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娱乐帝国》

梦九重 作品

   就在王珞丹正在思索的当下,林俊逸忽然爬起来跨跪在王珞丹的胸脯上,他握着他那根硬挺的肥朝着王珞丹的朱唇猛塞。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王珞丹有点惊讶,等她意会过来时那充血的大已经挤开她的双唇,紧紧地顶在她的贝齿上,同时她也闻到了一股腥臊无比的异味。

    本能的,王珞丹闭紧了牙关,而急着想把塞进她嘴里的林俊逸,显得有些焦躁的喝斥着她说:“把嘴张开,好好的帮我吹喇叭!”

    王珞丹并非想要拒绝他,她只是对那刺鼻的味道有点反胃,所以轻轻的皱着眉头,没想到就在她这一迟疑之间,林俊逸竟然挥手打了她一个耳光说:“妈的!你还在等什么?快点帮我含。”

    虽然不是打的很重,但那火辣辣的灼痛感还是让王珞丹吃惊的叫道:“喂,你干什么打我?痛死了”

    林俊逸并不理会她的抗议,他用左手一把抓住王珞丹的秀发、一边又扬起右手说:“再不帮我吹,看我会不会打烂你的脸?”

    本来还想继续抗议的王珞丹,这时猛然发现林俊逸的双眼发出野兽般的光芒,而他的嘴角也挂着一抹阴狠而残酷的冷笑。

    但真正让王珞丹感到不寒而栗的,则是他脸上那种像在凌虐猎物般的兴奋神色,那张激动而涨得通红的脸,就像是个张牙舞爪的恶鬼面容,王珞丹打从心底凉了起来,因为她忽然醒悟到林俊逸似乎不再是以前那个林俊逸,那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林俊逸了,其实她又怎么知道,林俊逸在罗美薇的身上尝过了虐待的滋味以后,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这一耽搁又让她换来了第二个耳光,但林俊逸这一巴掌也把王珞丹打得整个人都清醒过来,她强忍着脸上的痛楚,在林俊逸的第三个巴掌还没落下来以前,她忽然软语轻哝的对他说道:“唉,你这个人人家又没说不帮你吹干嘛打人家?至少,你也该让我的手能顺便帮你吧?”

    林俊逸这才发觉王珞丹的双手果然被他压制在大腿下,他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便缓缓的起身,而双手重获自由的王珞丹也马上用右手抓住林俊逸的命根子,她一边搓弄着那根依旧怒气冲冲的肥、一边随着林俊逸的移动趁机坐了起来。

    因为是在狭窄的车内,所以两个人几乎要卡在那里难以动弹,这时王珞丹告诉曲弓着上半身的林俊逸说:“你坐下来好了,这样我可以跪着帮你吹。”

    根本不疑有他的林俊逸,高兴的转身要坐进角落,而王珞丹眼看机不可失,连忙顺势用力的把林俊逸推倒在后座上,接着她便迅速的爬向前座,起初她想冲往驾驶座,但方向盘实在太碍手碍脚,所以她只好选择钻进助手席,然而,依旧是纹风不动的门把不仅把她吓得惊慌失措、差点还让她哭了出来,不过除了拚命摇撼门把以外,她实在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这时候狼狈地跌坐在后座的林俊逸已经爬起来,他愤怒的想扑向王珞丹,但在王珞丹转身激烈的抵抗下,两人虽然拉扯了一阵子,林俊逸终究还是无法跨越雷池半步,只是王珞丹也依然还是逃生无门,就这样,两个人像刺蝟般互相瞪视着。

    而双手护在胸前的王珞丹,不禁有些自怨自艾起来,她甚至还开始痛恨自己方才为什么会和这个可怕而讨厌的男人忘情地拥吻?

