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林俊逸的舌尖在美艳妈妈那如熟透了葡萄般饱满的的暗红的上环绕着,不时地舔舔那对饱满的。

    真没有想到曾经哺乳过林俊逸的美艳妈妈的自从被儿子吮吸过之后竟会变得越来越敏感,也许是有二十多年没有哺乳的缘故吧,美艳妈妈的如同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一样性感、敏感。

    此时的美艳妈妈已经无法克制住那压抑了许久的急促的喘息声和呻吟声。

    林俊逸贪婪地张开嘴,把美艳妈妈的含进嘴里,舌尖舔着圆溜溜的,吸着、吮着、裹着。

    美艳妈妈的是仅次于的敏感区,早在了然于胸,林俊逸的手掌一直没有脱离对美艳妈妈的爱抚。

    林俊逸张大嘴贪婪的将含在嘴里,另一只手轻巧的揉搓另一只。

    舌头裹着又舔又吸,美艳妈妈的娇喘吁吁嘤咛声声。

    玉体挣扎时而将胸脯挺起,却没有往两边试图挣脱。

    硕大浑圆的双峰傲然挺翘在羊脂白玉般的酥胸上,丰硕圆润的**温软滑腻胜似上等的美玉,真是爱死这对36E的了。

    林俊逸一口饥饿地将雪白温软的含了个满口,然后林俊逸含住嫩滑的柔肌,边吸吮边向外退。

    直到嘴中仅有葡萄大小的乳珠,林俊逸遂噙含住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不时还用舌头舔着环绕在乳珠周围粉红的,林俊逸的手也没歇着,在另一个**上恣意地揉按玩弄着。

    美艳妈妈被林俊逸弄得心旌摇荡,麻痒不已,呼吸不平。

    林俊逸愈弄兴愈增,林俊逸将舌头抵压住在上面打圈似的舔舐着,不时还用牙齿咬住乳珠轻轻地磨咬几下。

    林俊逸揉按另一个**的手在更为用力揉按的同时,还用手指夹住揉擦着。

    林俊逸吸吮舔舐揉擦下,美艳妈妈珠圆小巧的乳珠渐渐地挺胀起来,变得**的了。

    林俊逸遂又换一个乳珠吸吮舔舐。

    弄得美艳妈妈浑身恍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自椒乳升起的异痒遍及全身,内心深处的被激起。

    她凹凸有致的娇躯在床上慢慢地蠕动着,芳口浅呻底吟道:“喔痒死了逸儿别吸了老公好痒”

    血气正旺的林俊逸听到这娇语春声,目睹美艳妈妈千娇百媚,隐含春意的玉颊,林俊逸欲火高涨,宝贝忽地硬挺起来,**地顶压在美艳妈妈柔软温热的玉腹上,林俊逸激动地愈加用力地吸吮舔舐着嫩乳。

    美艳妈妈本已是春心大动,附体了,现再被林俊逸灼热硬实的宝贝一个顶压,春心是荡漾不已,更觉浑身麻痒难当,尤其是那感到无比的空虚和。

    她那本就很是坚挺丰盈的**,在经过林俊逸的这番吸吮刺激后,迅速膨胀起来,比原来更为丰满饱胀,粉红的迅速向四周扩散,珠圆小巧的乳珠也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

    美艳妈妈呼吸急促地喘息着,樱口低声叫痒不已:“宝贝,求求你别吸了,好老公,雪儿快痒死了,啊,好痒,求求你饶了雪儿吧!”异痒附体的娇躯在榻上蠕动得更为厉害。

    美艳妈妈用双脚在床沿蹭了几下,乳白色的高跟鞋松脱了掉在地板上,美艳妈妈屈起右腿,从美艳妈妈和林俊逸之间的空隙里用膝盖把他的裤子蹭到了小腿肚上,林俊逸的一条腿跪在了床沿,自己伸手把裤子完全脱掉了,美艳妈妈看见他那条白色的裆部鼓起高高的一块,早已经如箭在弦,跃跃欲试了。

    林俊逸把美艳妈妈的两只舔得又硬又翘,上面全是他的口水,他退后一步跪在了床尾的地板上,双手捧住了美艳妈妈的一双丝脚,肉灰色的丝袜看起来有种迷蒙的诱惑,林俊逸不假思索地就把两只脚尖一起放进嘴里起来。

    “老公,别舔脏。”穿了一天的丝袜难免会带着脚汗那种微微的酸味,美艳妈妈把脚缩了缩,但是林俊逸的双手抱得很紧,美艳妈妈的脚趾在他的舔舐下一阵酥痒,美艳妈妈扭着腰,双腿不住地摆来摆去。

    脚尖位置的丝袜很快就被林俊逸舔得完全湿透了,细腻的脚趾在丝袜里完全透了出来,林俊逸的舌尖顺着美艳妈妈的右脚背一直往上舔了上来,手指放在左脚上从脚踝一直摸到了美艳妈妈的小腿肚,在丝袜上来回滑动发出裟裟的声音,他的舌尖在右边的腿上已经舔到了美艳妈妈的,他的鼻尖好几次碰到了交界处那鼓起的部位。

    在林俊逸这种近乎迷恋的爱抚之下,美艳妈妈身体的反应来得更加强烈,甬道里居然都已经湿透了,跟林俊逸这种边缘,从开始的单纯替林俊逸解决恋母情结问题到如今已经变成彻头彻尾的情人式挑逗前戏。

    “老公,我们回家再继续吧!在这里我很害羞呀!”

    宁雪被那从敏感的双腿处传来的异样感觉弄得浑身如遭虫噬,一颗心给提到了胸口,脸上无限风情,秀眉微蹙,媚眼迷离,发出一声声令人**的嗯唔呻吟,全身娇软无力,全赖林俊逸搂个结实,才不致瘫软地上。脑中一波一波无法形容的酥麻快感,迅速扩散到整个,宁雪仰起头来,大口喘气,“老公,你住手吧,雪儿求你了!”

    那言辞中娇羞妩媚的诱惑力让林俊逸极其心动,把美艳妈妈拦腰横抱起来,像抱新娘似的,抱上舒适的大床,将美艳妈妈轻轻放在床缘,在柔和的灯光下,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着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圣洁高贵的维纳斯雕像。那比维纳斯线条更生动的女性**配上清丽如仙的绝色美貌,引人入胜,尤其此刻她那高贵典雅的秀靥上偏是春情盎然、含羞期盼的诱人娇态,只看得林俊逸头晕目眩、口干舌燥。

    林俊逸脱掉自己身上所有的束缚,侧坐在床缘边,柔声道:“雪儿你真的太美了,太令人感动了!”

    林俊逸俯身在宁雪白皙光滑的额头、挺直高耸的鼻梁轻轻吻着,双手顺着有如完美艺术品般的**外侧摩挲着,像是要把这上帝雕塑的动人曲线透过双手的把玩,深深地印在脑海中。微颤的双手逐渐往高耸的山丘靠近,找到胸’罩中间勾环处,一拉一放,罩杯弹落两侧,中间蹦跳出一对巍巍颤颤的白嫩。尽管知道这一刻终将到来,宁雪依然娇羞地发出了“嘤咛”的一下呻吟出声来,潜意识的反应,娇躯蜷缩、急转向内,双手不由自主地捂住自己颤颤巍巍雪白饱满的胸脯,遮挡着林俊逸那虎狼掠食般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