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见钟欣桐样子极其的荡大胆,蔡卓妍心底的欲也被搅得激荡飞扬,娇躯禁不住臊热难当。那条直指着自己鼻尖的庞然大物依然热气缭绕、火热惊人,似乎和自己体内的炽热欲火交融在空气中,蔡卓妍不由得再一次把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塞吞进那性感柔软的香嘴中去

    望着蔡卓妍把自己的小兄弟慢慢的吞进她那檀香甜腻的小嘴中去,林俊逸有一种征服的惬意,这将永远是自己的女人,可以在床上向自己绽放着她那最妩媚最娇妍的一面,自己可以在她体内任意的耕耘随意的播种,就仿佛农夫可以随时耕种自己的田地一般。

    “哦”蔡卓妍大胆的一个深喉吮吸让林俊逸忍不住发出一声类似于抽气的呻吟,竟然不比冰火两重天的‘快感’差,当真让林俊逸享受到如同帝王一般的至高享受。

    蔡卓妍见小坏蛋被自己弄得魂飞魄散的模样,芳心顿时自豪不已,睨了一眼林俊逸后便强忍住那喉咙被异物进入时那种极度反胃的感觉,硬是把林俊逸的庞然大物吞到深处,胀圆如鸡蛋一般的枪头顶入的食道中让她的眼泪都呛了出来,可她还是坚持下去

    那阵阵蠕动的食道果然非同寻常,火热狭窄、吸吮力量惊人的强大,仿佛即将把林俊逸的吞噬道肚子里去一般,吮得林俊逸浑身颤栗,头发几乎都竖立起来,禁不住如此强悍的刺激,一阵阵的跳动,几乎到了崩溃的边沿!

    蔡卓妍喉咙十分难受,身子却无比的躁热酥软,芳心一阵自豪得意,使尽最后一丝勇气把林俊逸整根巨炮吞装到自己的性感小嘴里去蔡卓妍的檀口和钟欣桐的小嘴儿就仿佛枪筒和弹夹,一前一后的把林俊逸的枪身和弹夹套装收藏。

    蔡卓妍那性感的红唇和钟欣桐薄薄的小嘴儿在林俊逸巨炮的底座处交接相连,就仿佛含住接吻一样,配合的天衣无缝,教林俊逸身爽意惬,飘飘然的感觉!

    而钟欣桐又在林俊逸的背后煽风点火,小嘴儿含住林俊逸的两颗肉蛋然后卖力的蠕磨、拉扯,最后竟然伸出一只手来在的嘴角边沾湿一些津液后环回背后探摸着林俊逸的眼,然后坏坏的把她那纤纤的葱指戳了进去

    林俊逸的身体就仿佛一个火药桶,被钟欣桐这丫头的一根手指给点燃了,顿时低吼一声,“噢——”林俊逸双手压顶阿Sa的臻首,猛挺顶撞,一下就把肉柱插尽了

    蔡卓妍的深喉食道被林俊逸粗暴的顶撞进去,就仿佛喉咙里吞下一根木桩一般,强烈的刺激难受伴随着那堵塞窒息之感让她那嫣红艳丽的脸蛋儿瞬间潮红欲滴,媚眼水汪汪的渗出了眼泪,咿咿呀呀的挣扎着、摇摆着臻首,似乎要摆脱林俊逸深顶到食道里阵阵脉动的庞然大物!

    不多时,颤抖的林俊逸开始缓和下来,脉动的庞然大物也稍微平静了些,钟欣桐很奇怪,但蔡卓妍却清楚的感受到一股股滚烫浓烈的液体从肉枪的枪头喷射到自己的喉咙深处,然后顺着食道灌涌到自己的肚子里去,多余的部份瞬间塞满她的檀口。

    强烈腥味涌入让蔡卓妍忍不住要咳嗽起来,但小坏蛋的庞然大物依然顶塞在自己的喉咙深处,头被他双手压得死死的,让她无法呼吸无法咳嗽,哼哼嗯嗯的声音顿时不安的传出来。

    林俊逸舒爽不已得松开了紧按阿Sa臻首的大手,“呼”

