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钟欣桐极度痛楚的张着小嘴快要无法呼吸,全身抽颤的想倒在林俊逸身上,但是暴满甬道的铁柱使她动弹不得。

    “好舒服这妞的又紧又烫”

    林俊逸舒服的直翻白眼。一直以来都阅尽人间春色的他,第一次玩到这么紧致娇嫩的,的细筋几乎要把根部勒得血液无法回流,因而使得塞满甬道的更加饱硬,上盘绕的血管兴奋的啵啵直跳。

    蔡卓妍松开钟欣桐的双臂,她辛苦的抬起玉臂,扶着林俊逸胸膛激烈的喘息。

    “动起来!不要偷懒!”

    林俊逸抬起她苍白颤抖的俏脸命令着。

    “不不行好痛”

    钟欣桐全身的血液瞬间都集中到快绷裂的沟壑幽谷,林俊逸巨根上的紧缩霜开始产生药效,甬道黏膜紧紧缠绕着烧烫的棒身在激烈痉挛。“哼”

    钟欣桐感到眼前一片晕黑,连趴在林俊逸胸膛上的力气都一点一点的流失掉。

    “叫你动!你听不懂吗?”

    林俊逸猛然挺高,深深的顶进。

    “呜”

    可怜的钟欣桐柔白的**像断线风筝似的向后弯曲。

    “动不动”

    林俊逸挺着不停扭动。

    “啊不行”

    她只能用两条手臂往后伸、紧紧抓着林俊逸的腿来支撑向后仰的身体,脚趾头辛苦的踮在床铺上,从腿根到甬道深处都有被撕裂的疼痛,就像第一次被的感觉。

    “过来让我抱!”

    林俊逸又猛然放下臀部,两人的重重的撞击在一起,顿时浓密的芳草间蜜汁四溅。

    “呜!”

    钟欣桐几乎昏厥,娇柔的上半身像自由抛出般的甩进林俊逸怀里,她几乎休克的喘着气伏在林俊逸胸膛上颤抖。

    林俊逸轻轻的抚摸她光滑的玉背和柔顺的秀发:“怎样?很舒服吧!你老公那条小蚯蚓根本满足不了你!也难怪你的还这么紧。”

    钟欣桐痛苦的把脸埋在林俊逸湿黏的胸肌上摇头:“不行我会死掉”

    在这耻辱的一幕上演时,陈冠希突然说不出的无助,这种无助感远远超过了愤怒和难过。他深爱的女朋友,就在他面前被人玩弄,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因为这已经是事实了,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实!他除了心如刀割地看着,没有任何办法。

    陈冠希的牙齿咬得紧紧的,甚至发出了“格格”的响声。蔡卓妍不安地挪动了一体,转头看了陈冠希一眼。不用看她的眼神,陈冠希也知道自己脸色一定是铁青的,一定像是要杀人一样的狰狞。

    他真的想杀人!想杀了无耻下流的林俊逸,杀了助纣为虐的小姨子蔡卓妍,甚至,杀了他的女朋友钟欣桐!

    陈冠希感觉他的脑袋里像是有东西在跳动,太阳隐隐作痛,全身似乎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眼睛虽然还在盯着视线,可脑子却像是乱了系统的电脑一样一片混乱,运转的是那么缓慢,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距离自己很遥远,而且有种不真实的恍惚和错觉。

    他父亲当年就曾经中风,陈冠希清楚地知道那是大脑充过量血造成的,中风的病人都会有这样的表现。可自己亲身体验到的时候,才发现那真的十分恐惧!像是种快要死了的感觉,像是身体不是自己的了,或者说是灵魂要离开身体的感觉——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灵魂的话。耳边是一片挥之不去的蜂鸣声,混沌之中,忽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脑子里响起来。

    “我永远都会爱他!一辈子!”