    林俊逸恶狠狠的瞪着王珞丹啐骂道:“他奶奶的,没想到你这变得还真快,明明跟老子吻的那么舒服、而且连三角裤都湿透了,现在却还在装淑女?妈的,看老子等一下怎么整你。”

    话才刚说完,他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然后他意味深长的看着王珞丹说:“好,你想下车是不是?可以!我就看看你能跑多远。”

    随即他不知伸手在什么地方按了一下,四扇车门的卡楯便都『喀嚓』跳了起来,王珞丹见他竟然主动打开暗锁,不禁愣了一下。

    但眼前已不容她去想清楚对方到底葫芦里是在卖什么药,她一面满怀戒心的防范林俊逸会再度扑过来、一面悄悄的拉开手把,等她确定门锁已经松开时,便不顾一切的推开车门往外冲。

    只是王珞丹才刚站直身子,心头那份自以为逃出生天的狂喜便立刻又降至了冰点,因为她突然发正前方是丛绵密的杂木林,根本没路可跑,浑身都被震住的王珞丹,在僵了片刻之后才惊惶失色的往后退缩。

    雨虽然小了些,但还在下,王珞丹半裸的胸膛已经被淋湿,但这并不是使她浑身一阵冰凉的原因,真正让她感到绝望的是她知道自己现在面临着什么

    无所闪躲的她只好钻回助手席,然而林俊逸早就等在那里,她差不多就是投怀送抱的跌进他的怀里,而这次林俊逸双手紧抱着她的纤腰说:“你不是喜欢到外面玩吗?怎么又跑回来了?呵呵现在知道还是留在车子里陪我玩比较爽了吧?”

    王珞丹没有尖叫,但她并未放弃抵抗,就在她与林俊逸挣扎的过程中,车内外温差的关系,导致所有窗户都罩上了浓厚的雾气。

    林俊逸看着王珞丹的样子,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将王珞丹拖出了车外,又从后备箱里拿出了绳子,看着林俊逸的样子,就像要被押赴行刑场枪决的死囚一般,王珞丹的两脚开始发软,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跑不了,所以她期期艾艾的用发颤的声音说道:“拜托你们不要这样子对我求求你林总我求求你真的不要这样子”

    欲哭无泪的王珞丹让林俊逸一路推着走,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因为她业已觉悟自己绝对逃不过这男人的污辱。

    而她刚才并不是在哀求他要放过她、其实她是想拜托他不要对她使用暴力,只要想到可能被绑起来蹂躏,她便忍不住的提心吊胆,毕竟,任谁都懂得两权相害取其轻的道理,与其受到暴力伤害甚至性命发生危险,她是宁可让林俊逸在她身上发泄兽欲的,只是她又该怎么启口才能让林俊逸了解她的心思?何况,基於女性的自尊,她又怎么能够主动告诉这群饿狼,她已准备好要任凭他?

    林俊逸停下了脚步,王珞丹抬头一看,眼前是一座老旧而破败的六角凉亭,连水泥柱都露出了里面的钢筋,林俊逸将王珞丹推进凉亭内,不会超过四坪大的磨石子地面不但有点积水、而且还布满灰尘,中央三尺宽的圆石桌面和三张圆柱形的破石椅也脏兮兮的,不过林俊逸似乎都很满意这个地方,点着头说:“这地方不错,不但不会淋雨而且还有现成的桌椅。”

    王珞丹站在桌边紧张万分的东张西望,从左边望下去,可以看见在荒烟蔓草里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石阶通往山下,等她再看清楚山脚下的风景。

    林俊逸双手搭在王珞丹肩上,他紧紧盯着王珞丹说:“很好,你很懂事到现在为止都很乖呵呵我想那些绳是用不到了。”

    王珞丹低着头没有答腔,她强忍着秽而邪恶的目光,任凭林俊逸脱掉她的短大衣,而林俊逸从后面双手捧住王珞丹的又挤又揉的说:“哇!好大好有弹性。”

    强力的按摩使王珞丹发出哼声,而林俊逸一边欣赏着她脸上苦闷的表情、一边扯开她早就敞开的衬衫和胸罩说:“来,宝贝,我知道你喜欢这个哈哈你的一定开始在想念我的舌头了。”

    说完他的手同时在王珞丹的双峰上搓捏捻揉,而且他的牙齿和舌头也不断招呼着王珞丹那对敏感的小,王珞丹才冷却不久的欲火又有即将死灰复燃的徵兆,这让她更加慌张起来,但她既无法闪躲也不敢抗拒,最后她只能偏着螓首喘息。

    正在伸手的林俊逸要脱掉她的衬衫,眼看自己已经身陷重围,她不禁闭上眼睛发出了可怜的哀鸣:“啊不要呀!求求你饶了我”

    然而在这种时刻,求饶的羔羊往往只会激发狼更残酷的兽性罢了,林俊逸一扯下王珞丹的衬衫:“咱们就用这张石桌当成和大美人嘿咻的席梦思吧!哈哈”

    林俊逸趁火打劫的又一把扯下王珞丹的胸罩随手抛掉,完全**的上半身充满了无尽的美感与诱惑,那丰腴动人的曲线加上白皙嫩滑的肌肤,马上让男人的眼睛都冒出火花。

    他上下其手,那份猴急和粗鲁的程度,让王珞丹的双手根本连最基本的抵抗都难以施展,她开始无助的轻呼起来:“唉啊呀不要不要啊拜托你喔啊饶了我吧求求你这实在太可怕了呀!”