    蔡卓妍飞快的摆脱林俊逸的,只见喷了火的依然**的,的液体有才的也有阿Sa的香津。只见一滴混杂的液体不堪重力的垂吊在半空中,摇摇晃晃的十分抢眼。

    蔡卓妍满含的香嘴蜜口此时圆张喘息,无法兜住的伴随着蔡卓妍的香津流了出来,漫过性感优美的红艳下唇然后滑到蔡卓妍那圆润秀气的下巴尖,最后低落到地上

    钟欣桐那粉嫩红润的小嘴儿,依然舔吸吻吮着林俊逸的,而那葱嫩纤纤的小手还在戳插着林俊逸的眼,让林俊逸就是精也停不下来。

    林俊逸低吼一声扳转晕眩喘息的蔡卓妍让她转过身去背对着自己,然后用力的把她秀直姣好的上身推倒,让她双手趴撑在地毯上,翘起那滚圆肥美的硕臀。

    只见蔡卓妍滚圆硕肥的美臀下那肥沃的神秘地带耻毛丛生,鲜红色的小溪贯穿处溪水潺潺而流,芳草萋萋的鹦鹉洲浸渍在那濡湿的溪水里。沼泽泥泞不堪,贲隆的两瓣花唇越发的显露,粉腻的颜色是如此的诱人,微微蠕动的褶皱包裹着那颗圆润欲滴的玉珠

    艳红的玉珠浸泡在泉眼里是如此的旖旎如此的诱惑,林俊逸呼吸为之一窒,双眼越发的赤红咽口水的咕噜声使得本就娇羞不已的蔡卓妍越发的难堪,肥嫩白皙的硕臀不安的扭摆着,潮红欲滴的脸蛋儿羞怩的扭转回来睨望着林俊逸。起伏不定的胸脯显示出她内心的激动和紧张,又似乎带着哀求,又似乎是在催促林俊逸快点挺枪上马,一副欲罢不能的模样春色激荡,带羞带怯又带娇,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蔡卓妍此时翘着滚圆肥隆的美臀等待自己临幸交欢,那**的水就近在眼前,完全向林俊逸绽放着,任予取舍,林俊逸几乎不用怎么蹲体就能挺枪捅插到那肥水潺潺的谷地里。

    林俊逸被背后捣乱的钟欣桐弄得欲火焚身,栗栗颤抖的身体再也无法忍受,需要再一次泄火才肯罢休。

    林俊逸扶着蔡卓妍的滚圆雪白的然后挺着精依然斗志昂扬、杀气腾腾的湿漉漉肉炮往那空虚瘙痒的空谷深渊捅去。强大圆胀的枪头瞬间‘枪’破玉壶的大门,顺着那湿漉漉的蜜道余势不减的直捣花蜜巢,层层褶肉在势如破竹的长枪捅插下形同薄纸,‘老马识途’而且是‘旧地重游’的宛若猛龙入海一般没了进去

    蔡卓妍的花田蜜道是如此紧窄濡湿、火热滚烫、肥美多汁,以至于林俊逸的肉柱捅时肥水横流、汁液四溅,‘噗嗤’一声捅破天地的入肉之音沉闷而媚艳,爽得林俊逸十万个毛孔都舒张透气,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啊——”一声娇啼哀呼宣告此时再一次被林俊逸宠幸!

    蔡卓妍没想到刚被挞伐过只是看着钟欣桐、婉转承欢而空闲片刻,再被小坏蛋老公那根大东西时竟然还是如此的胀痛欲裂,仿佛一根烧红了的铁杆带着炽热灼人的温度从自己的粉胯处瞬间穿透自己脆弱柔软的娇躯一般,雷电闪击的感觉从花田蜜道四壁迅猛的向四肢百骸袭去,那胀痛酸醉的电流穿过之感在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开了,把蔡卓妍的身心瞬间击破跪在那里摇晃了几下几乎软瘫在地毯上面!

