己的手正摸着林俊逸的时,像被电击了一样猛地缩回了手臂,一把抓住了妹妹蔡卓妍在她腿间的那只手,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向着林俊逸说:“求求你别动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你说过,不会强迫我的”

    林俊逸凝视着她,似笑非笑的脸上写着掩饰不住的兴奋:“阿娇宝贝儿!我的小宝贝儿!我说话是算数的,你看,我到现在为止都没碰过你一下呢。如果我真的要强迫你,也不用等到现在了。刚才你的手碰到了我,我真的好幸福!差点儿就了,你的手可真软!”

    蔡卓妍的手还在继续动,姐姐钟欣桐的手臂就被带得轻轻晃动摇摆,此刻的她显得十分无助,胸口剧烈地起伏着,通红的双颊表明她体内的已经在燃烧,她还在在理智和之间苦苦的挣扎。蔡卓妍这时不失时机地开导她:“姐姐,你下面全都湿了,现在一定很想吧!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地忍啊!你看,这里就有男人,他的又粗又硬,保证让你舒服。只要你点一点头,我马上就把它让给你!”

    钟欣桐羞得别开了头,颤抖着声音说:“不我不”

    她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了这几个字,说完头就无力地垂了下去,同时用力蹬了一下双腿。这样的动作表明她已经到了的边缘。

    钟欣桐的时候,眼神会十分涣散无神,看起来像是突然失去了灵魂一样的木然。

    就在这个时候,蔡卓妍的手忽然停了下来,虽然手仍旧留在她腿间,却没有再用力抽动,欲擒故纵地说道:“嗯我的手好酸,快要断掉了,姐姐,你自己来吧”

    钟欣桐紧紧地夹着妹妹蔡卓妍的手,身体不由自主地扭动了一下,似乎想让妹妹蔡卓妍的手继续刚才的动作。但蔡卓妍的手偏偏一动也不动,转过头对林俊逸说:“林总,你再我几下,我下面痒得不行”

    林俊逸就笑着继续,这次用的力量很大,像是在给钟欣桐展示他的强壮,每一次插下去都全根而入,甩动着的击打着蔡卓妍因为曲腿而绷紧的皮肤,连同时发出混合在一起又很响亮的“呱唧呱唧”声。

    荡的这一幕继续刺激着钟欣桐,她的另一只手靠近了自己的,似乎想伸到自己腿中间。但是当着林俊逸和蔡卓妍,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样羞耻的动作,就焦灼地停留在那里,毫无目的地在上揉搓着。

    这时林俊逸的动作却越来越快,密集的碰撞和着水声连成一片。蔡卓妍的身体因为猛烈的撞击而剧烈地波动着,丰满的像狂风巨浪里的小船一样起伏滚动,她的呻吟已经断断续续支离破碎,变得短促又尖锐。脸上露出陶醉在快感里的表情,微微眯着双眼,不再理会旁边的钟欣桐。

    钟欣桐呆呆地看着他们,目光有些涣散,她吃力地做出一个吞咽的动作,略带倔强地抿住嘴唇,努力保持自己表面的镇定,可这样的企图明显是那么徒劳,她脸颊的晕红和目光里的迷离都明白地告诉陈冠希她已经在动情。陈冠希甚至能想象出,女友钟欣桐裙子下面被妹妹蔡卓妍手指挑逗过的幽谷,吃时一定已经是水淋淋的一片!

    虽然蔡卓妍停止了挑逗,但是姐姐钟欣桐的却没有因此而平息。之前蔡卓妍的手对她的刺激几乎已经使她达到,这时候突然停下来,对于钟欣桐来说分明是更加难以忍受的煎熬。她身体扭曲着,双腿把蔡卓妍的手臂紧紧地夹在中间,然后借助身体并不明显的动作让蔡卓妍的手继续刺激自己的幽谷。

    陈冠希不知道蔡卓妍给钟欣桐下了什么药物,但他猜猜那一定是一种催情类的春药。从药物学的角度来讲,春药只能够刺激人体内的激素分泌,从生理上达到催情的作用,但绝不会有哪种春药可以让人丧失理智!陈冠希死死的盯着那个场景,心里突然生出一丝希望:自己的女朋友钟欣桐一定不会输给这的冲击,也许最后是林俊逸强行占有了他的女朋友!然后再用其他卑劣的手段哄骗她一步一步走进堕落的深渊。