    披散开来的秀发和泫然欲泣的表情,让男人看得是更加欲火中烧,他的手已经不仅是在王珞丹的上半身肆虐,那些贪婪而炽热的手掌,有时已经摸进她的裙底、有时则在她的大腿和臀部游移,她因为这种前所未有的遭遇,早就使王珞丹的身体和心灵都超出了负荷,她并不想屈服,但在恐惧的氛围下那丝挥之不去的兴奋与刺激,使王珞丹只是紧紧的夹住大腿,她既未拳打脚踢的抗拒、也没嘶喊尖叫的求援,她只觉得自己正在往一个矛盾的漩涡里不断沉沦、再沉沦。

    他把王珞丹放平在桌面,冰凉的触感让她忍不住睁开紧阖的眼帘,高架在男人肩膀上的双腿被并拢了起来,王珞丹知道他正在脱掉她的三角裤和窄裙,但她只是纹风不动的仰躺着,既不想挣扎也不再求饶,因为从胸罩被扯掉的那一刻起,她就觉悟到自己已然失去最后的逃亡时机,而且,就算今天能历劫而归,她也知道自己的生活必然会因此而有所改变。

    除了脚上的高跟鞋,王珞丹已然一丝不挂,王珞丹紧张的闭上眼睛,因为她猜想可怕的马上就要降临,但是这时候的林俊逸却并不着急,抓住王珞丹的足踝,然后指着她那遍潮湿的芳草地说:“嘿嘿我要先来尝尝她的鲍鱼?”

    王珞丹修长的双腿被扳得更开,凉飕飕的空气窜过她的鼠蹊部,使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然后她便感觉到有一双粗糙的手掌在摩挲她的大腿内侧。

    那种温暖而急切的碰触,让王珞丹又轻微颤动了几下,接着一张湿漉漉的嘴巴吻上了她的大腿,那灵活而刁钻的舌尖,来回从膝盖舔向她的会、再从会又舔回她的膝盖,这样左右开弓的循环了三、四次,却每次都故意跳过王珞丹那粉嫩而潮湿的神。

    明知道这是林俊逸虐的挑逗,但王珞丹还是无法压制住自己生理的反应,那开始起来的,令她羞愧的挺耸了好几次,但是她那刻意被冷落的部位,林俊逸还是不肯分心去照顾它,他的舌头宁可转往王珞丹的和肚脐去舔舐,但就是不肯让她马上尝到被舔的快感。

    林俊逸的双手往上爱抚着美女高耸的胸膛,而他的嘴巴则往下亲吻着那丛茂密且柔细的芳草,但每当他的嘴唇要触及的上端时,他便停下来只对着那条粉红色的小吹气。

    这招欲擒故纵的折腾法,整得王珞丹是螓首乱摇、一双玉手紧紧的扳住石桌边缘不放,不过心底还是不肯认命的她,依然拚命忍受着这样的挑逗不愿叫出声来。

    然而更进一步的侵袭马上降临,林俊逸缩回他的魔爪,开始邪恶的去搓揉她的秘丘,他一面摸着、揉着,一面用大拇指去刺戮那越来越湿的,王珞丹又再度扭动,那急起急落的抛掷法,让人一眼便看出了在她那不断收缩的下,正燃烧着一团难以平息的熊熊欲火。

    林俊逸瞧见王珞丹这等模样,顿时都笑了开来,他忽然把王珞丹的小腿拉近他的面前说:“该给我的大美人再上点火了!”

    他话一说完,便咬住了王珞丹那白细动人的小腿肚啃啮,这招兵分两路的分进合击法,终於迫使王珞丹再也忍受不住的呜咽起来,那种类似哭泣的呻吟声,在片刻之后,便转变成了吁吁呼呼的娇啼:“噢呜喔嘶嘶噢啊不要这样这太刺激了呀噢唉天呐你啊涨死我了”