    这是钟欣桐在她父母面前说的,那时她站在陈冠希前面,像是要保护他一样面对着她的父母:“我选择了这个男人,就永远不会后悔,即使像你们说的错了,我也会一错到底。我知道他有多爱我,也知道自己多么爱他,所以不论你们怎么反对,我都会嫁给这个男人”

    “嗯不要”

    视线里传来钟欣桐无力的呻吟,林俊逸捧住了她的脸,开始耸动,同时伸出了舌头去舔钟欣桐的脸颊。

    “啊啊”

    林俊逸剧烈的抽动把钟欣桐的呻吟撞击得断断续续,他因为过度用力变得呼吸沉重,钟欣桐分开在他腰间的两腿也随着他的动作抖动着。在那个场景里看不到她的脸,她娇小的身躯完全被林俊逸压盖着,两手无力地推着林俊逸的肩膀。

    “我整个身子都是你的”

    在初夜那天,钟欣桐蜷缩在被子里,当陈冠希过去拥抱她的时候,她还有一些羞涩,可却丝毫没有犹豫地对我说:“现在,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你要,我就全部都给你,这一辈子,我都只给你一个人!永远都不会让自己的身子暴露在别人眼前。”

    钟欣桐那甬道收缩的十分强烈,使得原本就已快被塞爆的甬道又一直缠着火烫的肉柱用力吸吮,滚烫的黏膜仿佛已溶化掉裹在棒身上,脚心一阵一阵的在抽筋。林俊逸扶着她的腰又要开始逼她动起,钟欣桐像死了似的软绵绵只会哀吟。

    林俊逸有些紧张,眼睛看著自己的往里顶,这一次臀部是绷足了力道,呈破竹之势顶著往里推进,那棒身一寸一寸被紧致温暖的包覆起来,触感异常美妙,紧致的叫人叹息,直道世上再无比此事更让人**的事了

    阿娇被那粗长插得痛苦的皱起眉,腰部不由自己的往後撤,林俊逸刚刚送进了半根,哪里容得她躲,抱了她的腰拉向自己,同时挺著狠狠的往那里进

    “啊──!”

    “哦”

    两个人都是立刻叫起来,只是滋味各有不同,钟欣桐觉得甬道被他那壮实有力的撑了开来,很胀很胀的痛,神经也跟著一跳一跳的紧张,不由得夹得更紧,好像这样就能阻止他似的林俊逸觉得那内好像有只小手一般,把他的老二往里面拉,还一吸一吸的吮弄,直爽的他後腰眼发麻,一阵子酥颤本来那还有寸余尚未进,想等她适应一下再插,现如今也不管阿娇受不受得住,便是猛力往里一顶,整根随著她一声娇哼深深捅进,尽根全没

    “疼啊──!”

    钟欣桐感觉一阵穿透的痛,那似插进她肚子里般,霸著她的甬道直入,便再不能忍,两脚撑在地毯上,再次试图往後拉开身子。

    “阿娇,陈夫人,我好像插到尽头了,你里面的肉好紧啊!还会吸呢”

    他兴奋的说,“原来这麽舒服。”

    钟欣桐绷著劲儿拉开半寸,让他退出了少许,内里稍觉得好些,林俊逸又去抱她的腰,两臂猛地一拉,又硬又长的再次捅进,嵌到那最深入,直没尽根,这次猛得连两人的耻骨都撞到一处,撞头钟欣桐眼前一阵子晕花

    她失魂的喊叫,林俊逸一边安抚的揉著她的小肚子──那边可以摸到他正插著的位置,觉得十分好奇和兴奋,便开始揉著那边入抽出起来起先还能慢慢来,缓缓的往里面,入得深了就帮她揉两下但见她眉头深锁,银牙紧咬,揉了也不见舒缓,到好似受了多大的痛苦似的,便想:反正我怎麽体贴你也是痛,到不如狠狠,说不定还能适应的快些。