    真是那样他作为老公会原谅她吗?陈冠希不知道,但是那样也许他的心里会好受点儿!那样至少能够证明他和钟欣桐的感情并不是脆弱的不堪一击,至少能够让他,一个作为老公的男人保留住最后的一点尊严。

    这时林俊逸突然放下了蔡卓妍的双腿,把从她甬道里拔了出来,然后把湿漉漉的抵到了她嘴边。蔡卓妍毫不犹豫地一口把含进了嘴里,夸张的吸吮着,丝毫不在乎那上面沾满了粘滑的。林俊逸在她嘴里插了几下,又,用手握着把抵在蔡卓妍的脸上摩擦,蔡卓妍一张白净的脸上很快被涂上了一片亮晶晶的水渍,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钟欣桐的头和妹妹蔡卓妍是平行的,林俊逸的大腿几乎就挨着她的肩膀,**的更加清楚地展现在她眼前!钟欣桐露出了极度羞怯的表情,眼睛却看着那儿,丝毫没有转开的意思。她呼吸得更加急促,胸脯也明显的随着呼吸剧烈地起伏,放在的那只手,就在这时张开来,像是要抵抗一样抓住了蔡卓妍的手臂,可却没有用力,而是轻微地拉扯着晃动了一下,那情形根本不像是要把她的手从腿间拿开,反而像是把那只手当成了一件工具。

    陈冠希见过女友钟欣桐动情,也看过她时的样子,可却从来没有见过她此时的表情。

    她脸上摆着戒备和羞涩,眼神里却充满了渴望,明亮清澈的眼睛里流动着淡淡的水气,在阳光下却折射出正在燃烧的。

    这时候林俊逸把蔡卓妍的身体翻了过去,让她跪趴在自己身前,双手抓着两瓣丰满白皙的臀肉用力向两边掰开,让菊花和水淋淋的幽谷暴露出来,然后让自己的在上面慢慢磨擦,说:“阿Sa姐姐,你看你流了多少水儿!我喜欢水多的女人,多了才滑溜,也说明你的瘾大,够强烈。这样的女人在床上才够荡。”

    “荡的女人才是男人喜欢的女人,一个女人到了床上还在装清纯,那就是做作,那就不是个成熟的女人了。”

    林俊逸转过头,对着满脸红晕的钟欣桐说,“你现在一定很想要,你下面一定流了很多水!可是你却不肯承认自己想要男人,因为你害怕!你害怕抵制不了自己的,害怕被贴上荡的标签。虽然你已经有过很多次,你的接受过了陈冠希无数次的进入,可你其实还是个,因为你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打开自己的之门!如果一个女人没有放纵过自己,就还是个,就不是个完整的女人。那层薄膜只是的标志而已,而你内心的才是精神的封印!”

    钟欣桐怔怔的看着林俊逸,她从没听过这样的说辞,如果在平时,有任何男人对她说这样的话,结果毫无疑问会被她大声的斥责,即便对她说这些话的人是我,她都一定会很生气。陈冠希和钟欣桐共同生活了两年,对她的思维方式和观念他可谓了如指掌:钟欣桐是个痛恨荡和不洁的女人,在她的世界里,完美的人生就应该是像没有狼的童话一样,拥抱和牵手才是爱情的语言,如果可以,甚至愿意把从生活里压缩到很小很小,即使没有,她都不会认为那是件让她无法忍受的事情。

    她曾经说过:“交配的不是爱情,爱情的极致,就是心与心的连接,我们不经意的一个对视,不用说话的眼神,彼此明白对方深爱着自己!那才是真正的爱情,才是最完美的爱情!”

    可现在,钟欣桐没有反驳林俊逸了,她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面对这林俊逸的谬论,她似乎有点无所适从。她的表情在告诉我:她已经开始摇摆!陈冠希感觉到他的女朋友,那个坚定无比的相信纯爱,抵制荒态度决绝的钟欣桐,此时竟然在犹豫!

    林俊逸继续说着:“阿娇姐姐,你其实很荡,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他用手握住自己的,让在蔡卓妍臀沟的位置上下滑动着,“女人生下来就是被男人的,不管是漂亮的还是丑的,不管是有老公的还是没老公的,没有一个能离开男人的!既然女人的是专门生给男人的,为什么一定要给一个男人独享?你给他天天,他习以为常,就算你貌若天仙,他也会厌倦,也会激情不在。可你随便给别的男人一次,他一定会欣喜若狂,把你当做宝贝儿一样的疼爱!阿Sa,你给她说,你一晚上被我干了几次?”