    火炮的炮口冒着噬人的气息撞入到底,内被轰然塞入异物的感觉让蔡卓妍全身禁不住痉挛起来,梳妆着日本贵妇髻的臻首高昂僵住,优美猩红的小嘴圆张,嗬嗬喘息着如兰的香气,娇艳欲滴的玉面此时通红如火、宛若燃着情火欲焰一般,仿佛带着娇羞、带着妩媚、带着痛楚、带着满足、带着舒爽万般感觉在热芳心中纠结缠绕

    蔡卓妍好一会儿才从‘电击’麻醉的快感中回过神来,扭回头来嗔怪的横了一眼林俊逸,竟然是风情万种、仪态万千,嗔怪反而成了撒娇一般,“呼你个小坏蛋每一次都急急匆匆的闯进来,再好的身子亦会被你捅破的,一点都不知道怜惜人家,小命迟早都会被你这冤家夺去!”

    林俊逸箍着趴在地上的蔡卓妍那莹润肉嫩、滚圆光泽的,开始温柔的在她那优雅成熟、丰腴婀娜的娇躯里抽动挺送起来,嘴上的笑道:“我还想宝贝给我生个漂亮女儿,做老公的我怎可不努力呢?如此肥美的、丰腴的娇躯、硕大隆圆的,以后准是位‘营养十足’的好母亲,老公我又如何舍得要阿Sa的小命呢,只会在阿Sa肥沃娇嫩的良田里播种小生命而已。”

    “喔小坏蛋你坏、啊不准你乱说啊再说人家、哦、人家就羞死啦啊哦轻点啊”蔡卓妍在林俊逸温柔的中舒爽得臻首摇晃、浪臀后挺、粉胯轻摇、婉转逢迎、柳腰款摆、纵欲承欢,娇颜流火、媚眸溢水、娇躯滚热、丝丝颤栗,说不出的香艳媚惑、道不尽的春意撩人、唱不尽的莺声燕语、流不断的蜜汁琼液、荡不散的炽热情火、狂野欢爱

    林俊逸的幅度本能的加快,粗壮的庞然大物在那崎岖的花径内横冲直撞,藉着肥腻濡湿的琼浆玉液顺利的直插到花芯田底,次次都撞击到美人儿那娇羞脆嫩的里。

    那里是如此的娇嫩如此的火热,水壶装着开水一般的滚烫让林俊逸深入敌后方的前锋部队不敢在阿Sa那火热滚烫的内多做停留,深怕自己会禁不住那高度的刺激快感而一溃千里。

    林俊逸可不想这么快就鸣金收兵,因为还有一个在自己背后眼四周扰的钟欣桐需要自己再度‘喂养’,所以林俊逸捅的频率越来越快,撞入内便飞快的撤离,然后再飞快的插顶进去

    钟欣桐这时候亦是春情灼灼、欲念横生,粉致娇嫩的脸蛋儿此时绯红滚烫,仿佛熟透的苹果还被人丢到水里煮一样,娇滴滴的带着无尽的渴求,粉胯处那芳草萋萋的两瓣贲起花唇中间,那一道鲜嫩玫红的水渠肉壑此时春水沥沥的滚涌而出,濡湿了四周的芳草,滋润了大地,漏洞最是消魂处,待等情郎把物堵

    情动难耐的钟欣桐已经无法再安心的扰林俊逸那敏感的眼了,而是一手箍着林俊逸的大腿,另一只手本能的抚摸下去,轻轻的按在自己那**、泥泞不堪的花贲处,咿咿呀呀的轻揉着

    望着近在眼前的两具‘凹’与‘凸’的器物紧紧结合绞缠,钟欣桐发现那‘凹’下去的器物鲜红带汁、肥美肉嫩,被冤家的‘凸’大之物捅时进逼胀裂,四周贲高隆胀,那一插之下花田蜜道里的汁液被挤出来时嗤嗤直响,要不是有冤家那两个垂吊着的肉丸遮挡的话,估计冤家那被‘挤射’出来的液汁一定全射到自己的脸上了。

    而老公的‘凸’器物抽离时,那‘凹’陷的里面那些鲜红滴水的褶肉便附在老公的庞然大物上被扯出来,滚滚的蜜液滴滴答答的滴漏,下面的地上都滴了一滩了,再被老公捅的时候‘啪’的一声很干脆,都不知道怎么这么勇敢,竟然还敢挺摆着那肥嫩滚圆的往回迎撞着冤家的冲击,要是自己的话肚子都会被老公插穿的,好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