    当下便狠了心,手握住她细腰,稍微後撤,那粗长的,大力弄起来,那棒身一抽一插往猛干,下下都是尽了全力的弄抽出时带著往外翻出,进入时又是往内翻进下下都是要人命的狠戳猛捅,捅得钟欣桐身子一荡一荡的晃著

    钟欣桐被老公陈冠希之外的男人林俊逸的五脏六府都像移了位似的痛,又是坠又是涨,那长得简直叫人难受死,还往那里一下一下的戳刺,疼得她一头冷汗珠子,可心知他今天绝不会放过自己,便干脆咬了牙一忍再忍。

    林俊逸还不知足,抓了她的肩膀俯压下去,贴著她的胸部去磨,直压得她一对妙乳都是变了形,又抬高她一条**,晃著臀部往里她,退出时只余,捅进时只见,一下一下的戳刺,只怕插得不够深似的狠送

    “嗯别再往里弄了”

    钟欣桐摇著螓首,用手去摸那结合处,伸了两根手指去圈住那根部,使它不能捅进全根。

    林俊逸哪里愿意,他才正弄到兴头上,便一把拉开她的手,道:“陈冠希可以你,凭什麽不许我捅?我却偏要插到你里去”

    钟欣桐皱著眉哀求,“你的比他要长许多,人家真受不住了轻点吧”

    “受不住也要受,许你这样没有演技没有姿色没有身材的香港烂演员厚着脸皮来内地抢钱,就不许内地男人享用你吗!”

    林俊逸也是拧,就爱与她反著,说罢撂下她的腿,两手肘撑著地,眼睛盯著她的脸,挺著粗长,一耸一耸的又往里面,把个双腿绷的劲直,逼得她全根接纳,那给刺激的一阵紧紧收缩推挤,想要排除那根异物,却是力量悬殊,只好被那整根插在里面,都进,捅得她生疼

    “阿娇姐姐,你真太舒服了,我都想”

    他抱著她猛干,头上的汗滴下来,随著身体的晃动,飞溅到她脸上胸上

    “轻点吧轻点吧嗯疼”

    两人,相溶,直经过百十多下大力後,钟欣桐也觉得渐渐好了些,也给干的出了些水虽还是觉得那入时像要捅到她的心尖,可同时也觉得从未有过的充实涨满,抽疼之後阵阵酥麻从那被他干之处直散到四肢百,亦是舒服的魂飞魄散

    林俊逸挺著干著美女明星,心里抑制不住的骄傲满足,感觉她那软肉紧紧的抓握住棒身,吸吸吮吮的裹握握得他的腰眼都是麻

    心想:终於把这个神坛上的明星压在身子底下,以後有了这一层,还怕她敢不随叫随到?又想著陈冠希气绿的脸,更是一阵大动。

    那巨大戳刺花芯引起钟欣桐一阵阵娇哼低吟,好似欲语还羞,欲拒还迎,这股子哼吟在林俊逸耳朵里听著更是催情,便一把将她双腿扛上肩膀,猛,大腿根生生撞著她的耻骨,搅得她天翻地复这位平时在内地港台风光无限的美女明星钟欣桐,被林俊逸干的是花唇红肿,水肆流,秽不堪

    林俊逸坐起身子,和著钟欣桐越来越急促的呻吟,把著她的臀部又是猛烈冲刺了百余下後,突感到她急速的收缩吸颤,更是引那往深里插,夹得他快要射出精来,就知道美女明星要了,便挺著粗长一捅到底,干到那最深处,抵著芯生受著她带来的冲击

    “哦”

    他被那一**浪潮冲得理智涣散,爽的如坠仙境。

    钟欣桐觉得羞辱,竟是在这种情况下被这个花花公子林俊逸给了,身子一泄,缓了缓神,平静下来,偷偷去看林俊逸,但见他坏笑的瞧著自己,一脸了然的样子,更是羞得无地自容。

    他把玩著她一对悄生生的,揉来捏去,指尖来回挑刺那硬如粒子的,戏道:“香港人气天后的逼好紧啊,夹得小弟舒服死了你不是求我不要吗?怎麽还夹那麽紧?又流那麽多水?”