    蔡卓妍前身低俯,双腿分开,把美丽丰满的臀部翘得高高的,向后迎接林俊逸的:“十次,十一次,到底有多少?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那你喜欢被一我吗?”

    “当然喜欢老公来干我!”

    蔡卓妍轻轻地晃动着臀部,继续发表着她的高论,“男人每一个都是不同的,的形状也不一样,有的粗有的长,有的硬有的软,有的男人我得粗暴,有的男人得却温柔,被男人干是一种享受!被不同的男人就有不同的享受,被一个男人玩弄和被几个男人玩弄又是不同的感受!如果天天守着陈冠希这样没品的男人,那才是浪费了我们女人水一样的身子,花一样的容貌!”

    “你是不是很荡?”

    “是!我荡,我喜欢被你干,喜欢让你的大插进我的身体!”

    “你快乐吗?”

    “是的,我很快乐!只要被你干过的女人没有不开心的!”

    后面的那一句话,是对着姐姐钟欣桐说的,在说话的同时,她的另一只手一下子将姐姐钟欣桐的裙子撩起到了腰际,裙下的一幕顿时暴露在视线当中。

    蔡卓妍的手从的边缘处伸到了里面,停留在幽谷的位置,薄薄的本来紧贴着身子,此时却被那只手撑得鼓起了一大片,隐约可以分辨出手的形状,甚至能看清拇指正按压着,并且在不停的拨动着。

    蔡卓妍的手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钟欣桐并没有太激烈的反应,也许她觉得相对于眼前的两个人而言,穿了衣服的她此时仍旧还算保留着尊严。蔡卓妍的手就从她腿间抽了出来,手指上挂着亮晶晶的液体。她把手指伸到了林俊逸面前,轻轻地摆动着,说:“看,你的宝贝儿,我的姐姐已经准备好接受你了。”

    林俊逸笑着,张开嘴把那沾满了的手指含进嘴里,用力的吸吮着,好像在品尝一道美味大餐。等把手指舔干净了,才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说:“我知道,在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知道她骨子里是荡的了!阿娇姐姐!你不要以为我说你荡是轻看了你,荡其实本来就是女人的天性,会荡的女人才是好女人!”

    钟欣桐无力地摇着头,吃力的说了声:“不”

    后面就没有了声音。她满脸的羞愧,为自己身体的反应被两人道破而无地自容。就在这个时候,妹妹蔡卓妍的手扯住了她的边缘,用力下拉,丝质的一下子就被剥到了腿弯。

    钟欣桐没有明显的抗拒动作,只是用双手捂住了。她的脸涨得通红通红,几乎连脖子也红了!纤细的手指并不能完全遮掩住幽谷,漆黑光亮的芳草从手指的缝隙里冒了出来。

    蔡卓妍继续把从腿弯扯下来,用力拉展,把裆部一片儿濡湿的水迹对着林俊逸的脸,说:“看看,这是你的发了,天底下的女人,见了你的都会发的,你这根,就是荡之源!”

    林俊逸把鼻子凑到的裆部,狗一样的吸着鼻子嗅,甚至把嘴和脸全都贴在了上面,然后满足地抬起头,对钟欣桐说:“女人都喜欢香水,以为男人喜欢闻那香喷喷的味道,其实天下最好闻的香水,就是这液的味道!这才是女人最极品的香水!”

    蔡卓妍爬到姐姐钟欣桐的腿间,很轻松的拉开了她的手掌,低头伸出舌头去舔。钟欣桐长长的呻吟了一声,全身猛地震动了一下,两腿一下子伸直了。此刻的她,上身依旧保持着衣衫整齐,却**裸地完全呈现在林俊逸的眼前,笔直修长的两腿不再像平时那样并拢着歪向一边,而是毫无羞耻的岔开着,任凭林俊逸贪婪的目光在上面流连忘返。

    林俊逸把又插进了蔡卓妍的,扶着她雪白的用力,大力地干着。蔡卓妍的身体被顶得直向前冲,她的脸就不断地在姐姐钟欣桐撞击,但她的舌头始终不停抵舔着,持续刺激已经瘫软的钟欣桐。

    林俊逸抽动了几分钟的时间,突然拔出了,在蔡卓妍的上拍了一把,蔡卓妍好像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马上闪开了身体。林俊逸就挺着沾满粗大的跪到了钟欣桐,用手握住了的根部,让鸡蛋一样光滑紫亮的抵在钟欣桐的幽谷,俯身到她头的上方对她小声的说:“我知道你现在需要男人,你看,现在我的就在你通往欢乐的门口了,你只要点点头,就会马上到来!”