    “你不要得寸进尺”

    钟欣桐恨得把头偏过一边,又是气自己的身子不争气,明明是被人胁迫,却偏对的干有反应。

    林俊逸一笑,侮她:“我觉得你当比当明星合适,你这让谁的插都能。”

    他粗喘著压住她乱蹬的腿,又扶著她的腰大力,胡搅蛮缠,研磨那花芯,磨得那花房都是颤,止不住的收缩这一阵猛烈的抽干,干得钟欣桐娇乳晃动,欲眼迷离,豔勾人,他看得起急冒火,觉得怎麽都玩不够似的,又去抓捏,配合著下腹的动作,一下一下的干,好不**

    心道她嘴上虽冷,却热,裹得他都是麻,里面肉紧,水多汁厚,实是爱被他这样插的。

    当下更是不管不理,把她的腰折叠起来,窝著她的腿到胸前,说:“这个姿式陈冠希与你也玩过,最是插得深,咱们俩也弄一弄。”

    逐把抽出来,伸指沾了点水去尝,又道:“真是,欠干的!”

    说完便分了她,扶著自己,对准那桃源,挤著,又是直直的往下猛地捅入

    “啊”

    在钟欣桐娇喘声中那根粗大是一插到底,毫不客气,林俊逸跟著骑到她身上,大腿压著她的腿根,粗长的直上直下的,一顶一顶的捅著花芯,一下一下的往深里捅,往死里干

    “不行啊,疼啊”

    钟欣桐吸著气叫起来,只觉得他捅得整个肚子乱拧起来──原来这个姿式使得那入得比平时还深两分,那层峦叠嶂的已是拦阻不住的捅进,把个都快穿了似的

    “阿娇,我的东西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大?”

    林俊逸边边问:“你下面好紧,你老公肯定比我小一号,现在我,可以把你的洞再撑大一圈儿”

    林俊逸像是个无赖般地说。

    “我的腿漂亮吗?”

    钟欣桐站在他面前,炫耀着刚买的衣服:“这件裙子虽然短了点儿,可绝对不会走光的”

    她知道老公和婆婆都不喜欢她穿过于暴露的衣服,所以嘻嘻地笑着。每一次买了新衣服,她都会这样问他一句。陈冠希当然明白她的腿有多漂亮,可他没有夸她,他觉得那样的话不应该出自情人之间。两个人,天天面对着过日子,说那样的话让他有种虚伪的感觉。他爱她,不是在乎她有多漂亮,即使他的钟欣桐容貌平庸,身材普通,他依然会视她为珍宝!

    “你的腿真美!”

    林俊逸喘着气,用手抓住了钟欣桐的脚踝,把她的两腿举了起来:“你这两条长腿,我把玩一辈子都不会腻的。你看,这腿上一块伤疤都没有!”

    “我有你一个就够了,以后我要守着你,一步也不离开。”

    钟欣桐在定情的那天对老公陈冠希说,“我没有野心,不苛求上天给我什么,也不想成为什么金像奖金马奖影后,只要你永远在我身边,我们平凡相守一辈子,直到头发花白,就足够了”

    “姐,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弄,是不是很刺激?”

    蔡卓妍轻声地在姐姐钟欣桐耳边问:“他猛不猛?他最会玩女人了,如果不是我,就算你想找,也找不到这样下面又硬又大的男人!你的水流的真多,你看,都流到床上了”

    她边说着,伸手到两人交接的部位摸了一把,然后抽出来给姐姐钟欣桐看。

    陈冠希用力吸了口气,把在眼眶里的泪忍了回去。他不想再懦弱地流泪了,尤其在林俊逸面前。可即使再坚强,那个场景里的那幕却再也无法看下去,他就在崩溃的边缘徘徊,再看下去,他害怕自己会疯掉!

    但那令人刺痛的声音依然清晰地钻进耳朵:“嗯嗯嗯”

    “宝贝儿,你身体真柔软!一定练过舞蹈吧?哦别动,让我这样子再弄几下”

    “你的皮肤真滑像段子一样,肉好软”

    “我上过很多美女明星,可她们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宝贝儿,你是女人里的极品这一次,死都值得了”

    “你老公多长时间一回?一定不是太频繁吧?你看,你下面都还是粉红色的呢!你跟着他太浪费了如果是我,我天天干都不够”

    陈冠希抿着嘴,咬紧了牙齿,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啪”一声响亮的拍击声,紧跟着是钟欣桐的一声尖叫,声音里充满了惊慌和恐惧。陈冠希的心一惊,猛地朝那个场景看去。

    林俊逸正又一次抬起手,然后朝钟欣桐绷紧的臀瓣上落下,“啪”地一声脆响,白皙娇嫩的皮肤上立刻又出现了一片手掌形状的红潮。钟欣桐的全身猛地一震,腿用力一蹬,同时又发出了刚才那样的叫声,她的表情虽然有些惊愕,可并不像叫声里的那样出现令陈冠希担心的惧怕,反而在几分迷乱中夹杂着诱惑!眼睛眯了起来,竟然有着享受林俊逸施虐的意味。

    林俊逸一边插动一边继续拍打着,一次比一次重,钟欣桐的臀部被拍得通红,她的身体随着林俊逸的动作前后蠕动,叫声虽然仍然很高,但声音却有了不同,陈冠希根本无法相信,她的叫声里竟然透着一种兴奋!

    林俊逸对待她的态度,是彻底的玩弄和亵渎,丝毫没有尊重和爱惜!这在陈冠希看来无疑于是在虐待她,在他和钟欣桐的生活里,从来不曾打过她一下,在床上更是体贴入微,甚至连稍微粗暴的动作都不肯用在她身上,更不用说下这样的重手了!在他的心里,钟欣桐是珍宝,她的身体,是美丽到极致的艺术,需要的是他小心翼翼地呵护和关爱,唯恐一个不慎磕碰到了一丁点儿!

    而现在的女朋友,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矜持和清纯,她的一条腿还被高高地举在空中,人却梗着脖子把头向上抬着,紧闭双眼咬紧了牙齿,干净美丽的脸上充满了痛却享受的欢愉!那是一种淋漓尽致的发泄,是和他在一起时的娇喘婉转截然相反的表情!这样的表情,在这长长的两年热恋生活里,陈冠希居然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这不是钟欣桐!他内心深处突然产生了巨大的挫败感,这不是他的女朋友,不是他那个温顺贤惠小鸟依人的钟欣桐!不是那个从来不会对婆婆大声说话的孝顺儿媳!更不是那个在人前被老公抱一下都忸怩矜持的女朋友!

    林俊逸的动作变得更快更粗野,狠狠地撞击着,疯狂的像一头野兽。他的巴掌从钟欣桐的臀部扩散开去,已经根本不分什么部位,、、手臂、甚至是,雨点一样的拍打下去,狰狞着脸,说:“阿娇,你现在已经背叛了你的老公,你是个妇了,你的一直都隐藏在心里,你想被男人弄,想被大街上任何一个男人按到身下搞!现在你还要装清纯吗?装贤惠吗?看看我插在你甬道里的大家伙吧!这才是你真正想要的。”

    “这会儿你就是个贱人,岔开腿给我搞,让我给你老公带顶绿帽子,我们现在是奸夫妇,所以我们就该荡下贱!你失贞了,你对不起你老公了,我替他来惩罚你,我打得你疼吧?疼你就叫出来吧,就哭出来吧!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惩罚,我打得你越重,你心里对你老公的愧疚也越少,我打过了,你就不欠你老公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