    钟欣桐用无神的目光看了林俊逸一眼,她似乎已经没有抵抗的力气,软绵绵地瘫在林俊逸身下,嘴巴却紧紧地闭着,不肯再发出呻吟。陈冠希眼睁睁看着女友钟欣桐像待人宰割的羔羊般并着修长的一双腿,紧靠着墙壁顺从的坐到床上一角,一大截白皙的大腿从掩不住的短裙下暴露出来,原本可以展露动人双腿的穿着,现在竟然成为她心中最后悔的事。而那林俊逸看到这个美丽的人气天后被迫顺从的动人模样儿,加上她老公将在一旁窥视着自己女朋友任人虐的玩弄,更让林俊逸无名的兴奋起来。

    阵阵幽香渍入鼻端,缕缕发丝拂过面庞,柔软的娇躯、颤抖的身体,林俊逸只觉柔情万千。他大胆地握住钟欣桐的柔润冰凉的小手,坚决而有力地往自己的怀里一带,钟欣桐来不及反应,小嘴“啊”地一声轻叫,充满弹性的**就跌到了林俊逸宽阔的臂弯,林俊逸趁势紧紧地搂住并往自己的身上紧贴,俊脸充满柔情地贴靠在钟欣桐白皙的脖子上,陶醉地呼吸着女体动人的清香。钟欣桐紧张地娇喘着,一丝的不安一丝的期待一丝的满足一丝的复杂的思绪使她无法正常思考,也许这一刻她也盼了很久,但她毕竟是有老公的人了,怎能背叛老公陈冠希。

    迷醉中的女人仿佛为了向自己的老公表白一般,轻轻地挣扎着,樱唇中呢喃着:“不要放放开我我们不不能这样我已经有老公了我不能对不起冠希的!”

    怀中的女人似乎牵动了林俊逸某种情绪,使他狠不下心来对她用强。但钟欣桐虽然微微地挣扎着,却没有用多大的力气,被妹妹蔡卓妍挑逗春心萌动的娇美少妇,显然只是在对自己即将背叛老公陈冠希而作的内心羞愧的抵抗。林俊逸依然紧拥着她,感觉她柔软温暖的身躯不停地颤栗抖动,这更加激发了他原始的冲动。他欲火如焚,血脉贲张,想要将钟欣桐征服的心意已无法阻挡。

    林俊逸决定开始行动。他用自己的一只大手紧握住钟欣桐的一双小手,另一只手紧搂住钟欣桐娇软纤细的腰肢,开始轻柔地亲吻她的脖颈,时而用舌头轻轻地舔,时而用嘴唇在钟欣桐小耳朵上轻轻地吹,酥酥地挑逗着钟欣桐地。钟欣桐的挣扎一直是无力的,她心中明明想要反抗,但全身却酥酥软软,一丝力量都使不出来。与老公陈冠希的恩爱使她竭力想抗拒那邪恶的舒服感,但事与愿违,她反而跟着邪恶亢奋了起来。林俊逸搂着腰肢的手已经技巧地抚摸她着柔软的腰际,并不时地下滑到她圆润的上揉动。钟欣桐的腰肢扭动起来,似乎在抵抗林俊逸的魔手,又似乎在迎合着,嘴里喃喃地娇喘着:“不不要林总快快放开我”

    在情场上浸多年的林俊逸从她似有若无、似拒又迎的挣扎扭动中感觉到钟欣桐心的臣服,他知道今天一定可以采摘到这个意已久的娇美人儿。于是,他放开了她的小手,趁着梳理她飘柔发际的当儿掌握住她的脖项,使她的头无法挣扎,在她还来不及呻吟出声的时候,嘴唇紧贴上去,吻住了她娇艳的嘴儿,含住她可口的唇瓣。钟欣桐瞪大了晶莹水润的眼眸,气息急促的同时,却无法躲开林俊逸霸道的嘴唇侵袭。林俊逸肆意地着钟欣桐香甜柔软的樱唇,在两人嘴唇撕扯磨合空隙间,钟欣桐娇柔地逸出“啊”的一声。而在她开口的同时,林俊逸狡猾的舌头乘机钻入她的嘴里,急切地汲取她檀口中的蜜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